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在威尼斯藝術雙年展裡「做時間」
攝影
「大哥你好,你們到威尼斯幾天了?」飛抵威尼斯的第一個工作日,在普宮
威尼斯藝術雙年展台灣館的展場,位於普里奇歐尼宮Palazzo delle Prigioni,簡稱「普宮」。
門口遇到一群下樓稍作休息的佈展工班大哥,同說國語分外親切,一下子就閒聊開來。
等待大哥們抽完一根菸的時間裡,除了交換佈展進度,還分享了各自帶來哪款泡麵,好度過接下來兩週的異鄉生活。他們之中,有人來此地工作不止一次,熟門熟路;有的人則與我們一樣,初來乍到。
一位經驗老道的大哥捻熄菸頭準備上樓幹活前,告訴我們下午會有一批展覽物品送達碼頭。
幾個小時後,我們卻收到大哥的一臉苦笑:「船不知為何遲了,也許明天吧!」
每個展覽背後,是一場免不了混亂、被時間推擠而成的接力賽:義大利籍木工師傅首先進場敲打木作、油漆師傅接著上色定調;在等待油漆乾透的同時,交棒台灣技術人員進行燈光軌道架設、佈展人員依序把展品移至正確的展間,準備拆箱見光;每件作品依照規範準確擺放定位,最後以打燈調光收尾。
在正式開門見客之前,沒有人可以任意丟棒棄跑。
《報導者》連續7天進入威尼斯雙年展的台灣館佈展現場,近距離觀察這群人如何與藝術家謝德慶一起完成這場「做時間」展覽,記錄下這場序幕。
Fill 1

佈展觀察筆記節錄:5月6日

11:10 Adrian(策展人)在「戶外」展出的舊衣物旁,擺放了一個印有「I LOVE NEW YORK」的塑膠袋,並從袋裡抽出一些錫箔紙。我問謝德慶那些錫箔紙在當年是什麼用途,他說那年紐約冬天很冷,保暖用的,就像烤馬鈴薯時會包錫箔紙,他把錫箔紙包在腳上,冷的時候特別有用。

11:25 準備蓋上壓克力罩。北美館的工作人員準備兩個紙箱做成的支架,打算支撐背包那側,謝德慶見狀說不用了,我可以自己來!他迅速在地上鋪了三張泡棉,並一邊說:這沒有很難。躺下之前,他把自己的手機交給工作人員,請他幫忙拍照。

11:30 蓋子蓋上了,但壓克力上方不知為何出現一點刮痕,謝德慶還伸手摸了一下,底座因地板不平,斜角兩側突出,調整一會之後終於OK,大家拍手歡呼。

15:45 測試「打卡」作品的16釐米膠卷影片播放是否順暢。

16:02 謝德慶剛剛親自示範如何懸掛照片,並對一旁的佈展大哥說:這樣清楚嗎?我再示範一次給你看。

16:15 完成第二幅照片懸掛,謝德慶又繼續釘完第三幅,才交給佈展大哥處理。

16:35 技術人員持續準備燈具,並告訴我們今天晚上將進行燈光測試。

17:00 我與攝影師離開普宮,打算晚點再回來拍攝燈光測試畫面。

0:00 / 1:40

《一年行為表演1980-1981》「打卡」。(錄音/展場導覽員 宋郁玫)

(此錄音文本編輯自「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做時間」策展人Adrian Heathfield撰寫之作品介紹,感謝台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第57屆威尼斯藝術雙年展台灣館藝術家謝德慶《做時間》—《一年行為表演1980-1981》「打卡」作品展場實景。(攝影/余志偉) - Spherical Image - RICOH THETA
第57屆威尼斯藝術雙年展台灣館藝術家謝德慶《做時間》—《一年行為表演1980-1981》「打卡」作品展場實景。(攝影/余志偉)
0:00 / 1:40

《一年行為表演1981-1982》「戶外」。(錄音/展場導覽員 林筱筑)

(此錄音文本編輯自「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做時間」策展人Adrian Heathfield撰寫之作品介紹,感謝台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第57屆威尼斯藝術雙年展台灣館藝術家謝德慶《做時間》—《一年行為表演1981-1982》「戶外」作品展場實景。(攝影/余志偉) - Spherical Image - RICOH THETA
第57屆威尼斯藝術雙年展台灣館藝術家謝德慶《做時間》—《一年行為表演1981-1982》「戶外」作品展場實景。(攝影/余志偉)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