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林皆安/崩解的左右對決 極右派為何於法國再起?

法國總統大選候選人勒龐

編按:4月23日法國總統大選完成第一輪投票,得票最高的兩位候選人:前經濟部長馬克隆(Emmanuel Macron)與極右政黨國民陣線的勒龐(Marine Le Pen),將進入5月7日舉行的第二輪投票。

雙手扶著淺藍半透明的演講台,身後立著3支法國國旗,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造勢晚會的主人翁,正口若懸河地發表著演說。整片舞台灑著沉靜的深藍光,既代表極右派,又代表候選人本人,因為馬琳在法語裡同時有海軍的意思,與海軍藍遙遙呼應。
馬琳是律師出身,其辯才無礙在大小公開場合一覽無疑,曾有採訪她的記者表示她陽剛氣息異常強烈,更勝男性政治人物。候選人在台上滔滔不絕,時而闡述理念、時而攻擊對手;而法國選民附和的方式也很簡單,談到自己陣營時報以掌聲,提及對手時則投以噓聲。有時,興致太高昂的民眾會呼起口號,迫使主角委婉地中斷演說。
時間拉回到5年前的總統選戰:左派的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擊潰右派尋求連任的薩科齊(Nicolas Sarkozy),登上總統寶座。殊不知一年後,本來以擴大支出振興經濟為政見的歐蘭德,竟撕毀承諾,往梅克爾的撙節主義靠攏,推行中間化的經濟政策。大抵來說,層面包括紓解企業財稅負擔、修改勞基法增加工時與約雇彈性、減少財政赤字等,目的是希望對企業的優惠措施能反映在商業行為上。然而截至目前為止,這種中間路線不僅成效相當有限,對傳統左右派支持者更是兩面不討好。上屆選戰時,歐蘭德信誓旦旦表示,他會「在6個月內反轉失業率攀升之趨勢」,結果支票跳票,而國家經濟體質依舊萎靡。
除了經濟之外,治安也成了政府一大罩門。伊斯蘭國壯大後,在網路上發起文宣戰,蠱惑許多土生土長的法國人在自己國內發動恐攻。當權者可以將外籍恐怖份子驅逐出境,但對本國人要怎麼辦?加強巡守只有心理作用,全面監控實務上完全不可行,而改善經濟及教育環境又不是一蹴可幾。換言之,政府完全莫可奈何。
此時右派的形象也相當低迷。首先是右派最大黨人民運動聯盟(Union pour un mouvement populaire, UMP)黨主席難產,前兩名間的得票差距只有0.06%,「選輸毋甘願」而互不相讓,秀盡政客吃裡扒外的醜態。接著,該黨被揭露選戰期間做假帳,引起社會譁然。原本輿論以為是中飽私囊,待檢方調查後發現,人民運動聯盟高層疑似要求公關公司開假發票,掩蓋選舉花費超過法定上限的事實,這讓民眾對右派之不信任雪上加霜。
這5年來,左派因經濟和安全失政而疲軟,右派因內鬥及醜聞形象不堪。此時此刻,極右派正惦惦敲打著如意算盤。
幾天後(4月23日進行第一輪投票),法國將舉辦第25任總統選舉,馬琳的支持者似乎因居高不下的民調而顯得格外激情,對晉級第二輪有無比信心。按照法國選制,若首輪投票無人過半,則取前兩名進入第二輪投票,兩週後重選。
歷史上,馬琳所屬之極右政黨───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只闖入過第二輪一次,當時的候選人是馬琳的父親尚馬利.勒龐(Jean-Marie Le Pen)。自創黨以來,老勒龐一直帶領國民陣線耕耘國族主義的票源。在經濟面,反全球化並主張保護主義,一切以法國利益為優先,主張保護本國勞工和企業,不吝於調整關稅作為干預武器;在社會面,主張嚴刑峻法重建治安,奉行政教分離,但敵視與天主教價值相出入的一切,例如同婚、墮胎和伊斯蘭。國民陣線也是法國最大的疑歐政黨,主張脫離歐盟和申根協定、嚴控國境、驅逐非法移民。
老勒龐一直帶有強烈個人色彩,從不吝於媒體前發表恐同、仇外、排猶、還有性別及種族歧視的言論。由於他幾乎就是國民陣線的代名詞,因此該黨理所當然成為社會上政治不正確的代表。然而,這番非主流思想仍有一定人數基礎,致使國民陣線自80年代起開始慢慢成長,到90年代時,已多次代表10~15%的民意。
2002年,老勒龐的政治生涯達到顛峰,該年總統大選因泛左分裂,極右派以16.86%的得票率,爆冷擠下左派候選人,得到第二輪的門票。但在此同時,主流政客們串聯起來圍堵極右,灌票給對手,促使老勒龐以82比18的懸殊比例,敗下陣來。後來因黨中央財務困難,國民陣線在幾次選舉中(2004歐盟議會、2007總統和國會、2008市級、2009歐盟議會)只有10%、甚至更低的水準。於是2011年初,年事已高的老勒龐結束40年的黨主席職位,將衣缽傳給了女兒馬琳・勒龐。

國民陣線的去妖魔化

馬琳・勒龐掌控國民陣線後,立即執行了一系列形象清洗的行動。她認為必須對抗主流媒體所賦予的「妖魔」形象,將其父之意識型態重新包裝成大眾能接受的商品,極右派才有可能再起。
勒龐的言行本來就比老勒龐謹慎,但更重要的是她致力使所有代表黨的人──無論是麥克風前的幹部、上節目的民代還是官方新聞稿聲明──都政治正確化。於是表面上,國民陣線對同婚持保留態度,但強烈質疑同婚家庭領養和代理孕母是否合乎道德;不反對外國移民,但打擊坐吃社福的米蟲則毫不留情;提倡嚴格執行政教分離,認為學校為穆斯林學生準備無豬肉營養午餐是不合憲的行為。
升級後的論述讓對手的批評,找不到施力點。整個國民陣線的公關團隊儼然是全法國最專業的形象清潔工,黨工們均受過訓練,不只學習面對媒體,更要了解「只能做但不能說」的界限在哪裡。
去妖魔化效果顯著,越來越多選民不再認為國民陣線是萬惡淵藪。5年前的總統選舉,馬琳初啼試聲便以17.90%之得票率(642萬票)位居第3,刷新該黨紀錄。等到該年底,歐蘭德6個月內降低失業率的承諾確定跳票後,極右派就知道機會來了。
一股左右派一個樣的氛圍瀰漫在鄉間,認為從巴黎看天下的主流政客,根本就不在乎年輕人失業率逼近四分之一、不知道歐洲自由市場壓得傳統農業喘不過氣、不理會鄉野缺乏工作機會,即使有,也被突然冒出來的羅馬尼亞人搶去。除此之外,治安議題更是推波助瀾。很多選民無法理解政府面對「本土恐怖份子」的困境,只覺得「30年前記憶中的法國不是這樣子的啊?一定是這些外國人和移民作祟!」即使理解,也極有可能一廂情願地想:「如果移民不願入境隨俗、無法被同化,那是否寧可拒之於門外?對經濟或許不好但國家至少安全點。」
於是,2014年歐洲議會選舉時,國民陣線得票再創紀錄:24.86%,成為該次選舉的第一大黨,從此以後,極右派得票只升不降。2015年1月爆發《查理週刊》攻擊事件,3月舉行省級選舉,極右派在首輪取得25.24%;同年11月發生巴黎恐攻,12月再進行區級選舉,極右派首輪佔27.73%,甚至在第二輪催出歷史新高682萬票。今年選舉,所有名嘴均認為馬琳・勒龐拿下首輪最高票,勢在必行。
不過,距離投票僅一週的當下,民調上竟有一位政治素人與馬琳・勒龐平起平坐,他是前經濟部長艾曼紐爾·馬克隆(Emmanuel Macron)。

政治素人馬克隆的出線

「這是誰?」這是2014年馬克隆被拔擢為部長時,媒體記者競相拋出的問題。
當年歐蘭德經濟路線大轉彎,前經濟部長、經濟政策偏左的蒙特布赫(Arnaud Montebourg)因批判而遭撤換,身為總統幕僚的馬克隆就被推上了前線。他今年也不過39歲,入府前只在金管會(Inspection générale des finances)及投資銀行工作過,稱之為政治素人不太為過。儘管身為內閣成員,但馬克隆並沒有加入執政的社會黨(Parti Socialiste),而是以黨外技術官僚的身分繼續在歐蘭德底下做事。
馬克隆任內力主鬆綁企業營業規範、降低聘用成本以刺激商業行為,為歐蘭德的社會民主路線辯護,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形象深刻人心,再加上面貌姣好,入閣後迅速成為媒體寵兒。然而久而久之,他越來越像脫韁的野馬不受控制,年輕的部長希望更大幅度的改革,總統則有所顧忌,雙方的摩擦與日俱增。
2016年4月,馬克隆拋出一顆風向球:宣布成立名為「前進」的新政黨(En marche!)。
由於民調中,馬克隆一直是最受歡迎的內閣成員,甚至是當今全法最受歡迎的政治人物,媒體早就猜想他有更上層樓的野心,也許形象清新、沒有包袱、曝光度高讓他認為民氣可用?馬克隆曾表示,若歐蘭德參選,那他勢必「挺歐」。但創黨消息一出,立刻讓人聯想示忠只是煙霧,而部長與總統不合已達相當程度。馬克隆於同年8月辭去經濟部長職務,並於11月16日正式宣布參選,這對一手提拔他的歐蘭德無疑是當頭棒喝。歐蘭德只能眼睜睜看著昔日愛將、心腹、操盤手的背叛身影,無言以對。久經思考後,歐蘭德放下身段,宣布成為第五共和第一位不角逐連任的總統。
對歐蘭德支持者來說,馬克隆出線不見得是壞事,誠心而論,兩人社經立場相去不遠,但支持度卻有天壤之別。一方面,馬克隆為檯面上最支持現今歐盟政經框架的候選人,對於中產與知識階級有莫大吸引力;另一方面,他自稱為超越左右的「進步派」,拒絕傳統標籤,意圖左右逢源,在今日法國對老政治人物心生厭倦之際,希望利用新人新氣象以期選民買單。
馬克隆出籠後的民調原本不高,但局勢發展卻出乎意料。左派初選中脫穎而出的是立場接近極左的阿蒙(Benoît Hamon),而右派候選人費雍(François Fillon)爆發太太領空餉醜聞後,支持度陡降。頓時之間,政治光譜的正中央出現了一條康莊大道,主流選民徬徨的眼神這時飄向馬克隆,政治素人趁勢而起。自2月底至今,馬克隆和馬琳・勒龐在各家民調中始終並列領先、不相上下。
依目前態勢看來,馬琳和馬克隆皆很有希望晉級第二輪,但兩人都有各自的隱憂。
對極右派來說首先是官司,馬琳・勒龐遭指控挪用公款,利用歐洲議會助理的薪水,聘請黨工,全案正接受司法調查。其次,國民陣線立場太鮮明,選民對其好惡分明,尤其幾個月來民調波動不大,恐怕已將潛在票源催出而封頂。最後,即使晉級第二輪,在一對一捉對廝殺的情況下,不論面對誰,馬琳都是不被看好的那方,2002年各黨派聯合圍堵極右的場景勢必將再度上演,而勒龐對此合縱計,似乎仍莫可奈何。
馬克隆的隱憂更是難解。沒有包袱的反面就是實務經驗不足,以至於部分選民對其素人形象不以為然。沒有傳統大黨的奧援、沒有政治人脈,當選後推行政見難道不會窒礙難行?倘若到時再與大黨交換條件,豈不喪失超越傳統政治勢力的初衷?接著,政策面上,馬克隆也屢次被對手封為歐蘭德第二,如果歐蘭德失敗,馬克隆憑什麼成功?最後民調也發現,馬克隆的支持者不如其他候選人堅定,不少人坦承他們還在猶豫,不排除於最後關頭變卦。
最新民調顯示,領先集團和第3、4名的差距已經縮小,若考量誤差,現在選戰名符其實地進入4人混戰的狀態。4人當中,包括馬琳・勒龐和馬克隆在內,有3人所屬政黨或無實力於國會過半,倘若他們當選,未來5年恐將呈現少數政府的困局,這對解決社經問題自然是一大利空。
無論結果如何,馬琳・勒龐和馬克隆崛起代表兩股長期被低估的政治理念,因社會動盪而浮出水面,翻轉第五共和長年以來左右對決的局勢。而只要社會及經濟問題不解決,政治動能不會憑空消失,極右派也勢必在來年,繼續震動法國政治圈。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