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德聖眼中的甜蜜台北

在清朗的冬日傍晚,約訪正在為《52赫茲我愛你》(英文片名:52Hz, I Love You)如火如荼宣傳的魏德聖導演,魏導雖然感冒但仍接受採訪,整天媒體通告馬不停蹄,晚上還有特映會映後與影迷互動的宣傳行程。做完訪問,我跟著魏導一起到戲院,已看過不知幾遍的他,一如往常提早到戲院,並且走進影廳,躲在黑幕後悄悄地觀察觀眾的臨場反應。只見黑暗中導演目光炯炯有神,站在最後一排觀眾的後方,看見觀眾在他安排好的笑點上大笑,他也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電影放映完,他在散場處與熱情的觀眾合影留念,我看到魏導就像是喜宴上的新郎不斷地微笑、合照,再親切地和觀眾握手,最後不忘提醒:「看完喜歡的話,記得幫我們上臉書(Facebook)打卡或傳LINE,推薦親朋好友。」這就是魏導宣傳期的日常。

魏導這樣跑宣傳行程已經持續好幾個月,宣傳攻勢最早是從北美發動,他和多位主要演員,兵分五路,分別到溫哥華、多倫多、紐約、芝加哥、西雅圖等52個美加城市,2016年10月到11月共計65場放映、橫跨27,793公里的宣傳放映活動。

我問魏導為什麼在台灣上映前先到北美各大城市巡迴放映?他說:「之前《KANO》到北美放映20場,身在異鄉的台灣鄉親,一直跟我說等下片很久後才看得到國片,我就跟觀眾許下了承諾,下次我的新片讓他們搶先看,這次我就履行了承諾。」隨後也誠實地說:「因為海外放映並不會損害台灣的票房,讓北美的台灣鄉親搶先看,他們還會上臉書打卡散播網路口碑,就可以傳回來讓在台灣的親友看到。」

電影還未上映,魏導已經南北奔波跑了近百場的包場宣傳,問到這,魏導說:「要把它當選舉看,你去握手,票就是你的。」他請片商盡量安排出席包場特映,「我和演員們全台跑透透,從早到晚一天可以跑個5場,我出席至少3場。」這樣不累嗎?他笑回:「你可以去問那些候選人會不會覺得累?」魏導勤跑行程和觀眾互動,就希望跟選舉一樣,努力去握每一雙手,一票一票勤跑出好票房。

用打撞球來妙喻創作與行銷

每一次的宣傳活動,都要產生正向的擴散效應,這是魏導的打撞球哲學。問到從劇本發想之前,就想到之後要如何做行銷嗎?魏導說:「我不是一開始從行銷出發,才去想故事,而是先想好故事,劇本寫好,要拍的時候,我才去想後面怎麼做。就跟撞球一樣,一開始一定要觀察整個球桌,我要打哪一顆球,哪顆球最有把握打進去,如何可以讓這顆球打進後,還可以製造另一顆球進球的機會,這就是拍片跟行銷自然而然的互動關係。」

魏導接著說:「但是不要忽略一個重點,拍片就是要誠懇的把片拍好,你的誠意是人家看得見的。你片要先拍好,不是行銷要做很好;片拍好,再來把行銷做好。大片小片的行銷方式本來就不同,像《賽德克·巴萊》就不適合用這部片的行銷方式,這部新片也不適合用《賽德克·巴萊》的行銷方式,那是不一樣的格局。」

2008年魏導首部作品《海角七號》創下5.3億元票房奇蹟,吹起國片復興風潮;接著2011年執導《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賽德克·巴萊(下):彩虹橋》兩集總票房8.8億元,並榮獲第48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2014年魏導監製、馬志翔導演的《KANO》票房達3.3億元。

問到被媒體譽為國民導演的魏導,如何看自己9年來為國片開創出的新格局?魏導卻直接回說:「我沒那麼偉大,我做電影,就拍我想拍的片,努力把片拍好。所以我在選擇要拍什麼,都是我想拍什麼就去拍什麼,想製作多大的成本,就找多少錢,想要回本,就去想怎麼樣在行銷上出奇招,或怎麼樣讓更多人了解這部電影好看的地方,我真的沒有那個包袱。」

問到籌拍已久的王家祥原著小說《倒風內海》改編的台灣400年歷史大片《台灣三部曲》目前進度?魏導說:「目前還是最希望在台南拍攝,因為熱蘭遮城就在台南,但整個場景需要重新復原、重新搭建。現在的安平古堡跟400年前的城堡長得就是不一樣,而且不是蓋一座城堡而已,你要從軍營、兵營、建築內城的同時還要建外城,城鎮包含醫館、商鋪、市集、麵包店、打鐵店、街道,房子要從茅草屋、變成木頭房子、到磚造房子,這些過程都要有,這是一定要歷史再現。因為真的想把歷史再現的場景留下來,所以也在談土地的合作,上次《賽德克·巴萊》林口拆一次、《KANO》嘉義再拆一次,我不能再傷一次心了。」

關於作品總是能創造出流行,魏導則說:「我拍每部片的目的都不一樣,觀眾看完《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KANO》,你心裡會留下一個時代、一個歷史,或是留下一個記憶,但這部《52赫茲我愛你》我會留給你甜蜜。」

這一次不是X你媽的台北,而是甜蜜的台北

新片《52赫茲我愛你》魏導找來「宇宙人」小玉、「棉花糖」小球、「圖騰樂團」舒米恩、「小男孩」米非等4位樂團主唱主演,整部片從頭唱到尾,是一部音樂愛情電影,也是台灣難得一見的歌舞片題材?魏導說:「其實這個題材一開始的發想雛形是音樂舞台劇,所以都找樂團主唱來演出,片中有17首原創電影歌曲,利用歌詞跟音樂的元素,把戲劇感情的厚度增加,讓他們邊演邊唱,也找來舞蹈老師溝通,希望舞蹈元素是一種生活的律動,像這個角色心情好或不好,身體就會自然而然的擺動,就是在生活的場景中,隨著心情很自然的律動。」

Fill 1
魏德聖。威視電影提供
新片《52赫茲我愛你》魏導找來「宇宙人」小玉、「棉花糖」小球、「圖騰樂團」舒米恩、「小男孩」米非等4位樂團主唱主演,整部片從頭唱到尾,是一部音樂愛情電影。(威視電影提供)

《52赫茲我愛你》以情人節這一天發生的意外,串起各個孤單的族群,沒有勇氣嘗試愛情滋味的年輕男女小心(棉花糖主唱小球,莊鵑瑛飾)和小安(宇宙人主唱小玉,林忠諭飾)、現實與理想中掙扎的30世代愛情長跑大河(舒米恩飾)和蕾蕾(小男孩主唱,米非飾)、受世俗羈絆的中年單身人士小心的小阿姨(趙詠華飾)和小安的老闆麵包店東師傅(林慶台飾)、同性伴侶琦琦(張榕容飾)、美美(李千娜飾)⋯⋯渴望愛情的都會男女,在情人節共同譜寫出甜蜜的城市戀曲。

關於愛情,真正的難題在於選擇

《52赫茲我愛你》舒米恩飾演的樂天青年大河和在台北市政府工作的務實女孩蕾蕾,30世代的愛情觀很能引起共鳴,魏導說:「我周遭都是30幾歲的年輕人,是談戀愛最矛盾的年紀,30世代有他們的難處,他們不是20幾歲,青春無敵,愛情就是生命的全部;也不是40幾歲的人,結了婚從愛情昇華為親情,他們是需要人家關心的,但長輩的關心往往變成,大家都在問你,為什麼還不交女朋友或男朋友?或是已經交往那麼久了,為什麼還不結婚?但是對他們來說,真正的難題在於選擇:或是在愛情和麵包間還沒有找到平衡點,或者在愛情跟麵包間還在懷疑要選擇哪一個?所以不敢踏出去尋找另外一半,或者還在猶豫要不要跟另一半踏出去往未來前進?所以我希望這部片能給30世代一些祝福,勇敢去愛吧。」

片中另一個笑點不斷的一對,則是找到趙詠華和林慶台來扮一對歡喜冤家,尤其是曾扮演《賽德克·巴萊》莫那魯道悲劇英雄角色的林慶台牧師,對於這個亮點,魏導笑說:「趙詠華能演出很有趣、很可愛的、很熱情的三八,我只希望林牧師能回到年輕時小男人的樣子,因為在愛情裡,沒有大男人,只有小男人。」

由於李千娜及張榕容飾演的女同志角色,在片中參加台北市政府聯合婚禮的女同志戀人,對於片中有同志平權的社會議題,魏導認真地說:「我自己也是基督徒,以基督教觀點來講,現在反同志的大部份都是用舊約的概念,為什麼要守著幾千年前的舊約,限制幾千年後現代人的生活呢?並不是說舊有的法律都不對,但是也不能說舊有的法律放到現在都適用,總是要與時並進。」

魏導進一步闡述人權理念:「時代越進步,越重視人權,站在人權的基礎上,應該要寬容更多、包容更多。所以電影裡的同志是快樂的,跟一般人沒什麼不同,我刻意讓張榕容演一個講話機車的女同志,讓你沒辦法視而不見。她用很機車的話去虧花店的小心跟趙詠華飾演的小阿姨,卻被反唇相譏說妳講話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機車啊?但是這反而是一種認同,而不是排擠。比如說我跟你不是朋友,我會說你可不可以客氣一點,但是跟朋友相處,會說你講話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機車。」

問到片中角色大河和蕾蕾的故事有沒有來自導演跟太太的真實生活經歷?他說:「很多的戲劇結構都是編造的,片中的橋段是因為角色性格重新塑造出來的,對我來說,最直接的就是個性。我太太跟我,一個務實(註:魏導太太在銀行工作),一個理想化。」

最後,問魏導可以用文案一點的講法來說這部片是給老婆的一封情書嗎?魏導笑著說:「拍的時候沒有想那麼多,但拍完後大家都這麼說。萬一老婆問說,人家說你不是拍給我的?我會說沒有啊,不是特別的,而是很潛意識的,就把它說出來了。」欸,魏導果然很會給甜蜜啊。

魏德聖:「歌詞就是現代詩,也是台詞,也是情境。」

這次《報導者》特別邀請魏德聖導演為讀者朗誦其中一首主要歌曲〈鏡子裡的你  鏡子外的我〉的歌詞,這是由嚴云農老師作詞,嚴云農曾為《海角七號》創作電影主題曲〈國境之南〉,榮獲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

〈鏡子裡的你 鏡子外的我〉:琦琦(張榕容飾)、美美(李千娜飾)主題曲,裡面講到導演對於同志的看法,這首歌詞原始概念起源自聖經,導演也有特殊的用意。請觀眾細細聆聽。

0:00
0:00
鏡子裡的你 鏡子外的我

鏡子裡的你 鏡子外的我

鏡子裡的你 鏡子外的我

作詞:嚴云農

他說要有光 所以有了光 我在光之中 看見 妳的模樣 妳跟我很像 也和我 不一樣 我們是鏡子裡的光  來自同個起源的光 我說我想愛  所以有了愛 我在愛之中 看見 我的缺憾 我用我一半 交換妳一半 我們是鏡子裡的人 戴上了 同個指環 那些偏頗的眼光 傷人的 理直氣壯 漂亮不漂亮 我們彼此仰望 我們都是孩子,來自遙遠 遙遠光芒。 你在鏡子裡 我在鏡子外 你看我 像 我看你存在 根本是同一個人 不應該分開 你在鏡子裡 我在鏡子外 同是光 只是不同姿態 我們都是 生來為了 感受愛 感受愛 他說要有光 所以有了光 我在光之中 看見 千萬種模樣 我們都嚮往 各自的嚮往 我們是鏡子裡的人 不一樣 都一樣 ~~ 一樣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俄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