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orld 國際週報》

自衛隊宮古島空難,日本黑鷹與陸將墜落背後的「台灣有事」
日本自衛隊年度最大規模實彈射擊演習「富士總合火力演習」中進行操演的UH-60JA「黑鷹」直升機。(圖片來源/日本陸上自衛隊官方網站)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日本自衛隊4月6日發生嚴重空難,一架載著陸上自衛隊第8師團新任指揮官──坂本雄一陸將(相當於他國軍階的陸軍中將)──的UH-60JA「黑鷹」直升機,在沖繩宮古島海域不明原因墜毀。空難10天後,失事機體才在106公尺深的海底被找到,機上10人截至4月19日只尋獲6具遺體,是自衛隊近30年來死傷最嚴重的空難,也是日本自二戰後殉職官階最高的軍中事故。

宮古島空難不僅是衝擊日本國防戰略的意外事件,事故的發生背景與日本政府事後的微妙回應,更衍伸出關於台灣有事、中國威脅、沖繩駐軍,以及日本防衛政策「南西大轉移」等敏感而重要的脈絡討論。

中將上任7天就殉難,跨區巡視沖繩卻在宮古島墜機

這起對日本造成巨大衝擊的直升機空難,發生在2023年4月6日,一架陸上自衛隊編號43106的UH-60JA黑鷹直升機,當天下午3點46分從航空自衛隊的宮古島基地起飛,計畫在宮古群島上空執行約1個半小時的空中偵查訓練。當時機上共搭載10人──除了2名駕駛、2名機工組員,還有宮古島警備隊指揮官伊與田雅一,以及遠從九州熊本駐地前來沖繩視察的陸將坂本雄一等5名第8師團核心將官。

但直昇機才起飛10分鐘,就在6日下午3點56分雷達光點消失。根據航管紀錄,43106在消失前2分鐘曾與航管員聯絡,當下雙方通話並無異狀,同時天候狀況、風向與日間能見度都正常;誰知2分鐘後,飛機就在宮古機場西北18公里、伊良部島東北海岸3公里的海上失去蹤影。

Fill 1
自衛隊、宮古島、空難、日本
4月8日,日本海上保安廳的搜救直升機於宮古島周邊海域進行搜索。(攝影/Yomiuri/The Yomiuri Shimbun via AFP/Masanobu Nakatsukasa )

趕赴事發海域的搜救部隊,在43106雷達光點消失的2個半小時後,於事發海域附近發現了直升機殘骸──包括主旋翼的斷片、沒有展開的救生艇,以及仍從內側鎖上代表成員來不及逃生的機門──確認直升機已高速墜海。

雖然事發海域離宮古島不遠,但當地海流強勁潮汐變化大、海底高低落差的地形又極為複雜,因此自衛隊、海上保安廳與在地漁民的搜索行動,一直到事發7天後才終於在雷達光點消失位置東北4.2公里處的106公尺海底,找到了機艙主殘骸與包括坂本雄一在內的6名罹難將官,但直到4月26日為止機上仍有4名自衛官下落不明。

日本的「國產黑鷹」UH−60JA

宮古島海上失事的UH-60JA多用途直升機,是以美軍UH-60「黑鷹」直升機為設計基礎、授權日本生產的專用機型。日本的「國產黑鷹」主要分成航空自衛隊與海上自衛隊用於搜救部隊的UH-60J、海自專用的SH-60J與SH-60K「海鷹」反潛直升機,以及陸上自衛隊的UH-60JA。

雖然空自的黑鷹與海自的海鷹過去都曾發生過空難,但陸自的UH-60JA服役紀錄一直相當穩定,是部隊中最為可靠與穩定的空中工作馬。本次失事的43106號直升機,在自衛隊服役已超過20年,但該機過往維護紀錄良好,今年3月才入廠進行例行安全保養,事發當天的天候狀況與能見度也非常良好,不太容易發生飛行員的錯判高度的「空間迷向」,因此墜海事故的肇因謎團也讓自衛隊上下非常挫折與意外。

找不到的黑盒子恐已隨黑鷹沉入大海

防衛省表示,UH-60JA在陸自服役的紀錄非常安全穩定。該機種配有兩具渦輪軸發動機,就算空中遭遇鳥擊或兩具引擎同時故障,直升機也不會突然墜毀,而是像竹蜻蜓一樣「自旋」緩緩降落海面。除此之外,直升機起飛前,駕駛按照程序必須手動打開緊急定位發射機(ELT),假若偵測到飛機遭遇撞擊、或劇烈下墜,ELT就會自動定位發出求救信號。

但43016號的雷達光點消失前,並不曾使用無線電發出異常通報或緊急求救;墜海後,本該自動呼救的ELT也毫無動作。因此這架飛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迄今日本官方仍摸不著頭緒。

另一方面,每當空難事件發生時,搜救隊伍都會優先尋找俗稱「黑盒子」的飛航記錄器。但在43016直升機墜海事件中,「消失的黑盒子」卻成了事故調查深陷謎團的主要原因。

Fill 1
自衛隊、宮古島、空難、日本
4月12日,日本自衛隊搜救人員持續於宮古島的海岸線尋找失事的UH-60JA殘骸。(Photo/Masanobu Nakatsukasa/Yomiuri/The Yomiuri Shimbun via AFP)

日本自衛隊過去的直升機墜海空難,大多發生在航空自衛隊與海上自衛隊──由於日本四面環海,因此空自與海自的飛機「黑盒子」都配有自動脫離機制,只要偵測到飛機失事,黑盒子就會主動從機身體彈出、甚至漂浮在海上即刻發出衛星定位訊號。

陸上自衛隊UN-60JA的黑盒子,卻不會主動發射定位信號,也沒有主動脫離與漂浮的功能。防衛省坦承,因為陸自直升機的原始設計是要在「陸地飛行」,考慮到陸上墜機通常比較容易定位位置,陸自部隊又有特種作戰深入敵後的戰術需求,為了避免黑盒子落入敵人之手,陸自專用的UH-60JA才會把黑盒子牢牢嵌在機身深處;不料此次,卻因此隨著43106一起墜海沉沒、甚至散落在100~200公尺深的沖繩海底。就算日本政府已準備打撈直升機殘骸,但能否如願在地形複雜的宮古島海底回收黑盒子,卻仍在未定之天。

空難重創的陸自第8師團,是馳援「台灣有事」的關鍵部隊
失事的43106號直升機,隸屬陸自第8師團麾下第8飛行隊,原本配置在九州的熊本機場(KMJ)
熊本機場為軍民兩用機場,陸上自衛隊在此開設「高遊原分屯地」,駐有第8師團的直升機部隊。
,之所以出現在離基地1,000公里外的沖繩宮古島,是為了第8師團新任指揮官坂本雄一的「南西特別視察」。

現年55歲的坂本雄一,今年3月30日──也就是宮古島海上空難的一週前──才晉升為陸將並被任命為第8師團指揮官。他原本是日本陸上自衛隊的明日之星,長期在陸上幕僚監部(相當於陸軍司令部)擔任作戰幕僚,也曾是陸自協調歐洲、美國軍事交流的代表幹部,無論是在陸自、防衛省還是日本政府裡,坂本都以「冷靜穩健」的可靠形象聞名,在文武官員與基層幹部中相當有人望。

在升為第8師團長之前,坂本曾擔任駐守群馬縣的陸自第12旅團長,該單位素以靈活的直升機空降突擊戰術而聞名,因此欽點他為第8機動師團指揮官的決定,當時也得到防衛省上下很大的期許。

以熊本為基地的第8師團,是日本陸上自衛隊西部方面隊最重要的戰力骨幹,承平狀態下負責防守九州南部(熊本縣、宮崎縣、鹿兒島縣);但若出現緊急狀況,第8師團麾下的5,000兵力就必須負責從九州島南部到台灣東北部海域(包括釣魚台與八重山群島)的「南西諸島」960個離島防區──因此在日本的戰略設定中,第8師團不僅被防衛省稱作「鎮西機動師團」,更是陸自面對中國威脅與「台灣有事」的應變主力

Fill 1
自衛隊、宮古島、日本、黑鷹、西部方面隊
為加強與海上自衛隊的聯合作戰能力,日本陸上自衛隊西部地區直升機部隊在東海與「大隅號」運輸艦共同進行起降訓練。(圖片來源/陸上自衛隊西部方面隊官方Facebook)

在過去的美蘇冷戰時期,日本陸上自衛隊的戰略重心主要對北防禦蘇聯,部隊的戰力部署與戰備建設大多集中在北海道。蘇聯解體後,中國軍事崛起卻給日本南方防線帶來極大壓力,因此從2012年第二次安倍內閣以來,日本政府更加速戰力調整,將戰力資源從傳統的東北調向西南,並特別強化陸上自衛隊在南西諸島的軍事部署與因應台海局勢的快速應變能力──而第8師團就是這波戰略轉向的核心單位,因為其守備防區內的九州南部與奄美大島,已是自衛隊擴建基地與彈藥儲備的軍事重鎮;而當南西諸島面臨重大軍事威脅時,第8師團更必須出動救援。

假設台海發生戰爭,當日本離島遭遇攻擊時,負責沖繩縣防衛的陸自第15旅團將負責原地防守、優先鞏固沖繩本島的重要軍事基地群。而離台灣更近的宮古島(離台約300公里)、石垣島(離台約270公里)、與那國島(離台約108公里)若遭威脅,第8師團就必須從南九州出動第一時間馳援、甚至負責反攻的奪島任務。

正因第8師團的戰備任務極為關鍵而敏感,甫於3月30日剛到熊本上任的坂本雄一,才趕著視察官方編制上屬於第15旅團的宮古島防區──誰知這場空中偵查卻讓他一去不回,更成為日本自戰後以來,單次損失最多高階軍官的最嚴重空難。

宮古島的戰略重要性

長期以來,日本在南西諸島的防衛部署與自衛隊基地,大多集中在沖繩本島;但2000年之後的中國軍事崛起,卻暴露了自衛隊在沖繩以南的力有未逮。為了填補沖繩本島到與那國島之間超過400公里的真空地帶,日本防衛省於2014年啟動的「中期防衛力整備計畫」,才開始在九州島南部到台灣東北部海域的南西諸島上,先後設置陸上自衛隊的奄美警備隊宮古警備隊八重山警備隊

位於鹿兒島縣的奄美警備隊,由第8師團指揮,是目前日本全力建設的南方補給基地;宮古警備隊與今年3月才在石垣島完成基地設置、預計將裝備先進防空系統與反艦飛彈的八重山警備隊,平時由負責沖繩防禦的第15旅團管理,但緊急狀態則由第8師團從南九州跨區支援。

其中,宮古島位處沖繩本島與台灣中間(各距離約300公里),是日本「南西大轉移」(日語:南西シフト,即南西Shift)最敏感與關鍵的重點地區──因為宮古群島西側的下地島機場,擁有一條3,000公尺的長跑道,是日本在沖繩本島以南唯一一座能起降傳統戰鬥機、甚至轟炸機的機場。

雖然下地島機場是沖繩縣管理的民用機場,在沖繩縣府與宮古島地方的堅持下,除非「緊急事件」否則不得作軍事用途,但近年來,無論是駐日美軍或是日本自衛隊都一直希望能進一步整備下地島機場,甚至開放「軍民兩用」,讓其成為沖繩本島以外另一個重要的防衛據點。因此近期東亞局勢緊張,往來東海上空的美軍與日本自衛隊的戰鬥機,也時不時因機械異常或特殊突發狀況為由,臨時降落下地島機場。

正因為宮古島的重要戰略位置,坂本雄一身為負責緊急事態中支援南西群島的第8師團長,才會在新就職的第一週裡,特別飛往宮古島作現場地形勘查。

防衛省再三澄清「與中國無關」,凸顯情勢及戰略敏感

日本防衛省官員向《每日新聞》強調:在應對中國威脅時,第8師團可說是日本「最重要」的陸自戰鬥單位。因為這支部隊不僅得面對極大的戰備壓力,還必須在緊急狀態中完成跨單位(整合沖繩的第15旅團)、跨軍種(搭配航空自衛隊與海上自衛隊的離島作戰)、跨國家(協調駐日美軍與其他盟邦部隊)的複雜聯合行動,所以只有本職學能最出色、各方溝通經驗最俐落、判斷力最勇猛果敢的菁英將領,才有資格指揮第8師團承擔「鎮西重任」──正因如此,宮古島空難也對日本帶來巨大衝擊。

「一口氣損失那麼多重要人才,是自衛隊過去從沒有過的重大事件。」前陸上幕僚長(陸自最)冨澤暉對《朝日新聞》表示,新到部的指揮官探勘守備區的地形,是很常見的部隊習慣。但坂本雄一才剛上任一週就遇難身亡,不僅嚴重打擊了第8師團的部隊士氣,在時機上也正好遇到了中國為了「報復」台灣蔡英文總統與美國眾議院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在美的歷史性見面,而派出航空母艦山東號等戰鬥部隊,在台灣東部、沖繩海域大舉軍演,甚至在空難當天也有中國軍艦穿越宮古海峽,緊張時刻與失事時間的巧合重疊。因此,沖繩地方與日本媒體網路上掀起了一波激烈的「中國攻擊陰謀論」。

不過日本防衛省強調,雖然事故當天清晨,宮古群島海域確實有中國軍艦出沒,但43106號直升機失蹤的時間是在下午,「兩起事件的發生時間有明顯差距。事故發生當下,我們也並未發現中國的海空部隊曾出現異常行為。」此外,43106雷達光點消失的位置離岸邊並不遠,但無論是自衛隊的雷達,還是宮古機場與下地島機場的航管系統,都確定沒有偵查到其他軍機船艦、或任何可疑物體的信號,因此就客觀事實來看,「並沒有證據顯示中國與宮古島陸自空難有關」。

自衛隊不斷透過日本各大媒體解釋,指民間謠傳的「飛彈攻擊說」、「無人機攻擊說」與「電磁波攻擊說」都是偏離現實的無稽之談──因為若有飛彈或無人機發動攻擊,自衛隊必定能掌握到雷達反應;若是電磁波相關武器,附近的漁民廣播、機場航管也應會被同樣干擾而發現有敵意行為;此外,飛機消失的位置離宮古島、伊良部島只有數公里遠,但島上居民與附近作業的漁民,卻都沒聽到爆炸巨響或燃燒黑煙,空難之後漂流在海上的機身碎片,也沒有遭遇攻擊會出現的燃燒痕跡。

事實上,在陸自直升機墜海後,日本政府至少3次公開闢謠「中國涉案論」,並特別暗示社群網路的爭議謠言有可能是有心人士的認知作戰。不過防衛省反覆的澄清作法,卻反應出日本與中國當前軍事對峙氣氛,在南西諸島的高度敏感性。

2022年8月裴洛西(Nancy Pelosi)訪台引發的中國圍台軍演後,國際社會對於台海戰爭的焦慮感大幅提升。在此期間,日本政府不僅將2023年的國防預算大幅增加26%,更承諾將在2027年前把軍費支出提高為目前的1.6倍、達到占GDP至少2%的目標;之中,日本政府的幾個標誌性軍費建設,包括購買先進的巡弋飛彈、在八重山群島部署防空與反艦飛彈系統,都以中國為潛在的戰略威脅,但南西諸島各地對於「自衛隊來了」的政治理解卻各有不同

以沖繩本島為例,由於二戰沖繩戰役的血腥歷史與美軍基地(駐日美軍70%都集中在沖繩)的長年困擾,地方政府對於南西諸島「加強防衛」始終抱懷疑態度;但在人口流失嚴重的八重山群島與鹿兒島縣的奄美大島,日本防衛戰略的「南西大轉移」與自衛隊大舉進駐,卻也給地方經濟帶來豐沛、穩定且持續增加的周邊經濟效應,因此不少離島政府對此公開表達歡迎立場。 與文化隔閡且時常在地方產生治安問題的駐日美軍相比,南西諸島對於日本自衛隊大多抱持信賴態度,因為自衛隊與地方社區的關係通常比較和諧,在颱風、洪水、地震等極端天災中,駐地自衛隊也往往是離島地區防災與醫療救助的關鍵幫手。但同一時間,中國大舉增加的海空軍騷擾、甚至直接打進日本專屬經濟海域的飛彈軍演,卻也把昔日與世無爭的南西諸島推向「衝突前線」。

以宮古島為例,過去兩年地方輿論不斷擔憂用於主動打擊敵軍基地(也就是中國)的陸自先進導彈即將登島,將使自家島嶼成為中國戰時空襲的主要目標、甚至是西太平洋的戰場前線。而本回的第8師團長空難,事件中種種的資訊不透明與社群不斷傳播的中國敵意陰謀論,亦加深了地方情緒對於「南西諸島前線化」的不安焦慮

不過,離台灣更近的與那國島,地方政府則非常期待進一步擴大的軍民合作為地方帶來的建設紅利,甚至以「台灣有事」為由,公開向沖繩縣府要求擴建與那國島的港口與機場,這也可能放寬自衛隊進一步擴大部隊入駐、甚至在戰時讓與那國島成為美日盟軍援助台灣的中介基地的戰略彈性。

Fill 1
自衛隊、日本、與那國島
與那國島的日本陸上自衛隊基地。(攝影/Reuters/Issei Kato)

根據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在2023年1月公布的台海戰爭兵棋推演報告,假若中國採取武力手段犯台,美國要協防台灣、或至少確保中國入侵不會勝利,必須具備以下四大先決條件:

  1. 台灣必須堅決抵抗中國入侵,如果台灣方面放棄抗戰,無論外界如何支持都來不及阻擋中國武力統一。
  2. 美國必須對協防台灣有徹底覺悟,包括在戰鬥發起之前盡一切可能武裝台灣、並在開戰之後第一時間做好與中國發生軍事衝突的對抗決心──因為台灣禁不起猶豫拖延,時間拉得越久、或半調子的支援,都會讓中國取得勝利先機。
  3. 美軍必須裝備足夠的長程打擊火力,避免與中國海空軍短兵相接。
  4. 日本必須參與協防台灣的軍事行動,最低程度是開放基地使用權。

CSIS分析認為,儘管台灣的戰鬥意志與美國事前的軍事部署,是抵抗中國的最大勝負前提,但日本對待台海戰爭的態度,卻是影響台灣存活機率的最大變因之一。

根據CSIS的24次兵推結果,大多以聯軍付出慘痛代價後擊退中國為結局,但如果日本第一時間果斷入陣,並全面開放美軍使用日本的所有基地與民航機場,聯軍將付出最小勝利代價,並於最短的7天內迫使中國放棄戰爭;相反地,若日本選擇「保持中立」,拒絕美軍使用駐日設施介入台海戰爭,那麼台灣與美軍恐將慘敗,並遭遇24次兵推中唯一一次中國擊破美軍、武力統一台灣的「末日結局」(Ragnarok:諸神黃昏,北歐神話裡的末日之戰)。

報告認為,除了台灣自己不戰而降以外,中國入侵台灣的兩個最大利多條件,即是:

  1. 台灣獨自抗戰,沒有人來協防台灣;
  2. 日本保持中立,拒絕開放基地與資源協防台灣。

正因如此前提,宮古島空難所反映的人事時地物,也才間接反射出日本面對「台灣有事」的現實與挑戰。

緊急接符的新人事安排

43106號黑鷹直升機墜海後的15天,日本防衛省終於在4月21日深夜證實第8師團長坂本雄一的死亡消息,他的遺體從106公尺深的海底被打撈上岸,並經由DNA比對後才證實身分。不過在坂本雄一確認死亡的前一天,日本防衛省發出了緊急人事派令,將原本駐守北海道札幌的第11旅團長青木伸一,轉調為第8師團的新任團長,以替代坂本雄一「空難失蹤」後的指揮空缺。

值得注意的是,擁有豐富部隊指揮經驗的青木伸一,是日本戰後重建「兩棲陸戰隊」的關鍵人物,也是陸上自衛隊水陸機動團在2018年成軍後的第一任指揮官。過去他曾是日本防衛省與美軍陸戰隊協訓、學習建軍經驗的負責主任,也曾長期在西部方面隊服務,相當熟悉九州、沖繩與南西諸島的防務,是陸上自衛隊實作派軍官的代表。

而駐守在北九州的水陸機動團,雖然是中央直屬部隊,但也是與第8師團一同負責南西諸島緊急狀態的主要應變部隊。因此宮古島空難儘管嚴重打擊了日本的防衛士氣,但由青木伸一緊急接掌第8師團兵符,這一看似臨時救火卻更為強悍果斷的人事安排,卻更展現出日本中央政府應對中國威脅與台海風險,前所未見的嚴肅姿態。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的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

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