當政黨只是拆卸重組的招牌:新竹縣選舉啟示

台灣選舉表面上是藍綠惡鬥,但在許多角落,政黨只是一塊隨時可以拆卸重組的招牌。新竹縣,在此次大選格外引人注目,藍綠政黨提名或支持過去的對手,不只競逐立委席次,更追求總統選票極大化。當選民依舊面對多年老面孔,新世代渴望的新政治,在很多地方還很遙遠。

「我做事情只對人民好,建設福利絕對不分黨派!」去年11月13日這晚,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與新竹縣立委參選人、前國民黨籍新竹縣長鄭永金舉行竹東聯合競選總部成立大會,小英站在印有「點亮台灣」字樣的講台前,對著三、四千名湧入竹東鎮仁愛路停車場的鄉親作出承諾。

Fill 1
新竹縣,竹東鎮,總統大選,蔡英文,鄭永金
在蔡英文與鄭永金竹東聯合競選總部成立大會的現場,湧進將近4千名的支持者。(攝影/余志偉)

「蔡英文!當選!鄭永金!當選!」主持人的高亢口號聲中,蔡英文高舉起鄭永金的手,台上一字排開牽手振臂的,包括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前立委張學舜、彭紹瑾,以及鄭永金曾經的死敵、前新竹縣長林光華。

過去的藍綠對立鴻溝,如今似不著痕跡,在汽笛聲中,煙火沖上夜空開成朵朵煙花。頭戴小英之友會專屬紫色帽子的群眾揮舞小旗,全場合奏出一首沸騰的紫色交響樂。 

民進黨力挺的鄭永金,已經選過5次、當選2次新竹縣長,另當選過2屆立委、這次是第3度角逐。過去二十多年的新竹縣選舉,鄭永金幾可說是無役不與。一直到前年縣長選戰,鄭永金才不再披藍袍,而以無黨籍身分與綠營合作。 

反觀代表國民黨參選立委的新竹縣議員林為洲,不但是前民進黨籍立委,還曾任前總統陳水扁2000與2004年大選新竹縣競選總幹事。 

至於原本現任立委尋求連任,具有年輕、高學歷形象的徐欣瑩,則是在選戰初期就脫離國民黨、創立民國黨,到了去年11月中旬,又突然宣布成為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的副手,民國黨臨時改由縣議員邱靖雅上陣角逐立委。 

隨著選戰升溫,距離今年1月16日投票進入倒數11天,情勢膠著的新竹縣成為藍綠雙方攻守焦點。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近日大力為林為洲輔選;蔡英文打著「客家妹當總統」口號,與高雄市長陳菊等人積極為鄭永金站台,小英1月7日也將再訪竹東造勢。

藍綠天王賣力輔選之際,政黨政治在新竹縣卻顯得如此荒誕,政黨只是一塊隨時可以拆卸重組的招牌。

不分藍綠,只問關係

儘管中央政壇長期上演藍綠惡鬥戲碼,但走入地方,「不分藍綠,只問關係」才是很多地區的投票行為寫照。 

竹北在地青年、世新大學社會發展所學生陳廷豪分析,在宗親組織盛行的新竹縣,選民真正在意的不是黨派,而是候選人是否曾出現在宗親會或宗親廟?是否送一些禮物讓選民看見?「重要的是我認不認識你?你有沒有幫過我?這種人情交換的東西。」由於國民黨有龐大黨產,早期又掌握農漁會組織、地方民眾服務社,市井小民更容易將這些服務機制與國民黨直接連結。

Fill 1
選舉,新竹,鄭永金,林為洲
資料整理/陳彥廷,製圖/吳政達

他強調,在這種環境中的政治人物,「他們根本不care哪個黨籍代表的意義和價值,只要覺得哪個黨有資源、能給他多少錢、幫他選上(就加入)」。陳廷豪感嘆,「很可惜,怎麼只停留在這個層次?」

而新竹縣特殊之處,更建立在前後任縣長鄭永金與邱鏡淳兩人的鬥爭史。近20年來幾乎所有選戰,都圍繞著兩人的恩怨情仇打轉。 

鄭永金和邱鏡淳可謂系出同門,鄭早期受邱的父親、新竹縣老議長邱泉華提攜進政壇,鄭、邱二人都生於1949年,早年曾到廟中發誓、結拜兄弟,後來鬧翻,由於二人生肖屬牛,竹縣政壇因而戲稱「兩頭牛鬥了20年」。 

兩人恩怨至少得回溯到1997年縣市長選舉,那年國民黨提名鄭永金參選,邱鏡淳卻脫黨參選,導致民進黨候選人林光華漁翁得利,鄭、邱的20年仇恨就此種下。 

當年鄭邱之爭也深植新竹縣民的記憶。現居台北的竹東人陳修筠回憶,小時就對鄭邱兩人爭縣長有印象,選前雙方團隊都到她的社區送大鍋米粉、湯,以及麻糬,那天晚上社區的媽媽們就不用煮晚餐。她笑著說,「小時候覺得邱鏡淳的米粉比較好吃,就想說以後我要投給邱鏡淳。」 

鄭永金和邱鏡淳的纏鬥,若非爭奪縣長,就是為阻止對方當縣長;過程中首選是爭取國民黨提名,未獲提名則不惜脫黨或與他黨合作,過程令人眼花撩亂。 

2005年,已當一任縣長的鄭永金代表國民黨爭取連任,邱鏡淳先盤算投身綠營參選、籌組「反鄭聯盟」,甚至填寫民進黨入黨申請書,後因綠營未支持轉而加入親民黨,最終放棄參選。鄭當選後不久,邱又重返國民黨。 

等到2009年鄭永金兩屆縣長任滿,輪到邱鏡淳獲國民黨提名參選。據鄭早年機要秘書、徐欣瑩的父親徐鏡蘭稱,鄭為了阻止邱當選,先後打算推妻子、副縣長參選未果,最後不惜力挺原先與鄭不合的國民黨縣議長張碧琴脫黨參選,「大家都傻眼!(鄭永金與張碧琴互動)怎麼突然變好?」接著鄭為張助選,遭國民黨開除黨籍。 

那場縣長選舉,鄭永金與之前死敵、綠營林光華「化敵為友」,共同力挺喊出「世代交替」口號的張碧琴;邱鏡淳則獲前民進黨縣長范振宗相助;弔詭的是,民進黨提名的彭紹瑾,反而得不到林光華與范振宗支持。最後結果,邱鏡淳終於坐上縣長寶座。 

前年底九合一大選,65歲的鄭永金似乎忘了五年前才力挺「世代交替」,再度參選縣長,與競選連任的邱鏡淳二度交鋒。諷刺的是兩人角色互調,換成邱掛正藍旗,鄭則以無黨籍身分和放棄提名的綠營合作,最後邱成功連任,鄭則埋下此次立委選戰與民進黨再度合作的伏筆。 

然而,在年輕一代眼中,鄭邱兩人卻沒有太大差別。 28歲的竹東年輕人梁羽淳批評,「邱跟鄭都很討厭!我覺得他們其實在吃新竹的資源,而不是幫新竹做建設」她舉例,邱鏡淳打著發展觀光的名義要在竹東蓋土樓觀光園區,但這並非在地人想要、更非竹東傳統建築,邱卻強調任期內一定要完成。 

梁羽淳強調,她不討厭老人,但鄭、邱兩張老臉不斷出來,顯示藍綠政黨在新竹縣沒有培育新人才,「他們繼續在位子上,就沒什麼好期待,快70歲的人能做出什麼新的事情?」 

不到30歲的陳廷豪也認為,鄭邱兩人灑錢開政策支票、開發利益導向的本質,其實差別不大。他舉例,無論鄭邱都力推竹北「璞玉計畫」,打著發展科技業旗號,預計大規模徵收特定農業區土地,卻只有兩成供產業使用,四成將變更為住商用地,令人懷疑是要引進建商投資、炒作土地。在他的認知中,這就是應該革新的「舊政治」。

理念結合?還是各懷鬼胎?

去年11月14日午后,我走進民進黨竹東黨部,這是幢老房子,由一位竹東國中退休老師無償借給縣黨部使用,空蕩的一樓,除了來辦公的縣黨部主委林昭錡,還有三、四位60歲以上的爺爺奶奶坐著聊天。 

林昭錡一邊倒上一杯茶,一邊說,「新竹縣應該年輕人要出來選啦!希望新竹縣這兩個人(鄭永金、邱鏡淳)走入歷史,鄭縣長該結束就要結束啦!」 

但是,前一天,13日晚上,林昭錡才在蔡英文、鄭永金竹東總部成立晚會上賣力拉票。此刻的「希望這兩個人走入歷史」說法,彷彿一場黑色幽默喜劇在我眼前上演⋯⋯

回顧去年3、4月左右,民進黨針對各選區立委人選進行黨內徵詢。據地方知情人士透露,林昭錡曾向黨中央推薦張學舜,張不想選,反而期待被推薦為不分區立委,最終,黨中央決定與鄭永金結盟。

Fill 1
新竹縣,竹東鎮,總統大選,蔡英文,鄭永金
民進黨力挺的鄭永金(右),已選過5次、當選2次新竹縣長,另當選過兩屆立委、這次是第三度角逐。(攝影/余志偉)

「就是為了讓蔡英文總統票在新竹縣過半!」林昭錡說,民進黨在新竹縣選票基本盤一向是三成至三成五,這次蔡聲勢好,大概也只能達到四成。他無奈表示,張學舜、林光華等人都主張,依靠鄭的基層實力才能讓蔡過半,黨中央評估也是如此,「中央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我們基層黨工一定要服從蔡英文主席的領導!」 

不過,黨中央雖有算盤,林昭錡對整合效果卻沒信心。他透露蔡鄭同場造勢一個小場景:相較於蔡英文整晚提了一、二十次「永金兄」,鄭的重要樁腳、無黨籍縣議員張春鳳賣力推薦鄭數分鐘,「蔡英文」這三個字卻一次都沒提。 

林昭錡擔心,如果蔡英文新竹縣總統選票未達四成五,就代表鄭永金的票沒有流過來、沒有真心幫蔡。「以後還有什麼臉去跟蔡總統要資源來建設新竹縣?」

「他們的結合當然是有問題的!」在這場重要晚會也登台助講的綠黨縣議員周江杰認為,民進黨也沒有力挺鄭永金,兩邊仍各玩各的。他指出,當晚傳統民進黨人馬穿的是印有「2016總統立委新竹縣競選團隊」字樣的草綠色衣領灰背心;鄭永金的人馬則穿著印有蔡英文及鄭永金名字的紫色背心,「兩批人在台上分得很開!」 

「這是炒短線!放棄了長線!」一度爭取初選提名失利、轉而力挺林為洲,並因此遭到除名的民進黨縣議員邱振瑋,在電話採訪中砲轟黨中央。他說,就算鄭永金當選,鄭的基層勢力也不可能納入民進黨,因為對鄭而言,投身綠營反而會讓不認同民進黨的基層組織鬆動,鄭的兒子從政之路也將受限。 

對於各種批評,鄭永金回應表示,年輕人希望世代交替,他們的想法沒有錯,「但新竹縣一些重大建設停滯,我對地方建設最熟悉,所以這麼多民意支持我」。他強調,希望年輕人要努力去學習,「我們最後還是以民意為依歸」。 

民進黨與鄭永金的結盟受到質疑,國民黨提名的林為洲,也同樣被形容為「變色龍」。

地方派系左右縣市選情

54歲的林為洲,曾任民進黨新竹縣黨部主委,2004年批綠袍選上立委,在黨內屬新潮流系。2006年扁家爆發貪腐風暴,林退出民進黨,還宣示「不是退出民進黨、而是退出所有的政黨。」但時隔僅3年,林以無黨籍選上新竹縣議員,接著由邱鏡淳和立法院長王金平推薦加入國民黨。

Fill 1
林為洲新竹湖口競選總部開幕,過去在商場上建立的良好關係,也為他在政治上增添雄厚實力。(攝影/吳逸驊)

林為洲換黨遭到外界非議。他則解釋,原本認為「執政之後就腐化,是千古不變的道理」,但後來變得務實,關注基礎建設和居住環境,因此參選議員為地方做事,加入國民黨則是因為「兩岸關係與經濟轉型是台灣未來最重大課題,而國民黨能扮演積極角色」。 

事實上,林為洲趕上竹北發展最快的15年,除了以議員身分推動地區公共建設,自己也投身房地產,成為「群新建設」公司等多個建設、土地開發公司老闆,也與眾多建商保持良好關係。這樣的資本,也為他在政治上增添雄厚實力。 

一位熟識林為洲的民進黨中央輔選幹部透露,林為洲一當選縣議員就能選上副議長,顯示至少有7、8位議員屬於林的人馬,就連綠營新竹縣民代,都有人依靠林為洲資助,可見林的實力。 

不過,面對林為洲打出的「新思維、新力量」口號,這位不願具名的民進黨輔選要角批評:「他走的政治路線,是地方派系的利益交換與妥協,不是什麼新政治的代表!」他並反問,林為洲若當選,能展現多大的自主性,「如果不需要靠邱鏡淳(輔選),他幹嘛入國民黨?」

對此批評,林為洲說,「他們怎麼講,我沒什麼回應。」他強調,大家都有各自經營民意代表的方式,只要不貪贓枉法、確實服務民眾就好,選舉應該談公共事務,而非以個人價值判斷來批評別人。

至於標榜「超越藍綠」的民國黨,原本因為徐欣瑩實力堅強,又有妙天禪師的財力與信徒之助,被認為與鄭永金、林為洲呈鼎足而三之勢。但徐欣瑩拋出震撼彈轉任宋楚瑜副手後,推出剛當一年縣議員、票源集中在竹北的邱靖雅接棒,聲勢頓時大不如前。

民國黨一路主打清新、改革,最有實力的選將卻甘於擔任昔日被稱為「大內高手」的宋楚瑜副手,民國黨與妙天禪師之間的政教關係更是錯綜複雜。

從去年11月「宋瑩配」成局,至1月2日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落幕,宋楚瑜、徐欣瑩皆維持「各自政黨獨立」的態勢搭檔,也讓外界看不透標榜新政治的民國黨與徐欣瑩究竟打什麼算盤。

「新政治」真能取代「舊政治」?

把場景拉回到蔡英文、鄭永金聯合造勢晚會現場,綠黨議員周江杰在中老年為主的數千鄉親面前,「非典型」地大談他參與太陽花學運的經驗,直呼「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 

當周江杰為蔡英文拉完票,致詞似要告一段落,站他身後的一位鄭永金樁腳趕忙提醒,「立委的(部分),你要講啊!」於是周接著說,「我相信鄭永金縣長在進入立法院之後,首先第一個法案就是要通過政黨法,要把國民黨所有黨產全部收回來!⋯⋯」最後,他仍未呼籲民眾票投鄭永金。 

事實上,周江杰為小英、鄭永金站台,在綠黨及社運圈內部也引發爭議。在新竹縣這種多數選民重視傳統關係勝過政黨理念的選區,「舊政治」與「新政治」的區隔,像是一場非常遙遠的拉鋸戰。 

「其實政治就是一種妥協的事情」,走進周江杰竹東服務處,他特別解釋,力挺蔡英文不代表任何政策完全支持蔡,但在總統這層級,他主張國民黨執政不力,就該政黨輪替,否則「民主政治就垮掉了!」 

但對於立委選舉,周江杰說,「我還在觀察他(鄭永金),對他的支持有所保留」,因為鄭在包括璞玉計劃等政策立場與他相左,這沒有妥協空間;不過他也坦言,「就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確實感受到一點妥協的感觸。」因為在造勢舞台上若不提立委,對鄭不好意思,因此他能做的就是設下防火牆,要求鄭對「政黨法」作出承諾。 

顯然,「新政治」要對抗、甚至取代「舊政治」,並不那麼容易。

Fill 1
新竹縣,竹東鎮,總統大選,蔡英文,鄭永金
「新政治」要對抗、甚至取代「舊政治」,這個理想目標或許還有一段長路要走。(攝影/余志偉)

選戰到了最後階段,林昭錡對於綠營與鄭永金的結盟,已由疑慮轉為樂觀。他強調,「鄭的樁腳都很現實,知道小英會贏,不挺不行。」

相形之下,正為時代力量黨打選戰、在太陽花學運中很活躍的陳廷豪則認為,鄭永金的老舊形象,未來會為力挺鄭的民進黨帶來負面觀感,此時就是第三勢力吸引政黨票的政治機會。 

陳廷豪期待,新竹縣有朝一日揚棄過去一切以開發利益為導向的風氣,「一個政黨還是會有一些中心思想,對一些基本價值,比如環境、人權是比較堅持的,」他希望當新政治形成的那天,政治人物與政黨的結合是因為這些價值,而非只有利益。 

只是,新竹縣的那一天,現在看來還很遙遠。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