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政治的崛起與救贖

政客這樣造牆、洗腦:仇恨政治崛起5步驟,你眼熟嗎?

老牌民主國家出現了一個快速竄紅的政黨,挾著社群操弄技術,從Facebook、YouTube開始侵蝕選民的資訊來源,控制他們的情緒、鼓動「起義」,藉此吸票上位,一套「仇恨政治術」儼然成形⋯⋯。

這是真實發生在德國的現況,也是數十個國家正面臨的風暴。網路時代,你我都是可能被操弄的對象。仇恨政治是如何塑造而成?當政客用操弄術吸票,人們能有所警覺嗎?

9月底,牛津網路研究所(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發布研究報告,自2017年起,有組織性地操弄社群媒體的國家,從28國躍升至70國。其中,45個民主國家的政黨或政客,利用操弄社群媒體贏得選民支持;另外26個獨裁國家政府則利用社群媒體控制新聞、操弄民意、打擊異己。其中,俄羅斯與中國是資訊操弄的最大兩國。牛津網路研究所所長霍華德(Philip Howard)表示,中國可能與俄羅斯一樣透過社群媒體影響其他民主國家選舉。

霍華德說,全世界的政府組織跟政黨都在利用社群媒體,散播不實資訊跟各種捏造過的資訊,雖然政治宣傳不是一件新鮮事,但如此大規模的線上行動,對現代民主的影響,極度令人擔憂。

報告統計,2018年裡有52個國家,以社群網站的資訊操縱來誤導民眾;有47個國家,國家政府用資訊操縱來攻擊反對者、人權運動者。以社群網站攻擊人民的政府,在一年內多了20國。

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也在2019年3月發布報告,這項研究歐盟國裡民主政治運作與科技運用關係的計畫指出,社群網站時代的政治極化來自兩個原因:首先是社群媒體的設計,加強使用者的極端化;另外更關鍵的是,人為的操縱,把社群媒體化作撕裂社會的工具。

「其(社群媒體操弄)已根深蒂固成為政治言論的一部分,讓不分國內外的行為者,都能依此影響一國政治。」

歐洲議會的報告如此作結。這場新的流行,不再只是一黨、一國之事,而是一場順著社群網站蔓延各地的新民主危機。

網路時代,你我都是可能被操弄的對象。當政客用操弄術吸票,人們能有所警覺嗎?《報導者》以引起政治與排外謀殺的德國第三大黨、極右派「德國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簡稱AfD)及其側翼團體為例,分析他們建立支持者社群的手法,並理解這樣的政治行動,如何影響整體社會政治氛圍、改寫民主政治的運作典範。

Step 1:大數據分析選民,量身訂做靠近你的手段

政客這樣造牆、洗腦:仇恨政治崛起5步驟,你眼熟嗎?-1

政治人物利用網路大數據找出選戰中的關鍵票(游離選民、中間選民、首投族、政治冷漠者),或是潛在支持者,而後客製化對話管道,無聲無息地寄生在選民每天吸收資訊的網路平台上。

⊙將潛在支持者分類,投放網路廣告

2017年德國國會選舉前,AfD與曾協助美國共和黨政治操盤的數位廣告公司Harris Media合作,分析AfD既有的30萬Facebook粉絲數據,再定義出另外31萬名相似的德國Facebook使用者,當作宣傳主要目標。他們將潛在的支持者分為7種類型(媽媽、企業主、勞工、工會成員等),為每種類型打造政治宣傳,透過Facebook精準投放廣告。

⊙用各種新管道,跟年輕選民交友

針對政治冷漠的年輕選民、首投族,極右團體除了走進校園,還進入討論課業的網路論壇、架設網路商店或線上電台、建立YouTube播放清單、化身Instagram美食部落客,甚至以希特勒自傳「我的奮鬥」為名,建立App。

Step 2:只說你想聽的,佔領你的眼球

政客這樣造牆、洗腦:仇恨政治崛起5步驟,你眼熟嗎?-2

政治人物不堅持中心思想,只說人們想聽的題目,但給予選民的不一定是真實資訊,為的是製造選贏需要的「情緒」。

⊙不談高空理念,只求抒發民怨

本以經濟自由化、反歐元為訴求的AfD,在2015年1月到2018年5月間,透過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發出的訊息,與移民有關的內容是經濟相關議題的3~5倍;AfD反體制、反移民的極端言論,在4大社群平台上,都是德國另外7個政黨之冠。以Facebook貼文為例,這41個月間,AfD的貼文取得417萬個讚,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所屬的德國基督教民主黨(CDU)只獲得48.4萬個讚,留言也呈現近100萬與27萬的差別,分享數為289萬比15.3萬,近20倍。

⊙流行什麼,就送上什麼

極右派搶攻年輕選票,以健身、嬉皮、環保、美食、Music Video、笑話等內容,抓住年輕人眼球,再進行下一步:滲透政治主張。

Step 3:上網放出假消息,重塑你的世界觀

政客這樣造牆、洗腦:仇恨政治崛起5步驟,你眼熟嗎?-3

用App、社群網站、傳訊軟體、YouTube頻道等方式,讓使用者漸漸擺脫傳統媒體,溫水煮青蛙式地被政治宣傳者重塑世界觀,失去情緒自主。

⊙妖魔化現任政府領導者

從2017德國國會選舉開始,AfD建立「Oath Breaker(誓言背叛者)
指梅克爾破壞就職誓言,未盡職責。
」網站,製造各種圖片,散布至各大數位平台。圖片中梅克爾被與恐怖攻擊死傷者放在一起,指控梅克爾不關閉國界的決定,失守德國總理為國服務的誓言。

⊙融入極端化思想於日常

在各資訊管道中,頻繁貼出極端言論、不實資訊,強化恐懼、憤怒等情緒,將思想潛移默化植入支持者心中,使選民自身言論也極端化。例如美食部落客在盤子裡用香腸排出極右派logo、米老鼠拿槍的照片配上「Refugee not welcome」(不歡迎難民)字眼、素食烹飪節目主持人們帶著極右派暴力分子的軍裝頭套,以及足球俱樂部轉貼反移民、反同志的笑話。

Step 4:陰謀論「造牆」,切斷你對外界信任

政客這樣造牆、洗腦:仇恨政治崛起5步驟,你眼熟嗎?-4

政治人物先以長期陪伴和精準內容,與支持者建立認同;之後長期灌輸陰謀論,讓支持者不再相信外界資訊,宛如被一堵牆隔絕在內。

⊙以話術創造平行世界

研究仇恨言論的德國阿瑪杜.安東尼奧基金會(Amadeu Antonio Foundation),分析2016年4月到2017年2月間,包括AfD在內的極右派Facebook粉絲專頁人氣最高的貼文,從1,063則貼文中,歸納出7種陰謀論。在此例舉3種陰謀論話術:

(一)外部威脅論

  1. 非德國人進入德國,將發起恐怖攻擊、對德國人展開攻擊,且進一步壓垮社福及醫療保險系統。 
  2. 德國將被迫伊斯蘭化,穆斯林進來德國是為征服與奪權,未來將成為多數,強行實施伊斯蘭教義,德國變成伊斯蘭國家。
  3. 菁英/猶太人/政客精心規劃人口清洗,引入移民要改變德國人口。

(二)內部威脅論

  1. 綠黨、進步分子等,從學校教育破壞德國認同,施行包括性教育、多元文化等課程。反對者失去說話的「自由」,說出心裡話就被稱為歧視,應倡議回到「過去的德國」。
  2. 倡導多元文化是從內部破壞德國社會的方式,將帶來暴力與戰爭。  

(三)全球性陰謀

  1. 以猶太人為主的菁英,正大規模地謀劃掌控人類,所有事件都是巨大陰謀的一環。
  2. 德國失去自主,被歐盟極權統治,主權跟自由都在失去中。
  3. 民主只是政治菁英分贓的玩具,人民無法影響決策。
  4. 西方與美國是萬惡之首,俄羅斯才是和平製造者。

⊙呼籲支持者「起義」行動

  1. 呼喚對伊斯蘭、對移民起義,從拉下穆斯林婦女的頭巾,到攻擊政治人物,都是起義的一部分。
  2. 製造新型態的種族主義包裝,提倡「關閉歐盟國界,德國只有德國人能住,法國也只有法國人能住」等等。
  3. 聲稱起義是必然的,如果現行的政策不停下,就只有暴力、內戰才能解救德國。
  4. 聲稱政治被叛徒把持,必須要求更多直接民主,讓民眾發聲。

Step 5:小議題炒大,讓極端成為「正常」

政客這樣造牆、洗腦:仇恨政治崛起5步驟,你眼熟嗎?-5

利用資訊操作,放大小眾的極端意見、不實資訊,影響主流媒體、政黨,讓極端用語與想法滲透進主流社會。

⊙透過數位造勢,打造不成比例的意見氣候

根據美國非營利組織Avaaz調查,2019年歐洲議會選舉中,包括德國等6個歐洲國家的極右政黨,利用假帳號、資訊操作,把小議題炒大。6個極右政黨粉絲數不過200萬人,卻利用約500個可疑的Facebook粉專跟社團,將不實與惡意資訊廣傳,3個月內觸及了5億5千3百萬人次。

⊙衝高仇恨言論傳播效率

柏林科技大學研究員舒華茲─芙莉索(Monika Schwarz-Friesel)從社群網站上搜集30萬條與猶太人相關的訊息,看見大量「毒瘤」、「爛貨」、「白癡」等字眼。極右派透過網路傳播的效率跟規模,是史上未見,煽起的仇恨不僅影響猶太人,更讓整體社會的仇恨言論走向普及。

索引
Step 1:大數據分析選民,量身訂做靠近你的手段
Step 2:只說你想聽的,佔領你的眼球
Step 3:上網放出假消息,重塑你的世界觀
Step 4:陰謀論「造牆」,切斷你對外界信任
Step 5:小議題炒大,讓極端成為「正常」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