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4-4 家族篇
傅家王朝接班人 徐榛蔚與傅崐萁「共治」花蓮

「請支持1號傅崐萁,謝謝!拜託拜託!」「傅崐萁,凍蒜!」。2014年九合一縣市長選舉期間,登記2號花蓮縣長候選人徐榛蔚穿著「縣長夫人」的背心穿梭在大街小巷,和身旁穿著「1號傅崐萁」背心的志工們一起發著角逐縣長連任的傅崐萁的競選文宣。這是台灣選舉史上頭一遭,夫妻共同登記參選,簡直讓人開了眼界:原來選舉竟然可以這樣玩!

回溯當時背景,傅崐萁為了擔心自己身上的陳年官司在選前三審定讞,才買了雙保險,讓徐榛蔚也登記參選,萬一自己失去資格就改由徐接收他的選票,延續傅在花蓮苦心經營的「傅家王朝」。而後,徐榛蔚在2016年立委選舉順利當選國民黨不分區立委,並且積極表現、爭取曝光,接手傅崐萁江山的企圖心幾乎已是人盡皆知。
表面上,徐榛蔚在傅崐萁的政治路上始終扮演一位稱職的幕後推手,但她其實絕非只是從屬於傅的助手,反而更像是與傅互利共生、一體兩面的命運共同體。與其說徐榛蔚爭取接班傅崐萁,倒不如說,她早就在檯面下與傅「共治」花蓮近6年,如今是要維繫統治。

家族政商勢力雄厚,徐榛蔚替傅崐萁掌管財務

要了解徐榛蔚與傅崐萁的政商結盟,必須從徐的家庭背景說起。
徐榛蔚出身桃園望族,父親徐振興曾任第二屆國代,曾任桃園縣工業會理事長、長期擔任桃園信用合作社理事主席。徐振興不但在工商界有深厚人脈,擔任國代期間更數次在監察院公布的公職人員財產申報中榮獲「地王」、「首富」。
早期的地方派系長期操控基層金融,桃園信用合作社成為選舉緊急資金調度來源,其龐大會員更成為重要票源,徐振興可說掌握了這個「大金礦」,藉此與國代身分相互加成、拓展政商影響力。他曾擔任1994年省長選舉宋楚瑜桃園市競選總部副主委、1996年總統大選李連配、2000年總統大選連蕭配、2004年連宋配,以及新北市長朱立倫競選桃園縣長時的桃園縣總部主委。
基於此背景,傅崐萁早年發跡時,岳家在財務方面給了他莫大的協助。2006年徐榛蔚家族出資成立「榮亮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由徐持有99%股份,往後徐和榮亮實業多次協助傅處理重大財務。
2008年傅崐萁競選立委連任時,遭質疑榮亮實業在2007年底獲幸福人壽董事長黃正一轉讓5.18萬張股票,有炒作、掏空國民黨產之嫌,傅即強調,榮亮實業是由徐榛蔚出資、管理,他不清楚細節;而在傅崐萁擔任花蓮縣長後,徐榛蔚和榮亮實業則多次和傅一同、或單獨走訪中國,與中國地方政府、企業進行交流,甚至在2011年以榮亮實業的名義分別和廣西省南寧市、雲南省昆明市市政府簽署「南寧—台灣健康產業城」和「昆明呈貢健康生態城項目投資意向框架協議」開發項目合作協議,想賺中國錢。
此外,傅崐萁在花蓮縣吉安鄉的「九五至尊」豪宅在2012年申請到建造執照,起造人是榮亮實業,而當時的負責人就是徐榛蔚。可見徐和榮亮對傅的重要性。
除了經濟、財務方面的支援,徐榛蔚由於一路擔任父親的助理、協助處理政商事務;耳濡目染之下從徐振興身上學到的政治敏感度和政治手腕,也是她和傅崐萁非常重要的資產。

高超政治手腕,博取民眾好感

「她比她老公還厲害!」「她的精明幹練不下於傅崐萁!」令人訝異地,這幾乎是所有曾經與徐榛蔚第一線接觸過的花蓮民眾、基層政治人物一致的觀點。
徐榛蔚在花蓮最常給人的印象就是親切、隨和,身段放得極低,她時常出席慈善活動,可以毫無架子地幫植物人洗澡,也常常代替傅崐萁出席大小活動,跑遍花蓮偏鄉。根據一位經歷傅崐萁親民黨立委時期、曾幫傅輔選的親民黨花蓮黨部義工更透露,2001年納莉風災後,徐隻身進入災區光復鄉大興村,在沒有媒體鎂光燈關注的情況下,為災民煮飯煮了一個月,「看到實在有感心(台語)!」
相較於傅崐萁給人的印象是「霸氣」甚至「霸道」,徐榛蔚的「細膩」與「體貼」與之互補。前述親民黨義工指出,徐榛蔚在傅競選立委期間,總是能留意到選舉團隊中哪些工作人員在外圍默默付出,卻被傅冷落、忽略,徐就會特地向他們表達感謝,消弭怨言,「她補她先生的缺點,補得真是恰到好處!」
該名義工還分享一則自己見識到徐榛蔚臨場發揮高超政治手腕的親身經驗。
2009年夏天,花蓮酒廠正舉辦一場熱門音樂晚會,該義工到現場附近繞繞並巧遇里長,里長問他怎麼不進場,他告知自己沒有貴賓證,當時徐榛蔚就在附近,里長於是上前請徐協助,沒想到徐第一時間就從皮包掏出自己的貴賓證拿給那位親民黨義工,「2號的貴賓證!光是這種反應、這種sense,除了陳萬水(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已逝的夫人)以外,大概只有徐榛蔚做得到!」

「父母官」封建思維,交互蹲跳事件惹議

或許如同傅崐萁的親民作風承襲自宋楚瑜一般,徐榛蔚竟也頗有陳萬水風範。不過,進一步探究這種「親民」、「平易近人」背後的價值思維,其實還是過往蔣經國式的「父母官」封建思維,講求的是勤政愛民,與民眾是「上對下」的權力關係。
憑著這樣的價值思維與作風,似乎在花蓮能夠相當吃得開;不過,畢竟台灣社會的民主意識逐漸抬頭,徐榛蔚偶爾也會發生「走鐘」的狀況。
2013年8月,徐榛蔚以縣長夫人的身分到玉里鎮參加阿美族安通部落豐年祭,她上台致詞時興致一來,當場以開玩笑口吻命令部落青年交互蹲跳,以展現阿美族青年體能。由於在阿美族傳統祭典中,只有頭目、耆老能夠號令青年,徐以外族女性的身分下令,著實讓部落青年感到受辱,因此第一時間沒人配合徐的口令。
未料,徐榛蔚將手上麥克風交給一旁的頭目,要求頭目號令青年配合她的指令,而頭目也照做。此事件引發後續輿論批評,認為徐不尊重原住民。
Fill 1
自從「交互蹲跳」事件後,徐榛蔚每次到部落裡參加活動,特別謹慎。圖為徐榛蔚參加太巴塱部落豐年祭。(攝影/楊仁甫)
自從「交互蹲跳」事件後,徐榛蔚每次到部落裡參加活動,特別謹慎。圖為徐榛蔚參加太巴塱部落豐年祭。(攝影/楊仁甫)
所幸,以徐榛蔚的政治天分,她很快能夠止血。根據一位花蓮原住民部落長者觀察,徐自從「交互蹲跳」事件後,每次到部落裡參加活動,就好像隨時隨地上緊發條般,每當她想做一些事或說一些話,總會先悄悄問身邊的人:「我這樣會不會違反部落禁忌?」
該長者認為,從此處可以明顯看出徐榛蔚與傅崐萁最大的不同,在於徐無論是以縣長夫人身分,或是後來以國民黨立委身分在公開場合,難免因為不熟悉、不了解當下環境而犯錯,但徐懂得事後彌補,用加倍努力學習,將過去的錯誤修正。
相較於傅崐萁的強勢,該名長者指出,徐榛蔚個性是「柔中帶硬」,發現眼前局勢不對就會試著轉彎,而不是直接硬碰硬。假若未來徐有機會當選縣長,政治手腕絕對不會輸給傅。

從離婚到彼此競選,政治場域中婚姻只是一場戲

如果說,徐榛蔚個人在面對民眾時,該演的戲演得到位;那麼在政治場域中的婚姻這場戲,她和傅崐萁則是演得如同一齣黑色喜劇,離奇地近乎誇張。
2009年12月底,就在傅崐萁首任縣長的就職典禮上,他當場投下震撼彈,公開宣稱自己和徐榛蔚已經辦妥離婚手續,同時宣布由「前妻」擔任副縣長。
後續,由於兩人依舊出雙入對出席公開場合、也繼續住在一起,不僅內政部認定離婚無效;針對傅任命徐當副縣長,監察院依違反「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罰款100萬元;連檢方都認為兩人害戶政人員登載不實,因而將他們依偽造文書罪嫌起訴,一審遭判決6個月與4個月徒刑,得易科罰金。
當時媒體報導,兩人在登記離婚時理由欄填寫「個性不合」,而傅崐萁在接受傳喚、到庭應訊時表示,太太反對他從政因而離婚;徐榛蔚則說,由於傅從事公職,導致彼此常爭執、多年前早有離婚打算。兩人皆稱,彼此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不過,這樣的劇碼看在民眾眼中,其實都知道傅崐萁和徐榛蔚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那是假離婚啦!他們每天都在一起,我們一看就知道假離婚!」一位傅崐萁的支持者、中年歐吉桑這麼說,他認為,大家都知道傅離婚、指派徐當副縣長,是怕官司被定罪,才藉此「買保險」,「那是政治手段,沒有辦法。」
2009年的這齣離婚戲碼讓國人看得目瞪口呆,但其實在他們之前,已有前台東縣長吳俊立與妻子鄺麗貞的「政治假離婚」作為前例。2014年,傅崐萁與徐榛蔚夫妻同台競選,就真的是100%原創、台灣史上前無古人的驚世之舉。
傅崐萁曾經明白表示,夫妻共同參選是萬不得已,「寧願被笑,也不願被作掉,死得不明不白!」他對民眾大聲訴諸感性說,和徐榛蔚願做花蓮終身志工,再多犧牲、打壓都義無反顧,「不管別人怎麼汙辱、糟蹋,我都是為花蓮!」
接著當傅崐萁和徐榛蔚牽著手,把砲火轉向中央,為花蓮長期受中央漠視而抱屈,並再三高呼蘇花改早日完工通車,花蓮人的注意力被轉移到長久以來的相對剝奪感,沒有人在乎假離婚、夫妻競選的荒謬。2014年縣市長選舉,傅崐萁以近57%的超高得票率強勢連任成功。

進軍國會,劍指花蓮縣政府

「徐榛蔚的模式跟傅崐萁一樣,大概是主打蘇花高、蘇花改、花東快等交通議題,然後集結花蓮人,對抗中央。」立委蕭美琴辦公室前主任、現任行政院東部聯合服務中心副執行長李旭寧(受訪時尚未接現職)以政治操盤的角度如此分析。他說,這套模式只要在對的時間,強度、方向正確,都能夠非常有效地轉換為選票。
徐榛蔚今年當選立委後,將這套模式揮灑得更加淋漓盡致。
今年2月底、3月初剛上任立委不久,徐榛蔚就獨排眾議,接連提出「台九線道路改善建設特別條例」和「花東快速道路特別條例草案」,預計分別編列200億元、1,000億元特別預算拓寬台九線、建置花東快速道路發展基金,引發外界「錢坑法案」的質疑聲浪。
不過,這些質疑沒能阻礙徐榛蔚,她清楚,自己的目標不是爭取廣大國人的支持,而是花蓮人的支持。
一位資深立法院記者指出,徐榛蔚所提法律提案大多與花蓮地方相關,質詢內容大多針對花蓮地方事務,而且行程三不五時就是和傅崐萁一起出席活動,「她哪裡像一個不分區立委?根本就是區域立委!」這般批評十分貼切到位,徐榛蔚自己應該也了然於胸。因為她的目標自始至終都不是入主中央,而是入主花蓮縣政府。
徐榛蔚在立法院表現相當積極,尤其用心於到各委員會提出質詢,再藉由媒體曝光「出口轉內銷」,提升自己在花蓮的能見度。
6月1日的立法院內政委員會上,徐榛蔚再度成功攫取了所有媒體的注意力。她質詢內政部長葉俊榮關於台、日在沖之鳥礁的漁權爭議,並讚賞葉此前認定沖之鳥礁是「礁」(因此日方不該主張200浬經濟海域)的立場,接著徐話鋒一轉,突然宣稱要代表花蓮漁民頒贈匾額給葉,以表達感謝。
此時,會議室後方的花蓮漁會代表們紛紛鼓掌、鼓譟,「保護漁民!部長加油!」就在歡呼聲中,徐榛蔚當場將寫有「護漁保台」的大匾額頒給葉俊榮,並期勉他「成為劉銘傳第二、能夠建設台灣!」現場眾立委、國會助理,以及記者們紛紛看得目瞪口呆,而葉俊榮則面露尷尬直稱,「愧不敢當!」根據資深國會助理表示,這是印象所及,首次有立委在委員會中頒匾額給行政官員。
無論如何,徐榛蔚在短短10分鐘之內成功搏得關注,還讓原先屬於全國性的議題,在花蓮漁民的助陣之下,與花蓮有了更具體的連結。
日前,傅崐萁因心血管阻塞開刀、休養,而傅為了延續政治生命,醞釀請辭縣長、由徐榛蔚投入縣長補選的傳聞甚囂塵上;而徐榛蔚則比以往更積極地出席花蓮地方活動、參與立法院會議,厲兵秣馬意味濃厚。這兩位命運共同體,不僅未來勢必持續互利共生,花蓮的未來也可能與他們的動向牽繫在一起。
許多年輕的花蓮人和網友習慣戲稱傅崐萁為「花蓮王」,而徐榛蔚自然就是「花蓮后」。然而,當我們走入花蓮街頭巷尾,卻聽到對於徐榛蔚的另一種比喻,某些她的支持者覺得她不像王后,而像武則天,「武則天應該是天生就會當皇帝,不可能是當了人家的妾、才會當皇帝吧?徐榛蔚天生就有那個命!」,他們這麼認為。

——

【後續與迴響】炒股案喊冤,哪個才是真正的傅崐萁? (2018.9.13更新)
因合機炒股案遭判刑解職定讞的花蓮縣長傅崐萁,2018年9月13日早上在數百位花蓮鄉親、縣府官員簇擁下,牽著國民黨縣長候選人徐榛蔚的手步入縣府大禮堂,控訴蔡英文政府在選前3個月以卑劣手段打壓花蓮。歷經10分多鐘的演說,臨行前傅崐萁不忘趁機替妻子拉票,高調宣布「徐榛蔚就正式的託付給大家」,兩人隨後便在支持者此起彼落的「蔡英文下台、徐榛蔚凍蒜」聲中離去。
這場記者會結束後,縣府就收到縣長解職令並即刻生效,傅崐萁已成為前縣長。
傅崐萁痛陳,在這縣市長選舉倒數最關鍵的時刻,民進黨卻讓台灣人民看到最黑暗的政治操作,對台灣人民進行大幅的清算鬥爭。自己因看不下去民進黨意圖掏空台灣行徑,挺身而出上電視揭發民進黨罄竹難書,假借推動離岸風力發力標案淘空9千億,成為台灣「開國史上最大的貪污案」。不料此舉卻「觸犯天條」,引來台中最高法院突擊性的裁判。
他更指出,負責宣判合機案定案的法官,是當年負責白玫瑰案的恐龍法官。此案更已經在監察院院會中正式通過調查報告,清清楚楚表達審判程序違法,是一個「沒有證據,光靠污點證人指指點點,最後污點證人也在庭上作證是被檢調教唆」的案子,法官跟事務官更進一步竄改筆錄,讓他蒙受冤屈。
傅崐萁也不忘強調自己政績,他表示,他和妻子徐榛蔚一步一腳印、認真為大家服務打拼,然「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花蓮縣身為一個破產的政府,他卻依然連續8年還債、落實工程基礎建設,替人民帶來福祉,連續9年得到民調評比的五顆星,「這是台灣空前絕後,來自所有花蓮人民共有的榮譽。」
當媒體問及傅崐萁是否會延後服刑?傅崐萁表示,面對政治迫害,他一定是勇敢面對,自己「8個月後又是一條好漢」,不會輕易妥協與屈服,讓民進黨用卑劣手段搶下花蓮。
昨天(9月12日)下午傅崐萁判刑消息傳出後,社群網站Facebook上一向活躍的花蓮兩大社團「花蓮同鄉會」與「花蓮人」,卻不見任何相關訊息貼文。昨晚有網友在上述兩大社團張貼一篇花蓮縣政府新聞稿的全文轉載連結,卻在短短不到5分鐘內遭到社團管理員刪除。
對比網路社群上的噤聲,上午早在傅崐萁現身前,縣府內外湧入近百名支持者,頭上擺著白布條,高舉「蔡英文下台」標語,用行動表達對傅崐萁相挺到底。一名與會民眾宣稱,自己是搭清晨5點多的區間車前往,就是為了要聲援五星級縣長。還有一名白髮蒼蒼的老奶奶,在傅崐萁準備離開縣府前,仍依依不捨地緊握傅崐萁手臂替他加油打氣。
如今傅崐萁遭判刑定讞必須服刑,不但為年底花蓮縣長選情增加重大變數,也讓外界更加好奇:哪個才是真正的傅崐萁?(文/特約記者游婉琪)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