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讀者投書
【投書】當護理師過勞,醫務社工也成為受害者

近年,血汗護理師案件頻傳,超時加班、護病比失衡、超量工作等屢見不鮮,醫護人員在如此嚴苛的勞動環境下,生活壓力無法負荷後,只好選擇離開,造成各大醫療院所的護理人員高流動率。這不僅影響就醫民眾的照護品質,在醫院的其他工作者也受到很大影響。

過去我曾在某醫院當任臨床社會工作者,在這樣惡劣勞動背景中,最常聽見護理師請我評估:「病人的狀況是否可以聘請看護在旁邊顧他/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即便個案自覺不需要請看護在旁照顧,護理師也會向病人勸說:「我們一個人要顧好幾個,你/妳不請看護的話,我們根本照顧不完啦!」但是,在我評估過後,往往會發現個案的經濟狀況及身體狀況,尚未到達需要額外募款協助個案聘請看護於旁照顧。這個狀況帶出本文的主題,也就是失衡護病比制度如何結構性的影響醫務社會工作者的工作品質?
醫務社會工作者在醫院的服務,包含:案主的社會心理及處遇的評估、社會資源的結合運用,臨床工作則有提供病患及家屬情緒支持、行為輔導、經濟補助、協助疾病治療的了解與適應,作好出院準備⋯⋯等。
眾多需要社工協助的問題當中,我特別要討論「照顧問題」,這必須考量「病患獨自在病房的危險程度」:例如病患本身ADL(日常生活活動能力)失能程度、疾病嚴重性、自殺意念程度、具侵犯性的噪/暴動⋯⋯等,以及「照顧、照護人力缺乏」,如照顧者不具功能性、護理人力配置⋯⋯等,以上都是加劇護理師照護壓力的重要因素。
當照護程度大幅度增加時,就會轉介醫務社工處理照顧問題,讓社會工作者與個案家庭協商討論照顧計畫,或是評估案家經濟狀況之後,社工會轉介慈善團體及善心人士「募款協助」或動用院外企業團體定期捐款的「救難金」,來協助案主聘請個看護照顧來照顧他/她。

照顧問題掩飾了背後護病比失衡的原因

我之前就職時所負責的科別分別為內科、外科、內科加護病房、出院準備服務,一個月個案量平均約30~40件,光是針對照顧問題就佔了其中一半,且一半(約20件)當中約三分之二的照顧問題經評估後不會開案。但是,這結果往往得不到護理人員的諒解,造成護理人員與社工的關係緊張。
例如:我曾遇過一位年紀約70多歲的個案,家庭經濟狀況穩定,案主可以使用柺杖輔助自行下床,而個案及案家皆認為不需要花錢聘請看護照顧。但之後我就接收到樓面護理師的照會,早班護理師跟我表示因為有護理實習生可以幫忙所以還可以照顧,但大夜班一個都要顧很多名病患,再加上沒有護理實習生協助,所以護理人力不足,是否可以請社工評估協助個案聘請晚上看護照顧?
但我評估之後認為,個案沒有經濟問題需要我們介入,而且經過與案主及家屬協商之後,我們也一致認為不需要另外花錢請看護,個案可以自己打理自己。但是,隨後樓面的護理師一再跟我們強調病人很虛弱,且護理人員的照顧壓力大,結果使得社工處在兩難的位置。
這個例子是護理人力不足導致問題由社工買單,另外常發生的狀況就是精神疾病患者。
我遇過另一個案例是持有第一類輕度身心障礙證明,患有思覺失調症,必須規律服藥。由於個案沒有親友可以一直在旁照顧,護理師擔心病人下床會有跌倒以及其他的風險,因為白班跟夜班的護理師要照顧的病人太多,無法承擔這個潛在風險與壓力,所以希望社工介入,評估病人狀況是否可以協助其募款聘請看護照顧病人。
但是,當社工花了時間與案主以及家屬討論照顧計畫,了解案主其社經狀況之後告知護理師,病人狀況不符合社工補助的標準時,資淺的護理師會默默的接受,資深的護理師則會對社工的評估感到不滿而有情緒。
我也經歷過護理師不願再與我討論,直接請負責該樓的護理長親自出面與我協商,諄諄開導說,請看護照顧病人,是為了減輕護理師的照顧壓力。護理人員的處境,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案主又不符合標準,實在是兩難。況且,如果社會工作者照著護理師的期待,將外界慈善團體、善心人士、企業團體所捐款的「善款」,使用在上述等等例子的個案身上,對我來說,是非常浪費社會大眾的資源。
社工前往病房會談評估之後,有時可以理解為什麼護理師會產生「試著照會社工評估看看,若社工沒有辦法介入就只好自己吸收照護壓力」的狀況。然而當個案不符合補助標準,主要負責的護理師就只好自行吸收照顧的壓力,持續受到剝削。
每一筆照會單,實為血汗護理師在沉重、喘不過氣的照顧壓力下的求救信號,但是只能不斷反芻照顧壓力,直到自己燃燒至盡,讓下一位社會新鮮人來遞補這個血汗護理工作的位置。
社會工作者成為護理師成了不合理制度、替惡劣勞動條件收尾的替代羔羊,同時,也完美的成為醫院(營利)體制及衛服部法規制度共謀結構的犧牲品。隨後這些問題落到社工及護理人員身上,進而產生社工及護理人員的惡性對立。
護理師照會「照顧問題」的形式消解了不合理的勞資關係及超標護病比所帶來的衝擊,將原有的制度結構問題進而轉嫁為個人及社會問題,護理師希望社工協助的「照顧問題」其實無關個案之疾病及社經狀況,而是「超標的護病比」所造就的問題。
護理師過勞、照顧人力比例失衡的問題非常之重要,此議題所造成的結構性問題是非常複雜且廣泛的。我們期待衛服部能重視護病比及社病比的問題,還給護理人員及社會工作者一個良好的勞動環境,對我來說,這或許也是讓那些剛畢業的相關科系學生們不再失去工作初衷及熱誠的重要解方。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