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台灣無人機作戰的理想與現實

戰爭不再只是軍人的事

烏克蘭的啟示:民間「百萬架無人機保台」想像背後,要加速平戰轉換

曾在烏克蘭擔任國際志願兵的姚冠均表示,過去部隊只能透過傳統哨兵巡邏的方式警戒跟偵察。有了政府徵用來的無人機,等於多了一對「鷹眼」,能在戰場上做近距離偵察,撥開濃厚的戰場迷霧。(攝影/林彥廷)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前往專題

今年2月俄烏戰爭爆發,烏克蘭政府在全國徵用空拍機(或稱無人機),作為偵察戰情,或改造成簡易的炸藥投擲武器,在戰場上獲得顯著成效。軍事專家發現,民用無人機在戰時轉換為武器,是小國對大國進行「不對稱作戰」的利器之一。

受烏克蘭經驗啟發, 前聯電董事長曹興誠率先提出「百萬無人機保台」計畫,也有民間組織將操作無人機納入民防訓練項目,期待強化台灣國防的韌性。

理想化為現實需要突破許多難關:「平戰轉換」無人機由誰製造?戰時如何跟國軍配合?以及將無人機技術融入民防系統、跟現有軍事體系協作等問題。透過《報導者》採訪,這篇文章將解析這個構想的可能與阻礙。

「Get down! get down!(趴下!趴下!)」回想起今年3月到5月在烏克蘭擔任國際志願兵的經驗,姚冠均皺起眉頭。那段時間只要聽到疑似無人機在空中飛的聲音,他與隊友就會不假思索自動臥倒找掩護。他知道,聽到這個聲音後不到10秒,猛烈的砲擊就會從遠處襲來。

過去多是攝影用途的無人機,現在成為戰場上空的死神之眼。姚冠均切身體驗。

2月24日俄烏戰爭爆發,29歲的姚冠均在3月搭上前往烏克蘭的飛機,加入國際志願軍團;在後方完成一個月的基礎訓練,姚冠均便與其他來自智利、羅馬尼亞跟喬治亞等國的志願者組成一支小隊,投入前線戰場。

Fill 1
百萬架、無人機、平戰轉換、姚冠均、烏克蘭
姚冠均在烏克蘭切身體驗無人機在戰場上的威脅。在戰場時,他跟隊友都會不自覺的往樹蔭下站,害怕天上的無人機會發現他們的蹤跡。(攝影/林彥廷)

砲擊猛轟、火箭襲擊、機槍掃射等超高強度的死亡威脅與混亂有如戰場迷霧,讓身在其中的人容易迷失方向。

「無人機應用在戰場上,是我看過最聰明的辦法,」曾目睹新進士兵因為不熟悉戰場、被炸得屍骨無存的姚冠均說,戰場上情報非常重要,小隊必須清楚駐紮地點的情況,精準掌握附近敵軍的數量、動向,才能做出正確判斷,否則就可能因誤判而錯殺友軍。

在獲得無人機之前,姚冠均部隊只能透過傳統哨兵巡邏的方式警戒跟偵察。有了政府徵用來的無人機,等於多了一對「鷹眼」,能在戰場上做近距離偵察,撥開濃厚的戰場迷霧。

無人機擔任小部隊眼睛,撥開戰場迷霧、協助砲兵攻擊遠距目標

除了協助部隊偵防戰況外,無人機也是後方砲兵鎖定攻擊對象的眼睛。

戰爭初期,俄軍出動大量地面裝甲部隊進攻基輔。烏克蘭國土防衛部隊(Territorial Defence Force, TDF)為了掌握俄軍動向,連絡一位住在基輔外郊、擁有小型空拍機的15歲小男孩波克拉薩(Andrii Pokrasa),希望他們用空拍機找出俄軍位置。

波克拉薩與父親花了一個晚上飛無人機四處搜尋,最後發現俄軍車隊的車燈。他們將車隊照片跟座標回傳給烏軍,沒多久,俄軍裝甲車隊就被遠方烏軍的部隊砲擊,全軍覆沒。

Fill 1
百萬架、無人機、平戰轉換、烏克蘭
小型無人機已經在烏克蘭戰場被廣泛使用,除了用作小部隊視距外的偵察之外,稍作改裝後,也可以投少量擲炸藥。圖為烏克蘭頓內茨克戰區前線,一位操縱無人機的烏克蘭士兵。(攝影/AFP/Anatolii Stepanov)

戰爭爆發前,烏克蘭國防部並沒有特別量產小型無人機配發給部隊,因此戰時只能緊急徵用民間空拍機,但數量仍相當有限。像姚冠均所屬的50人小隊裡,只分配到兩具,小隊的成員也都沒有受過專業無人機飛手訓練。他們只能在戰場上一邊使用、一邊犯錯、一邊學習。

烏克蘭軍隊用生命血淚換來的經驗,無比珍貴。同樣面對虎視眈眈的強敵,台灣從中可學到什麼?

曹興誠「百萬架無人機保台」登高一呼之後,現況如何?

前聯電董事長曹興誠,從陷入戰火中的烏克蘭看到台灣面對中國威脅準備不足,公開宣布捐出新台幣30億元,協助加強台灣軍事防衛能力。

他在9月接受《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專訪時指出,「如果中共的船艦跟軍隊試圖跨越海峽登陸,我們就可以(用無人機)反擊。」曹興誠表示,當時已經有民間廠商找他,希望他協助民間產製百萬架攻擊式無人機,嚇阻中共入侵。

目前,國防部擁有的軍用無人機,從大型「騰雲」、中型「銳鳶」小型「紅雀」以及自殺型的「劍翔」,合計起來只有百餘架。若要加速無人機戰隊部署,除了加快量產自製研發的軍用無人機、向國外軍購外,若能加入數以千計、或萬計的「平戰轉換」無人機,更能形成一道本島綿密的防禦網路。

何謂平戰轉換?

指將平時的制度或裝備,順利轉換成戰時的制度或裝備。

以海巡署的安平巡邏鑑為例,平時安平艦是海巡署的執法船艦,並沒有安裝飛彈或是其他重裝備武器,但安平艦在製造時已預留了管線與平台系統。當戰爭爆發,安平艦可以在24小時內加裝飛彈系統與方陣快砲等軍事用途裝備,讓原本只是執法的巡邏艦變成擁有軍事武力的飛彈艇。

承平時期,這百萬架無人機藏在民間。原本用在高空拍攝、農噴以及橋梁巡檢的無人機,都可以在共軍來犯時,即時轉換成軍事用途,部署在灘岸、城鎮中做近距離偵防。

美國軍事智庫也建議台灣部署大量無人機。任職於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前美國國防部副助理部長奧赫曼內克(David A. Ochmanek)曾在5月指出,台海戰爭中以有人機搭配大量無人機戰術,將是台灣擊退中國的關鍵。

無論是蘭德公司的軍事無人機蜂群戰術,還是曹興誠想像的民間百萬無人機在戰時轉軍用的假設,都希望以大量無人機作為台灣防禦甚或反擊的戰略。

Fill 1
百萬架、無人機、平戰轉換、曹興誠
前聯電董事長曹興誠對於協助台灣增進國防實力相當熱衷,時常與軍事專家、民防專家討論如何增進台灣民間的防衛能力。(攝影/林彥廷)

自9月登高一呼「百萬架無人機」後,曹興誠的計畫究竟進展如何?

他接受《報導者》專訪時說明,目前政府已有產製軍用與商用軍規的無人機計畫,「當時我拋磚引玉,既然政府已經要投入去做,我就可以去做其他事情,」他直說,「百萬架無人機計畫暫時擱置。」

除生產無人機之外,曹興誠原本也構想,訓練可執行軍事任務的民間無人機操作手。不過,此事也因涉及民用與軍方系統接軌的細節,須等國防部規劃之後才能執行。

「雖然利用無人機攻擊敵人屬於軍隊的責任,但民間還是可以扮演重要的輔助角色。」曹興誠認為,在等待國防部規劃細節的同時,民間可先從民防教育,加強大家對無人機的認識著手。

目前台灣的民間組織還沒有權限與裝備教導民眾如何使用攻擊性的無人機,但是已經有民間組織發起學習操作無人機技術的課程,讓有危機意識的自願者,先學習最基本的技術與知識。

今年6月,由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副教授沈伯洋與台灣安保協會副祕書長何澄輝等人在募資平台發起、致力推廣民防的「黑熊學院」,就是正在籌備將無人機技術納入民防的民間組織之一。

戰爭不再只是軍人的事:無人機如何納入民防、協助軍事任務,至關重要

國防安全研究院的政策分析員陳柏宏說,民航局授予的無人機飛行證照跟軍事需求的飛行技巧有很大的差別:例如軍事上座標的使用與一般民間的習慣有所不同;軍事行動講究對敵人進行有效殺傷,但一般人民沒有「殺敵」的心理建設,未必能在關鍵時刻下定決心;另外,為防止無線電訊號被反偵,傳送敵軍座標的人員,必須不斷移動、防止自己的所在位置被標定,成為被狙擊的目標。這些技術、技巧都不會是一般民間無人機飛手所擁有。

要讓民間飛手「平戰轉換」,國防單位跟民航單位必須討論,共同訂定標準化對照系統,讓受過相關訓練的民間飛手,可以在最短的時間複訓、轉為軍用。要達到這個平戰轉換的想像,軍方系統跟民間訓練之間的協作、演練,至關重要。

陳柏宏舉例,一位民防的無人機飛手將無人機飛到某棟大樓後,如果只是簡單的口頭傳遞無人機正在大樓左邊或右邊的訊息,由於個體間的相對位置不同,其他單位未必能理解目標的正確位置為何,這類細節在分秒必爭的戰場上就十分重要。

「你只會聽到對方在不停地碎嘴,試著形容目標正確的位置,但這些訊息充其量只會是『資訊』,沒有辦法成為有用的『情報』。」他說,這也是軍民兩方必須花時間協作的重點之一,要如何報相對位置、報訊息,這都要經過訓練、協作。

Fill 1
百萬架、無人機、保台、平戰轉換、國防研究院、陳柏宏
國防研究院政策分析員陳柏宏認為,有平戰轉換功能的無人機若要藏機於民,都要跟正規軍事單位協作、接軌,否則國軍無法判別無人機飛手的身分。(攝影/林彥廷)

另外,戰時民防人員的無人機發現敵軍的蹤跡,他們該如何通報?向誰通報?

「民間跟軍方兩邊要先對接,否則這些無人機一升起來,軍方防砲部隊一定就全部打下來。因為軍方沒有辦法判斷你是敵方或友方,」同樣在國防安全研究院擔任政策分析員的陳彥廷指出,烏克蘭從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之後,民防人員一直持續跟他們的內政部配合,雙方協作的契合度,要靠時間累積。

要建立這樣的制度,不僅民間要有意願,國防部也必須打開溝通大門,讓軍方對於民防系統的無人機有認證管道,才能確定是我方的無人機。

訓練的課程有了,那給民防人員使用的平戰轉換無人機,要從哪裡來?

台灣目前仍有時間準備,國家應儘早規劃平戰轉換的標準,讓民間廠商的無人機有所依循,否則戰爭爆發,屆時徵用的民間無人機,有各種不同規格徒增調派的困難。

台灣過去也有政府規劃戰略物資,平戰轉換的類似案例。

平戰轉換最佳案例:70年代國光號巴士的引擎可換裝在坦克上

1970年代,台灣政府為了讓軍事戰力藏於民間,特令國營企業國光客運採購美國灰狗巴士──因為灰狗巴士的引擎,跟國軍陸軍的M113裝甲運兵車、M41D坦克車跟M109砲車是同一款。倘若戰爭爆發,國軍坦克、裝甲車引擎毀損,就可直接換上國光號引擎,達到平戰轉換的最高效能。

無論是平時的工具轉變成戰時武器讓軍隊使用,或是直接讓受過訓的民防人員可用在軍事任務上,都需要經過事先的設計與規劃。

Fill 1
百萬架、無人機、保台、平戰轉換、植保機、日月潭、伊達邵、台灣創新
樂飛創新的無人機擁有模組拆裝功能,只要裝上不同的模組,無人機就可以執行各種農噴、消防或是巡檢的任務。圖為樂飛創新的無人機搭載煙火裝置,於日月潭伊達邵碼頭進行展演。(攝影/林彥廷)
虎尾科技大學飛機工程系教授鄒杰烔舉例,市面上的台製「植保機」
一般農業用的無人機被稱為植物保護類型的無人機、簡稱為植保機。
,可以達到平戰轉換的需求。他強調,因為噴灑農藥的植保機,載重都在10公斤以上,只要經過簡單的修改,可以作為戰時投擲武器的無人機。

無人機廠商樂飛創新也看到了未來平戰轉換的需求,建構可以快速轉換任務的模組化無人機。樂飛創新執行副總張程越說:「拆掉幾顆大的螺絲,無人機可以搭載噴藥的、消防滅火彈或是巡檢用的(相機),只要換上不同任務的模組,就可以變換無人機的工作。」

除了無人機之外,其實台灣的部分政府單位,已在著手進行「平戰轉換」的規劃。

「海巡的安平艦、沱江艦
海巡署的安平艦在2018年由私人企業中信造船集團得標,從2021年起,每年交艦2艘,到2026年完成12艘產量。安平艦可在戰時迅速替換上海軍沱江艦的飛彈模組與方陣快砲,達到初始設計時平戰轉換的目標。
就是這樣,系統中留有戰術電腦的空間,啟動就可以用(轉換成戰艦),」何澄輝說,這讓原本只有警察功能的海巡艦艇,馬上轉換成為軍事艦艇。

因為過去國光客運是國營企業,政府可以直接要求國光客運採購特定型號的引擎。但若要將數以萬計的民用無人機達到「平戰轉換」規格,被賦予「無人機國家隊」隊長責任的經緯航太董事長羅正方則認為,台灣可以仿效美國、法國等擁有完善軍工產業國家的方式,由軍方訂出標準與規格後,下放給民間廠商執行。

9月22日一場由國防部、中科院、經濟部工業局與國科會的跨部會召開的「無人機暨防禦系統徵求廠商」,揭開了產業界與軍方合作產製軍用商規無人機的序幕。羅正方強調,只要政府的規劃完成,以台灣廠商的技術含量,可迅速將這塊戰略缺口補齊。

打造相互協作、情報同步共享的有效防禦網

Fill 1
百萬架、無人機、平戰轉換、經緯航太
在民間廠商擔任研發製作的人才很多都是年輕、剛結束學業的年輕人。他們將創意結合在無人機製作上,協助廠商製作出各種回應社會、產業需求的無人機。(攝影/林彥廷)

軍用商規的無人機產製在今年起步,也有部分廠商早已見到這個需求的商機,開始超前部署。

以製作航空模型起家、近年轉向製作無人機的雷虎科技,在今年中,發表一款與中華電信合作打造空中基地台的無人機,並且計劃與其他的無人機公司合作,發展戰時可以轉換為軍用的空中通訊基地台。

雷虎科技董事長陳冠如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指出,他見到烏克蘭戰爭中,特斯拉(Tesla, Inc.)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為烏克蘭提供星鏈衛星(Starlink),感受到戰爭中通訊的重要,更確定了雷虎發展平戰轉換無人機的方向。

戰爭中,作戰單位間的通訊以及無人機之間的情報傳遞相當重要,動輒上百台無人機同時運作,若能即時將個別的情報彙整成為一個相互連動的情報網,才能達到無人機的最大效能。

烏克蘭軍隊在2014年開始接受美軍訓練,並且近期開始採用用一套名為「Delta」的無人機訊息整合系統、結合星鏈衛星技術,讓數十台到上百台的無人機的訊息可以即時回傳,全部只需要一台筆電就可以整合大量所有無人機在空中蒐集到的資訊。

相對於美軍,俄軍對無人機的用法顯得落伍。目前俄軍無人機飛出去拍攝後,必須等無人機回來才能看到拍攝內容,收到的情報存在致命時間差,相當沒有效率。

也因此,如果台灣的民防與軍事部隊無法達到相互協作、情報同步共享,我們的無人機戰隊就很難形成有效的防禦網。

何澄輝強調,雖然台灣在戰機、戰艦等軍事技術落後中國,但結合通訊、晶片的無人機科技正是台灣的強項,若政府正視無人機戰略的重要性,開啟軍方跟民間產業、民防組織合作,「我們可以在這項新科技武器中,迎頭趕上。」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