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Hello World 國際週報》

安倍晉三驟逝後的日本政局:派閥洗牌、修憲斷尾壓力與繼承者競爭

7月10日,日本首相兼自民黨總裁岸田文雄(左2)與黨內幹部在東京自民黨總部,為候選人的名字貼上紙玫瑰,以表示在參議院選舉中獲勝。按照慣例,用來標註當選者本為鮮紅玫瑰,因安倍驟逝、黨內哀悼治喪,全改換成淡粉色。(攝影/TORU HANAI/POOL/AFP)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日本前首相、自民黨眾議員安倍晉三7月8日遭槍手山上徹也射殺身亡,終年67歲。作為戰後日本執政時間最長的國家領導人,安倍的猝逝不僅震撼了國際社會,對於日本政治更是極大的衝擊。兩天後如期舉行的日本國會參議院選舉,自民黨再一次取得大勝,執政聯盟不僅參院輕鬆過半、修憲派的4個政黨更拿下發動修憲所需的三分之二席次門檻。

然而安倍死後的政治重組,對長期執政的自民黨以及現任首相岸田文雄,卻是危機與轉機並行的巨大挑戰──岸田政府與自民黨內部將如何回應「安倍突然離去」的派系真空?岸田又真的會接過「安倍的遺志」推動日本修憲嗎?

安倍晉三7月8日在奈良街頭助選時,遇刺身亡,日本社會雖然極為震驚──畢竟這是戰後日本,第一次有首相級別的政治人物被暴力刺殺──但在考慮政治穩定與已知犯案資訊後,7月10日的國會參議院選舉仍如期投票。

在選舉之前,執政的自民黨原本就以「執政聯盟席次過半」為勝利指標。但開票後,執政的自民黨─公明黨聯盟,不僅把參議院的優勢擴大到146席
自民黨119席,公明黨27席;聯盟較選前增加8席。
(總席次的59.3%);若再加上同樣支持修改憲法的日本維新會(21席)、國民民主黨(10席),參院這4個「修憲派」
也稱為「修憲四黨」,指的是日本國會政治中,自民、公明、國民民主、維新這4個支持推動修憲的政黨。需特別注意的是,修憲四黨雖然傾向修憲,但對於修憲內容卻有各自不同的堅持與項目差異。
總席次來到177席,已超過了修憲所需的三分之二門檻(166席)。

儘管參院選戰的結果,是乾淨俐落的大勝。但在自民黨總部內,主持開票儀式的岸田文雄與一票黨內大老卻都板著臉孔、毫無表情。這一方面是因為自民黨的勝選本來就是意料中事,二方面則是自民黨還在為安倍哀悼治喪,而黨內也對真正到來的「後安倍時代」感到了明顯的不確定感。

樂觀者認為,連續帶著自民黨打贏兩次國政選戰
日本的「國政選舉」指的是國會參眾兩院的全國性大選。岸田文雄在2021年10月當上首相後,先於同年10月底拿下眾議院大選,2022年7月又再度拿下參議院選戰。
的現任首相岸田文雄,直到2025年都不會遭遇選戰壓力;完全執政的優勢,岸田將得到政治穩定、改革推動不受反對黨阻礙的「黃金3年」(​​黄金の3年)。悲觀者卻擔憂,安倍的猝逝留下巨大的「派閥政治真空」,恐讓自民黨陷入無法預測的權力大地震。

誰來接棒保守派大旗:安倍身後的派閥大洗牌

Fill 1
日本、選民、修憲、後安倍時代、自民黨、重組
日本前首相安倍突遭射殺,自民黨雖拿下參議院選舉大勝,仍有派系、修憲等諸多政治問題待解。圖為2020年9月14日自民黨總裁選舉後,各派系大老岸田文雄、安倍晉三、菅義偉、石破茂(由左至右)的合照。(攝影/Eugene Hoshiko/Pool/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安倍逝世後的翌日,其遺體即由夫人安倍昭惠一路護送,被運回東京澀谷的宅邸。

移靈前的8日深夜,安倍第二次執政時期的心腹、前首相菅義偉,特別趕到了奈良醫院見老戰友。翌日下午1點,安倍靈柩回到東京時,安倍重點拉拔的親信、自民黨政調會長高市早苗,也帶著自民黨幹部在澀谷宅邸外列隊等候;而岸田文雄,也特別等在安倍遺體回家後的30分鐘內,就趕到澀谷宅邸簡短致意。

在黨內大老紛紛趕來致哀送行的同時,自民黨內卻已陸續傳出不安的疑因。安倍雖然兩年前就卸任首相,但對自民黨的內部政治仍有極高影響力──安倍生前不僅是黨內保守派陣營的共主,更是自民黨最大派閥「清和會
全名為「清和政策研究會」,通常以時任會長領導人的姓氏為簡稱,因此也被稱作「安倍派」。
」的領導會長。
日本的「派閥政治」

在戰後日本的政黨政治中,自民黨雖然長期一黨獨大,但其內部卻會因為不同的經濟路線、政治立場與地域光譜,而組成各種「黨中之黨」的派系團體──此一組成即是日本政治特色的「派閥」

雖然在民主國家中,只要有政黨政治,都會有各自不同的黨內派系。但日本「派閥」傳統卻與自民黨長年主政的戰後政黨生態有關。

成立於1955年的自民黨,其實是當年日本商界擔憂戰後左翼的抬頭,而積極斡旋兩大保守派右翼政黨──自由黨日本民主黨──整合合併。然而併成自民黨的兩大保守陣營,彼此之間卻仍有不同派系、政策立場與黨政資源的衝突與差異。於是為了調停彼此間的提名衝突,以及更重要的政治獻金與黨政資源的分配,自民黨黨內才逐漸演變出以政治大老為中心的黨內派閥。

自民黨派閥政治的主要權力算計,仍以國會議員的數量為主。其可影響的政治範圍,包括選擇黨魁、乃至於誰能當上首相的「自民黨總裁選」,或者是重大國會法案的議員動員數量;換句話說,如果沒有派閥的多數背書,就算當上了自民黨總裁和首相,也很難推動國家政務。

派閥除了折衝自民黨內的權力競爭與政策矛盾,也有募集並分配政治獻金、供應銀彈給所屬議員選舉的實際作用。儘管派閥的存在,讓自民黨內存在不同政治光譜的多元討論,但正因牽扯的金錢與權力問題頗為複雜且不一定透明,派閥底下的金權貪腐也是屢見不鮮,因此日本輿論大多對「派閥政治」抱持負面觀感。

安倍逝世前的自民黨黨內生態,主要分為6大派閥:安倍領軍的「清和會」(國會兩院94席)、自民黨幹事長茂木敏充的「平成研」(54席)、自民黨副總裁麻生太郎的「志公會」(50席)、岸田首相的「宏池會」(44席),以及二階俊博的「志帥會」(43席)與森山裕的「近未來政治研究會」(7席)。但其他仍有包括菅義偉在內等82席議員,是沒有特定所屬的無派閥者。

其中,清和會不僅由安倍親自率領,國會席次數量更是自民黨內的第一派閥,無論是在2021年菅義偉辭任首相後的自民黨總裁選舉(後來由岸田文雄擔任)、還是後來岸田帶領自民黨贏得眾議院選舉後的內閣人事安排,岸田都必須「優先聆聽安倍的意見」,尊重清和會對於內閣人選的想法與利益。

傳統上來講,清和會的派系光譜較為偏向「政治保守,經濟自由」。而在安倍長期掌政的政治現實下,派閥內的氣氛也極大擁護著兩大神主牌「日本修憲」與「安倍經濟學」;同時自民黨內的政治保守派亦尊安倍為共同盟主。

但當安倍遇刺身亡後,原本聲勢如日中天的清和會,不僅瞬時失去了擎天支柱,派閥內也還來不及培養具有足夠實力的接班會長人選。因此在自民黨為安倍哀悼、全力協助治喪的同時,自民黨內部也開始私下討論派閥洗牌「分食清和會」的可能性

對於一般議員來講,加入派閥除了意識形態之外,更重要動機還是資源分配的現實原因。同時,清和會又是自民黨內壓倒性數量的第一大派閥,對於統合黨內人事與政策方針有極大影響力,因此「最大派閥沒有會長」一事,也實際影響了自民黨執政的效率與黨內平衡。

清和會之前是由現任眾議院議長細田博之擔任派閥會長,直到安倍卸任總理後才於2021年底接任──原因是安倍長期擔任總理大臣,照默契慣例不得主導派閥。但細田過去半年屢傳重大醜,包括失言「自給月薪只有100萬日圓很少」引發輿論眾怒,又被控涉嫌長期權勢性騷擾黨內女性與記者的MeToo風波,因此細田回鍋會長的可能性並不高。

至於目前保守派風頭最健、也被外界視為安倍親信的高市早苗,雖然在安倍遇刺後積極協助治喪,並數度公開喊話要自民黨的夥伴「繼續完遂安倍前總理的遺志」,但高市早苗在黨內的右翼鷹派立場並非主流,與風格謹慎的岸田首相也南轅北轍,目前也非清和會成員,因此能否能繼承安倍穩定保守鷹派的效果?政壇討論極有疑慮。

岸田總理即將迎來黃金3年:「安倍真空」是利多還是利空?

Fill 1
日本、選民、修憲、後安倍時代、自民黨、重組
岸田文雄於安倍遭槍擊後出席東京的記者會。(攝影/The Yomiuri Shimbun via AP Images/達志影像)

日本政治分析大多認為,清和會的傳統地位雖然不會快速衰退,但派閥人數應仍會外逃到麻生派、茂木派、甚至首相所屬的岸田派,因此原本黨內「安倍獨大」的政治結構,或將進入一段群雄相爭的檯下戰國時代。但「安倍真空」引發的派閥洗牌,對於岸田文雄是利多還是利空呢?政壇輿論也有曖昧解釋。

岸田選前一直表示選舉優先,只要本回參議院選舉過關,岸田內閣與自民黨執政就將迎來完全執政的「黃金3年」──因為從現在開始到2025年夏季,日本將有3年時間沒有國政選舉;換言之,已經連續贏得參眾兩院大選勝利的岸田,將有絕對的政治威信,在完全執政的優勢狀態下,穩定推行各種改革。

事實上,從岸田文雄於2021年10月當上自民黨總裁後,自家派閥力量不足的岸田,就一直低調地採取被稱為「超安全駕駛策略」的韜光養晦,其基本上沿襲了安倍與菅政府的一系列既定施政方針,在內閣人事上也格外尊重安倍派、麻生派與茂木派的人選。

這樣的無為而治,雖然讓其取得了穩定且高滿意度的內閣支持率,也是讓他兩度贏得國政選舉大勝的主因。但隨著執政時間的推移,以及國際通膨對日本帶來明顯有感的民生物價壓力,岸田內閣與安倍派的摩擦與彼此試探,也從今年春天以後開始白熱化了起來。

事實上,岸田文雄的上台雖然與安倍的幕後支持有關,但兩人在關鍵政策上的分歧卻愈發明顯──例如安倍過去幾個月裡,先是大力鼓吹倍增國防支出,後來又爭議拋出美國應與日本「核武共享」的可能性(註)
而岸田文雄來自廣島,家族也有原爆受難者,因此他反對核武、反對在日本境內重新部署同盟核武的態度一直很明確。
,接著在日本物價民怨中,施壓政府應該堅持安倍經濟學的量化寬鬆與貶值政策,甚至從中介入日本央行總裁明年3月的接班遴選。因此在參院選舉之前,安倍與岸田的政治互動,就一直顯得緊張。

像是在夏初的助選活動中,安倍就曾意有所指的表示:「我不是在自誇⋯⋯但日本目前的通膨率,可比起我過去8年執政都還要高。」暗諷岸田內閣平穩物價不力,才會把問題丟給安倍經濟學。同時來自清和會的壓力,亦開始追問岸田真的有修改憲法的意思嗎?

《東洋經濟》《朝日新聞》的分析都認為:儘管岸田文雄與檯面上非常尊重安倍晉三的政策意見,在斡旋派閥政治時也極為謹慎;但於政治實務上,岸田擴張自家派閥實力的意圖還是相當明顯──例如在岸田當上首相之後,自己並未依照自民黨慣例辭去派閥會長之職──在黨內政治的運作中,岸田派逐漸成為「安倍派的反對派」光譜,亦是愈發明顯。

然而派閥之間除了競爭也有合作,像在當前的修憲、國防與戰略問題上,岸田一直相當尊重安倍的意見與溝通能力。儘管來自清和會的保守派壓力,時常質疑岸田的魄力與修憲動機,但之前透過與安倍本人溝通,岸田仍能最大程度地協調自民黨鷹派右翼的意見。因此在安倍被刺殺猝逝後,從清和派內部洗牌開始的權力鬥爭,雖然讓岸田得到了權力擴張的可能機會,但要如何與保守鷹派有效溝通與對話,卻也成為一大難題。

岸田真有接手修憲之意嗎?

安倍逝世之後,岸田文雄的處理應對可說非常慎重與貼心,對於前首相的後事禮遇與尊重,亦顯現出岸田謹慎的一面。據報安倍喪禮前夜,11日的「通夜」守靈儀式,雖然只開放近親好友參與,但岸田仍親自到舉行喪禮的東京增上寺,再一次向老同事致意。

不過派閥政治的權力流轉仍頗為現實。在參院大選過後,自民黨內部也對各大媒體表示:岸田預計在8月底、9月初進行內閣人士與自民黨高層改組。外界一般預期,首相會進一步擴大岸田派的人事位置,但尚不確定會如何處理高市早苗等安倍派強硬人物的去向。

除此之外,另一個因參院選舉大勝而引發關注的政治關鍵,則是岸田文雄會否趁著「黃金3年」的機會,正式推動日本修憲?

目前自民黨所提出的4大修憲主張,分別是「自衛隊入憲」「教育無償化」、「參議院合同選區選制修改
由於人口減少的影響,日本的島根縣鳥取縣,德島縣高知縣是「合併選區」,但會影響各地方權力不等值的問題,因此提議修改選制。
」與「大規模災害的國家緊急狀態權力強化」。從安倍2012年第二次執政開始,自民黨已數次在參眾兩院取得三分之二以上的修憲派聯盟席次門檻,但相較其他民生議題,修憲一直不是民意重視的政策。

10日深夜,參院勝選過後的岸田首相,雖然在《NHK》的選後直播節目中,強調會大力朝「修憲的目標推進」,但實際上日本的修憲政治仍有相當大的政治門檻。譬如說,修憲派的4個政黨,彼此對於4大修憲項目的取捨與路線並不一致;同時修憲就算通過國會兩院,也還要付諸全民公投後生效(日本至今不曾舉行過全國性公投)。

根據日本各大媒體的各別民調,在2022年2月俄國入侵烏克蘭之後,感受到國防憂慮的日本民意明顯倒向支持修憲。正也因此,部分國際媒體將安倍猝逝後的參院選舉,視為日本民眾對於「修憲立場」的風向投票。

但事實上,根據《時事通信》在7月10日隨參院選舉所做的出口民調,日本選民最在意的政策議題仍是經濟──30.2%的民眾認為,日本最重要的政策改革是「就業景氣」;其次是關於高齡化與少子化的社福對策(15.7%認為「醫療─長照─年金」最重要;11.1%認為是「托育與防少子化政策」)。

至於認為「修憲」最重要的選民,只占出來投票者的4.7%,在議題排名中還落後於「物價政策」(7.4%)與「國防外交」(5.8%)。

除此之外,儘管部分國際媒體認為「安倍的死,或可能催出了日本選民對於自民黨的同情票」,甚至進一步推動「安倍修憲遺志」的政治氣勢。但實際上,在本次參議院選舉中,日本的全國投票率仍只有52.05%──這雖比3年前參議院選舉的48.79%為高,但仍是日本戰後以來「投票率倒數第四低」的國政選舉。

換言之,在當前政治討論裡,安倍派的自民黨後繼者們,雖然會以「繼承安倍的願望」為政治號召。但日本國內的實際民意離修憲的討論,卻仍有相當大的距離。

軍事線出身的資深記者半田滋,在集英社的《現代商業》專欄寫道:

「在過去,日本修憲的政治討論,都是由安倍晉三擔任火車頭,拉著名為『自民黨』的列車往前衝。但現在這個火車頭已經沒有動力了,列車還會朝原定的修憲方向前進嗎?」

同時,自民黨黨內幹部亦向《時事通信》不安地透露:

「岸田首相不得保守派的心,『後安倍時代』的政局會怎樣發展,混沌得連我們自己都看不明。」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