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無體溫」的親密關係

系列2:出租情人篇

在出租情人眼中,人們如何短暫溫習親密感?

在台灣,尋覓「出租關係」的人不在少數,買一段有時效的關係只為填補寂寞或應付催婚、社交等需求。強調「不發生性關係」,「有限度身體接觸」為前提的出租服務是如何運作的?《報導者》訪談有一年多服務經驗的「出租情人」,分享她的出租經驗與觀察,看見屬於部分20、30歲世代對愛情和人際關係的看法。

20多歲的小菫(化名),是出租女友網路平台裡的熱門情人,在將近兩年的出租生涯裡,扮演過無數角色:她可以是客戶的飯局對象、樂於傾聽的伴侶,也可以是家長眼中兒子溫柔婉約的女友。

平日裡,小菫有個坐辦公室的穩定工作,也曾有固定男友。八年級的她需要存錢,也需要工作外的其他樂趣,所以她出租自己,扮演別人的鐘點情人,海誓山盟的老派愛情並不是她的價值觀。

小菫合作的出租女友「平台」,是個從MSN時代就存在的小型社群,2014年開始提供鐘點情人和出租家人的服務。隨著需求攀升,出租演員人數從一開始寥寥無幾,到如今已有110人的規模。網站上頭的情人有男有女,有鐘點歐巴、也有一日女友,除了照片,不少人附上身高體重和性格描述;有的甚至貼上席慕容的詩「盼望我倆再結一段塵緣」,強調自己是生活性十足的臨演。

這樣的服務在日本、中國並不少見。這些強調「不發生性關係」,「有限度身體接觸」為前提的服務關係,主要是讓客戶獲得情感上的滿足感,短時間內花錢請人取悅自己。而過往認為由女性服務男顧客的想像,現在也有了翻轉。

不久前Netflix的紀錄片節目,由CNN當紅主播克莉絲汀.安曼普(Christine Amanpour)製作的《走訪世界的性與愛》(Sex & Love Around the World),首集就到日本,拍攝日本的女性上班族與幾乎無性的家庭主婦,在面對龐大生活壓力時,上酒吧和牛郎店尋求開心的模樣。

回到台灣,同樣尋覓出租關係的人也不在少數。只不過要結一段塵緣,時限是短短的3個小時,時間一到,所有親密關係就會像失去法力的南瓜馬車一樣,回歸原貌。

在小菫眼裡,出租情人是一種「情緒的勞動」,是把陪伴和傾聽商品化;然而在多次的出租經驗裡,她說,現代人的寂寞頻繁了,不斷拉長的工時讓她體認,出租情人的需求應該會增加。與我們多次訪談後,她分享了從她眼裡透視出去的,屬於部分20、30歲世代對愛情和人際關係的看法。

以下為小菫第一人稱自述:

Fill 1
寂寞、出租情人(攝影/蘇威銘)
對小菫(化名)而言,扮演出租情人,是在短時內提供客人對情感的幻想。(攝影/蘇威銘)

我以為,寂寞的人都很平凡,或者是說,平凡的人都很寂寞。這是做這份工作的心得。

時間:7月1日,星期六上午10點 地點:捷運藍線某咖啡廳 服裝:簡單大方,最好是裙子,妝容青春感一點 (上述需求應當事人要求已經過模糊)

收到平台傳來的指令後,一如往常,我出租自己。

社會上對這份職業有很多種稱呼:「鐘點情人」、「出租情人」或是「一日女友」;總而言之,只要你付得出1小時2,000元的鐘點費,一次連買3小時,我就能夠扮演任何你想要的角色,陪伴你、關注你,只聽你說話,當你最需要的另一半。

出租情人雖然只是我的兼職工作,但我也做了一段不短的時間。平均一個月我會接2到3次委託,以週末為主,範圍在新竹以北,前前後後我的客戶算起來應該有超過15個了。他們大多是日常的白領上班族,長相不差,不像是交不到女朋友的樣子。有的人剛好結束一段戀情,也會來使用這個服務。

做這行,界線一開始就要畫得很清楚,因為我們不是賣淫、不是八大(特種行業)、也不是酒店,我們販售「愛情」和「陪伴」。所以與客人的互動只限公開場合,不能有身體接觸、不能知道真實姓名、甚至不能留下任何聯絡方式。

但我相對寬鬆一點,牽手或勾手還可以,親親抱抱才算越線。不過這樣也夠了,來租情人的人,多半是尋求一種久違的親密感;有人分手半年,在生日這天想要人陪。從見面的短短10分鐘開始,我必須讓他感覺像是認識我一輩子。

如何迅速建立親密陪伴氛圍

Fill 1
寂寞、出租情人(攝影/蘇威銘)
要演出喜歡一個人,小菫用的技巧不外乎「眼神直盯、講話溫柔、完全面對、微笑眨眼」。(攝影/蘇威銘)

要迅速建立連結,我有一套心法,重點在於事前溝通。所以在服務開始前,我通常會預留半小時,請對方談談自己的職業、興趣、家裡狀況或是需求。按照客人給的劇本,角色靈魂就由我自行詮釋。

用講的好像很簡單,但實際上卻完全不是這樣。畢竟你知道的,要演出喜歡一個人,真的很累,因為時時刻刻你都得表現。我用的技巧不外乎「眼神直盯、講話溫柔、完全面對、微笑眨眼」。基本上就是要適時回應客人拋出的話題,注視他的眼神,甚至拉拉他的手,營造一種親密的氛圍,才有辦法快速建立情感連結。

還有,要讓客人拿麥克風,這很重要。我的觀察裡,客人們並不是為了追求「假的情感」,而是需要真實的「陪伴」,所以我必須在短時間內,盡力塑造一種全方位的陪伴,分擔客人的情緒和孤寂感受。

只是租賃出去的這份親密感,真的能填補人心的空洞嗎?我不這麼想,大家都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像一齣童話。只不過需要蜜糖般童話故事陪伴的人,真的愈來愈多了。

我的出租情人史

——客戶A:手與手的連結——

客戶A是這幾個月接到的案子,照片裡的他是一個戴眼鏡的男生,26歲,看起來白白淨淨、挺斯文的。我們相約在台北的百貨公司,A花了不小的代價,請我陪他看一部怪獸片《哥吉拉!》。很奇怪吧,找我看這個幹嘛?後來才知道,陰暗的地方才能滿足他的需求。

「我可以牽妳的手嗎?」才見面10分鐘,A馬上就問道,好像有點緊張的樣子。

這是他唯一的要求,在看不見人的地方和我牽手。A說用這個服務,是想給自己一個禮物,他之前在彰化工作,最近才換到台北,在校園擔任研究助理。

我想是要重新建立交友圈的不安籠罩著他吧,還沒適應過來的A感覺有點寂寞。互動過程中,除了手部肌肉傳來陣陣微小的顫抖外,他幾乎沒有再開口說過話。整整3個小時裡,無論吃飯還是看電影,他不斷流著手汗的手,始終緊緊牽著我,汗水幾乎都要滴下來了。

A對牽手非常執著,他心裡的陪伴,想必離不開手掌跟手掌之間的連結吧。

——客戶B:800元之愛——

客戶B是一段很短的經驗,卻讓我記憶深刻。

某個午後,我收到平台傳來的訊息,說在地方政府擔任公務員的B,只買了10分鐘的服務,開價800元,請我過去。

我愣了一會兒,10分鐘能做什麼?

反正是賺錢,心一橫我也就去了。到場才接到通知,原來B只是要求我在他員工旅遊開始之前,親自拿一盒甜甜圈去送給他,給他同事開開眼界,證明他也是有人愛的。

——客戶C:溫習親密感的社交用品——

客戶C與其他人不同,他想要的是一段穩定的出租關係。

通訊軟體上的C是一位29歲的男性,蓄鬍、短髮,在知名運動品牌公司工作,地點在中部。或許是生活圈裡幾乎沒有女性,C說自己急需陪伴,最好有個能上得了檯面的人,可以「擺出來」給同事、長官欣賞。他看了我的照片,覺得很合胃口,希望能陸續指名我,讓我做他的「社交用品」。

但C其實是個貼心的人,只是缺乏社交機會;對他來說,太渴望溫習過去那份親密感了吧,所以死命要找回以前戀愛的記憶,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出租服務,找一個能哄他、陪他出席各種場合的人。

除了一對一的服務外,我也曾陪著幾位客人去見長輩,在見到對方家長之前,要溫柔婉約、閉月羞花還是落落大方,全看客戶怎麼點菜;反正臨場的我機靈得很,只要乖乖扮演「陪襯道具」即可。

像這種見父母的案子,雖然不是主流,但需求卻不少。客層年齡偏大,大部分集中在30到35歲,通常是公務員或是任職於銀行的上班族,「穩定」是每個人的共同特徵。面對傳統家庭的催婚壓力,他們選擇租一個情人來應付,見過一次家長就結束,只是後續如何跟家人交代,那是他們要煩惱的事情了。

從差點死於寂寞,到填補他人寂寞

至於我為什麼走上「出租情人」這條路?因為寂寞會殺人,我也是差點死掉那個。被迫獨處時,心痛的感覺會強烈到不得不在手上割出一道血痕作為釋放,才能有效減低寂寞的殺傷力。

會這樣說,破裂的家庭關係可能是我選擇出租自己的原因之一。我媽在我幼稚園的時候就外遇了,我爸很軟弱,沒有在我最需要家庭支持的時候,站出來撐起這個家。直到國中,我都還覺得特別敏感,自己好像缺少社交能力,在學校、家裡,或覺得連待在台灣都沒有什麼歸屬感,一直想要往外面逃。

我還記得,成年以後我很喜歡一個外國藝術家,我就自己跑到當地去住。那時看著月亮,會覺得我和他正看著同一個月亮呢。後來陸續幾場情傷,讓我感覺自己其實沒有被珍惜,憂鬱症狀陸續浮現,19歲開始做諮商,一直持續到現在。

諮商的同時,我也不斷靠著交友軟體和無數陌生人見面,什麼Skout、Tinder我都有用,反正就大量見網友,體驗不同人的生活跟想法,想在相處之間,找尋同病相憐的人,或是找到以前不曾擁有過的親密感。

見網友成本很高,又要花時間、又要花錢,卻不一定能得到我想要的回饋。我才想說,那我把自己出租出去好了,又有錢賺,陪伴也算是種專業技能。

不過,一年多的出租過程裡,我卻有許多意外的收穫。透過出租,我找到自己的優點,就是能靈活的逢場作戲,那有助於建立我的自信心,也協助我演化出一套社交模式,不會特別想依賴誰。

現在我在每一段填補寂寞的關係裡,也試圖真的跟人建立連結。就拿一直逃避的家庭關係來說,老是把自己出租的我,大概是想變成媽媽的「出租女兒」吧。

回到出租本身,我認為它是單方面的給予幻想,既簡單又乾淨。3個小時的計價,時間一到馬上切斷情緒勞動,每個人都知道在演戲,只是這戲必須基於真實的自己,不完美但要讓顧客感受真誠,讓他們能回想起遺忘很久的悸動。畢竟真實世界的親密感交換,往往複雜多了,我想這是客人們選擇用出租關係填補寂寞的原因,也是這個行業在這個時代必須存在的重要原因。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