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男孩的2個媽媽
攝影

在台灣有群不一樣的父母親,組成了「同志家庭」。當少子化愈來愈嚴重,他們卻反其道而行,承受著各種眼光和障礙,就為了一圓擁有孩子的夢想⋯⋯

7個月大的布丁,是個愛笑的小男嬰,就算是陌生人,也是笑咪咪任由大家逗弄。所有人見到白皙大眼的布丁,總會忍不住高八度驚呼:「好可愛喔~。」
布丁有2個媽媽,楊家敏和張喬婷。溫暖穩重的楊家敏是竹東某間醫院日理萬「雞」的泌尿科醫師,醫院很得意的宣傳她是「新竹縣9大鄉鎮唯一的女泌尿科醫師」;熱情黠慧的張喬婷則是專司地下水與土地汙染的環境律師,平常也很熱中社會運動。
活潑隨和的一家人,領著《報導者》採訪團隊到住家附近的河濱公園野餐。找了一處有樹蔭的草皮,鋪上格紋野餐墊,拿出飽滿香甜的葡萄和番茄,任由小布丁在附近爬來爬去。雖然天氣有些許悶熱,這家人清新的氣質,總會讓周圍有種風和日麗的感受。
兩人可說是一見鍾情。家敏在認識喬婷之前只是個乖乖牌醫師,但卻因為喬婷,頭一次為了苗栗大埔案在行政院前靜坐。「『靜坐』完全在我生命之外。那時候只覺得靜坐很熱、很無聊,大家一直傳遞吃的,」家敏說。
布丁一家人,楊家敏(後)和張喬婷。(攝影/吳逸驊)
布丁一家人,楊家敏(後)和張喬婷。(攝影/吳逸驊)
一次次跟著喬婷參與社會運動,讓家敏原本保守的生活也被翻轉了,「她跟我聊對抗石化業、大財團的過程,然後我就愛上她了。」家敏愛喬婷的熱情與正義感,常得意的告訴朋友:「我要去跟人權鬥士約會了!」喬婷認定家敏,則是因為「芒果」。
在交往初期,喬婷因為忙工作,某次約會大遲到。在趕往家敏家路上,喬婷懸著一顆心,害怕家敏發脾氣。到了家敏的家門口,她戰戰兢兢撥了手機。電話那頭傳來家敏的聲音:「你回頭看看。」原來家敏就在後方,趁喬婷遲到的空檔,先去買了水果,「她笑咪咪地向我走來,跟我說:『我記得你喜歡吃芒果,是嗎?』我整個人就覺得⋯⋯就是她了。」喬婷甜滋滋的回憶著。
此時,家敏緩緩站起,揹著布丁在野餐墊旁踏步。沒多久,布丁就睡著了。家敏把布丁放在野餐墊上,發現布丁嘴裡還含著半顆葡萄,輕柔從布丁嘴裡挖出來,免得他噎著。
家敏常帶著布丁到醫院,很多人會反射性的稱讚:「跟你長得好像啊!」但其實布丁和家敏並沒有血緣關係,他是喬婷的卵與同志朋友捐的精子的結合。當時,她們找了男同志伴侶捐精,組成了「小布丁的爸爸媽媽」群組,希望能互相扶持共組家庭。
過程中,許多過來人勸告她們還是找精子銀行比較乾淨俐落,「否則爸爸可能會來搶小孩」。這讓喬婷覺得好笑:「怎麼沒人擔心爸爸不愛布丁呢?」
從打算生孩子,到著手進行,她們足足花上一年。除了要跟捐精者不斷溝通彼此的權利義務,連同對孩子的教養觀念都要磨合。後來家敏和喬婷搬離台北,跟布丁的生父住得較遠,於是就沒有當初想像的共同照護體系,但彼此間關係仍相當友好。
生孩子過程中,最挑戰的魔王關,是雙方的父母親。
喬婷的媽媽個性強勢,說話很嗆。懷孕初期,喬婷沒告訴爸媽。但媽媽看到喬婷食慾不振,心裡擔心但嘴上不饒人:「你是不是跟家敏縱慾過度,才會身體不好?」逼得喬婷不得不告訴媽媽實情。
媽媽知道後,氣到找爸爸來助陣:「你叫她去把孩子拿掉!」但張爸爸卻站在喬婷這邊:「既然都懷孕了,就生下來。」沒多久,張媽媽對生小孩的事情又豁然開朗,反而希望喬婷和家敏可以一人生一個,萬一分手,剛好兩人各自分配一個孩子。喬婷的媽對此也不隱晦,常跟親友抱怨:「她就是交那個同志啦!就是去做人工生殖啦!」雖然不是人工生殖,但喬婷她們也不想多做解釋。
相對於喬婷家的大鳴大放,家敏的出櫃過程則是歷經磨難。
家敏一家是虔誠的基督徒。從進入青春期,發現自己喜歡女生後,家敏就陷入痛苦的深淵。小學六年級時,她尋求教會協助。輔導老師問她:「你有想親女生嗎?」「想⋯⋯」「那你會想跟女生做愛嗎?」才小六的家敏遲疑了一下說:「不會⋯⋯」輔導老師安慰她:「那放心,你不是同性戀。」
後來,輔導老師幫她訂閱《走出埃及》期刊(編按:「走出埃及」是一個「幫助」同性戀拗直成為異性戀的團體),「那時候成為我的救命刊物,被我藏在抽屜的最深處,」家敏緩緩的說。
小布丁出生的前2個月,家敏才告訴家人即將當媽的事實。當時,她只敢跟媽媽告白,因為爸爸太疼愛她了,「即便我這樣子(看了看自己圓墩墩的身軀),我爸還是把我當成小公主。」
媽媽得知後,無法諒解:「我不知道上帝為什麼不喜歡同性戀,但祂就是不喜歡。」家敏難過地跟媽媽說:「同性戀這條路很辛苦,但有家人支持就不辛苦。」在不遠處「看書」的爸爸,顯然聽到母女倆的對話,走到家敏身邊留下一句:「我會寫信給你。」就逕自去睡了。
沒多久,楊爸爸果然寄信到醫院來。拿到信的當下,家敏正準備趕往開刀房,但還是忍不住拆了信。只看了第一段,心情激動,就不敢多看了。信的內容大略是:
這麼多年來都沒有支持你,讓你受苦了。我會把喬婷當媳婦,把布丁當孫子,我會努力的支持你們⋯⋯
小布丁很幸運的在眾人支持與祝福下誕生。
這對伴侶雖然就住在醫院宿舍,但選擇了標榜人情味、客製化的「溫柔生產」,請助產士來家裡接生。生產當天,除了助產士,生父也到場幫忙。喬婷痛了33小時才生出布丁,過程中助產士2度問她們要不要到醫院生?但既然已經到處放話要溫柔生產,也就騎虎難下了。
生產過程中,助產士問大家生完孩子的心願,所有人一致回答:「要好好睡一覺。」但當第一眼看到小布丁,每個人都亢奮得不想睡了。接著,助產士問家敏:「想要怎麼烹調胎盤?是要麻油還是三杯?」這讓家敏一驚:「要我吃醫療廢棄物嗎?」嘗過後竟然還能說出口感:「臍帶脆脆的還不錯,胎盤就沒什麼特別的。」
家敏所待醫院的護理師們都非常疼愛布丁,常不斷催著家敏跟喬婷趕快結婚。經過解釋才知道台灣的同志婚姻還沒合法,感到相當驚訝。家敏笑說:「原來竹東走得還比較前面。」
楊家敏與小布丁。(攝影/吳逸驊)
楊家敏與小布丁。(攝影/吳逸驊)
連家敏幼兒時期的保母,也相當疼愛布丁,過年時最大包的紅包就是家敏的保母給的。喬婷很感恩來自各界的友善:「我們非常幸運,因為我們身邊的支持體系非常多。」家敏接口:「但我覺得還是要歸功我們自己,」大家對於她突如其來自我稱讚小小取笑一番,讓家敏很不好意思的補充:「從某個時刻起,我覺得這一切非常理所當然。自從我坦然分享給周圍的人,幾乎每個人也覺得這很理所當然。」
有回,一家三口到喬婷同事家吃飯。同事的父母親回來後,大家打了招呼就繼續玩小孩。等家敏、喬婷離開後,同事父母才懷疑的問:「剛剛是兩個女生嗎?」後來同事轉述給喬婷:「你們太自然了,我都忘了跟我爸媽先介紹你們家的情況。」同事的父母親也很開明的表示支持同志平權,讓同事也很以父母為榮。
聊到這裡,布丁醒了,臉紅撲撲的,讓喬婷忍不住讚嘆自己的作品:「好可愛,小可愛,愛你!」布丁睡一場覺的功夫,媽媽們已經訴說了半生的波折。白紙般的布丁,一視同仁的對所有人笑著。 。
同志家庭與他們的孩子

走入同志家庭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