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屆金馬獎特別企劃:電影人手稿的溫度
設計
《報導者》去年底上線後,身處在一個需要投入大量時間與人力處理深入報導的媒體裡,站在文化編輯的角度,應該如何面對眾所關注的非突發性即時新聞?除了以常見、現成、簡單的方式去做,我們還能有什麼不同的呈現方式?
這樣的討論,時常在《報導者》內部出現。
今年金馬獎,我們決定給自己一個嘗試。選擇了一個「聽起來概念很不錯,但好像有點麻煩,真的可以達成嗎?」的做法。去做被認為「比簡單再難一點」的事情,讓我們感覺興奮。
於是,我們組成一個臨時的工作小組,鎖定金馬獎6個獎項中的30位入圍者:最佳導演、最佳新導演、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邀請入圍演員寫下自己劇中印象最深刻的對白、入圍導演則寫下送給觀影者的話,而且「一定要拿到親筆手稿與簽名」。接著,展開了一場台、港、中三地的瘋狂聯繫,在背袋裡天天擺著黑色硬皮的簽名本與簽字筆,對電影公司與受邀者一一說明來意、介紹自己。
這些溝通聯繫的事,在熟稔娛樂新聞採訪的資深媒體人眼中,可能視為稀鬆平常,但對我這半路殺出的生手,往往因為缺乏行內經驗而錯失原本可在難事裡喘息的契機,只好繼續窮追不捨,以勤勞彌補(或一點好運氣)。
這項特別企劃試著提供一個角度,讓焦點回到這些投入生命的電影工作者與電影本身。這些電影人懷抱簡單的信念,卻做著不簡單的事,而我們以土法煉鋼、奔走搜集,試著將他們親筆寫下的一字一句,讓看過或是還沒看過電影的人,都能在這一筆一畫裡,摸到熱度。
最後我們在30位入圍者中取得了17份手稿,搭配攝影記者從星光大道帶回來的第一手照片,當晚等在金馬獎頒獎典禮轉播的電視前,在這6個獎項揭曉時,於《報導者》臉書即時發表得獎者手稿。而部分得獎者,包括最佳導演馮小剛、最佳女主角周冬雨、馬思純,因未能取得手稿,則改以擷取得獎感言方式呈現。
金馬獎落幕後,各項正反評價此起彼落,許多重要議題,還值得以更多時間心力進一步深刻探討。此篇文章完整呈現17份手稿,期待這些電影人的光與熱能被看見。感謝所有協助我們居中聯繫的兩岸三地電影製作、發行、經紀公司。以及當每次面對面說明我們來意後,願意在有限的時間裡,親手寫下這些字句的導演與演員。

張大磊(最佳影片;最佳新導演入圍/《八月》)

Fill 1
張大磊導演笑著跟我們說,自己在片場不太像個「典型」導演,與小演員孔維一(本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得主)在片場一起玩任天堂,用生活的方式引導他進入電影中設定的90年代情境裡。
這個來自內蒙呼和浩特的導演,他的人一如他的電影、他寫給《報導者》的字句那般:「簡單、天真的去生活。」

黃進(最佳新導演/《一念無明》)

Fill 1
因早班飛機睡眠不足的導演黃進,在見到《報導者》記者遞上名片時,突然欣喜地說:「我知道《報導者》!訪我!訪我!」(我們聽了也好欣喜!)接著他拿起簽字筆,像準備寫劇本一樣認真的對著紙張構思,寫下:「咁我地將呢度變好的啦!」這句粵語的中文意思就是「我們把這裡變好吧!」

金燕玲(最佳女配角/《一念無明》飾 母親)

Fill 1
當我們問金燕玲哪句對白印象深刻,她斟酌許久。 飾演因病而飽受折磨的母親,在幾乎滿是負面情緒的對白裡,她最後挑了這句對著長期照顧自己的小兒子,邊流淚所說出的句子:不好意思,謝謝你。
註:金燕玲謙虛自己字跡不夠好,故請我們以打字代替手寫對白,並附上親筆簽名。

曾志偉(最佳男配角入圍/《一念無明》飾 黃大海)

Fill 1
「外判」二字是委外、外發工作之意,遇到複雜難解的事,「外判」看來是最簡單省力的方式。在《一念無明》裡,曾志偉飾演一個離家多年的父親,將身為丈夫、父親的責任「外判」給小兒子,這句台詞卻為這個角色做了最深刻的註解。

曾國祥(最佳導演入圍/《七月與安生》)

Fill 1
拿著筆在紙上寫著句子的曾國祥,不好意思地對著我們說:「我的字不好看,不要介意。」這個謙和有禮的年輕人,雖然沒能抱走導演大獎,但他讓原本角色設定與現在完全相反的周冬雨、馬思純,因著對人的敏銳,讓她們各自找到合適位置,同時入圍、同時得獎。

陸弈靜(最佳女配角入圍/《德布西森林》飾 母親)

Fill 1
這句由「妳阿嬤⋯⋯」做為開頭的對白,後面接著的是一連串難記複雜的台詞,當時讓陸弈靜背了許久。如今回想自己在山裡奔走的拍戲過程,這卻是她腦中冒出的第一個句子(當然,現在也只記得這三個字了⋯⋯)。

朱賢哲(最佳新導演入圍/《白蟻》)

Fill 1
相較於其他4位入圍者,51歲才入圍新導演的朱賢哲,一直以來帶著充沛的創作力,多年來,他創作了8、9部劇本,卻一直到《白蟻》才有機會完成這部劇情長片的拍攝。朱賢哲導演對電影創作不減的熱誠,長期關注邊緣人的生存與故事,用他的作品,讓觀眾擁有更大的想像與包容。

許學文、歐文傑、黃偉傑(最佳新導演入圍/《樹大招風》)

Fill 1
趕在3位導演出席金馬影展映後座談之前,見縫插針請他們分別寫下送給觀影者一句話。
許學文導演簡潔俐落,黃偉傑導演則借用劇中陳小春台詞:橋咩都咁勁呀(做什麼都很厲害)!歐文傑導演寫完句子後,笑了一下,一旁的香港宣傳同事趕緊說:「啊!這是看了電影就知道了,是任賢齊在劇裡的台詞⋯⋯」。
三大賊王果然生猛(冒汗)。

鍾孟宏(最佳導演入圍/《一路順風》)

Fill 1
「導演的作品是拍給未來的人看的。」跟鍾孟宏相交、相知的劉振祥是這麼說的。記得那時聊到了鍾孟宏的作品,完成度高、口碑好,卻總是遺憾無法在票房上得到好成績,一時間,在場所有人都靜默了,祥哥突然冒出這麼一句,好像解開了什麼,卻又回答不了什麼。
這回金馬獎,《一路順風》入圍8項,金馬夜,卻只抱回了最佳美術設計,或許是《一路順風》太真實了吧,裡頭的人物景況、再窘迫也只能挺胸面對的活著的模樣,彷彿就像是你我的與你我身邊一些人們的人生。於是,套上導演說的:我們無法一直想著他「一路順風」。

許冠文(最佳男主角入圍/《一路順風》飾 許英傑)

Fill 1
「38年前我提名過一次的,那時候我以為,很快地就會有很多的提名,結果等了38年。」許冠文在獲知入圍時,接受採訪時曾說。看過《一路順風》的人,對許冠文詮釋的老許角色獲獎呼聲不小,但頒獎典禮一開始,他的自嘲卻一語成讖:「通常呼聲最高的都不會得獎,看看美國總統⋯⋯。」(老許沒關係,還有很多人挺你!)

納豆(最佳男配角入圍/《一路順風》飾 納豆)

Fill 1
當快遞送來納豆為《報導者》寫下的對白手稿時,打開那瞬間,辦公室看過電影的記者們,全發出一陣爆笑。但接著,想起這句話出現在電影中的情景時,又感到一陣鼻酸。一如這部電影,充滿讓人又哭又笑的神奇魔力。

林柏宏(最佳男配角/《六弄咖啡館》飾 蕭柏智)

Fill 1
「我會繼續為所有的角色拼命,我會繼續熱愛表演。」 「阿嬤,你現在可以放心去睡了。」
林柏宏在獲獎時在台上這麼說著。如果你正值人生低潮,就用阿智這句對白勉勵自己吧!

林雪(最佳男配角入圍/《老笠》飾 便利店老闆)

Fill 1
「寫字?哎呀,我只有林雪兩個字寫得好⋯⋯,不然妳先寫給我看看。」面對《報導者》記者的要求,林雪也老實不客氣,最後真的是一筆一畫按著記者的字,寫下這句他在片中不斷對人重複推銷的台詞,「這是片中老闆唯利是圖、為錢而生的最好證明。」好不容易寫完,本來悠哉愜意的他竟滿頭大汗,「妳看看,就被這幾個字弄的。」

范偉(最佳男主角/《不成問題的問題》飾 丁務源)

Fill 1
透過中國的電影公司與范偉老師說明我們的來意,邀請他為《報導者》寫下他最喜愛的劇中對白。還身在劇組拍戲的范偉老師,趁著休息空檔抽空寫下了這句經典對白,請助理拍照回傳給我們。
范偉老師,您得獎,肯定不成問題!

柯震東(最佳男主角入圍/《再見瓦城》飾 阿國)

Fill 1
我們請電影公司聯繫柯震東寫下一句印象深刻的對白時,因為對白大多忘了,因此改為寫下給觀影者的一句話。(不過大家可以參考吳可熙寫下的對白,裡面正好包括阿國這個角色的台詞)
此外,據金馬評審今日公布的評選過程,最佳男主角獎項是《不成問題的問題》范偉與《再見瓦城》的柯震東之爭,最後仍由范偉獲得。

吳可熙(最佳女主角入圍/《再見瓦城》飾 蓮青)

Fill 1
當吳可熙寫下這兩句對白時,無論看過或還沒看過《再見瓦城》的我們,都感動得亂七八糟。(謝謝吳可熙順帶將柯震東的對白也一併紀錄了下來。)

趙德胤(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獎、最佳導演入圍/《再見瓦城》)

Fill 1
「感謝台灣電影這些一直堅持電影、不放棄的電影人, 不管多困難的環境, 他們引領著我們勇敢地走下去。 感謝台灣電影! 謝台灣! 如果我今天站在台上⋯⋯ 如果我趙德胤⋯⋯ 一個出生在鄉下從不敢有過生存之外夢想的小孩⋯⋯ 站在這裡拿到這個「台灣年度傑出電影人獎」是一個勵志故事的話; 那台灣是世界上讓我這個勵志故事發生的地方。」 ——擷取自趙德胤得獎感言
除了明星紅毯照,《報導者》攝影記者也希望這組不同角度的照片,讓大家看見金馬獎頒獎典禮的幕前幕後。
53屆金馬獎《報導者》工作小組: 文化編輯/王儀君 文化記者/汪宜儒 攝影/余志偉、吳逸驊 設計/吳政達 社群/吳凱琳、陳思樺
備註:陸弈靜、《樹大招風》導演照片由金馬提供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