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評論
鄭錦桐、馬士元/敬鵬大火再傳消防員殉職⋯強化防災的5大建議
桃園是全台第一工業科技大市,台灣五百大製造業有超過三分之一在桃園設廠,工業產值常居全台之冠。但是近年桃園市各工業區卻頻頻發生火災,除了亞智科技泰豐輪胎廠東元電機發生火災,今年1月29日甫發生中油桃園煉油廠爆炸,又再度於4月28日發生敬鵬工業公司大火,造成5位消防人員罹難;回想起2015年桃園市新屋區保齡球館大火,也造成6位消防人員罹難,更令我們擔心第一線救災消防人員的安全。
除了究責之外,我們認為應該喚起各界更重視工業區鄰近民眾的居住安全問題,並呼籲政府,對於城市安全必須依法要有更加具體的公共安全督導作為。
此次大火後,民眾希望知道的是:
我們對此有5項建議。

一、化學資訊應透明

敬鵬工業公司生產印刷電路版(PCB)的過程,通常需要用到雙氧水以及鹽酸等毒性化學藥劑,另外媒體也報導儲存大量(2,000公升)柴油,這對於深入廠房中搶救的消防救災人員是很大的威脅。這次事件不幸有5位消防人員罹難殉職,另外還有6位消防人員遭不明液體潑傷。
環保署為落實執行《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已規定,各工廠運作場所(輸入、生產、運送、儲存、輸出⋯⋯)及設施,必須提報實際化學物質種類、位置甚至數量予環保署以及地方消防單位。因為緊急狀況發生時,運作場所中的毒化物材料必須採用適用的滅火劑,以及規畫滅火時可能遭遇之特殊危害、特殊滅火程序、消防人員之特殊防護設備。由於毒化物材料眾多,很多材料是消防人員在教育訓練過程都沒有接受教導過的。
消防法規第10條規定,「公共危險物品及可燃性高壓氣體之製造、儲存或處理場所之位置、構造及設備圖說,應由直轄市、縣 (市) 消防機關於主管建築機關許可開工前,審查完成」。但是,目前許多工廠的平面配置現況,常經過多次的廠房擴建與變更,已與當時提送建管單位的平面配置圖以及設計圖有所不同。更遑論違建工廠的設立,若企業未依據消防法誠實申報,將會造成第一時間救災人員不易掌握廠房之空間配置以及毒化物質之資訊,如此將增加救災人員曝險,以及延遲救災的時間。

二、加強社區防災演練

毒化物的火災常帶來強酸強鹼、空汙(有毒氣體)與水汙的問題,民眾若未能充分的提前被告知,甚至鄰近學校與居家環境沒有任何防毒面具以及空調措施,恐怕毒化物擴散會造成更多人受害。
中央政府環保署、經濟部工業區與地方政府,應該加強全面稽查與盤點各工廠的毒化物現況,畫出影響範圍的保全對象,擬訂緊急應變計畫,更要由企業與地方民眾一同防災演練,由政府督導;並且要求企業制訂適當的風險管理,提出減緩與復原的具體策略,其中納入產物保險對於居民之賠償也屬必要。

三、善用室內定位技術救災

為保障第一線救火消防人員的安全,政府必須提供充分的安全設備與火場平配圖資訊,讓他們安全的進入火場救災。火場救災環境十分險惡,消防人員視線範圍所見有限,甚至一片漆黑。
目前資通訊(ICT)與空間資訊技術結合已發展出消防救災現場的室內定位技術,消防人員位置可以精準定位誤差在30cm以內,其位置可套疊於工廠的數位化平面配置圖上,若圖上有標記危險毒化物位置,可以引導消防人員避免受災;指揮官可以透過視覺化的地圖,正確引導深入火場的消防人員快速至求救人員位置。
另外,據媒體報導,消防人員深入火場原來是為了救助兩名敬鵬工業公司的員工,後來發現員工並未在失火之現場內。以公司危機管理機制而言,其實可嘗試透過手機定位,以及企業安裝災害緊急回報機制的系統,避免不必要的救援風險。目前日本許多企業為避免大規模災害後,企業員工失去聯繫而無法持續營運,所以要求其員工安裝「安否(安全)確認」的手機App資訊系統,提供企業緊急應變機制下使用。

四、強化災害風險溝通

工業區鄰近居住環境,更應該重視各工廠的毒化物風險辨識、風險分析與風險處理,透過各項社區活動進行風險溝通,提出各項風險控制手段,讓居住環境的風險利害關係人(企業、民眾、政府)都瞭解必須共同承擔的風險,以及事故發生後所會付出的損失與代價。
若風險損失很小,則可以讓民眾放心即可,但若有一定損失則必須要思考到風險轉移(如:產物保險),積極讓風險降低(防災設備強化、風險意識提升),倘若代價與損失太高無法承擔,則必須要遷移工廠。
企業在生產過程中必定會有風險,故其必須提出風險管理與緊急應變計畫,有效控制風險,而其生產過程的各項風險,必須受到政府督導,民眾也有知道風險的權利,才能建立風險意識。
環保與工業主管部門之外,這次大火也燒出勞動部門的責任:按理,勞動部門應檢查作業環境安全。在整起意外中,看得出環保、經建、勞安和消防的資訊缺乏互通,導致風險揭露不足,尤其第一線救災人員往往面對的是未知的危險,從過去高雄氣爆的慘痛教訓,到今天敬鵬案,問題都沒有改善。
政府有責任建構一個安心與安全的城市,有必要適當的揭露工廠毒化物的種類、數量與空間等相關資訊,進一步評估毒化物於不同氣候與季節風下,飄散的影響範圍與保全對象影響戶數,並進行防災演練;美國職業安全衛生署(OSHA)的NEP計畫(National Emphasis Program)強制要求企業應主動揭露天災的境況模擬(scenario),讓政府與企業一起演練,增強各項應變計畫的可行性,誠實與認真告訴民眾,避免災害來臨時缺乏危機管理作為,而且保險公司會根據企業的減災作為落實與否,來核定其保險之費用,美國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FEMA)有時候則會搭配突襲臨廠演練。

五、成立防災專責政府部門

類似的公共安全事件不論中央或者地方政府,其權責單位十分複雜,我國政府組織中必須要有一單位,完整負責災前與災後的各項風險管理的規劃與推動,建議可參考日本、美國與中國的相關防災部會現況。以日本為例,中央內閣府設立危機管理總監,地方各縣市亦有危機管理部,分別負責各項與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有關的跨部會危機管理協調(除了國防之外),包括天災與人為恐怖攻擊等災害風險管理事宜。
美國則有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是美國聯邦政府行政部門的防災減災機構,負責緩解自然災害的影響,推動各項防災教育工作以及災害風險管理與緊急應變措施。而中國近年面對公共安全事件,深知跨部門協調的重要,已於今年3月設立應急管理部,是國務院的災害管理部門,負責整合水災、旱災、地震、森林、消防與各項人為災害的應急救援之協調事宜,不再仰賴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
台灣的災害風險與日本、美國和中國等接近,皆為世界災害風險脆弱度最高的經濟體之一,更何況近年來天災之外,人禍亦頻傳。寶貴生命不容再被無謂犧牲,落實風險揭露、救災科技應用以及中央級的防災專責部會,刻不容緩。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