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無體溫」的親密關係

系列4:解析篇

當寂寞經濟成形、親密關係「無體溫化」,專家怎麼看?

近年來,交友App、出租情人、AV女優攝影會等各式「寂寞經濟」的興起,似乎宣示著現代人正進入一種親密關係的新形態:社會氛圍改變,找到伴侶、進入婚姻已不必然成為每個人的人生選項;而長工時、資本主義的介入,更使得人們願意轉向嘗試商業性的、或是雲端上的「無體溫」親密關係,建構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社會連結。

這些現象背後隱藏著什麼樣的社會現象和價值觀變化? 《報導者》訪談了2位社會學者、2位女性作家,請他們針對此議題,提出觀察與剖析。以下用第一人稱表述。

01 情感有價

陳美華:資本社會讓情感能被商品化

Fill 1
中山大學、陳美華(攝影/蘇威銘)
陳美華。(攝影/蘇威銘)

(中山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兼系主任,專長研究親密的性領域,以及從社會學的角度研究性工作的實踐。曾任婦女新知祕書長。)

我認為現代人寂寞的問題非常普遍,這不是新鮮事。我們面對的,還是「親密關係的商品化」

原因有很多,畢竟這個時代的人們,愈來愈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每個人都強調有自己的專屬空間、自己的權利。過往那些約束的力量,像是父母權威、家族約束甚或教會等,正慢慢失去對個人的影響力。所以不管是在學校裡頭,或是在職場裡頭,我們可以經常觀察到獨立的個人。

但愈在這種個體化的社會裡頭,親密需求並不會隨之遞減,那需求如何滿足?

買春是一個選項,因為買春也不一定只是要買性,有的時候,在交易的過程裡,顧客其實有一種親密感可以被滿足。像是這個小姐一個小時之內是專屬於我的,或者是小姐願意聽我講些什麼,讓顧客覺得有個人了解他。

性交易是很明顯的商品化,但事實上,還有非常多的關係都有相似性,「無體溫關係」的建立也是。顧客要的不是情慾和性的滿足,是需要有人陪他聊天,因為他需要被傾聽、被理解,需要專屬的伴侶,儘管那是一時半刻,這樣的情形真的愈來愈多。

但我要說,透過購買的方式來滿足這個需求,並不會降低服務的品質。反倒是人們已經習慣性的享受太太、女友、媽媽等女性免費提供這類親密勞動,反而造成對女性的剝削。很多時候我們都覺得好像要真情,不講金錢,可是事實上,付費的反而可能更專業。就好像你花錢去看心理醫生一樣,這些人有專業去處理你的情緒。

畢竟以前我們經常把親密關係、性啊、生育啊、情感啊,都放在私領域裡頭,都覺得這是最珍貴的。像真愛,「真愛無價」,我們都覺得這應該屬於私領域,但事實上整個資本主義運作的方式,已經讓很多東西都商品化了,所有東西,包含情感,都可以是有價的。

你看出租情人還要跟你協商腳本,他/她不只是演員嘛,他們還要表現出真情人的樣子,來取信你的家人,然後要非常精明,他/她需要的不只是情緒勞動,還需要非常機靈。

工作到沒有生活,更沒空去經營關係

寂寞變得頻繁,需要靠商業行為來尋求滿足,我認為追根究柢,就是現代人已經「沒有生活了」,所有的時間都被工作佔據。有空你才有辦法去喝酒辦趴踢、才有辦法建立社會關係啊。

「你的工作就是你的生活,生活就是你的工作。」這句話是一個八大行業的幹部告訴我的,那是她的寫照。

對方是一個年輕的女人,她說她以前當小姐,一週只要上3天班。漂白從良以後做幹部、做行政,現在變成月休4天,休的那幾天還要修馬桶,賺的錢還沒有比較多,但沒有生活,其實整天都在工作。

不只是她,大家都是這樣,單身的人也無法倖免。台灣是全球少數工時很長的國家,這個影響到我們的低生育率。畢竟你不結婚,你全部的時間都在工作,你如何結婚,如何好好的經營一段關係?

無論是出租情人、交友軟體還是去攝影會,我覺得這些顧客的心態是,我寧願花個幾千塊,取代經營一段關係。對於這種想法,我認為不用太過於從道德的角度來批判。

他們不想找尋伴侶,也不想要交男女朋友,因為覺得太複雜、太麻煩,結婚之後還要生小孩。他寧可付費,短時間擁有他所需要的情感需求、性需求,但是他不要負擔。那個過程對他們來說,是處於一個充分的幸福感指數往上飆的狀態,你可以想像嗎?短暫的連結,是一種「立可拋」的關係。

但這些獨特的休閒活動似乎並不那麼被社會接受或理解,多半時候,甚至會被汙名化,說他們「色」或「豬哥」等等。就像希望女優的腳能踩在他的頭上,這種話他要去跟誰講?沒人想聽,聽了也只會覺得「他有病」,所以顧客們得付出這麼高昂的代價,畢竟我們這個社會不太容許跟我們不太一樣的人。

工作壓力大、工時太長,生活品質很糟這件事,正劇烈地改變我們的生活。再加上大家多半都有一種「小人物」的感覺,覺得沒有人會注意到自己,也無處發洩。自己可能就是公司裡頭一個小小螺絲釘。有我沒我,對這個社會也不會有了不起的影響,所以我們更是尋求私人的溫情跟親密的感受吧。

02 低度連結

黃麗群:愛情三分飽就好,不一定要吃全餐

Fill 1
寂寞經濟、親密關係、黃麗群(攝影/蘇威銘)
黃麗群。(攝影/蘇威銘)

(曾任職平面與網路媒體,現專職作家,著有《我與貍奴不出門》等書,作品屢次獲獎。稱自己社交需求極低,盡可能切斷與外界聯繫,是「不想工作大使」和「天生廢柴」的代表。)

我自己覺得人類是很沒救的動物,不知道為什麼很需要跟別人建立連結。

舉個例好了,我是歷經過前網路世代的人,那時用的是Windows 95的收信系統。我才剛設定好一個信箱,根本沒人知道,可是就想要按收件(框),等待看有沒有信進來。理智上知道不會有信,但呈現在情感或本能上,就是會回應出「你要跟別人連結或是社群連結你才不會死」。

如果我們那麼需要跟人連結,方式是什麼?

時代演進,現在建立連結,靠的是社交資本的展演,那變成另一個遊戲了。現代青年會出現在家裡,在爸爸媽媽給他的房子裡,那裡打理得很漂亮;他們會邀請相同階級的同儕去煮飯、打電動、玩桌遊,家裡的客廳一定放上一部腳踏車或是戶外活動裝備,又或者社交資本的展現全集中在Instagram上,然後等待很多人來跟他們留言讚美。

「有這麼多東西去收穫讚美或是連結感,我幹嘛需要出去走來走去呢?」他們可能會這樣問。

「無體溫」的親密關係這種低度的連結,似乎也是愛情上的一種光譜。光譜上面開始會有各種各樣的可能性,大家的需求被細化了,也就是說,並不是每個人的生命傾向,或是他的需求就是需要長期親密關係、需要家庭繁衍;或許有一群人他就是不大需要這個,可能他內心覺得說,偶爾溫習感情就好,就像吃飯吃三分飽就好,沒有要吃全餐。

性變得像食慾一樣,有的人吃東西要很精緻,一點點粗糙食物就不吃,有些人三餐吃泡麵也無所謂。

心靈需求的細化

以前的人大都會覺得,大學畢業以後就要結婚,然後就要生孩子,就要教育孩子負責找學區,就像一個很大型的模組,幾乎絕大部分的人都會進入這個生產線裡面。但會不會就像以前的人否決同性戀的存在一樣,實際上同志其實只是隱藏起來,其實一直以來佔有一定比例的人口。

然而現代,這些人靠著科技工具、靠著手機等去解決這些需求,他們的樣貌就浮出來了,也讓大眾注意到他們的存在,但或許他們其實一直都在。就像以前CD要買一整張,打開才知道我喜歡那一首,可是現在我可以在線上弄我自己的歌單,裡面有所有我喜歡的歌,來自天南地北,科技讓我們對需求的細化程度可以提到很高,感情跟人際關係也是一個結果。

需求不斷細化之下,社會衍生出各種方式來解決。以愛來看,以前的浪漫愛會把所有需求打包在一起,我的對象要是我的朋友、我的婚姻、性,還要共同負擔養育下一代、奉養上一代;此外,還要是我的靈魂伴侶。我們把所有的期許都綁在一個人身上,但現在大家認清現實了,這個期許對關係可能是有傷害的,我們要太多的事情,我們好忙。

現代人的做法,某些時候就是把親密關係的「額度調低」,尋找一種可以提供戀愛好處,但可以避開壓力的方式。男性也會這樣,不要承諾、不要擔負某一個「我青春都給了你」的壓力,但還是可以享受人跟人之間的愛意啊、性、體貼好意的對待。

還有,儘管我們需要一個善意的存在,需要一個會負擔我們部分情緒的對象,但來源其實也可以很多元。就像我要一個花,我是去花店買、自己摘,或是自己種,原則上是差不多的事情。

或許講起來很可怕,人類很純情,心靈需求很大。但有沒有一種可能性,關於性或戀愛的需求,其實只是心靈需求的副產品?長期關係,或許不是每個人都需要,有的人只需要一點點(愛的)味道就夠了。

03 浪漫成本

蔡宜文:愛,需要空間才有餘裕

Fill 1
寂寞經濟、親密關係、蔡宜文(攝影/蘇威銘)
蔡宜文。(攝影/蘇威銘)

(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畢業,研究興趣為親密關係、情感教育,曾以「台灣異性戀男女青春羅曼史的性別分析」為題,探討傳統浪漫愛的形成,以及對親密想像到性同意權之間的探討。)

當代社會裡,要維持長期親密關係,是很需要勞動跟資本的,部分的人或許是沒有能力這麼做。

從我對浪漫史的研究裡,可以看出一個跡象,就是我們的社會其實對談戀愛是不友善的。常見的長期關係其實多半發生在學生時代,因為那時候大家有時間,可以大量磨合;但你出社會之後,工作就累得半死,哪來的時間磨合,那太消耗體力了。

現代長期戀愛的成本很高,畢竟工時那麼長。以前可能會說「時間不夠錢來湊」,可是現在出社會以後,又沒時間又沒錢,除了稍微可能變好看之外,很難有資本去談個漫長的戀愛。此外,成本意識的高漲也會讓人很快就放棄一段長期關係,出社會以後,很常覺得時間不夠用,一旦對戀愛的想像跟現實產生衝突,很多人寧願放棄,就會變成一直在尋找(陪伴),漫長工時和工作型態,更讓人難以花時間磨合。

除此之外,狹小的空間也會是一個阻礙。我記得有一個例子,我的朋友跟她男朋友一起搬到台北,就變得很常吵架,為什麼?因為台北住處變得很小。兩個人只有一個十坪大的房間,床就佔大多數了,要放什麼東西、男方還是女方的,兩人吵個不停。

最後演變成其中一方有時候下班會先去咖啡廳坐一個小時。他們會說:「我不是不想跟他待在同一個空間,但因為太痛苦了,我也想要一個人的空間跟生活。」

在我論文的訪談對象裡,是集中25到35歲的這群人,他們兼具了幾個特色:工時長、住處小、工資又不怎麼高。三件事情的加總,就會讓這群人既沒時間沒錢又沒空間,最後演變成為維繫一段親密關係對這些人來說,實在太累了,太疲倦了。

無體溫關係也是多元化的表現

現代人追求關係多元,我覺得(無體溫關係)就是一種關係的多元,畢竟愛的表現是很需要空間的,你要有餘裕去達成情境的轉換,或是提高對於自己生活的掌握感,否則維持一段長期關係實在太難了,愈小的空間裡,我們就愈難有愛的表現了。

以日本草食男為例,其實日本年輕男性遭受到男性長輩的反對聲浪比年輕女性大,因為草食男一定程度挑戰了日本的陽剛文化。例如長輩會抱怨新時代的男人們不喝啤酒,沒有男子氣概了,但那是因為草食男住在原生家庭裡,他們住在邊郊,不會租屋住在東京近郊,晚上電車沒了就是沒了,就得趕回家,當然不會跟前輩喝啤酒。可能他們想喝,但現實就是沒有辦法。

現代社會裡,愛的表現是很需要空間的,空間才會帶來餘裕。

04 逃避危機

詹昭能:愛情不是一場全然的勝利

Fill 1
寂寞經濟、親密關係、詹昭能(攝影/蘇威銘)
詹昭能。(攝影/蘇威銘)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副教授、愛情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專長愛情心理學與應用社會心理學。從1999年起就開設「愛情心理學」課程,吸引為數眾多的學生選修。)

過去幾年我對大學生做了些愛情的調查。2018年年底,我們發放了1255份實體問卷和1065份網路問卷調查全台21所大學學生的戀愛狀態。(
2016年底也曾進行同樣調查,當時回收有效實體問卷822份,調查對象包橫跨15所大學。
) 結果很驚人,因為我們發現,受訪的學生中,有4成沒有任何戀愛經驗,其他人對愛情的態度也隨緣。

我認為這是個值得關心的現象。綜合平常在校園內的觀察,我覺得現代的學生們在「延後成熟」,大學生看起來好像以前的高中生。他們不再辦聯誼了,把興趣都放在網路上、放在3C產品上,對於實體人際關係的興趣也在降低,這個世代的時間和注意力,幾乎都被大量資訊所盤據了,自然影響到他們談戀愛的意願。

過往的年代裡,愛情是四大必修學分之一,現在已經不再是了。那反映出大家對愛情的價值觀正在降低,愛的排序被擺在後面了。

原因還有一個,那就是現在整個社會的氛圍,都放在物質的追求上,每個人都要工作賺錢。其實對於金錢、物質的追求以前也有,只是強度愈來愈高了。這樣的價值觀影響到大學打工的普遍現象。另一方面,像我們私立大學學生的經濟壓力又比較大,打工的比例更高;影響所及,社交生活甚至於談戀愛的時間與興趣都受到擠壓。

一旦大人們不再把結婚、成家、生育當成重要的、必要的人生選項,這樣的氛圍底下,學生當然也會跟著不重視這件事情。現在大學生們連談戀愛都嫌麻煩,這是我所看到的校園文化的轉變。

社會上的變化也不容忽視,就像你現在眼睛閉起來,可能會常常有一種聲音告訴你說,結婚不是人生的重要選項,對不對?工作至上,愛情可有可無,婚姻可有可無。

這種社會氛圍的形成,與十多年來性平教育的成功息息相關,重點是大家強調獨立自主,強調彼此尊重,是非常個人主義的。個人主義強調到最後,當然就會影響到你跟別人生活在同一個屋簷底下的意願。這不是那種傳統的一夫一妻制的解釋,而是還願不願意「共同」為一段關係付出的艱難選擇。

在這種高度個體化的社會裡,需求變得多元,但我們對情感、對陪伴的需求不可能消失不見,像「出租情人」、「女優攝影會」或「新型態交友軟體」的大量使用,就是現代社會對於傳統情感價值消逝的反饋,是一種「感情物質化」的表現,這直接代表著關係經營的扭曲。

為什麼會這樣說?因為愛跟被愛,是人類的根本需求。愛,是人之所以成為人的關鍵,也是一種生活樣態,即便形式千變萬化,都需要透過「經營」來維繫。現代社會透過消費行為來「買斷」愛情,讓愛情成為一種短暫的、「工具化」的陪伴,背後運作的邏輯完全是順著資本主義發展而來;在這樣的模式裡,消費者買一個人、買一個時段來滿足特定目的,可是感情是感情,它本身就是目的,你沒有辦法把它工具化、物質化;一旦物化以後,它就失去感情原有的本質。

當陪伴少了「負面負擔」,風險隨之而生

我舉個例子,這些服務的賣點在於填滿你「被陪伴的需求」,我認為它是一種不完全的商品。具象化的愛,變得跟吃、喝、使用手機一樣,都是一種商品。肚子餓了你去餐廳吃飯;想用電腦,就去買一部電腦來滿足需求,可是電腦不是你的伴侶,不會陪你一輩子。這些拿了就走商品,呈現出來的都是局部的、短暫的應對方式;但事實上,愛情的本質是細水長流的,兩者有很大的抵觸。

只是在細水長流的漫長互動過程中,難免會衍生一些負面情緒,吵架也好、分離也好。我想商人是抓住了這個愛情的本質,把消除掉負面特質的陪伴,塑造成商品和賣點,讓怕麻煩的人有機會迴避麻煩。

我們很嚴肅地把這些東西視作感情的「錯誤產品」,是因為這樣的行為,忽略了愛情關係本身就是「正反並陳」的。甜蜜的負擔你聽過嗎?既然是負擔又怎麼會甜蜜呢?拿愛情來說好了,長期關係裡有承諾這項重擔,也有相處陪伴這些好處,具備負面特徵的感情,才能凸顯愛的正面特質,畢竟愛情並不是一場全然的勝利呀。

一旦具象化的愛情成為普遍性的商品,將會為社會帶來一個危機,就是在成為一個全人的過程中有所缺憾。為什麼?因為在一段長期關係裡,我們得以與人相處互動、產生摩擦,儘管愛與被愛是不變的需求,但愛與被愛的能力是在後天的環境中習得的。如果關係只是單純的透過購買得來,達成局部性的滿足,那使用者就很難實踐完整的情感學習,甚至如何完整的去愛、去維持一段與人交往的關係。

我總結一下,人類的需求其實多半離不開恆久的陪伴,但現代人卻不堪長期感情生活中所帶來的負面挑戰(吵架、情緒等),所以選擇以「購買」的方式去逃避感情的壞處。假如這樣的狀況持續下去,我們要如何在感情挫敗當中自我調適,如何培養愛與被愛的能力,對現代人來說,都將會是一項大挑戰。

索引
01 情感有價
02 低度連結
03 浪漫成本
04 逃避危機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