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回歸白宮之路?共和黨初選,川普與時間之神賽跑的決勝50天
2024年1月16日,再度參加共和黨初選的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新罕布夏州阿特金森(Atkinson)舉行的競選活動中舞蹈。(攝影/AP Photo/Matt Rourke/達志影像)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2024年是人類史上最多選舉集中的「超級選舉年」,其以1月13日的台灣大選為起點,並以11月5日美國總統大選為最終站。然而在1月15日開跑的美國共和黨總統提名初選裡,世人熟悉的那個男人──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卻以壓倒性的聲勢,拔得愛荷華州的初選頭籌。一時之間,「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回來了!」的聲音再度傳遍全世界,這讓77歲的川普也成為了81歲的拜登(Joe Biden)最有可能面對的大選對手。

儘管共和黨初選才剛剛開始,但川普會否強勢重返,未來短短50天卻是決勝關鍵。因為川普很可能在2024年3月5日的「超級星期二」一舉擊潰所有初選對手,也可能在同一時間開庭的91起刑事與民事官司中,面臨有罪起訴、甚至禁止參選的官司考驗。

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共和黨提名初選,1月15日在美國中西部的愛荷華州,揭開了關鍵第一站。儘管投票當天愛荷華洲正遭逢暴風雪,但決意再戰白宮的前美國總統川普,卻極為順利地以過半支持率,摧枯拉朽地贏得了2024年問鼎總統的第一場戰役。

在愛荷華州99個郡裡,川普不僅贏得其中98郡,超過51%的得票率,更遠超過排名第二的佛羅里達州長迪尚特(Ron DeSantis,21.2%)、第三名的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利(Nikki Haley,19.1%)。而根據美國《CBS新聞》(CBS NEWS)在1月14日公布的全國民調,如果總統大選即刻投票,如今的川普更將以50%的支持率,力壓48%的現任總統拜登贏得選舉。

愛荷華的初選大勝,讓川普支持者聲勢大振,也讓美國媒體重新辯論著「川普旋風」的重返──儘管川普目前官司纏身、甚至有可能在11月5日投票前被定罪,但若這波高漲的「挺川」聲勢不墜,最快在3月5日的「超級星期二」,川普就有機會壓倒群雄,提前拿下共和黨的總統提名權。

2024年共和黨初選關鍵數字:1,215張黨代表票、3月5日超級星期二
Fill 1
2024年1月6日,美國民眾在愛荷華州克林頓的中學外排隊等候參加川普的造勢活動。(攝影/Getty Images/Scott Olson )
2024年1月6日,美國民眾在愛荷華州克林頓的中學外排隊等候參加川普的造勢活動。(攝影/Getty Images/Scott Olson )

事實上,愛荷華州雖是共和黨歷年總統提名的初選第一站,但過往愛荷華的初選結果,都與共和黨往年的最終提名有明顯落差。這是因為愛荷華州位於美國中西部,以農業為大宗、宗教傾向保守、族群結構也相對單純,與其他的工業大州相比,愛荷華共和黨人的初選傾向往往難以反映全國選情概況,傳統上並不具備「風向球」的政治地位。

然而2024年的共和黨初選,卻可能出現罕見例外,因為川普不僅在全國性民調遙遙領先黨內對手,在愛荷華初選裡的支持率更地比第二名的迪尚特多出近30%,壓倒性的聲量優勢不僅歷代罕見,亦可能提前啟動西瓜效應,加速其他候選人的放棄與退選。

根據共和黨的總統初選提名制度,全美總共56個選區(50州+5個海外領地+哥倫比亞特區),它們將在2024年6月4日前完成所有初選投票,並在7月中旬的共和黨全國大會(2024 Republican National Convention)完成總統參選人的正式提名。

而在這56個選區之中,因人口比例分配,一共有2,429張黨代表票,參選人必須取得至少半數、也就是1,215張黨代表票,才能贏得共和黨的總統提名權。以愛荷華州為例,在全美50州裡,愛州人口僅排第31位,黨代表票一共40張,與全國最大選區──169票的加州與162票的德州──相比,其政治份量僅算中等。

雖然美國各州的初選制度並不相同,黨代表票的分配模式也有所落差,有的州按照得票比例分配,有的州則採行勝者全拿。但每4年一回的總統初選,仍會有「關鍵決戰」的傳統日期──其中之一,即是3月上旬的「超級星期二」。

2024年的「超級星期二」,指的是3月5日當天,以加州、德州為首的16個選區,將於同一天舉行共和黨總統初選,並於當日決定874張黨代票的比例分配。由於超級星期二當天能決定的黨代表票數,約占共和黨全體的三分之一,因此候選人們在此是逆轉超車?還是一舉加倍優勢、擴大領先?對接下來的初選結果都至關重要。

川普為何一直贏?共和黨的競爭者仍擺脫不了川普票
Fill 1
2024年1月10日,佛羅里達州長迪尚特(Ron DeSantis,左)和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利(Nikki Haley右)在愛荷華州舉行的共和黨總統提名初選辯論中交鋒。(攝影/AP Photo/Andrew Harnik/達志影像)
2024年1月10日,佛羅里達州長迪尚特(Ron DeSantis,左)和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利(Nikki Haley右)在愛荷華州舉行的共和黨總統提名初選辯論中交鋒。(攝影/AP Photo/Andrew Harnik/達志影像)

川普在愛荷華州的壓倒性勝利,不僅讓美國政壇一片嘩然,也反映出共和黨至今仍脫離不了川普影響力的現實。像是在2024共和黨總統初選中,目前仍留在場上與川普較勁的兩位候選人──現任佛羅里達州長迪尚特,與曾擔任南卡羅萊納州長、川普任內曾指派她為駐聯合國大使的海利──在過去都曾是美國政壇裡著名的「川普派明星」。

45歲的迪尚特,曾被視為「後川普時代的巨星」,有軍人背景、學經歷出色的他,在2019年當選佛州州長後,就一直以性別政治、文化戰爭、反移民問題等政治議題,將自己打造成美國保守派的政治頭人。其以州長政績作為自己的最大號召,強調自己州長任內雖受川普提拔,但比起已經77歲、施政混亂、政見反覆的川普,迪尚特自己才是「真正能實踐承諾,不會空口白話的保守政治實踐家」。

然而正式投入初選列車後,迪尚特的政壇聲勢卻不斷下滑。基層的共和黨人私下抱怨,迪尚特雖然絕頂聰明,但個性卻苛刻善忌,因此核心幕僚團隊變動不斷、許多共識策略也常常在最後時刻被迪尚特一人專斷推翻。

除此之外,迪尚特非常不擅長與選民直接互動,其雖然提出各種具體的政見牌、政績牌,但在地方造勢與政治募款餐會上,迪尚特都時常給選民一種「難以接近」、「菁英壁壘」的冷峻隔閡感。這與川普總是插科打諢、語出驚人的草根魅力反差極大,並讓迪尚特逐漸陷入被邊緣化的壓力。

與迪尚特相對的另一個「川普接班人」,則是51歲的前駐聯合國大使海利。身為印度裔移民二代的海利,過去在國際外交圈時常發表支持台灣的聲援,但在社會議題上卻也走保守路線。她曾在2017~2018年間擔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並從2019年之後就一直四處奔走、積極挑戰白宮大位,甚至還贏得了著名的共和黨大金主──「科氏工業集團」的柯氏兄弟(Charles & David Koch)──鼎力支持。

海利的初選策略為「溫和與現代」。她強調自己雖然認為「川普總統任內表現出色」,但也指責川普在2020年選舉過後的國會山莊襲擊事件等爭議中「做出一連串重大錯誤決定」。海利認為,儘管川普過去曾經是個好總統,但他身上的官司、政治爭議與個人醜聞已經嚴重傷害了共和黨的包容形象與美國團結,因此在「勝選」與「團結國民」考量上,代表和解與邁向未來的海利,一定能比包袱過重、爭議巨大的川普,更有機會贏得2024大選。

與傾向孤立主義的川普、迪尚特相比,外交經驗豐富的海利,更像是共和黨的雷根主義者,在烏克蘭、台灣等前線盟友議題上,海利的力挺態度也更為明確且實際。但正也因為這樣的傳統路線,迪尚特與川普也都以「共和黨版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來攻擊海利的建制派形象。

再加上主張「拋下過去,前瞻未來」的海利,至今仍以避免黨內分裂為由,迴避對川普的政治對決。於是,種種因素加乘下,川普至今仍在共和黨內一騎獨走,讓被遠遠甩在身後的迪尚特和海利,陷入了難堪且愈發邊緣的「第二名之爭」。

共和黨候選人對台灣的立場

儘管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對於國際局勢有著極為明顯的深遠影響,但在共和黨提名初選階段,各方候選人著重的仍是美國經濟、教育、政治團結等問題,「外交」乃至於「台海政策」的國際方針討論,在此階段並不是美國選民的關心議題。

事實上,在共和黨初選的政見發表與辯論過程裡,試圖挑戰川普的海利與迪尚特,都曾多次將「中國視為最大威脅」、甚至以「敵人」稱之。兩人的立場都強調美國應在貿易政策上,更進一步與中國經濟脫鉤,以求把製造業與先進產業的工作機會帶回美國本土。

其中,曾公開稱中國是「美國之敵」的海利,在台海安全的立場上,仍為維持著與拜登政府類似戰略,包括更進一步強化台灣自我防衛的能力,並結合印太盟友對中國戰略圍堵。但批評者卻認為,海利的中國對策缺乏一致性,因為擔任南卡羅來納州長期間,海利曾大力吸引中資入駐、並是當年最為鼓勵中國國營企業投資美國的州長之一;而多次發表挺台立場的迪尚特,則在軍援烏克蘭議題上採取反對意見,因而遭到國際盟友與共和黨傳統派的質疑,並擔心這將引發骨牌效應,進一步影響美國對於國際安全的投入。

至於民調領先的川普,雖然在2023年曾多次於媒體訪問中,公開發出「美國為何需要保護台灣」、「美國應該收回台灣的半導體優勢」等爭議發言。但截至目前為止,川普都拒絕參加共和黨的初選辯論,對於台海政策、中國問題也沒有更具體的政見發言。

決戰新罕布夏,川普的纏身官司會引響選戰走向嗎?
Fill 1
2024年1月16日,新罕布夏州曼徹斯特(Manchester)的一個院子裡出現了川普的競選文宣。(攝影/Getty Images/Brandon Bell)
2024年1月16日,新罕布夏州曼徹斯特(Manchester)的一個院子裡出現了川普的競選文宣。(攝影/Getty Images/Brandon Bell)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分析表示,愛荷華州的初選結果給美國政壇不小的震撼。因為川普的勝選雖然一如預期,但眾人皆沒料到在99個郡裡,川普不僅贏下了98個郡,在30歲以上、女性共和黨支持者、甚至中高收入戶的家庭裡,川普也都展現出倍於對手的絕對優勢

但相較於愛荷華州,美國政壇觀察的重點,卻放在共和黨初選第二站:1月23日的新罕布夏州初選。位於美國東北部的新罕布夏州,雖然只有22張黨代表票,但在共和黨政治版圖裡,新罕布夏卻有其特殊的代表地位──因為新罕布夏是美國著名的搖擺州之一,其投票傾向往往更能回應「中間選民」的樣態,所以在風向預測上,也更具指標意義。

像是新罕布夏州的共和黨選民,其平均教育程度、家庭收入都較愛荷華州為高,選民樣態上也更為溫和、宗教性較低。因此在共和黨內初選裡,無論是海利還是迪尚特,都非常希望能在新罕布夏州扳回一成──就算目前新州民調結果仍由川普領先,但只要能明顯拉近差距,「排名第二」的候選人就有機會提前發動棄保,進入「挺川與反川」的一對一對決。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指出,新罕布夏州的結果或將成為川普2024白宮之路的第一個關鍵,假若溫和的新州選民仍給予川普極大的肯定,初選就更有機會在3月5日的超級星期二之後,提前進入「川普獨跑」的垃圾時間;但若目前新罕布夏民調排名第二、落後川普達13個百分點的海利,能夠把差距拉至個位數,「時間之神」就可能會逆轉川普的支持風向。

《華爾街日報》之所以特別強調「時間」,關鍵在於川普纏身的多起重大刑事官司,都將在2月進入關鍵期──像是科羅拉多州以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為依據,禁止因國會山莊襲擊事件而涉嫌叛亂罪的川普參加總統選舉一案,聯邦最高法院就將在2月8日展開聽證,並預計於超級星期二之前做出判決;此外,川普被指控的海湖莊園機密文件事件「風暴丹尼爾斯」(Stormy Daniels)性醜聞封口事件企圖推翻2020選舉結果事件,也都將於同一時間陸續開庭,因此川普是否誠實、適任、尊重法治、或有資格代表共和黨再戰總統,屆時也將遭遇極大政治挑戰。

「在川普之前,美國從未有過候選人,在面臨刑事指控的情況下,仍繼續競選總統。」《華爾街日報》指出,截至目前為止,前總統川普仍身背91起官司,其中還包括多起聯邦刑事訴訟。然而在愛荷華州初選的出口民調中,超過6成的愛荷華共和黨支持者仍認為「就算遭到起訴,川普仍是最適合擔任總統的候選人」。

史上最老的美國總統選戰:川普的重返,對拜登是好事嗎?
Fill 1
2024年1月15日,在愛荷華州首府狄蒙(Des Moines)舉行的共和黨活動舞台上,出現川普與現任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的影像。(攝影/Getty Images/Chip Somodevilla)
2024年1月15日,在愛荷華州首府狄蒙(Des Moines)舉行的共和黨活動舞台上,出現川普與現任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的影像。(攝影/Getty Images/Chip Somodevilla)

相較於共和黨的熱鬧初選,民主黨的聲勢則顯得低調且尷尬──儘管基層一度出現雜音,多數的美國民意亦質疑高齡81歲的拜登,其過老的年紀是否仍適合擔當國家領導人──但民主黨至今都沒有出現足夠實力的挑戰者。除非出現重大且不可預期的意外,否則拜登與賀錦麗(Kamala Harris)仍將會被民主黨提名參選、爭取2024年白宮連任。

事實上,從2023年開始,拜登就因為通膨問題與經濟因素,而遭到相當大的選民質疑。根據《ABC新聞》(ABC NEWS)與Ipsos在1月14日公布的全國民調:拜登總統的施政滿意度只有33%,不滿意度卻高達58%,其中71%的美國選民認為「美國經濟在拜登任內並無好轉」。

《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表示,儘管在就業數字與GDP成長等「總體經濟數據」來看,拜登政府的施政表現相當穩定,但大幅走揚的通貨膨脹問題,卻仍讓一般民眾難以感受到經濟復甦的成果,各種物價、油價與生活成本的上揚,反倒加劇了政府與人民之間的認知脫節與對立。

但總體經濟的數據並不完全與民生大眾無關,隨著各項經濟指標的狀況改善,從今年春天開始,美國民生經濟將有感復甦,目前市場上已慢慢能看見物價的走穩、薪資調漲跟上通膨速率,因此拜登團隊也期待「2024年下半年美國將出現一波景氣榮景」,趕在大選之前讓大家有感滿意。

除了期待經濟回穩,拜登團隊對於「川普的重返」之態度,也引發輿論關注。事實上,隨著共和黨初選的推進,民主黨陣營陸續開始操作「拜登與川普的二次對決」,希望藉由進步派與中間選民對於川普的負面記憶,重新團結士氣低迷的民主黨。

根據《CBS新聞》的民調結果,儘管川普在共和黨初選聲勢遙遙領先,但在與現任總統拜登的一對一對決裡,川普卻是「勝選優勢最小的共和黨候選人」──77歲的川普,民調只領先81歲的拜登2%,而45歲的迪尚特卻領先3%、51歲的海利領先8%。

「拜登的態度,給人一種『川普是他最期待對手』、認為只有自己能打敗川普的感覺。他最近甚至還告訴記者:要不是川普圖謀東山再起,自己說不定不會競選連任。」《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警告,這種大意甚至取巧的作法,不僅容易讓民主黨自食惡果,面對川普強勢的爭議重返,美國社會的文化戰爭,很可能再一次陷入極端對立、面臨無可療癒的衝突困境。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的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

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