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終結?川普捉摸不定,歐洲嚴陣以待
據聯邦總理府內部的評估,川普年輕時就以出爾反爾出名,雖然德國政府沒人認為他真的會當選,但如果這個最糟的情況發生,那將是最可怕的惡夢。
德國《時代週報》(Die Zeit),11月6日
歐洲中部時間11月9日清晨,從布魯塞爾、柏林、華沙、到愛沙尼亞塔林的官員,若不是為了看開票整晚沒睡,就是一早被川普當選的消息驚醒,腦中瞬間浮上錯愕和不祥的預感。
第一位對川普勝選發表感想的德國官員是國防部長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十分震驚!」她說話前先倒吸一口氣,掩飾不了驚駭的神色。幾個月前才指責川普「公開散佈仇恨」的德國外長史坦麥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在攝影機的層層包圍下,連祝賀的話都說不出口,等了一陣子才勉強吐出第一句話:「當然,我們會接受選舉的結果。」
德國《時代週報》在美國總統大選後出刊的封面:「我的天啊!」(OH MY GOD!),林育立提供
德國《時代週報》在美國總統大選後出刊的封面:「我的天啊!」(OH MY GOD!),林育立提供
「西方的價值,是美國在二戰後教給我們的;但是,現在諷刺的是在這個民主的發源地,連他們自己也不再相信這些價值,」現年50歲、在戰後的經濟奇蹟年代長大的德國綠黨主席歐玆德米爾(Cem Özdemir),與多數歐洲人一樣預期希拉蕊會贏得選戰,對川普的勝利感到受傷。
以德國知識份子為主要讀者的《時代週報》(Die Zeit),選後次日出刊的刊頭,簡單幾個字加上驚嘆號:「我的天啊!」(OH MY GOD!),背景是裹著美國國旗、垂頭愁眉苦臉的自由女神,因為連她都感到羞愧了。

川普外交走向不明

民調顯示,8成以上的歐洲人不信任川普。川普在選戰時赤裸裸鄙視穆斯林,對女性態度輕浮,侮辱鄰國的移民是強暴犯,還揚言把對手希拉蕊送進監獄;為了勝選他不擇手段,公然讓仇外的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檯面化,種種反民主的言論讓人無法相信他是一位負責任的國家領導者。
歐洲是美國參與國際事務不可或缺的傳統夥伴,然而此刻歐洲對川普的真正盤算卻一無所知:他那些語不驚人死不休、聽起來像是發洩選民情緒的極端言論,是認真的嗎?或是純熟駕馭商業媒體邏輯的他,用來討好選民的手段?只聽到空洞的民粹口號,沒有具體可行的政策,歐美關係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充滿不確定性。
「川普在選戰中說過的話很多都自相矛盾,我們真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史坦麥爾講得很坦白:「以前,美國的總統候選人會派顧問來說明政策,但這一次,他的顧問到現在還沒出現。歐洲其他國家的情況也很類似,我想連華府外交圈也搞不清楚他真正的意向。」
普立茲獎得主、曾經寫過川普傳記的《紐約時報》記者喬斯頓(David Cay Johnston),接受德國電視訪問也直言:「梅克爾會遇到大麻煩,因為川普對國際和地緣政治真的一無所知。」

捉摸不定是最大風險

川普雖然代表共和黨選總統,不過選戰時幾乎只用自己人,言論和作風都與黨內大老不同調。川普自稱是世界走透透的商人,但嚴格說來一直是政治圈的局外人,共和黨的菁英對他評價不高,一再倡導「美國優先」的他對國際事務不熟悉,恐怕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美國接下來要往哪裡走。
歐洲政壇的老狐狸、歐盟執委會主席榮克(Jean-Claude Juncker),上週末在盧森堡的一場活動就公開調侃川普:「他在選戰時說過,比利時只是歐洲的一個小村莊,看來我們還得教他歐洲是什麼、歐洲怎麼運作。」在川普的領導下,榮克對美國是否能在國際舞台發揮正面影響力非常悲觀:「我想,川普將走訪他所不熟悉的世界,在這之前我們將浪費2年的時間。」
國際秩序的穩定,取決於國與國之間的信任,川普上台後會有什麼作為,目前言之過早,倒是他的個性在這場選戰中暴露無遺,他反覆無常、好鬥、又容易被激怒的性格令歐洲政壇十分憂心。
德國官方智庫「德國國際與安全事務研究中心」負責人培特斯(Volker Perthes)就說,川普的捉摸不定已經成了他的個人招牌,他對自我的認知是:「我做決定憑一時好惡,你們不會知道我明天怎麼做,我自己就是我最好的顧問。」這樣的人領導美國這個超級強國,將為世界和平帶來難以預料的風險。
培特斯認為,川普就像精明的生意人,只圖本國利益的最大化,隨時可以拋棄傳統的友好關係,「川普的訊息很清楚,他把雙邊關係視為是商業交易,對美國沒好處他就沒興趣,未來每個國家都得為自己的防衛負起責任。」

美國棄歐洲不顧?

從戰後到現在,西歐的安全一直由美國領導的北約組織來維護;柏林圍牆倒塌後,東歐各國也加入取暖,根據共同防衛條款,組織內任何一國被攻擊就視同全體成員被攻擊。2年前,俄羅斯先後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和入侵烏克蘭的東部領土,步步逼近北約的東緣,從此歐洲的安全更加依賴美國。
今年年中,北約才在波蘭進行冷戰結束以來最大規模的軍演,並決定加派軍隊到波蘭和愛沙尼亞等波羅的海三國,美國的重裝坦克旅未來將進駐華沙,按北約的說法,這是「回應俄羅斯的挑釁行為」。
不過,川普在選戰時卻一再表示這個世界最大的軍事同盟「過時」,暗示美國不再無條件協防盟國,甚至不時讚美俄國的獨裁者普亭,讓歐洲盟國難以忍受。難道美國想撕毀共同防衛的保證,棄歐洲而不顧?只要俄羅斯在北約東部再攻下一個牆頭堡,而川普對此視而不見,如同選戰中漠視俄羅斯對希拉蕊陣營的網路攻擊,北約就可能壽終正寢。
前挪威首相、現任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因此在川普勝選後,嚴詞警告川普不要單打獨鬥,「現在不是質疑歐、美夥伴關係的時候」、「穩定和安全的歐洲符合美國的核心利益」;史托騰柏格還提醒川普不要忘了,北約史上唯一一次啟動共同防衛條款,就是在美國遭恐怖攻擊的911事件之後。
既然「聽其言」無法判斷,現階段歐洲只能先「觀其行」。北約預計明年年初舉行的元首高峰會,原本規劃與希拉蕊一起為新大樓剪綵,現在臨時順延到夏天;據德國《明鏡週刊》(Der Spiegel)取得的北約內部報告,預估川普上台後最好情況是各國付錢了事,最壞情況是美國將撤銷對東歐駐軍的承諾。
在貿易方面,川普一再威脅要撕毀貿易協定,對夥伴毫不留情面,歐洲的反應是不等美國新政府上台,歐盟執委會已逕自宣布暫停與美國進行「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協定」(TTIP)的談判。
「我們有理由相信,這不是美國新政府的優先事項,」歐盟外貿特使馬姆斯特羅姆(Cecilia Malmström)沒有把話講死:「這協定可能會放進冷凍庫,什麼時候解凍不確定。」倒是法國貿易部長費柯爾(Matthias Fekl)說得直接:「大家都知道這協定已死。」

歐洲趁機轉大人

川普的當選對歐洲各國猶如當頭棒喝,原來的軍事支持一下子充滿不確定性,歐洲除了自立自強別無選擇。歐盟才剛在6月受英國脫歐公投的重擊,內部也因難民政策而分裂,凝聚力原本就相當脆弱,不過對美國背離的恐懼或許將激勵各國團結起來。
在表達對川普勝選的震驚後,馮德萊恩建議,歐洲2大國德國和法國應該先進行廣泛的軍事合作,雖然美國仍是最重要的盟友,歐洲不能再任美國擺佈:「不管美國的選舉結果如何,歐洲的安全都得自己來」、「歐洲得決定要做自己的主人還是魁儡。」
歐盟各國外長上週末緊急開會,研議川普勝選的對策,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代表茉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在會後透露,各國外長和國防部長會迅速擬定合作計畫,希望在12月的歐盟高峰會通過,「歐洲無法承受等待的代價。」
德國資深外交官、慕尼黑安全會議主席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建議,在川普明年1月20日宣誓就職前的這2個月,歐洲內部應該先就貿易、歐美關係、對俄關係凝聚共識,儘早向美國新政府表達期待:「在美國的保護傘下過了超過半世紀的舒服日子後,歐洲終於可以趁這個機會學著轉大人了。」

西方的掘墓人?

德國總理梅克爾。(攝影/AFP PHOTO/TOBIAS SCHWARZ)
德國總理梅克爾。(攝影/AFP PHOTO/TOBIAS SCHWARZ)
作為當今世界上僅存的超級強權,美國一打噴嚏全球都感冒,這麼大的權力落入一位靠煽動情緒而勝選的政治門外漢手中,對歐洲來說彷彿惡夢成真,同時也憂心川普的勝選將鼓動最近因難民問題而再度燃起的仇外思潮,從今以後民族、民粹、和保護主義3大毒素將席捲全歐美。
這股趨勢如果延續下去,川普的當選將意味著二戰結束以來國際秩序最大的一次變局——美國再也不是一個相信並傳播民主價值的過家,甚至將各國人民嚮往的進步價值棄如敝履,這樣的美國將根本性地改變我們對「西方」的想像,顛覆目前以西方為首的國際秩序,從此我們將進入一個無領導中心的不確定年代。
所謂「西方」這個概念,在冷戰結束後,就從原來的西歐和北美,擴大到世界上所有信仰和實踐民主、人權、法治、寬容、和自由貿易的國家,某種程度來說台灣亦擠身其中。
美國這場選戰已經讓民主公信力掃地,倘若川普就任後,處理國內事務無視民主價值,面對俄羅斯和中國這些虎視眈眈的獨裁國家又無法堅持西方的價值,西方社會既有自由和開放的生活方式終將不保。
這也是為何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一位曾親身經歷美國發揮影響力推倒柏林圍牆、協助東歐走向民主的東德人──在祝賀川普當選的同時,一反外交禮儀,提醒他擔起美國穩定世界和捍衛價值的重任,不要做西方的掘墓人。
在聯邦總理府臨時召開的記者會上,她的語氣比以往都堅定:「美國擁有強大的經濟實力、軍事潛力和文化影響力,誰統治這麼大的國家就得負起責任,這個責任的影響遍及世界各角落。」
接著,她大膽向川普設下了歐美合作的條件:「德國與美國享有共同的價值:民主、自由、法治、以及對人性尊嚴的尊重,不論對方的出身、膚色、信仰、性別、性傾向、或政治立場,」她說:「我願意在這些價值的基礎上,與未來的美國總統川普密切合作。」
對此,《紐約時報》的評論是:「川普的勝選,將使梅克爾成為自由西方最後的捍衛者。」
問題是,梅克爾的話,川普聽得進去嗎?如果將來美國對梅克爾所提的西方「價值同盟」翻臉不認人,那麼,世界將走向何方?台灣又該如何自處?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