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i Reporter

真的假的?茶葉不全長在高山,低海拔「港口茶」能耐40度酷暑?

炎炎夏日,大家都喜歡往高山避暑,台灣人愛喝的茶葉,也多半來自高山較冷涼溫度環境下種植。但你知道茶葉家族中有一個超耐熱的「港口茶」,住在國境之南恆春、可以受得了將近攝氏40度高溫嗎?

耐高溫、抗落山風,為何港口茶生命力強?

「港口茶」不是茶的品種名稱,而是以地名命名的特色茶。位於屏東恆春滿州鄉的小村落「港口」,是台灣目前茶葉分布最南端、海拔最低處,相傳在100多年前,從福建引進武夷茶種植,後來發展出獨特的風味,以當地地名為名稱,是為「港口茶」。

恆春位於熱帶氣候,動輒超過30度高溫,但秋冬的落山風卻又足以把一台摩托車吹倒,在如此嚴酷的環境下,為何港口茶仍然可以屹立不搖?關鍵就在於港口茶採用「實生苗」。

一般茶樹大多是用「扦插法」種植,也就是剪取成熟的茶樹枝條,用無性生殖方式種植。不過港口茶是採用「實生苗」,直接播種子到土裡,根系比扦插苗來得深入地底,茶樹生命力較強,便能抵抗逆境生長。

海風作伴,港口茶喝得到「海味」

不過一般茶樹如太高溫,除了易生病枯萎,茶樹多元酚類及咖啡因也會升高,讓茶喝起來苦苦澀澀的。港口茶則以冬、春茶為主,夏季不採摘,讓茶樹休養生息。 港口茶種植面積不到10公頃,卻在廣大的台灣茶市場中,擁有一批愛好者。因為海風帶來鹽分,讓港口茶的葉子附著一層海鹽,因此喝起來帶著點鹹香的海味,非常生津解渴。

港口茶是茶市場中重口味的選擇,許多人形容喝起來很「野」,茶味濃厚,可以重複泡好幾次,如同在炙熱陽光和落山風底下生活的港口人,用強大的生命力沏出對家鄉的熱情味道。

每年年底,當地茶農都會選取產量較高、品質較好的茶樹,自行留種育苗,年復一年,更加強了當地茶葉獨有「海味」。

栽種費力,需全人工採摘

港口茶因不是用無性的扦插,而是用實生苗種植,每棵茶樹的農藝性狀不盡相同,例如有些長得快,有些則屬於大器晚成型,整體採摘時間會拖得比較長,還需要全人工採摘,相對地管理起來也比較費時費力。 現在當地不只種傳統武夷茶種,也栽培許多台灣自行研發的茶種,例如1981年茶業改良場培育出來的台茶12號「金萱」,同樣屬於較抗逆境的茶種,在低海拔港口種植便生長得很好。 不論是武夷、金萱,都屬於港口茶,由於港口村特殊的栽培法,逐漸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地方風味。

茶味怎形容?「台灣特色茶風味索引」出爐

台灣的茶葉各有千秋,有人喜歡帶點野味的港口茶,也有人獨愛高山茶的清甜,但要怎麼在形容茶葉風味時,不會產生雞同鴨講的窘境呢?

茶改場在今年(2020)1月推出「台茶風味輪」,用明確的食物和氣味來形容茶,例如凍頂烏龍茶焙烤味道有些像炒栗子,有些像爆米香,香味則有水蜜桃香、百香果、荔枝、芒果等等,讓想喝茶的人,可以透過這些明確的描述,試著找到自己喜歡的茶風味。

諮詢專家/農委會茶業改良場副場長邱垂豐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