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選觀察

當國民黨候選人喊出「拒絕花蓮王」,藍營在花蓮的兩難命題

國民黨提名的花蓮縣立委候選人黃啟嘉在街頭拉票。(攝影/楊子磊)

選戰最後關頭,國民黨提名的花蓮縣立委候選人黃啟嘉公開打出「拒絕花蓮王」訴求,讓花蓮成為藍營在此次立委選戰中最尷尬的一級戰區。花蓮選舉第一次由藍軍自己喊出「拒絕花蓮王」後,對於輪流當縣長、立委的傅崐萁夫婦,花蓮民眾這一次會做出什麼選擇?

2019年12月底,離選舉倒數不到20天,花蓮縣國民黨立委候選人黃啟嘉的競選團隊決定了最後一波選戰策略。新換上的布條、大型看板上寫著:「讓我們勇敢的拒絕花蓮王一次」,看板上黃啟嘉握拳,旁邊擺了一個打叉的皇冠。

國王與皇冠,作為民主選舉的象徵有些突兀,但花蓮人看了都能心知肚明。黃啟嘉的宣傳車在掃街時播放:「花蓮都是一家人,不是某一家的人」,有著弦外之音。車隊經過一位無黨籍候選人的看板,照片裡的傅崐萁與韓國瑜並列,穿著同款式淺藍色襯衫,同樣捲起袖口,做出同樣的拜票姿勢,彷彿雙胞胎。這位前花蓮縣縣長趕在登記截止的前一天,在2019年11月21號突然宣布參選立委,選舉文宣標榜「正藍戰將」。

他是國民黨提名人,卻搶不到韓國瑜站台

Fill 1
黃啟嘉、花蓮王
黃啟嘉的競選總部成立大會從去年11月27號延到12月11號,依然等不到韓國瑜站台,等到的只是一張寫著「戰必勝攻必克」的韓國瑜題字。(攝影/楊子磊)

我們來到黃啟嘉的競選總部,他指著牆上和韓國瑜的合照說:「傅先生和韓國瑜的照片是合成的,你看我和韓國瑜手牽手,這張照片不可能是P圖。」黃啟嘉、韓國瑜的合照拍攝於2019年7月的國民黨全代會,韓國瑜母雞帶小雞,與國民黨各候選人拍定裝照,那也是黃啟嘉唯一一次與韓國瑜同台。

總統候選人幫同黨的立委候選人站台輔選,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之事,選戰打到尾聲,黃啟嘉卻望穿秋水、始終等不到韓國瑜來花蓮。此前一切按部就班,2019年6月在黨內初選勝出,9月底黨正式提名,10月同黨的花蓮縣長徐榛蔚還帶著他跑行程,一切從傅崐萁11月21號宣布參選那天開始,豬羊變色。

對候選人來說,最重要莫過於和韓國瑜合體的聯合競選總部成立大會。黃啟嘉原本預定在11月27號,韓國瑜卻臨時變卦無法出席,已經發布消息的競選團隊只能緊急於11月26號在花蓮地區性報紙《更生日報》頭版刊登「延期公告」,說明韓國瑜因另有行程無法前來,因故延期。

11月26號的《更生日報》頭版一刊出,引起熱議,在Facebook不到10小時,便超過20萬人的點閱觸及,近500次分享,《更生日報》自己報導自己「創下東部電子媒體廣告效果紀錄」。當日頭版是兩則競選廣告、兩張合照,上半版是傅崐萁、韓國瑜聯合競選總部於11月27號成立,「恰巧」就是黃啟嘉原定的競選總部成立日期,下半版則是黃啟嘉的延期公告。

傅在上,黃居下,同樣都有韓國瑜當人形立牌,晚起跑的搶先成立競選總部,黨提名的被迫延期。黃啟嘉競選辦公室主任吳采勳說:「我們臨時要改時間,必須要登廣告跟大眾說明,老實說當時不知道上版是什麼內容。」

台灣大學醫學系畢業、醫師出身的黃啟嘉,言談間帶著一股傲氣,他不太願意對這些「挫折」多做評論,「其實那一點都不重要,我這個選戰就自己打自己的,我對得起選民就好,我去管別人幹嘛!」

11月26號,韓國瑜在台東辦萬人造勢大會;11月27號,韓國瑜從台東出發,過花蓮而不入,來到宜蘭展開傾聽之旅,並沒有現身傅崐萁的總部成立大會,而由挺韓五虎將出席。黃啟嘉的成立大會則延到12月11號,依然等不到人,等到的只是一張寫著「戰必勝攻必克」的韓國瑜題字。

採訪間,黃啟嘉對韓國瑜的「失約」並沒太多抱怨,只因有一件事他和傅崐萁是平等的,「你有沒有注意到一點,傅崐萁(宣布參選後)從來沒有跟韓國瑜同台過。」本尊不同台,但分身同台,2019年12月開始,與韓國瑜搭檔的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頻頻來到花蓮陪傅崐萁掃街,兩人在車隊上一同穿著繡著H的飛行夾克,張善政和眾人一起喊著「傅崐萁凍蒜!」

當初,是「傅系人馬」勸進黃啟嘉參選

同樣以正藍軍自居競爭泛藍選票,在台灣選舉史上所在多有,然而傅崐萁和黃啟嘉不只是表面上的競爭關係。

在2019年初的國民黨內花蓮縣立委初選,有三位角逐者,第一位是兩屆立委、前縣長王慶豐之子王廷升,第二位是曾任縣議員、行政院東部聯合服務中心副執行長的林有志,第三位是花蓮市嘉光耳鼻喉科的院長黃啟嘉。黃啟嘉不像前兩位具備豐富政治資歷,卻在初選中勝出,媒體當時稱他為「傅系」人馬,指出黃啟嘉背後有傅崐萁支持,是得以打敗兩位政壇老將的關鍵。

黃啟嘉是不是源出「傅系」?在最後關頭自己跳出來選的傅崐萁說不是。我們問黃啟嘉,時間回到2018年底,傅崐萁因炒股案官司定讞正在坐牢,來勸進黃啟嘉參選的是當時的國民黨花蓮縣黨部主委鄒永宏,黃啟嘉回憶當時情景:「我和鄒永宏是前後任的花蓮縣醫師公會理事長,他來接觸我,至於背後有沒有傅崐萁的指示,這個我不得而知。傅崐萁在牢裡的時候,我知道鄒永宏有去看他,但談了什麼我也不知道。」

在地方,鄒永宏被視為「國王的人馬」,2017年10月,花蓮縣黨部主委首次由黨員直選產生,而非黨中央指派,鄒永宏以1千多票的差距打敗前花蓮縣議長賴進坤。攻下縣黨部主委一職,有其作用:在2018年初,縣黨部隨即召開委員會,會中一致表決通過,將請黨中央徵召徐榛蔚參選2018年的花蓮縣長選舉。

對於官司纏身的傅崐萁來說,選上公職就等於張開了「保護傘」,每逢選舉,步步都要精算。2018年9月,時任花蓮縣長的傅崐萁因炒股案入獄,在年底的縣長選舉,妻子徐榛蔚仍然以超過7成的高得票率當選。2019年4月18號傅崐萁出獄後,瞄準2020年的立委選舉,首先必須要先恢復國民黨黨籍(註)
2009年傅崐萁未經提名,自行參選花蓮縣長,被開除黨籍。

在傅崐萁出獄的同一天,4月18日,花蓮縣黨部張貼公告,將在4月22號啟動黨內立委初選領表登記。隔天4月19日,縣黨部主委鄒永宏宣布撤銷公告,並且不顧黨中央安排的期程,自行宣布延後花蓮立委初選。當時花蓮政壇人士皆認為,延後初選為的是等剛出獄的傅崐萁先恢復黨籍,好參加黨內初選。鄒永宏一連串的「護航」動作,使得他在5月被黨中央停權,鄒永宏還帶著200人從花蓮北上,衝進國民黨中央黨部嗆聲大鬧。

「很多時間點我是很猶豫的,他的壓力其實不小」

令人不解的是,傅崐萁如果一開始就決定自己出來選,為什麼傅系大將鄒永宏又要去勸進黃啟嘉?熟悉花蓮政治生態、不願具名的地方輔選要角說:「傅崐萁是很厲害的政治動物,不適用一般的思考模式。找黃啟嘉出來,因為他控制不住王廷升、林有志,這兩個人不會乖乖聽他的話。找黃啟嘉是買『雙保險』的概念,傅崐萁搭上韓國瑜的勢,助選有功的話國民黨可能會給他不分區立委;如果要不到不分區,需要自己跳下來參選的話,初選時讓自己選中的『代理人』出線,到時候要勸退也比較好運作。」

傅崐萁有無勸退?黃啟嘉說:「他當然會嘗試要接觸,但我後來就是不願意和他接觸了。我有幾個理由,第一不能違反《選罷法》,很多接觸的理由隨時會踩到《選罷法》的紅線;第二我不能欺騙我的支持者,不能選假的;第三,我不能欺騙提名我的政黨。」

我們追問:「你一直以來都很堅定?」

「在他(指傅崐萁)的壓力下,我不敢說我從頭到尾都很堅定,其實很多時間點我是很猶豫的,他的壓力其實是不小的,但我覺得很多時候持續處在那種壓力之下,總要做抉擇呀!」

花蓮地方政治人物的起落

Fill 1
傅崑萁、花蓮王、徐榛蔚
傅崐萁(左)與徐榛蔚(右)同台出席自己的造勢活動。(攝影/楊仁甫)
外界認為傅崐萁思慮周密,做任何政治判斷一定為自身留兩條以上的退路,這是所謂的買「雙保險」。2009年傅崐萁第一次選上花蓮縣長,在就任前兩天與徐榛蔚離婚,隨即在就任當天宣布由「前妻」擔任副縣長。2014年傅崐萁連任縣長的選戰,「前妻」(註)
兩人在2016年才恢復婚姻關係。
也登記參選,形成1號參選人傅崐萁與2號參選人徐榛蔚一同拜票的奇觀。

婚姻關係可隨時解除,其他「代理人」關係也是如此。

故事1:前副縣長徐祥明

黃啟嘉並不是第一個「苦主」。2016年立委選舉,傅崐萁選定的是花蓮縣衛生局長徐祥明。徐祥明是美國杜蘭大學公衛博士、慈濟大學副教授,2010年進入傅崐萁的花蓮縣府團隊。

徐祥明和黃啟嘉一樣是政治素人,都沒有太多政治包袱、形象清新,但在地方上也沒有知名度。2015年初,傅崐萁先提拔徐祥明為副縣長,好提升能見度。4月,國民黨內初選結果出爐,由王廷升勝出(徐祥明並未參加初選)。6月,徐祥明申請恢復國民黨籍獲通過,在花蓮各鄉鎮要道高掛「正藍戰將」看板。7月,已從初選激戰勝出的王廷升,仍然需要再過一關,王廷升與徐祥明進行開放民調,最後由王廷升勝出,確定代表國民黨參選花蓮縣立委。

2016年大選乘著太陽花運動的餘波,情勢對藍營不利,最後出線的王廷升能否得到縣長傅崐萁的支持,關係重大。11月,徐榛蔚確定進入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提名安全名單,排名第10,外界認為,國民黨是用不分區交換傅崐萁輔選王廷升。12月,花蓮縣府臨時召開記者會,徐祥明的副縣長一職由長年擔任花蓮農田水利會會長的蔡運煌接任,而蔡運煌的水利會背景對選戰有益。

故事2:前議長賴進坤

令花蓮地方印象最深刻的例子,是花蓮縣議會前議長賴進坤的政治生命起落。

賴進坤曾任3屆秀林鄉代表會主席,2014年底當上花蓮縣議長後,在2017年2月選上全國正副議長聯誼會會長,全國議長們競逐的龍頭大位,首次由花蓮縣拿下。賴進坤春風得意,同年8月開始就在花蓮市成立服務處,打算更上一層樓,為2018年底的縣長選舉備戰。

2017年11月8日,賴進坤在縣議會的記者會中公開表態將參選花蓮縣長,犯了大忌。賴進坤才在10月的花蓮縣黨部主委選舉輸給鄒永宏,縣黨部選舉機器掌握在他人手裡。就在賴進坤表態參選縣長的一週之後,11月16日,縣黨部考紀會做出將賴進坤停權2年的決議
2016年花蓮市長補選期間,賴進坤和宜蘭同鄉、前來花蓮輔選的陳菊(當時為高雄市長)餐敘,被指為藍皮綠骨,花蓮縣黨部決議開除黨籍。賴進坤不服向法院提起訴訟,2017年4月,台北地院判決賴進坤黨員資格仍在。9月,黨中央考紀會恢復賴進坤的黨籍,賴進坤得以參加縣黨部主委選舉,但在選舉中輸給鄒永宏。賴進坤宣布參選縣長後,11月16日,縣黨部無法再次撤銷黨籍,於是對2016年餐敘事件再做出將賴進坤停權2年的決議。
,停權就無法參加黨內初選,勢必錯過2018年的縣長選舉。賴進坤在當時曾說:「宣布要參加黨內縣長初選時,就有人放話,如果要初選就要黨紀處分。未料竟然成真,而且來得又急又快。」

掃除這顆大石頭之後,2018年1月4號,縣黨部主委鄒永宏召開委員會,會中全數表決通過請黨中央徵召徐榛蔚。1月31號,國民黨召開中常會,正式提名徐榛蔚參選縣長,塵埃落定,再無懸念。

賴進坤大勢已去,然而,仍無法排除賴進坤以無黨籍參選的可能。2018年的這個春節,賴家並不好過。農曆年前,花蓮地檢署接獲檢舉,賴進坤家族經營的土資場疑似違法掩埋有毒廢棄物,為擴大偵辦,地檢署在發動搜索前,就聲請扣押賴進坤家族財產,花蓮地方法院在2月9日裁定,扣押賴進坤父子名下所有財產。

2月20號,賴進坤在Facebook上宣布退出年底選舉,此舉卻未幫忙家族止血。從3月到4月間,縣府環保局多次帶隊到賴家的土資場開挖,環保局長並宣稱如果傾倒有毒廢棄物屬實,每一公噸需收處理費8,000元,賴家必須付出99億的天價,花蓮縣環保局因此也向法院對賴進坤家族聲請假扣押100億元。

環保局所開挖採樣的檢測結果遲未公布,無法證明賴家是否真有違法掩埋有毒廢棄物。賴家希望能公布檢測結果,環保局長給的理由是:司法調查期間「偵查不公開」所以不須公布。年底九合一大選,賴進坤銷聲匿跡,連縣議員連任之路也徹底棄守。2019年初,選舉剛結束,幾家歡樂幾家愁,徐榛蔚高票當選花蓮縣長,傅家是歡樂的那方,賴家的厄運卻仍未終止。

2019年1月,花蓮地檢署又接獲檢舉,這次不是有毒廢棄物,是黑心水泥,檢方指稱賴進坤父子所經營的玟豪公司,涉嫌將16萬噸事業廢棄物混入石灰石中,售出給台灣水泥公司,製成黑心水泥流通市面,5年內非法獲利4億多元。檢方除了查扣賴家名下財產,28日以違反廢棄物清理法起訴賴進坤、賴俊傑父子。

矛盾的是,檢方起訴的這天,理應為「受害者」的台泥也發出聲明,為「黑心水泥」做出辯駁,強調水泥窯經上千度高溫燒成,會徹底分解廢棄物中的有害物質,這些混雜的廢棄物早已被燒成灰燼,對水泥品質並不會造成影響。類似的製程方式,在歐美日本等先進國家已行之多年。台泥指出,和玟豪公司生意往來期間(2010至2015年),台泥經標檢局檢驗完全符合國家標準;並強調2015年花蓮地檢署接獲檢舉到廠抽查後,台泥立即停止與玟豪公司的合約

《老子》有言「福兮禍之所伏」,2014年底,賴進坤當選花蓮縣議長,風光無限。隨即在2015年,地檢署接獲檢舉到廠抽查,讓賴進坤家族公司失去台泥這個重要客戶,還埋下5年後被查扣身家的禍根。

熟悉花蓮政治生態的輔選人士說:「賴進坤做到縣議長,兒子賴俊傑是秀林鄉代表會主席,政治實力堅強,在地方上是有頭有臉的政治家族,賴進坤卻被嚇到再也不敢出來選舉,花蓮地方的政治人物看到賴進坤慘痛的例子,能不害怕嗎?」

泛藍會團結或分裂?

Fill 1
許傳盛、花蓮王
泛藍分裂?行政院東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許傳盛,看到花蓮地方勢力出現一絲鬆動的空間。(攝影/楊子磊)

2010年花蓮縣立委補選,王廷升代表國民黨參選,時任縣長傅崐萁則支持無黨籍參選的花蓮縣觀光協會理事長施勝郎。施勝郎因為曾送綠島管訓的案底,讓許多藍營支持者挺不下去,卻又不敢明說,只能向當時的國民黨祕書長金溥聰反映,金溥聰受訪時說:「各鄉鎮基層輔選幹部反應,花蓮縣府近來頻頻以考績來要脅花蓮各地農會總幹事及校長,要求他們一定要支持施勝郎。」

來到2020年,花蓮縣府仍然掌握在傅家人手中,行政院東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許傳盛卻看到了一絲鬆動的空間:「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在2019年秋天到瑞穗、鳳林、玉里三個農會辦說明會。傅崐萁全盤掌握花蓮的農會水利會,以前農委會根本打不進去,到現在能去辦說明會,已是很大的突破。」

國民黨花蓮縣黨部:「勇敢拒絕花蓮王一次」

去年12月30日,國民黨花蓮縣黨部表示,傅崐萁目前仍有案在身,且已經上訴到最高法院,只要一駁回恐須入監執行,因此,如果投給傅崐萁形同投了一張廢票。

縣黨部新聞稿更指出,「國民黨全力支持黃啟嘉,更沒有所謂的棄保效應。傅陣營20年來慣用的選舉花招,一而再、再而三的重演,這次選舉更是變本加厲,花蓮人已經徹底覺醒,新花蓮即將崛起,讓我們勇敢的拒絕一次花蓮王」。

1月初,選戰倒數不到7天,「花蓮人,讓我們勇敢的拒絕花蓮王一次」的布條,在花蓮最南端僻遠的豐濱鄉掛上,東北季風吹來,颯颯地響。地方上的人都說,黃啟嘉這次豁出去了,連綠營支持者都忍不住豎起大拇指。

不過,1月6日韓國瑜、張善政仍與現任花蓮縣長徐榛蔚同框開直播暢談花蓮政策,張呼籲選民「總統投2號,花蓮區域立委支持最強棒!」外界認為韓、張藉此表達支持傅崐萁態度。傅崐萁則再度強調「泛藍在花蓮一定要大團結,集中所有力量下架民進黨」、「唯有實質的立委過半,才能幫助韓國瑜、張善政施政」。

我們問黃啟嘉:「有獲得隱性的支持嗎?不敢公開但私底下支持你。」

「那太多了,大家都希望我堅持,不希望我被搓圓仔湯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圓仔,日語作「團子」,音だんご,與「談合」だんごう一詞音近。日語談合為協商之意,常用在商場對於利益的協商分配。如投標時在場外協調,日語就叫「談合」。台語遂借搓製湯圓一語,暗指透過協商瓜分利益的行為。「搓圓仔」加一「湯」字,乃因見者有分,人人可以分一杯羹。
搓掉。從我初選完就聽到很多這樣的聲音,很多人私底下跟我說一定要堅持下去,不只民眾,包括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檯面上不敢支持我,檯面下都要我堅持。當然也有一些人私下會勸我妥協,他們用的方式是要我害怕。」

我們繼續追問:「用什麼方式讓你害怕?讓你在花蓮待不下去?」

「也沒那麼可怕啦,中華民國是一個法治國家,除非說我需要額外的資源或額外的權力,或者我自己有一些問題會讓人家用行政權去干預,才需要去害怕。我花蓮待不下去不是在汙辱傅先生嗎?你把他當成誰呀!有些來勸我妥協要我心生畏懼的人,我都覺得他在汙衊傅先生耶!」

索引
他是國民黨提名人,卻搶不到韓國瑜站台
花蓮地方政治人物的起落
泛藍會團結或分裂?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