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之疫──2019新型冠狀病毒風暴

那些陷入返工難題的台灣人──武漢肺炎將如何影響台商的中國布局?

在台灣的家等待對岸復工的台商耀舜(化名)。(攝影/許𦱀倩)

隨著2月10日中國復工指令響起,1.7億中國勞工在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或新冠肺炎)疫情未獲有效控制、超過80座城市封城或封閉式管理的狀況下,設法返回工作崗位。在此同時,超過40萬名以上的台商、台幹陷入是否返工的難題。有人選擇辭職,更多人輾轉回到公司、工廠,卻隨即面對員工不齊、供應鏈停擺,被迫暫緩開工的窘境。

近10年在中國工資、環保、企業競爭等因素影響下逐漸失去優勢的台商,會在此波疫情中受到什麼衝擊?他們將如何思考下一步的布局?

2月6日傍晚,韋裕(化名)拖著行李,搭上飛往深圳機場的班機。他是東莞一家電子廠的專案管理經理,原本早該在5天前就回到公司,但台灣飛中、港、澳的航班因武漢肺炎疫情大規模取消,他的機票被改了兩次。而他落地中國的隔天,這條往返桃園機場與深圳的繁忙航線,就在疫情考量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布10日起停飛

冷清的機場,用口罩遮住半張臉的旅客靜靜排隊量體溫,有時隊伍裡突然冒出一聲咳嗽,人們便下意識地撇過頭閃避。公司派車將他從機場接回東莞,高速公路罕見地空蕩,唯一塞車的路段,是公路上的體溫檢測站。

晚上8點的東莞市區,店家幾乎拉下鐵門,只有藥局亮著燈,但醫用口罩、酒精已全數售罄。這座被稱作「世界工廠」、吸納大量外來工作者的城市,往年此時早就因返工潮熱鬧無比,「現在像座死城,」韋裕說。

返工的人與留台的人,他們的心聲

韋裕的公司是富士康的上游供應商,約5,000人力規模的工廠,年後只有數百人返工,而且外省返回的員工,還得依當地政府規定再隔離14天。年後人力緊缺,向來是華南地區台廠的普遍問題,以往會在元宵後逐漸恢復正常,但現在各地不是高速公路管制,就是途經疫區的動車
指「火車」。
停駛,甚至有工人因為鄉下老家「封村管理」而滯留。能立刻開工的,只剩春節期間在廠內留守的400名「低風險人力」,而公司已直接將開工日延到17日。

返回一級疫區,工廠已備妥「發熱隔離房」

Fill 1
武漢肺炎、返工、台灣人、韋裕
東莞一間工廠,進出都必須接受量體溫的管制措施。(照片提供/韋裕)

2002年11月,SARS先在中國爆發,那時中國剛加入WTO,吸引台商擴大投資,疫情固然帶來不小衝擊,貨物運送也棘手,但至少人員都在廠區,供應鏈不致停擺。這次武漢肺炎在年假期間爆發,返鄉過年的員工先是因為封城、隔離回不來,復工後,如何在防疫物資緊缺下防堵廠區發生感染,又是嚴峻挑戰。

另一方面,兩岸小三通
人員經由金門或馬祖往返兩岸。
已經喊停,海運則從2月10日起中止,航班目前只剩下4城市、5機場能飛
北京首都機場、上海浦東及虹橋機場、廈門高崎機場及成都雙流機場。
。面對看不到控制跡象的疫情、短時間回不了台灣的風險,不少台商、台幹被推上職涯抉擇的十字路口:究竟該去中國,還是留在台灣?
整個年假,韋裕接到數不清的親友關切電話,要他別返工上班,太危險。而疫情僅次於湖北的廣東省,確診人數已突破千人大關,被台灣列入疫情一級流行區
表示當地為高風險地區,已出現明顯不易控制的社區傳播。

「外派的風險相對比較高,我已經想清楚,也預期這趟回來可能會要很久才有機會回台灣,現在就盡可能保護自己。」

韋裕表示,目前湖北人不能進入東莞,其餘跨省返回東莞者需居家隔離14天。工業區只開放一個入口,進出得登記並量體溫。他的工廠已為員工準備口罩、密集測量體溫,廠區備有消毒液與酒精,並準備一間「發熱隔離房」,若發現員工發燒,就先移往該區域休息等待救護車。現在醫療能量有限,緊急救護已無法那麼即時。

中國防疫物資吃緊下,被要求捐口罩

現在他和已經回廠的同事每週出門採買一次,戴著N95口罩,快去快回。所有防疫物資的價格都被哄抬,一罐8元人民幣(約新台幣34元)的乾洗手漲到25元人民幣(約新台幣107元),從前乏人問津的醫用口罩,從不到2元人民幣漲到4元(約新台幣17元)還缺貨,貨架僅存的紗布口罩只夠擋灰塵,但已從一個幾毛錢漲到每個1元人民幣(約新台幣4元)。而在防疫物資吃緊下,台商還被要求捐款或捐口罩、防護衣給政府協助防疫,「每個台商捐多少,微信群裡一目了然,排名都出來了,能不捐嗎?」

韋裕是在6年前被公司外派到東莞,薪水高出一倍多,這份工作讓他兼顧收入、職涯歷練和興趣,符合他理想的生活方式。但他不諱言,十幾年前最風光的時候,台幹工資是在台灣工作時的2、3倍,公司甚至特別聘請台灣廚師做台灣菜。現在企業為了壓低成本,有些台幹薪資只高出原本的0.5倍,返台假、返鄉機票、食宿福利都縮水,「我們有個10人部門,以前都是台幹,現在有一半是陸幹,因為召不到台灣人。」

另一方面,隨著中國教育水準提高,當地員工競爭力提升,「近兩、三年,大約8,000人民幣(約新台幣34,000元)就能在東莞請到一位中、英、粵話流利,能和外國客戶溝通的助理,而且沒有文化與生活適應問題。同樣條件,恐得花15,000人民幣(約新台幣64,000元)才能請到台幹,還要給機票、返台假。」這讓更多台廠傾向找當地員工。

他認為,薪資福利和歷練機會仍是台幹外派的主要考量,疫情短時間會影響意願,平息後想來的人還是會來。但以台廠布局來看,這次疫情讓大家深深體會把雞蛋放在同個籃子裡的風險,電子業、製造業朝東南亞擴廠、遷廠已是大方向。

台幹出現離職討論潮

Fill 1
武漢肺炎、返工、台灣人
在浙江台州經歷過一場求醫記,外派的電子業工程師Jean(化名)決定放下打拼成果,回台灣另覓他職。(攝影/許𦱀倩)

隨著湖北、廣東、河南、浙江等台商重鎮接連被列入武漢肺炎一級流行區,外派中國圈已掀起「該不該離職」的討論潮。根據104人力銀行分析,外派中國的台幹,農曆年前每天約有49%尋求中國以外的職缺,年後增加到72%。

外派浙江省台州市的電子業工程師Jean(化名),在武漢肺炎疫情延燒後,向公司提出辭呈。農曆年前一次痛苦的急診經驗,讓她看清中國對患者就醫權利的漠視,不想再冒一次險。

在一間台灣公司工作半年多的Jean,到職不久就被外派到台州協助公司建廠。建廠進度順利,原預定初五開工試產,但一連數月的龐大壓力,讓Jean在過年前一週出現嚴重的帶狀皰疹。

台州是一座以製造業為主的新興城市,沒有台商醫院。Jean先吃自備的止痛、消炎藥,依舊疼痛不堪還開始發燒,只得半夜透過滴滴打車
中國大型網路叫車平台。
,到當地醫院掛急診。
急診等候區坐著一排吊著點滴的病人,櫃臺無人,只有一台需要插社保卡
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障卡,集結社會保障、人力資源等各項業務的IC卡,持卡人可就醫、參與社會保險等。由於手續繁複,公司還需幫員工負擔部分社保費用,並非每間公司都會協助員工辦理,但就算沒有社保卡,仍可在當地醫院看病,只是費用較高。去年底,中國公布《香港澳門台灣居民在內地(大陸)參加社會保險暫行辦法》,從2020年1月起,在中國就業、居住、就學的港澳台居民可申辦社保卡,不過Jean病倒時未及申請。
的自動掛號機。Jean沒有社保卡,只好走進急診室,詢問值班醫護人員該怎麼掛號。「醫生看看我的傷口,簡單問一下狀況,接著說:『妳找別間醫院吧』。」

第二間醫院同樣拒絕收治,2個小時後,當Jean抵達第三間醫院,她已痛到癱倒在櫃臺前。急診護理師推來一張病床,她躺了2小時無人聞問,接著有新進患者要用床,她被要求前往門診區,從凌晨4點等到早上8點終於掛到號,中午12點才輪到看診。她領到的外敷消炎藥粉幾乎無法改善症狀,回台灣後,她第一件事就是看醫生,吃了幾天藥就好轉。

「在大陸醫院戴口罩的,百分之兩百是醫護人員,一般人沒有保護自己或他人的意識,」Jean表示,過年前,當地人幾乎沒有對武漢肺炎的警覺性,也沒有預做準備。雖然公司是約5、60人的中小型工廠,但現在物料、員工都進不來,原定的試產日程延了又延。目前只能先組防疫小組,確保廠內不要發生疫情。

「被急診拒絕收治時,我就決定要離開中國,那裡對人的醫療權益很不重視,萬一回去不幸感染武漢肺炎怎麼辦?」另一位和她在台州常駐的同事,也因不想回到疫區而離職。

Jean認為,就算請調回台灣,她公司的工程師仍得時常到中國出差,一去1、2個月,只比外派風險小一點。工廠大家是一起努力的成果,離開當然會不捨,但權衡得失,她決定在台灣另覓他職。

不願放下創業心血的台商:早晚都要回去開工

Fill 1
武漢肺炎、返工、台灣人
到江蘇連雲港市創業13年的耀舜(化名)。(攝影/許𦱀倩)

「我是一定要回大陸開工的,只是時間早晚問題。」對台商耀舜(化名)而言,返工與否已不僅是個人職涯的考量,是對多年創業心血的損益評估,以及背負員工生計的責任。

45歲的耀舜原本從事燒錄器公司業務員,月薪3萬元。孩子出生後,他希望給家人更好的生活,2007年和友人到江蘇省連雲港市創業,研發快煮珍珠。

頭兩年幾乎沒有業務,他住在工廠等待生產許可證,泡棉隔間和木板床擋不了冬天的冷風,他手指關節都是凍傷的裂口。最苦的時候,他一天吃一餐,每個月花3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1,300元),幾乎得憂鬱症。他的妻子當時在出版社擔任業務主管,在台灣一面工作一面照顧兩個女兒,成為辛苦的「留守家庭」。

西進中國第6年,在當地拓點的台灣連鎖飲料店品牌開始進用他的貨源,業務總算趨於穩定。這幾年珍珠奶茶在中國持續走紅,他現在主要供貨給連鎖飲料店總部,分銷到全國加盟店,一天可以賣出15噸珍珠,等同75萬杯珍奶的用料,工廠則漸漸擴大到70名員工的規模。

13年創業心血,在這波疫情面對前所未見的衝擊。

無論開工與否,中小企業面對巨大發薪壓力

過年期間降臨的黑天鵝效應
過去經驗中讓人覺得極不可能發生的事件,卻確實發生,帶來極大衝擊。
,讓服務業成為重災區。中國恒大智庫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提出一份分析報告指出,2020的新年假期,單看中國的電影票房、餐飲零售、旅遊市場,從除夕到大年初六就可能損失超過1兆元人民幣(約新台幣4.3兆元)。

「往年這個時候還在趕著出貨,每條生產線都要加班生產,今年完全動不了,」耀舜苦笑。

江蘇省規定在2月10日復工,但跨省返工者必須隔離14天,能如期開工的工廠有限。就算產線能動,物流業因高速公路管制受影響,原料進不來,貨出不去。最嚴重的是,現在大家不敢外出消費,餐飲業損失慘重,下游存貨沒消化,上游生產也沒用。

耀舜的工廠還沒有開工時間表,但江蘇省規定,2月底前無論開工與否,業主都需發給員工全薪。對他而言,這等於整個月沒產能,卻得負擔30幾萬人民幣的人事費用。

員工300人以下的中小企業,由於現金流量有限,在此波疫情中首當其衝。根據北京大學、北京清華大學的調查,有6成中國的中小企業認為員工薪資、保險將會是疫情期間公司最大的支出壓力,34%企業的現金餘額只夠維持1個月,3成企業認為疫情會導致2020年的營收降幅超過50%。

「現在疫情還在初期階段,很難預測未來會如何,」耀舜沒有退卻的念頭,由於開工時間無著落,他仍在台灣等待返工時機,「不用想太多,只能等。」

武漢肺炎黑天鵝,加速台廠分散風險

從2008年金融海嘯開始,台廠逐漸將產能轉出中國,赴中國工作的台灣人開始遞減,尤其是30到49歲的青壯年勞動力。專家認為,隨著中國的生產成本增加、美中貿易戰等因素,企業已逐漸將供應鏈移出中國。武漢肺炎可能是讓台廠重新布局的加速器,將產線分散風險到他國,或是回流台灣。

究竟有多少台灣人在中國工作?隨著推估資料和方法的不同,學界與民間組織推測約為100萬人,行政院主計總處則估計40.4萬人。但無論官方或民間的統計,都可看到中國雖仍是台灣人最主要的外派地點,但人數逐年下降,到東南亞工作者則遞增。

10年來台廠赴中投資趨緩,產業版圖重組

Fill 1
武漢肺炎、返工、台灣人
中研院社研所副研究員林宗弘指出,務實來說,台灣不可能全然擺脫對中國的依賴,但可減到合理適中的範圍。(攝影/王容慧)

行政院主計總處國勢普查處副處長潘寧馨表示,基於成本低、地緣近、語言相通且市場廣大等因素,台商在1990年代初期大幅將生產線外移到中國,但近年隨著工資、土地、環保等企業成本提高,台商在中國的投資減少,帶動赴中就業人口的改變。根據主計總處的最新調查,國人赴中工作人數已從2014年起連續5年下降,創2008年以來新低。

「台商已從中國市場撤退10年,」長期研究兩岸經貿關係的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林宗弘指出,2010年是台商投資中國的最高峰,「台灣1塊錢流出,就有0.83塊投資到中國大陸,」但隨著同時期開始的金融海嘯效應,投資中國的趨勢下滑,在2018年,1塊錢流出台灣,大約只有0.3到0.4元進到中國。

不過在2010到2015年之間,智慧型手機生產鏈向中國中西部移轉,帶動台幹人力需求;另一方面,當時台商評估中國消費市場已趨成熟,吸引珍珠奶茶、連鎖餐飲、大賣場等服務業,以及幼兒園等教育產業積極投入。不料這些走實體通路的產業,隨即碰上蓬勃興起的中國電商服務,營收不如預期。

智慧型手機生產鏈轉移的能量,在2014年中旬iPhone 6熱銷後面臨瓶頸。接著中國不斷緊縮外匯管制,2018年開打的美中貿易戰則促使台廠移轉產能,製造業向東南亞、印度轉進,部分美國品牌的高精密性產品,例如手機的最終組裝,則在美中貿易戰與美國政府對資安要求下移往美國境內完成。在武漢肺炎疫情前,受產業鏈移轉與貿易戰衝擊的中國,經濟成長已經減速。

愈倚賴中國市場,受傷愈大

林宗弘認為,在中國的台廠短期將面對缺工問題,復工後還恐面臨廠內的感染風險,產能恐到第二季之前仍無法恢復。第三季可能會有趕工衝量,或延誤的訂單趕單,出現補償性的復甦景況,但在這同時,許多外資工廠為分散風險轉出中國,大約到明、後年就能看出效應。

台灣經濟研究院產業分析師曾俊洲則指出,許多大型台廠在中國不同省分有廠區,只要中國沒有全面停工,應可相互協調生產,不至於完全斷鏈,小廠就得視其現金流與調度能力。

愈依賴中國,受傷愈重;長期和中國競爭且具有優勢的產業,反而能在這波危機中找到機會,」他舉例,台灣的半導體和面板,台灣就占了9成以上的產值。這兩項產業以往遭中國低價競爭,但現在中國的產能無法完全開出,台灣就可能會有一些轉單。至於在中國投資的食品、零售、服務業,由於倚賴內需,加上產品需求無法遞延,預期會受重創。

守住台灣防疫,就是鼓勵台商回流

中國(含香港)已是台灣最大的出口國與進口國,出口金額佔總出口額的4成,進口則占2成。台灣是否能在這次疫情中扭轉對中國的過度依賴?

林宗弘認為,絕大多數國家都和鄰國保持10%到15%的貿易依賴度,務實來說,台灣不可能全然擺脫對中國的依賴,但可減到合理適中的範圍。

他表示,從前中、美、台的三角貿易模式,是台灣接單、中國生產、美國銷售,但可看到近兩年美中貿易戰,台灣對美出口比例上升,對中國卻持平甚至下降。若今年能順利透過簽署雙邊貿易協定,以「台灣製造」代替「中國製造」銷往美國,是減緩衝擊、降低依賴中國的策略之一。

至於疫情是否加速台商回流台灣,林宗弘認為會是可能的選項,「台灣在中國大陸有9成利潤來自製造業,若有一些能調整回台灣,可以減緩衝擊。」

他指出,積體電路代工等供應鏈技術層次高,可承受高薪資、低汙染條件的產業,部分產能可能會回台灣擴廠。另外,有些台商受到衝擊,收掉中國事業,資金可能回到台灣,但未必投資原先的產業,而是進入股市、房地產。

2019年政府已提出包括租稅減免等鼓勵台商回流的措施,「現階段第一要務不在加碼優惠,是守住台灣疫情,讓生產線安全回流,」林宗弘如此分析。

隨疫情不斷升溫,如何復工只是初階難題,如何化危機為轉機,才是武漢肺炎黑天鵝帶來的真正考驗。

索引
返工的人與留台的人,他們的心聲
武漢肺炎黑天鵝,加速台廠分散風險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