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緬甸平行政府:背負國民血淚尋求國際支持,誓與軍政府打持久戰

3月30日在仰光街頭,反對軍事政變的年輕示威者在街頭構築路障與軍警對峙。(攝影/AFP/STR )

截至5月底,緬甸已有4位詩人及眾多青年孩童死去,超過840條人命喪於軍方之手。公民不服從運動自2月6日開始,至今已進行超過4個月,緬甸各地的示威抗議仍在持續;街頭運動外,一個由部分尚未被逮捕的國會議員組成的委員會,和緬族之外跨族群、女性和青年的代表,在4月成立了平行於軍政府的「全國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 NUG);他們主張自己才是合法代表緬甸的政府,廢除軍方主導的憲法,並公布過渡期的民主憲章。

《報導者》特約記者專訪「全國團結政府」內閣,了解他們下一步的策略:包括擬定一份黑名單,羅列與軍政府打交道的公司;遊說企業不向軍政府繳稅;直接向國際社會對話;甚至還與民族地方武力組織合作,準備成立聯邦結盟的人民防衛部隊。緬甸幾乎走向內戰的狀態會怎麼發展?

緬甸政變甫跨過百日的門檻,但情勢仍舊不甚明朗。軍方急於穩定局勢,卻只見重重抗爭。市區街頭的示威抗議雖逐漸減少,但仍在持續、手段也漸趨激化,過去兩週數度出現土製炸彈爆炸,而邊境少數民族地方武裝組織則與軍警衝突不斷。

另一方面,本該於2月1日上任的國會議員
本來國會兩院設有664名議員,大部分在2月1日政變那天被捕。
,自行組建了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Committee Representing Pyidaungsu Hluttaw, CRPH)
成員包含20個以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 NLD)為主的議員。
,作為代表人民的議會。他們自行廢除了現由軍方撰寫的《2008憲法》,並於4月中成立全國團結政府(NUG)
緬甸政治體制是由人民選出國會議員,並由國會提名、投票,決定行政機關的官員,所以全國民主聯盟主導的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任命了全國團結政府內閣。
,爭取國際支持他們為緬甸唯一的合法政府,與軍方政變後成立的國家行政管理委員會(State Administration Council, SAC)分庭抗禮。

成立已1個多月的全國團結政府,已接見了不少西方國家的資深官員,他們和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曾獲得聯合國(United Nations, UN)緬甸代表倒戈表示支持、引發熱議;許多外國政府也宣稱與他們有密切聯繫,然而都尚未正式承認其代表性。4月底召開的東協領導人峰會,則只邀請了緬甸軍方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引起緬甸人民的不滿,同時也反映全國團結政府與軍方互爭合法代表權這一仗,將困難重重。

隨著兩方對峙延續,在完全不見談判空間的情況下,國內外分析皆指出,緬甸的不穩定局面恐怕將至少持續數月。面對多數人民不願妥協、且支持武裝對抗呼聲愈來愈高的情勢,緬甸接下來更有可能朝向大規模武裝衝突的方向發展。

從公民不服從運動到成立平行政府,和軍方爭合法權

Fill 1
4月27日在仰光街頭,一群反軍事政變的民眾手中舉著支持全國團結政府(NUG)的標語。(攝影/AFP/STR )
4月27日在仰光街頭,一群反軍事政變的民眾手中舉著支持全國團結政府(NUG)的標語。(攝影/AFP/STR )

政變後,當一群代表緬甸的政治人物──包括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總統溫敏(Win Myint)以及即將就職的國會議員被軍方控制、徹底與外界斷了聯繫,緬甸的人民便用自己的方式迅速串聯,發起了公民不服從運動。

大規模抗議從2月6日開始,天天在三大城市仰光、曼德勒、首都奈比多以及大大小小的城鎮上演。Z世代的年輕人、LGBTQ群體、工人、女性、少數民族紛紛以最獨特的方式站出來加入統一陣線抗議。白天是罷工、示威、癱瘓交通與公部門運作;晚上則敲打鍋碗瓢盆,宣誓對軍方威權的反抗。

隨即在2月,一些未被逮捕的國會議員以及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簡稱全民盟)成員,成立了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作為平行於軍方國家行政管理委員會的政府,爭取國際的支持。

大規模的反抗持續數週,軍警從一開始的旁觀,漸漸轉為積極鎮壓,雙方的對峙愈演愈烈,尤其在2月中下旬軍警開始以開槍作為鎮壓手段。2月中,一名19歲的年輕抗議者妙推推凱(Mya Thwe Thwe Khaing)在奈比多中彈後不治身亡,成為第一名犧牲者。3月初緬甸華人鄧家希(Kyal Sin)在曼德勒被軍方一槍打在頭部,直接斃命;這成為抗爭局勢的轉捩點,喚醒人民直視軍隊殘酷的現實,人民對軍警的不滿來到高點。

3月中旬過後,軍方的暴力鎮壓與清掃加劇,時常單日就傳出超過數十人死亡;3月27日軍人節當天,軍方更一口氣屠殺了至少114人。根據緬甸政治犯援助協會(Assistance Association for Political Prisoners)的統計,截至5月底,至少有840人命喪於軍方的手下。網路的切斷使得訊息傳送受桎梏,軍方也實施許多高壓措施,以酷刑把政治犯虐待至死;更在主要幹道設置路障,徹查路人身分,使得定時定點的抗議行動,漸漸轉為快閃游擊抗議。

一名不願具名的社運人士表示,在軍方動用「各種殘忍、不可想像、最糟糕的方式」鎮壓之後,他現在每一天都必須要找尋新的棲身之地。他曾在政變初期,帶領曼德勒的公民不服從示威及抗議活動,如今,「我們再也不會回到所謂正常的生活,在軍方各種恐怖主義的行徑之後,自然地抗議活動逐漸減少,但是人們仍嘗試用各種方式來表明,絕不接受軍方政變,」他說。

Fill 1
5月15日,緬甸最大城市仰光街頭,一隊武裝警察正搜查參與示威的民眾。(攝影/AFP/STR )
5月15日,緬甸最大城市仰光街頭,一隊武裝警察正搜查參與示威的民眾。(攝影/AFP/STR )

NUG成員跨種族、跨年齡,甚至吸納政治犯

3月31日,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宣布廢除軍政府訂立的《2008憲法》,發布過渡期實施的《聯邦民主憲章》(The Federal Democracy Charter),進一步宣示接下來要進入以人民為主的制憲程序,並預期將在一年之內發布《聯邦民主憲法》。

隨後在4月16日,全國團結政府的內閣名單公布,不僅有新成立的政府部門,如女性與青少年兒童事務部,還包括了年僅27歲的埃欽扎芒(Ei Thinzar Maung)──來自克欽邦的她曾積極為羅興亞人爭取權益,也曾在2015年因要求新的教育法案、解除限制學術而被逮捕。

《報導者》取得專訪全國團結政府的機會,透過聽見正在爭取國際支持的平行政府聲音,了解緬甸政變後的時代會何去何從。

全國團結政府目前有32位內閣成員,其中2位(總統溫敏和翁山蘇姬)
溫敏和翁山蘇姬分別留任全國團結政府的總統和國務資政。鑑於他們仍然被拘留,所以副總統暫代國家元首,而總理則是署理政府首腦。
被拘留。不同於先前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政府,全國團結政府成員中除了全民盟,還包括多個代表少數族裔的政黨和命運領袖,如副總統拉希拉(Duwa Lashi La)是克欽族人,總理曼溫凱丹(Mahn Win Khaing Than)是克倫族人。
全國團結政府(NUG)Facebook粉專上的領導高層圖片,左起為副總統拉希拉、國務資政翁山蘇姬、總統溫敏、總理曼溫凱丹。
全國團結政府(NUG)Facebook粉專上的領導高層圖片,左起為副總統拉希拉、國務資政翁山蘇姬、總統溫敏、總理曼溫凱丹。
全國團結政府的一班人馬,目前都身處在民族地方武力組織(簡稱民地武)
民族地方武力組織數十年來控制緬甸東南西北多個邊境地區,有些更長年累月與緬軍武裝對峙。東部的佤邦、南部的克倫邦、西部的若開邦、北部的克欽邦,都是不可小覷的武裝力量。
政變後,克倫邦和克欽邦都與緬軍激戰,局勢緊張。緬軍甚至以空軍空襲少數民族平民住所,報復民地武。不少抗議者和民運人士已逃亡到克倫邦等邊境地區。
控制的地區或身處海外。這多元的內閣,反映全國團結政府想以聯邦制共同治理緬甸,結合民主運動、各少數族裔和民地武的力量,取代軍政權。

組閣主調:革新、多元、全民族團結

其中,全國團結政府的自然資源暨環境部長圖岡博士(Dr. Tu Hkawng),也來自少數族裔克欽族,原本投身於克欽政治協調小組(Kachin Political Consultative Team)。過去5年全民盟執政時期,他經常批評政府,但此次被延攬進入全國團結政府的內閣。他描繪自己加入的過程:

「我很高興見到《2008憲法》被廢除,因為那部憲法代表著對於少數民族的壓迫,當我看到大家的重點不再是還政於全民盟、恢復本來的政府,並開始朝著一個完全民主的聯邦民主政體邁進時,我開始支持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的行動。」

圖岡說,軍事政變之後,他接受了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的邀請,面對共同的敵人:軍方。圖岡的任命,在許多方面反映了全國團結政府革新和尋求各民族團結的主調。事實上除了圖岡外,還有不少像他一樣不隸屬全民盟、且非緬族的內閣官員,顯示全國團結政府希望吸引各民族邦的支持。

另一個明顯的例子是來自欽邦的醫生薩沙(Salai Maung Taing San,又稱Dr. Sasa),他在政變後迅速成為全國團結政府在國際上最知名的面孔,不遺餘力地接受國際媒體專訪,是全國團結政府的發言人兼國際合作部長。

翁山蘇姬原本的內閣是由緬族、60~80歲的全民盟老人所主導,她甚至任用不少過去軍政府獨裁時期的官僚,不少政商界人士對他們有諸多不滿,認為這些官員對政府施政和改革多番阻撓,不尊重人權、且不明白經濟。與翁山蘇姬團隊相比,全國團結政府內閣明顯更開明、多元。

我們採訪現年49歲的圖岡時,他說:「全國團結政府最大的價值就是包容了各個種族、不同觀點的人。」圖岡曾任牧師,是克欽邦政治協商小組公共政策程序部主任,該小組總部設在萊薩,被稱為「叛軍之都」,就在中國旁邊。如今他加入全國團結政府,協助內閣做出重大政治決定。

「人民防衛部隊」成立,軍方斷絕對話

Fill 1
4月3日在中部大城曼德勒,一隊支持武裝反抗軍事政變的示威者走在遊行隊伍前方。(攝影/AFP/STR )
4月3日在中部大城曼德勒,一隊支持武裝反抗軍事政變的示威者走在遊行隊伍前方。(攝影/AFP/STR )

隨著暴力鎮壓不斷,本來高舉著和平旗幟參與公民不服從的民眾,漸漸意識到他們的執著沒有多大的改變,許多人轉而支持建立一支軍隊,與軍方一較高下。全國團結政府也回應了人民的期待,於5月5日成立了一支人民防衛部隊(People’s Defence Force),聲明這支部隊會「制止軍方對於人民的暴力」,並為成立一支「聯邦軍」(Federal Army)鋪路。

圖岡表示,沒有人樂見流血衝突的發生,但軍方現在的行徑,已經逼得人民沒有選擇,不得不拿起武器,「他們對每個曾參加過公民不服從運動的民眾,就像獵人在狩捕獵物一樣,逮捕後,就是不人道的虐待、甚至殺害。」

5月9日,反軍政府的知名詩人克席(Khet Thi)在被拘留一夜後喪命,遺體送還時,器官甚至被摘除。

圖岡也證實了已有不少年輕人轉往邊境的民地武接受密集訓練,準備加入全國團結政府的人民防衛部隊。《路透社》在4月底便有拍攝到,位在泰緬邊境的克倫民族聯盟(Karen National Union, KNU)在訓練一批曾參與公民不服從運動的示威者。

「雖然大部分的民地武沒有公開地表示他們支持示威者的行動,他們都在私底下盡可能提供各式各樣的協助,」 圖岡說。但他也坦承,現階段要聚集所有民地武的武力、成立一支隸屬於聯邦政府之下的聯邦軍,仍有困難。所以在可以預見的未來,由人民防衛部隊與其他民地武組成一個「聯邦聯盟」(Federal Alliance)是比較可行的選項。

在人民防衛部隊成立3天後,軍方的國家行政管理委員會便宣布,全國團結政府、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及所有相關組織為「恐怖組織」。這樣的法律定性,使得任何接觸上述組織者都犯法,不僅直接抹滅了軍方與人民政府任何和談或協調的可能性,也有違敏昂萊4月參與東協領導人峰會時,有關「開啟對話」的承諾,甚至,記者的任何採訪都成為違法

角力重點:如何截斷軍政府的金流

除了在政治層面持續抗爭,全國團結政府也在經濟方面推進。策略很簡單:要褫奪軍隊本身還有軍政府的資源,令這個政權窮途末路。

國際上,全國團結政府呼應人權組織以及公民團體的要求,呼籲外資斷絕任何與軍方旗下公司的關係,並要求外國政府制裁隸屬於軍隊的企業;另一方面,呼籲企業抵制繳交稅收給軍方,以截斷軍政府的資源和控制權。

目前,許多外資企業紛紛暫停在緬甸的營運,或是與軍方擁有的企業劃清界線。日本啤酒製造商麒麟(Kirin Brewery Company)
因軍方在羅興亞屠殺一事上的責任,麒麟在政變前便已廣受投資者、人權組織的壓力,要求其撤資。
緬甸啤酒(Myanmar Brewery)是由日本麒麟和軍方旗下「緬甸經濟控股有限公司」(Myanmar Economic Holdings Limited, MEHL)合資的一家公司,有責任向其股東分配股息。
2020年,緬甸啤酒股息達1.1億美元, 但麒麟以大股東(過半股權)身分,迫使緬甸啤酒暫緩股息的發放。這意味著自去年以來,「緬甸經濟控股有限公司」從未自緬甸啤酒獲得任何收益。 但是,暫緩發放股息只是一種臨時措施,因為股息不可以取消。
和新加坡大亨林卡林(Lim Kaling)投資的菸草事業等,都在政變後不久,便宣布與軍隊企業斷絕合作關係。然而,包含飯店巨頭香格里拉亞洲、與中國國企關係密切的偉能集團這兩間香港上市公司在內的亞洲財團,都沒有表示要重新檢視他們目前和軍隊企業的商業來往。

事實上,政變後的公民不服從運動廣受緬甸社會各階層支持,導致政府機構和銀行停頓多月。也因此,全國團結政府財政及工業部長丁吞奈(Tin Tun Naing)上月接受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訪問時就指出,軍方已缺乏現金流,甚至已開始延遲支付退休金以及年長者殘疾人士的福利。這樣的問題逼使軍方從3月開始便加大力道施壓,迫使企業不支持公民抗命運動、並恢復營運。

Fill 1
3日27日早晨,軍隊持續強力鎮壓反對者,仰光部分城區街道升起濃煙。(攝影/AFP/STR )
3日27日早晨,軍隊持續強力鎮壓反對者,仰光部分城區街道升起濃煙。(攝影/AFP/STR )

杯葛付款給軍政府,能否打垮其由控股企業和外國盟友建構的金鐘罩?

然而圖岡提到,軍方對緬甸過去的長年壓榨,建立起了一個自給自足的經濟體系。軍方旗下的企業尤以緬甸經濟控股有限公司(Myanma Economic Holdings Limited, MEHL)和緬甸經濟公司(Myanmar Economic Corporation, MEC)為主。這兩個軍隊全資擁有的集團,活躍於基礎建設、零售、銀⾏、飯店等各⼤產業,為軍隊取得豐厚的收入。

根據最近一份由曾任職緬甸公部門的經濟學家集體撰寫的分析報告指出,緬甸經濟控股有限公司平均每年有約3,000萬美元(約新台幣8.3億元)的獲利,而緬甸經濟公司則有約1億美元(約新台幣27億元)的利潤。

同時,緬甸GDP中有超過4成以上為非正式經濟。過去軍⽅獨裁的歷史經驗,使緬甸許多企業主仍與軍⽅保持關係,因此軍⽅就算遭到歐美等西方國家制裁、也能透過代理⼈及中國、泰國等「盟友」輕易規避這些影響。

除了軍隊旗下營運的企業利潤,每年緬甸政府撥給的國防預算,也進了軍隊的口袋。2020年,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政府給軍隊的預算是30億美元(約新台幣831億元)。

因此,全國團結政府及抗議者想以「杯葛稅收以及其他給軍政府的牌照費等」來打垮軍政府的資源,表示要「寧為玉碎,不作瓦全」。他們認為,要有效傷害軍隊利益和財政,就算嚴重影響公共服務也在所不惜,「如果緬甸當前的經濟不被摧毀,那麼緬甸人民將仍然被奴役。因此,我們必須摧毀所有使軍方受益的經濟來源,」圖岡說。

聯合國緬甸人權狀況特別報告員安德魯斯(Tom Andrews)也呼籲各國政府制裁軍方企業和軍政府的收入來源,他說:「軍方從國內外企業獲得的收入,大大助長了其進行這些嚴重違法行為的能力。」

不服從的緬商遭高壓控制,中資等外商也拒絕抵制

但是,企業界普遍認為全國團結政府這一要求,在軍方的魔掌下很難做到,更置他們於兩難之間。有記者、超市和銀行職員被當局拘留問話,多家私立醫院和報社的營業執照被吊銷,顯示軍方對不肯順從政權者毫不手軟。

對於全國團結政府及抗議者「抵制繳交稅收給軍方」的呼籲,一位任職於緬甸最大外資之一的公司高層表示:「這是一個很嚴峻的兩難。」由於此事的敏感性,該公司高層拒絕透露姓名。「停止納稅當然會給軍方的公共收入帶來壓力,但問題是,它是否會對軍政府產生真正的影響?同時,這樣做可能會使員工和合作夥伴面臨我們無法接受的安全風險。」

不少企業界人士私下透露,想幫助緬甸國民的良心商家可以說的都說了、可以做的也做了;他們期望全國團結政府了解,負責任的商人除了撤資外,留在緬甸的,就算對軍隊陽奉陰違,也不得公然違抗軍政府的指令。

自2月1日以來,超過230家跨國企業、日本和本地公司透過緬甸企業責任中心(Myanmar Centre for Responsible Business, MCRB)促成的聯合聲明,表達企業界對軍方奪權及暴力衝突的深切關注,並呼籲軍方尊重人權、民主、通訊自由和法治。然而,大部分外商,包括中資、港資、韓資及泰國、越南等東南亞國家的企業多半默不作聲,讓那些有社會企業責任的商人孤立無援。

同時間,也有一批企業在軍政府底下持續投資。自2月1日以來,軍方控制的緬甸投資委員會已批准了25項投資計畫,但並未公開細節資料。其中金額最高的一個是價值25億美元(約新台幣690億元)的液化天然氣發電站,該項目本月初獲批。 雖然相關資料並未公開,軍方公布的消息指出,這些投資都是來自中國、新加坡、泰國。

NUG喊話:正在擬定企業黑名單

圖岡提到全國團結政府正在擬定一份與軍政府打交道的公司的黑名單,他強調,這些試圖與軍政府做生意的商人,是「不可接受的」。

「我們的要求是,請不要與軍方國家行政管理委員會做生意。黑名單的目標,是那些與國家行政管理委員會互相勾结、沆瀣一氣的公司,包括以低於市場價格做生意的公司,和與軍政府簽約、簽備忘錄的公司,這些公司必須決定他們站在哪一方──我們或軍隊的那一方,」他說。

圖岡也特別向中國企業喊話。雖然本地企業界、歐美和日資在軍事政變後紛紛發聲,中國及許多亞洲企業就是悶不吭聲。

「當緬甸的人民在經歷心碎與悲痛時,請不要為了自己的利益與軍方勾結。這樣做,你將受到緬甸人民永遠的仇恨,從長遠來看,這對你們是不利的。」

※本報導為《報導者》與自由亞洲電台(RFA)中文部共同製作。

索引
從公民不服從運動到成立平行政府,和軍方爭合法權
角力重點:如何截斷軍政府的金流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