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最友台的日本前首相離世:安倍晉三遭槍擊身亡,終年67歲

2019年4月25日,時任首相的安倍晉三在結束與維謝格拉德集團(V4)的會議後步出會場。3年多後,這位最友台日本首相的離開震驚世界,將衝擊東亞政治的下一步局勢。(攝影/VLADIMIR SIMICEK/JIJI PRESS/AFP)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7月8日日本時間5點03分(台灣時間4點03分),宣告死亡,終年67歲。

今天上午、日本時間11點30分左右,安倍晉三在奈良市的街頭演說中遭到槍手槍擊,脖子兩處槍傷、心臟與大血管嚴重出血,送往奈良縣立大學附屬醫院進行搶救,並在日本時間下午5點03分,由醫院正式宣布不治身亡,終年67歲。而這位最友台日本首相的離開,不僅是台灣外交的損失,也會衝擊東亞政治的下一步局勢。

醫院方面表示,安倍送醫時就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他的傷口最深直達心臟、並造成動脈大量出血。儘管院方全力搶救,卻無能為力。儘管院方全力搶救,甚至輸血超過100單位(2萬毫升),安倍仍因失血過多而死亡。

至於刺殺安倍的41歲槍手山上徹也,目前已被奈良警方逮捕。目前已知山上曾在2003~2005年間服役於日本海上自衛隊,目前定居在奈良市,職業狀態不詳。

山上徹也被捕後的初步供詞,自稱是「對安倍前總理大臣感到不滿,所以想要殺他」,但同時卻聲稱自己行刺動機「與政治理念無關」。警方向日本各大媒體透露,兇手在偵訊中有提到某宗教團體,但目前無法確認槍手的證詞是否可信。

安倍助選中遇襲:參議院大選前48小時的刺殺事件

Fill 1
友台、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槍擊
安倍晉三遭到槍擊後,送往奈良縣立大學附屬醫院搶救,最後在7月8日日本時間5點03分宣告死亡。醫院方面表示,安倍送醫時就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他的傷口最深直達心臟、並造成動脈大量出血。儘管院方全力搶救,卻無能為力。(攝影/The Yomiuri Shimbun via AP Images/達志影像)
現年67歲的安倍晉三,之所以會出現在奈良街頭演講,是因為日本即將於7月10日舉行國會的參議院選舉──作為黨內大老、也多次期待能越過參議院席次門檻藉此修憲
日本修憲門檻之一是參議院席次要超過三分之二的164席,目前自民黨─公民黨聯盟只掌握138席。
的安倍,也因此積極投入自民黨的各地選舉造勢。

7月8日上午11點20分左右,為自民黨參議院選戰助選的安倍,在奈良市的近鐵大和西大寺車站前廣場,舉行街頭助選短講。但演講才沒幾分鐘,台上的安倍就在11點30分,遭一名中年男子持槍從背後兩度開火射擊。根據目擊者證詞,槍手現場開了兩槍,第一槍槍響後安倍還繼續演講,但男子隨後補上第二槍卻讓安倍應聲倒地。

安倍中彈後,當場失去意識,也沒了呼吸心跳。儘管現場幕僚緊急搶救,救護車也在案發7分鐘內趕到現場,並用直升機緊急把安倍於12點20分送進奈良縣縣立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搶救。但安倍一直呈現到院前心肺功能停止,儘管醫療團隊緊急輸血、並成功止住胸腔出血,但子彈打傷了心臟大血管,因此安倍的心跳一直沒有恢復,並於5點03分──也就是夫人安倍昭惠從東京宅邸趕來奈良醫院後不久──宣告不治死亡。

在安倍宣告不治的同時,奈良警方也於下午5點左右出動大批警力,並從兇手山上徹也的住所找出疑似爆裂物。

警方表示,山上徹也供稱自己為了刺殺行動,製作了「大量土製手槍與炸彈」,在案發現場尋獲的兇器,就疑是兇手自己製造的「土製槍械」犯案──犯案武器長度約30~40公分,兩根並列的槍管則以黑色膠帶綑綁固定,但無論是槍機還是槍管都不像常見的制式槍械,因此在案發第一時間才被警方與目擊者判斷為「疑似改造獵槍或散彈槍」。

根據現場記者與目擊者拍下的案前畫面,埋伏在現場的山上徹也,疑似一路斜背著疑似自製槍械,並被拍到在安倍右後方數公尺處「待機」的事前畫面。由於事發現場是交通繁忙的車站前廣場,數百名聽講群眾人潮眾多,兇手斜背的非制式槍械又難以辨識,可能因此沒被即時發現。再加上兇手疑似故意等到安倍上台發言數分鐘後,才趁虛而入、突然從背後開火。

人在日本的資深媒體人野島剛表示,這是日本在戰後70年的民主制度後,首次發生首相級的人物被嚴重攻擊,「這是很難想像的,我們很難想像一個合理的動機。」野島剛解釋:日本政治人物的公開活動,通常周圍的安全檢查是完整的。但選舉期間,安倍這樣明星級政治人物一天要跑十幾個行程,得走很多地方,安全保安上有可能因人力的不足、或對現場評估的不夠,最終才出現弱點或漏洞,讓刺客趁隙行兇。

出身日本戰後最顯赫政治世家

1954年出生的安倍晉三,來自於日本戰後最顯赫的政治世家之一 ──他的外祖父是有「昭和的妖怪」之稱、曾擔任首相的自民黨大老岸信介(1896~1987);外叔公則是首相佐藤榮作(1901~1975);父親則是曾擔任日本外相與內閣官房長官的安倍晉太郎(1924~1991);自己的弟弟岸信夫(1959~)也是日本眾議院議員,目前在岸田文雄內閣主持國防事務、擔任防衛大臣。

早年就被家族重點栽培的安倍晉三,大學畢業後,先是留學美國、並在神戶製鋼短暫工作3年後,從1982年開始就一路跟在擔任外相的安倍晉太郎身邊,成為父親的祕書官。

1986年,安倍晉太郎接過了自民黨的傳統大派閥「清和政策研究會」的會長一職,並一度具備問鼎首相的政治實力。不料晉太郎卻在1989年罹患胰臟癌末期,並於1991年死去。年僅34歲的安倍晉三自此接棒家族的政治旗幟,並於1993年眾議院大選中,繼承了父親選區、同時也是安倍家族祖籍的山口縣席次,一路連任至今。

作為名門之後,安倍在自民黨與國會都展現了過人的政治手腕,年輕的他也很快地與當時自民黨的少壯派代表──小泉純一郎──結盟。在小泉內閣期間,安倍不僅被持續重用,還當上了自民黨幹事長與內閣官房長官,並在小泉離任後被推舉為接班人。

日本憲政史上執政時間最長的領導人

Fill 1
友台、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槍擊
2006年9月20日,時年52歲的安倍晉三當選成為自民黨總裁與新一任日本首相,他起身接受黨內成員的鼓掌慶祝。(攝影/Tatsuyuki TAYAMA/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2006年9月,時年52歲的安倍晉三當選成為自民黨總裁與新一任日本首相──他不僅成為日本戰後以來最年輕的內閣總理大臣,也是第一位出生於二戰之後的領導人。但安倍當時因自民黨內閣屢屢傳出金權醜聞,民調壓力與黨內派系問題的交錯下,不僅讓安倍的腸胃宿疾急遽惡化、影響日常生活,自民黨在2007年參議院選舉失利亦讓安倍地位遭遇挑戰。身心俱疲的狀況,迫使安倍在上任剛滿一年後不久,就於2007年9月倉促地辭去首相職務。

由於安倍辭職的過程極為倉促突然,連續遭到黨內醜聞與敗選壓力的自民黨內部更是一團混亂。因此安倍第一次執政的失敗,也因下台過程的混亂而被日本輿論批評為「落跑總理」,政壇聲望低迷,一度看不到翻身機會。但在安倍休養身體的同時,自民黨的聲勢卻持續直墜,更在2009年眾議院大選輸掉了執政權。黨內因敗選而群龍無首並強迫進入世代交接的氣氛,反而讓韜光養晦的安倍得到了東山再起的條件。

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了東日本大地震,當時以民主黨為首的聯合政府遭到了極大的民意責難。整體環境的氣氛,讓一度受挫的自民黨重新得到了民意支持,安倍在2012年夏天重新當上了自民黨總裁,也趁勝追擊地於同年年底的國會選戰中,重新贏回了執政權與首相寶座。

「二進宮」展政治手腕,卻也陷入金權醜聞

安倍晉三2012年的「二進宮」,在日本現代政治中不僅相當罕見,政壇亦沒有料到重返的安倍的第二次執政竟然超過7年8個月──若加上第一次執政,安倍擔任首相的時間更長達3,188天、是日本憲政史上執政時間最長的領導人。

在第二次執政中,展現出更熟練的政治手腕,推動了一系列的重大國策──例如政策至今仍在持續的「安倍三箭」安倍經濟學,就改善了當時困擾多年的通貨緊縮;安倍推出的「觀光立國」政策,亦擴大了國內服務業的商機規模,讓每年訪日國際遊客在短短7年間增加了3倍以上。

但同一時間,安倍的長期統治卻也引發「森友學園事件」、「加計學院事件」等多項與私人裙帶聯繫有關的賤賣國有地弊案,這不僅引發了輿論對於安倍夫婦的質疑,亦連帶觸發一連串打壓媒體報導、金權政治階級的社會反彈。

除了多項金權醜聞問題外,安倍任內一度非常積極、並在2015年夏天引爆日本數十年罕見最大規模學運抗爭的,仍是直接觸及日本戰後國家定位的《安保法》與後來仍沒完成的「修憲」爭議。

公開提出修改「憲九條」,推動國家武力正常化

Fill 1
友台、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槍擊
2015年5月14日,日本民眾到安倍首相官邸外抗議內閣強行通過《安保法》。(攝影/AFP PHOTO/Yoshikazu TSUNO)

安倍在2015年強力通過的《安保法》解禁了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當盟國遭到攻擊時,就算不直接遇襲,也可以行使武力反擊)的條件,只要日本「國民的權利有徹底遭顛覆的明顯威脅」時,就算日本沒有直接被攻打,也可以授權自衛隊發動反擊;而2017年安倍更公開提出了「修改日本憲法第九條」的政見,希望能在2020年推動「自衛隊入憲」,並放寬憲法第九條對於「不承認日本國的國家交戰權」的限制條文,並在憲法加入日本應該設置「自衛軍」的條款。

安倍對於《安保法》、自衛隊入憲與修改憲法第九條的政治理念,雖然被國內反對黨與國外質疑意見批評為「意圖重燃軍國主義」。但自民黨內部主流意見卻認為,國家武力的鬆綁與正常化,是日本結束「戰後狀態」、恢復「正常國家」的必經之路;而安倍也屢屢暗示來自於中國崛起的武力威脅,已迫使日本不得不在國際戰略上,採取更有彈性與自主空間的防衛主權。

除了國內的修憲與國防調整外,安倍在第二次內閣期間也積極遊說美國與盟邦,將傳統的「亞洲─太平洋」戰略觀,擴大成「印度洋─太平洋戰略」,像是目前被視為「圍堵中國」重要平台「四方安全對話」(Quad,美國─日本─澳洲─印度),就是由安倍第一次內閣在2007年發起,並於第二次執政期間的2017年再啟至今。

然而安倍的修憲政見與戰略主張,最終都沒能在自己任內完整實踐。2020年COVID-19疫情爆發,極大的疫情衝擊與防疫壓力再度壓垮了安倍的健康。大腸潰瘍的宿疾復發,讓安倍精神與體力大幅衰退,最終才在2020年9月再次辭職,結束了自己身為日本首相的政治之路。

安倍卸任首相後,仍持續留在國會眾議院,並在之後接過了黨內最大派閥清和政策研究會(現稱:安倍派)的會長一職,於國家政治與自民黨內仍有極大的話語份量,包括現任首相岸田文雄的接任,都有其背後的允諾與助力──然而2022年的參議院選舉,原本被視為自民黨再次挑戰修憲的關鍵門檻之一,不料在選舉倒數階段卻傳出安倍遭到槍殺身亡的憾事,卻也讓安倍政治的生涯,在巔峰的下半場,劃下了令人極為錯愕的休止府。

與台灣的相互認識在2000年後,岡崎研究所做橋梁

2000年到2003年間代表台灣出任駐日代表的羅福全,今天白天接到長子羅澤行自日本傳來安倍被槍擊的消息後,第一時間跟夫人毛清芬說的第一句感嘆是:「一個好人。」

2000年羅福全派駐日本時,安倍時任內閣官房副長官,羅福全夫婦憶起雙方第一次見面,是在天皇每年兩次的園遊會,毛清芬記得那時的安倍:「很年輕,很親切。他跟福全說起自己的外公岸信介時,安倍說小時候會騎在外公的背上,喊著說:反對安保。」

羅福全在2001年時,曾安排前總統李登輝訪問日本,當時是台日外交的重大突破。2003年海基會首任董事長辜振甫獲頒早稻田大學榮譽博士時,日本前任首相森喜朗在東京銀座料亭宴客,當時主客不到10人,包括安倍晉三、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都在坐,這3位後來也當上首相。而羅福全在日本3年,回台時,安倍曾將他當時出版的《邁向美麗之國》這本書,請羅福全轉交給李登輝。

兩岸交流遠景基金會執行長賴怡忠,也在2000~2003年時,擔任台北駐日本經濟文化代表處代表室主任。對於安倍,他也有相當長期的觀察。

他指出,安倍對亞太的戰略構思與想法,受到日本前外交官岡崎久彥的影響深遠。

2000年民進黨政府執政後,台美日展開三邊的安全對話,其中台日分別是由日本的岡崎研究所、台灣是由台灣智庫展開交流。賴怡忠說,2002年時,安倍還是官房副長官,當時關切的是北韓議題,對台灣還不那麼熟悉,但因為透過岡崎研究所這一層的關係,讓安倍在思想上開始接觸台灣。岡崎久彥後來在安倍於2007年擔任首相時,擔任他重要的外交智囊。岡崎在2014年過世。

賴怡忠表示,2004至2008年時,主流日本的想法是「台海不要出事來影響日本」,但安倍翻轉這個想法,他讓日本了解到,台灣民主的確保,對日本民主的確保至為關鍵。

日本從1989年進入平成(1989年1月8日~2019年4月30日),正好是國際進入後冷戰時代,賴怡忠直指「安倍是讓日本重新站上國際舞台的關鍵人物」。他認為,之前日本在國際外交上是亳無存在感,但安倍在第二任首相之後,推動積極主義的和平外交以及印太戰略的構想,安倍的思想成為美日印澳整個構思的基礎點,也引領美國跟著日本思考印太戰略,這是過去沒看過的。

在日本政壇讓台灣從隱諱走上檯面,安倍是第一人

Fill 1
友台、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槍擊
2021年7月29日,已卸任首相、但仍是眾議員的安倍晉三,參與在東京國會大廈舉行的日、台、美三方戰略會議。(攝影/The Yomiuri Shimbun via AP Images/達志影像)

此外,安倍也是第一個把台日關係搬上檯面的日本政治領袖。

賴怡忠表示,台日關係在20世紀末期雖有些發展,但一直處於檯面下,安倍卻無視這個政治禁忌。他在第二任首相期間,以打擦邊球的方式,在他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支持台灣,說明台灣的重要性,即便卸任後,他也用全部力氣討論台海議題。讓台灣在日本政治討論進行徹底的翻轉。「是他讓台灣在日本政治討論從隱諱到檯面上的積極討論。」

這個影響是一步步推進。去年12月,安倍分別參與遠景基金會和國策院的邀請談「新時代台日關係」,在視訊演說中,安倍就表示「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賴怡忠指出,安倍認為台灣的安全,就是關係到日本的安全,日本本身安全若有狀況,可以主動啟動美日同盟,日本不需要等候美國的後方支援來對應,這代表他用日本的利益確保台灣的民主。

安倍離開後,會不會影響台日關係?

野島剛評估,日本雖友台,但帶頭倡導台日友好的領袖人物不多。「安倍對台灣友好是他個人的信念,但也讓日本社會對台灣更有好感,這次中彈,不但衝擊他的政治生命,對台日方面的政治效應也是很大的重創。」

但賴怡忠認為,總體來說,他已很成功把台灣議題變成檯面上日本主要關心的議題,不會因為過世,就人亡政息。但的確安倍以往很積極幫助台灣,未來台日之間有沒有可能有這樣一位積極又有影響力的人存在?

日本政治人物遇襲事件表

1960年10月:社會黨委員長淺沼稻次郎在演講途中,遭右翼青年行刺身亡。

1990年1月:長崎市市長本島等遭右翼團體成員槍擊,身受重傷。

1990年10月:前勞動大臣丹羽兵助在陸上自衛隊駐屯地遭一名男子行刺身亡。

1992年3月:自民黨副總裁金丸信在演講途中遭槍擊。

1996年10月:岐阜縣御嵩町町長柳川喜郎在家中遭襲擊,身受重傷。

2002年10月:民主黨議員石井紘基在自家停車場遭右翼團體代表刺殺身亡。

2006年8月:自民黨前幹事長加藤紘一的老家遭右翼團體縱火燒毀。

2007年4月:長崎市長伊藤一長遭山口組暴力團槍擊身亡。

2022年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遭前海上自衛隊員以土製槍械槍擊身亡。

(資料整理/黃鈺婷)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