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台灣首宗訴訟案揭黑布:HPV疫苗全面公費接種的陰影
設計

已掉出國人十大癌症死因的子宮頸癌,在衛福部癌症防治經費緊縮下,卻變成「重點項目」,加碼投入HPV疫苗採購,今(2018)年11月起將替全國國一女生免費接種。但繼日本、哥倫比亞等地出現疑似不良反應患者控告政府及藥廠後,台灣也出現第一起接種HPV疫苗的訴訟案例。這名14歲女孩的父親標註了女兒上百筆症狀的紀錄,成為這項政策最大的陰影。

一張張白紙上,人體模型圖依部位被色筆塗得這紅一塊、那紅一塊,標上一連串註解:「2016年10月1日,左肩膀大手臂很痠。2016年10月2日,左肩膀大手臂OK。2016年10月6日:左手腕關節疼痛。2016年10月8日:右手腕關節疼痛⋯⋯2018年1月16日:右手腕早上會痛(卡卡的)及雙腳膝蓋前面輕微痛、後面痠⋯⋯。」
攤開密密麻麻的親筆紀錄,Bella的父親記得很清楚,出現症狀的10月1日,小女兒剛升上國二,前一天,才在學校接種了人類乳突病毒疫苗(human papillomavirus vaccine,簡稱HPV疫苗)。那天起,女孩總是在喊痛,從手臂、肩膀痠痛,到手腕腫脹,接著髖骨、大腿、膝蓋、小腿、腳踝,都輪著發痛。
Bella像換了副陌生身體,嚴重時上下樓梯、走路都成問題,必須住院檢查。Bella父親出示新北市雙和醫院小兒科醫師診斷書為多發性關節炎,並寫下「疑似疫苗接種後遺症」;再經血液檢查、風濕免疫科會診,女孩最終被診斷罹患「幼兒型多發性關節炎」,一種目前無法確定病因的自體免疫疾病。
一年半來,Bella父親帶著筆記、診斷書四處求助。通報地方衛生局、疫苗藥廠,向衛生福利部提出疫苗接種受害救濟、申請訴願,只是想知道,為何沒有相關病史、健康的女兒會突然生病。雖然衛福部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審議小組(VICP)給予3萬元醫療費用補助,但判定:和疫苗無關。

「我只是把我女兒狀況說出來⋯希望別人不要也一樣」

Bella接種的是二價疫苗。去年,Bella的父親不認同衛福部的裁決,向高等行政法院提出行政訴訟,今年5月將首次開庭,成為台灣第一個控告政府的HPV疫苗疑似受害家屬。
「我只要我女兒(病)好就好了⋯⋯, 我只是把我女兒狀況說出來,希望別的人不要也得到一樣的東西,」Bella父親說,訴訟並非為了賠償,也無法換回女孩健康,但可以讓更多人知道,疫苗不良反應雖然少見,卻可能發生。
Fill 1
受自體免疫疾病所苦的Bella,期初一天吃9顆類固醇,發病超過一年半,目前也只能偶爾停藥。Bella罹患的「幼兒型多發性關節炎」,又被稱為「目前無法診斷的多發性關節炎」,在台灣,女性盛行率為每10萬人中有27.1人,診斷不易,部份患者成年後會轉變為類風濕性疾病,無法治癒。
雙和醫院風濕免疫科林聖閎醫師解釋,這類自體免疫疾病可能來自基因遺傳、環境因素,也可能藉由感染誘發。而施打疫苗,便是藉由類病毒誘發人體免疫反應,產生抗體。
「到底是剛剛好,還是誘發?但是打抗原進去(體內)誘發身體的免疫反應出來,就是我們風濕免疫科別病人疾病會產生的一個問題,只能說有可能有關聯,但很難說直接(有關),」林聖閎指出,這需要更多基礎研究才能證實。
疫苗傷害的因果關係,要直接證明極難,但衛福部VICP快速做出「不相關」的判定,令受害家屬難以接受。VICP判定理由包括:
  1. Bella施打第二劑才產生不良反應,打第一劑疫苗時並未出現不良反應問題。
  2. 接種的二價上雖然標註可能引發肌痛跟關節痛,但並沒有產生「多處關節痛」的相關文獻。
Bella接種後多處關節疼痛腫脹,被VICP認定是她本身就有幼年型關節炎,跟接種疫苗無關。拿出雙和醫院最早開立的診斷書,Bella父親情緒激動起來,「我開始相信人們常說的,司法凌駕專業,這是專業醫師開給我的診斷書,可是你們(審議小組)完全沒有來看過(我女兒),就直接跟我說(沒關係)?」(註)
VICP由專業醫師、社會公正人士組成,約19~25名委員。個案資料由審議小組中2名醫療專業委員書面審理,撰擬受害因果關係,及健康損害等初審意見,再交由小組會議討論。曾為VICP委員的台北醫學大學醫療暨生物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教授何建志指出,小組會議通常並不實質討論,採多數表決。
曾協助Bella父親申請預防接種受害救濟的前立委、「台灣女人連線」常務理事黃淑英抨擊,審議結果並不合理,「如果(仿單)上沒有寫(這個)副作用就沒有,那為何我們需要(疫苗)上市後的安全性監測?」她說,Bella的關節疼痛是接種後才發生,國外有前例可循。
出產二價疫苗的葛蘭素史克企業溝通處資深經理白真瑋回應,個案隱私不便多談,家屬後續相關的行政訟訴,「我們就是配合政府。」針對安全監測及不良事件報告,亦與政府密切合作。
「台灣女人連線」是國內少數長期關注HPV疫苗問題的團體。不少醫師認為,質疑HPV疫苗安全及全面施打政策,都是「婦女團體」刻意操縱的觀點。
但和Bella有類似遭遇的「痛痛女孩」,世界各地都有,發病的她們所接種的HPV疫苗,也不限特定藥廠。

「痛痛女孩」散布全球,卻多被官方否定

今年3月24日,《報導者》記者前往日本東京大學舉行的「世界各地HPV疫苗受害現況國際研討會」,除日本當地律師團、相關醫師學者,英國、愛爾蘭、西班牙、哥倫比亞的HPV疫苗受害者團體亦派代表出席。300多名參與者,乘坐輪椅、拄著拐杖的女孩們也身處其中,要求人們不要別開目光。
在日本,已有123名少女集體對政府跟藥廠提告,有些女孩下半身癱瘓,長達7年臥病在床。儘管官司仍在進行中,卻逆轉了國家政策,讓日本在2013年,決定「不建議施打」,也成為世界第一個從公費施打轉為「不建議施打」的國家。
在美國,去(2017)年,一名接種HPV疫苗的少女,和Bella一樣打完疫苗後出現幼兒性多發性關節炎,是被認定具事實上因果關係並獲得救濟的法院判例
不過,日本厚生勞動省於2014年HPV疫苗檢討會中,做出日本疑似受害女孩是因為打針疼痛,引起的心因性反應的結論。
日本厚生勞動省健康局健康傷害救濟科長三國良樹接受《報導者》專訪指出:「身心反應所指的是身體與內心的反應,接種這種疫苗本身聽說滿痛的,所以打針的時候隨著疼痛感,會覺得好像也有出現其他的症狀。首先有疼痛感,從痛這件事情,影響到內心等等。」厚勞省指出,女孩的嚴重不良反應,跟疫苗沒有醫學上嚴格因果關係,大量通報則是社會氛圍建構而成。
「可能是這個社會的狀況,媒體、電視台或廣播電台等,把『有這種副作用喔!』的說法大肆報導,(那其他人)會覺得我好像也這樣,因為過去也有接種,就把這些通報放大。」

快速通關引發的疑慮

HPV 疫苗接種後的不適如野火燎原般引起熱議。主要是因為,一開始,許多正式醫學研究都顯示,HPV疫苗有效降低子宮頸癌前病變發生,達6成的保護效果;投入研發本土治療型HPV疫苗的台大醫院婦產部醫師鄭文芳解釋,HPV疫苗已證實具有8、9年的保護力,沒有安全疑慮。
世界衛生組織(WHO)對各國做出應施打HPV疫苗的建議,並認定目前各國出現的嚴重不良反應無法證實與疫苗有關,全球也已有85國將其列入國家疫苗接種計畫。
但是,由於HPV主要是透過性行為傳播,感染病毒到癌化的過程長達1、20年,HPV疫苗是首支針對不具有爆發大規模傳染力疫病防治的疫苗,施打的保護成效又要近20年後才能顯現或驗證。而藥廠進行人體試驗曾爆出拿印度小女生當白老鼠的違反倫理事件、行銷醜聞等,也讓這支疫苗雖然被認為效果佳,卻仍充滿爭議與質疑。
Fill 1
「我們最基本的主張,是政府應該要更仔細調查這些(疑似疫苗)受害人。政府通過這支疫苗前,要監測疫苗的安全性還有風險,但實際上,他們很早就快速通過了這支疫苗,」日本子宮頸癌疫苗藥害訴訟全國律師團代表水口真壽美說。
水口真壽美同時是日本藥害監督協會的祕書長,關注醫療人權,負責多起藥害訴訟,2005年台灣漢生病
註:漢生病俗稱痲瘋病,是痲瘋桿菌(Mycobacterium leprae)又稱漢生桿菌(Hansen's bacillus)引起的一種慢性病。症狀包括皮膚病特徵,如紅色斑疹、丘疹、斑塊、結節,及感覺喪失、神經腫大等。台灣目前每年新發生病例約為10例左右。
患跨國對日本政府求償的案件,她也是辯護律師之一。
專長公共衛生法律及倫理的長庚大學醫務管理學系助理教授林欣柔指出,HPV疫苗在各國「快速」上市、列入全面接種,也產生法律倫理爭議。美國公衛學者曾研究,HPV疫苗藥廠透過政治獻金、遊說議員設定議程、成立婦癌團體,改變了政策制定過程。
2006年6月,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以快速通關(accelerated approval)方式核准HPV疫苗,並附帶7項補件要求,使疫苗安全性及有效期遭疑。 一年內,全美24州提出強制施打法案,爭議過大,最後只有一州完成立法,其中更爆出德州州長接受藥廠政治獻金的醜聞。
同樣模式也在日本上演。水口真壽美質疑,2010年,日本政府利用公費補助施打HPV疫苗方式偷跑,名義上雖然不是常規接種,卻同樣產生大規模施打的效果,而不用經國會同意,缺乏法律檢視,於此同時,相關防治婦癌的團體也受藥廠資助成立,推動政策。
2006年10月,HPV疫苗在台灣上市,即有立委呼籲全面接種,各縣巿長選舉時爭相提出公費接種政見,也被認為有「政策買票」之嫌。2012年,當時國民健康局(現改制為國民健康署)以國家疫苗基金預算編列HPV疫苗,針對中低收入及偏遠地區民眾施打,卻未經過傳染病防治諮詢委員會預防接種組(ACIP)討論,違反《傳染病防治法》,也引發爭議。

防癌預算窘迫,卻獨厚子宮頸癌?

去年衛福部計畫,將HPV疫苗由僅補助經濟弱勢少女擴大到全面施打,預算編列達2.5億元,但預算在爭議中遭凍結;今年3月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卻以臨時提案讓預算解凍,11月起,全國國一女生皆可免費施打HPV疫苗。
HPV疫苗在立法院交鋒已久。國民健康署前署長邱淑媞任內,便不斷有全面接種HPV疫苗的呼聲;出身醫界,專長癌症、愛滋病研究的國民黨籍立委陳宜民也長期要求政府重視婦癌防治,施打HPV疫苗。
「我們國家有沒有錢?這個疫苗我是支持的,但是說實在我並不太支持公費施打,」婦產科醫師出身的民進黨籍立委林靜儀直言,她認為HPV疫苗安全性和效果都沒有問題,但政府應呼籲民眾自費接種即可、不必由國家付錢。
「國內婦女癌症防治的資源到底該如何配置?」民進黨籍立委林淑芬去年質詢衛福部時,便指出HPV疫苗不是不該打,而是政府資源有限,台灣子宮頸癌發生率及死亡率年年下降
註:1995年,台灣開始推動子宮頸抹片檢查,子宮頸癌死亡人數從當時1,010人,下降至2016年的640人,子宮頸癌也從台灣女性好發癌症前3名,降為第8名。若不分性別統計,子宮頸癌於2017年首度跌出十大死亡癌症之列。
,卻編列更多預算,而非投入近年死亡率上升、為女性癌症死亡第一位的乳癌防治,或是第二位的大腸癌篩檢中。
事實上,今年國健署的財政狀況尤其不佳,菸害防制及健康保健基金較去年短少15億元,整體癌症防治預算減少了1億元;經費捉襟見肘下,卻獨厚子宮頸癌防治,在既有抹片檢查的9.24億元外,加上全面接種疫苗2.5億元,整體預算近12億元,高於死亡率持續上升的乳癌及大腸癌防治經費。
Fill 1
資料來源/衛福部;資料整理/蔣宜婷
資料來源/衛福部;資料整理/蔣宜婷
負責HPV疫苗政策協調的衛福部政務次長薛瑞元則表示,預算部份可以被討論。國健署署長王英偉也坦承經費不足,但該做的政策必須做,未來會靈活調整癌症篩檢族群,節省預算。
九價疫苗的台灣臨床試驗總主持人、台北馬偕醫院前院長楊育正指出,「我不敢說公費施打HPV疫苗(政策)不對,但我要請問前面經過評估沒有?有沒有(公費施打)預算?」子宮頸癌確實是下降中的癌症,目前急需關切的婦癌是子宮內膜癌,是近年成長最快的癌症,「這個癌症在停經前婦女,只要有不正常出血就去檢查,也能及早發現、治療效果也很好,但有沒有被同等關注?有沒有預算去做衛教?疫苗政策不是單純醫療問題,關乎資源配置。」他認為,衛生政策必須有視野、看到未來的效益,可惜在台灣常常變成政治問題。
楊育正強調,HPV疫苗已經證實效果,但施打HPV疫苗後,可以再減少多少子宮頸癌發生,仍是未知數。例如美國雖然接種HPV疫苗多年,2013年統計,完成3劑接種的施打率只有3成8,台灣如果要藉由施打疫苗產生族群免疫力,國健署是否有明確計畫、評估效益?加上最新的九價疫苗缺貨長達一年,供貨不穩,衛福部卻要在這個時候推動公費政策,令人不解。
在台灣,子宮頸抹片檢查已經降低6成以上子宮頸癌發生率及死亡率,抹片檢查3年篩檢率也有7成以上。林欣柔質疑,公衛政策須考量成本負擔、可能帶來的傷害或副作用,有抹片檢查這種替代方案之下,「HPV要解決的問題,真的是我們最急迫的衛生健康問題嗎?」

監測系統和衛教,仍不到位

今年度全面施打政策已箭在弦上,除了啟人疑竇的預算編列外,更大的危機在未來每年增加近10萬名健康少女接種後,不良反應事件預料應會更多,但監測系統和統籌單位仍多頭馬車,甚至施打地點、衛教也各自為政。
2006年HPV疫苗進入台灣後,陸續有10個縣市自行編列預算讓國一少女接種;加上衛福部2011年起替偏鄉及經濟弱勢的國一女生免費施打,迄今公費施打超過73萬劑,自費接種約114萬劑。黃淑英指出,台灣疫苗不良反應通報系統多年來「根本一團亂」,疾病管制署、食品藥務管理署、國健署都有人通報,但缺乏整合,無法了解不良事件全貌,更難以進行追蹤。
根據國健署統計各縣巿衛生局資料,至2016年底, HPV疫苗不良事件通報共1,961件,且多為頭昏、暈倒、噁心、嘔吐等系統性不良反應,無嚴重者。但《報導者》取得的一份食藥署提供給立委的疫苗不良事件通報中心統計顯示,115件HPV疫苗不良事件通報中,40%為嚴重或需要住院,其中一人施打後永久殘疾、罹患子宮頸癌第三期。但目前皆未證實與HPV疫苗相關。
食藥署的統計也顯示,HPV疫苗不良事件通報率為流感疫苗的4.5倍,嚴重比例也明顯較高。這與國外的狀況相似,在日本、英國,HPV疫苗嚴重不良事件通報比率,都高出其他常規接種疫苗許多。但三國良樹認為,每支疫苗施打在不同性別、年齡層,不良反應數量不能比較。
Fill 1
資料來源/衛福部食藥署(2017)、英國藥品和醫療產品管理署(MHRA)黃卡監測系統(Yellow Card System)(2017)、日本厚生勞動省(2017)、美國疾病管制局(2018) 註:美國CDC資料亦顯示,不包含遺失及未知案件,至少有6429個案件仍未痊癒;資料整理/蔣宜婷
資料來源/衛福部食藥署(2017)、英國藥品和醫療產品管理署(MHRA)黃卡監測系統(Yellow Card System)(2017)、日本厚生勞動省(2017)、美國疾病管制局(2018) 註:美國CDC資料亦顯示,不包含遺失及未知案件,至少有6429個案件仍未痊癒;資料整理/蔣宜婷
台灣過去疫苗接種政策都由疾管局(現改制為疾管署)負責,但HPV疫苗卻是唯一由國健署負責施打的項目,相關系統與運作能力令人憂心。國健署署長王英偉接受《報導者》採訪時,即對食藥署的HPV不良反應通報表示「不清楚這份數據」、也「沒聽說過嚴重到需要住院的不良反應」。
衛福部常務次長薛瑞元則解釋,國健署並不會另外建立安全監測系統,而是沿用疾管署的系統,目前由他協調衛福部底下兩個署進行合作,由食藥署系統針對藥物品質,進行通報啟動調查;疾管署則以接種救濟為主,兩者目的不同。黃淑英則認為,不良反應通報體系,不能僅是被動監測,得主動針對個案研究。
目前通報也被低估。台北醫學大學醫療暨生物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何建志指出,由於民眾可以提起預防接種受害救濟,亦能提起民事損害賠償,醫護人員為了避免涉入醫療糾紛,通常不會積極通報個案或協助民眾救濟,應要設法提高醫護人員警告、通報、協助申請救濟的誘因。
生產HPV疫苗的兩家藥廠美商默沙東藥廠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和葛蘭素史克都強調,疫苗上市後皆持續監測和評估安全性,也與政府密切合作,進行監測和評估所有不良事件的報告。
Fill 1
曾經處理過疑似流感疫苗致死案件的前疾管局局長蘇益仁認為,民眾一旦質疑疫苗安全性,會影響整體疫苗施打政策。若有相關事件,必須重視、立即調查,才有可能澄清疑慮,然而目前政府仍缺乏如何通報、處理問題、介入調查的作業流程。
甚至,HPV疫苗在台上市超過10年、縣巿政府自行補助開打也已10年,至今卻沒有任何追蹤研究,評估成果或釐清風險。
「這暴露台灣政策上一些缺點,不是國家系統來做,他們(地方政府)就沒有想法要做資料庫做後續評估,要是已經施打7年、10年了,女生現在已經20幾歲了,結果是可以看出來的,但都流於政治上給人民的優惠,」專長癌症研究的長庚醫管系副教授邱月暇舉例,澳洲在2006年實施常規接種,當地不僅花10年追蹤HPV疫苗接種者,也藉此證實疫苗有效降低子宮頸部病變發生。
公衛政策必須進行後續影響評估,更需要正確衛教。邱月暇說,HPV疫苗是人類乳突病毒疫苗,並非「子宮頸癌疫苗」,即使打過疫苗,未來仍得定期接受子宮頸抹片檢查。
國際研究亦發現施打疫苗改變了抹片行為,在美國,21歲以下接種的少女,接受抹片檢查率比年21歲以上的人低出許多。著名HPV疫苗研究者戴安哈珀(Diane Harper)也提醒,相關單位必須重視疫苗接種計劃少女未來接受抹片的狀況。
即使列入國家接種計劃,政府也要揭露正確且充足的資訊,讓家長跟少女衡量判斷,符合醫療倫理知情同意原則。然而,從縣市施打經驗中可以發現,由學校統一接種、發放同意書通知單,副作用說明都僅簡單描述,並非疫苗仿單完整內容,也沒有給家長足夠時間了解考慮。目前各縣巿有的在學校接種、有的可以自行去診所接種,衛教也是兩套系統。
「我的經驗就是進學校打,落實狀況其實會不太好,因為老師沒辦法講,叫醫師去講;遇到不錯的醫師,講得很好大家聽懂,可是學生聽懂,她還是要回去讓爸媽簽同意書,她沒有辦法轉述給父母懂,」林靜儀說。

望不到終點的長跑

Fill 1
「打三針、護一生」是HPV疫苗上巿喊出的口號,各國政策也快速跟進、埋單,但不良反應追蹤、研究及衛教仍存有諸多的疏漏,打了這針,究竟是對女性多一道的防護,還是增加了多一些未知的風險?
楊育正表示,前年上市的九價疫苗病毒外鞘濃度更高,激發更強免疫反應,試驗中也發現較多局部不良反應,政府須進行上市後監控、持續追蹤,不能交由藥廠來做。「不過疫苗的不良反應不能由單一個案去判定因果,必須大規模追蹤後,看某一類的疾病是否在接種疫苗的族群裡真的有比未接種者多,才能認定。」
日本醫藥品治療研究會代表、神經內科醫師別府宏國也指出,HPV疫苗因為加入強力佐劑啟動免疫反應,帶來比其他疫苗更活躍的免疫作用跟刺激,可能造成人體內免疫系統異常攻擊正常細胞的現象,造成長期發炎反應,在成分設計上就有可議之處。
在日本,HPV疫苗面臨接種率剩下不到1%,預防20年後癌症的疫苗,卻被擔心可能帶來當下的傷害。「或許5到8年後,你們(台灣)會面對跟我們一樣的情況,人們現在還不了解這些症狀可能跟疫苗有關。我希望,台灣政府可以從日本經驗中獲得教訓,」律師水口真壽美說。
今年3月,Bella踩著一雙印著黃色笑臉的拖鞋和我們見面。她從空白人形圖、冰冷數字中走了出來,黑框眼鏡下,有著和父親相似的輪廓。她提起,前年住院檢查後出院的那天,其實是學校大隊接力賽,而她從小都是班上跑得快的。
雖然知道可能害大家輸掉比賽,Bella堅持跑了預定的最後一棒,「跑到一半眼前一閃一閃,看不清楚了,同學一個一個超過我,我覺得(四周)好空,看到旁邊(加油)的人,他們一定想說,為什麼會派我來跑呢?」
「為什麼是我?」Bella就像那些散落在世界各國的「痛痛女孩」,孤獨而吃力地跑向看不到終點的前方,只希望有一天,目前「無法認定」的病因,能有一個解答。

【小辭典】疫苗仿單上關於不良反應及副作用揭示

1.保蓓二價疫苗仿單所列不良反應

1)臨床實驗數據

  • 極常見:頭痛、肌痛、注射部位反應,包含疼痛、發紅、腫脹、疲倦
  • 常見:腸胃道症狀,包括噁心、嘔吐、腹瀉及腹痛、發癢/搔癢、皮疹、蕁麻疹、關節痛、發燒
  • 不常見:上呼吸道感染、淋巴結病變、頭暈、其他注射部位反應,如硬結、局部感覺異常

2)上市後使用

  • 罕見:過敏反應(包括全身過敏性與淚過敏性反應)、血管水腫,對注射產生暈厥反應或血管迷走神經性反應,有時會伴隨出現僵直陣攣性運動

2.嘉喜九價疫苗仿單所列副作用

  • 常見副作用包括:頭痛、發燒、噁心、暈眩、疲倦、腹瀉、腹痛、喉嚨痛;注射部位疼痛、腫脹、發紅、發癢、瘀青、出血,以及出現硬塊
  • 使用嘉喜四價時出現下列副作用,因此施打嘉喜九價之後也可能出現這些副作用:腺體腫脹(頸部、腋窩或腹股溝)、關節疼痛、異常疲倦、虛弱或意識混亂、發冷、全身不適、腿部疼痛、呼吸短促、胸痛、肌肉疼痛、肌肉虛弱、癲癇發作、劇烈胃痛、較平常容易出血或瘀傷、皮膚感染、暈厥
——
【後續與迴響】
監察院將調查國健署國一女生全面施打HPV疫苗政策 (2018.6.19)
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將於今年11月,補助全國國一女生施打人類乳突病毒疫苗(HPV疫苗),近日監察委員王幼玲、田秋堇對此政策提出質疑,申請自動調查。監委田秋堇接受《報導者》採訪時解釋,調查緣由是國健署並未揭露施打疫苗可能產生的不良事件,以及施打疫苗的成果效益評估、配套措施、追蹤機制似未完善。
《報導者》於今年5月推出「跨國追蹤:HPV疫苗政策下的黑布」專題報導,提出HPV疫苗產生的預算分配正義問題,指出相關評估追蹤機制不足外,也獨家披露台灣首宗HPV疫苗訟訴案,並展開跨國採訪、進行國際資料比對。
HPV疫苗上市10年間,世界各地都出現了施打疫苗後產生疑似嚴重不良反應的「痛痛女孩」,爭議始終未歇。雖然WHO於2016年再次肯定HPV疫苗安全性,但多國的女孩們已經組織疑似受害者團體,更對政府及藥廠提起團體訴訟。
田秋堇也特別關注「痛痛女孩」的處境。她解釋,雖然目前沒有醫學上的定論,證實其因果關係,但是各國都有案例,這可能是醫學未解的謎題,也可能因人體質有異,但都改變了這些年輕女孩的人生,「目前有這樣的現象,雖然未有定論,但衛福部應該要揭露這些資訊,告訴即將施打的少女跟家長,各國施打有發生這些情況,讓他們做決定。」田秋堇說,身為女性,她了解 #子宮頸癌 的折磨,能施打疫苗預防當然是好事,但政府部門揭露相關不良反應、進行確實的評估及政策追蹤,更為重要,至於相關調查結果將會於立案後3至6個月後公布。(文/記者蔣宜婷)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