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議員的「政治自殺」,能喚回居住正義嗎?

新竹議員的政治自殺,能喚回居住正義嗎。高偉凱(左)和周江杰想要辭職表示對提案負責。(攝影/吳宜靜)

為了捍衛居住正義而辭職,這不是高偉凱和周江杰第一次在議會做出驚人之舉。過去,他們也曾表明不接受買票文化,而在必輸的情況下參選正副議長。《報導者》專訪兩位議員,談論小黨在地方的處境,及奇特的地方政治文化。

如果在臉書上有看到「#我是92趴」的連署活動,這是新竹縣議員高偉凱與周江杰的最後一搏。
這2位分別來自勞動黨、綠黨的年輕議員,為了解決新竹縣囤房問題,提案修改《新竹縣房屋稅徵收自治條例》,調高非自住房屋的稅率。但才實施一年半就因為不敵建商遊說而把當初的法案翻盤。為了捍衛居住正義,2人同時辭職。(延伸閱讀〈什麼是非自住房屋稅?為什麼新竹縣議員要為它請辭?〉
2年前,為了要讓這個案子過關,他們必須評估每位議員願意連署的可能性,例如說,某議員因為買票即將離職,應該比較沒有包袱,所以可以找他連署。後來,連署書還被某位議員在喝得爛醉的情況下搞丟了,兩人只好從頭再忙一次。好不容催生了法案,讓他們以為離公平正義靠近了一點點,但才剛實施,就因為建商施壓而化為烏有。
高偉凱和周江杰想要辭職表示對提案負責,卻引起民眾批評和各種聲音。周江杰的客家鄉親強調「一張票,一世情」,認為他必須為選民負責到底;也有人認為小黨就是自命清高,才成不了大器;高偉凱的助理林名哲也撰文提醒選民,別認為選出進步的議員就沒事了,其實不過是讓兩人在議會裡孤軍奮戰。
「第一任就辭職,其實是政治自殺,」周江杰現在走到哪都會被罵、被慰留,讓他有沉重的愧疚感。在縣議會會客室採訪周江杰時,幾位資深議員走來,有人把他當成衝動的孩子,指著他罵了句「神經病」;也有人急切向《報導者》解釋,是因為黨團的操作才不得不支持下修。
高偉凱辭意堅定,認為現在即便透過連署把稅率上修,他也是會離開。「我覺得對政治人物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說到做到,總要一個說到做到的人吧! 」他現在的任務,就是藉著辭職風波,把非自住房屋稅調降的不合理情況,讓更多人知道。他的服務處掛著自己寫的書法「一個人倒下去,千萬人站起來。」為的就是讓這次的「政治自殺」喚醒更多人對居住正義的重視。
《報導者》分別專訪高偉凱(以下簡稱高)、周江杰(以下簡稱周)2位議員,除了說明房屋稅事件,也談到小黨議員的艱難處境,以及地方政治文化的荒謬潛規則。

新竹縣囤房稅下修始末

為解決嚴重的囤房、炒房問題,2年前高偉凱、周江杰提案修改《新竹縣房屋稅徵收自治條例》,調高「非自住房屋稅率」,並採用差別稅率:非自住房屋2戶以下為2%;3戶以上為2.5%。也就是說,囤房數量越多,就要繳越高的稅金。

自治條例通過實施不到一年,就因為建商施壓而翻盤。近期,新竹縣議會通過修正草案,非自用住宅不論幾戶,都採同樣的1.6%單一稅率。

如此一來,縣府會短收約八千萬的稅金。這些稅金,本來可以回饋鄉鎮。

下修囤房稅,受惠的只有8%擁有4戶以上房子的建商和大戶。此舉顯示政府與建商靠攏、鼓勵囤房。

Q1.身為議員有許多需要關心的面向,為什麼要因為議會「調降非自住稅率」一事做這麼激烈的反應?
高:這關係到勞動黨最核心的價值,就是勞資與貧富問題。我提案的《房屋稅徵收自治條例》 實施不到4個月就被推翻。我只能猜想有幾個原因:第一,客觀環境劇烈改變;第二,原來法案有嚴重疏漏;第三,新的法案有謬誤。顯然不是第一種情況,其他議員也不承認是第三, 所以就是我原來的提案有問題,才會搞得天怒人怨,不到一年就要修。
高偉凱。(攝影/吳宜靜)
高偉凱。(攝影/吳宜靜)
這是很重要的貧富議題。2016年廢除證所稅的事沒人抗議,我們就希望有個大動作來抗議這種幫富人、富商減稅的情況。我們損失一年半的任期,但希望未來有更多重視貧富差距的人可以爭取到席次。
周:按照高偉凱的邏輯「提案人跟法案同進退」,我也是提案人,不可能放我最好的戰友獨自面對這種情況。我們事前沒有講好要一起辭職,我也不知道他有這樣的打算。在他宣布辭職後,在議場我只有2分鐘時間必須決定去留。我選擇挺他。
對高偉凱來說,調高非自住的稅率是為了符合公平正義,但對我來說,我重視的是稅收可以回饋到鄉鎮公所,另外也有2成的統籌分配款可以建設偏鄉。新竹縣除了竹北之外,各鄉鎮都很缺錢,只要請鄉鎮市公所做事,他們就會說「我也很想做,但沒錢。」
Q2.在你們提出辭職後,又發動了「我是92趴」聯署,是想要靠民意翻盤嗎?
周:民眾知道我們在議場上提出辭職,馬上就衝到議會阻止我們,也發動慰留連署。但我覺得與其慰留我們,更應該關切法案內容,所以才有了要求上修非自住房屋稅率的連署。
高:我也不知道什麼樣的連署人數才算多。只希望民氣真的可以起來,給他們一些壓力。每個來這裡簽名的人,背後可能代表著15、20人都有一樣的想法。
我很明確的認為,所謂翻盤就是稅率上修,跟個人的去留無關。我認為對政治人物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說到做到。不管連署的情形如何,我7月1日就走。有些人說要幫找我們找個台階下,比方說把新的稅率從1.6%提高到1.8%。我雖然樂見提高稅率,但現在就算給我3.6%我也會走。
Q3.兩位議員幾次的動作,似乎企圖建立不同的政治文化(例如正副議長選舉投給自己表示不接受買票;這次辭職是為了落實責任政治)。就你的了解,這些「以身作則」,對地方政治真的有影響嗎?
高:2009年我第一次當選議員時,就有聽說地方上有買票的文化,比方說這一屆正副議長的價碼多少之類的。但這就跟上帝一樣,你相信祂存在,但沒有證據。
我們勞動黨為了要維持素樸的形象,就先討論:萬一有人開口要買票的話該怎麼辦?是要收了錢捐給別人?還是根本不要收?討論後決定,只要收了錢,之後不管有沒有捐出去,這個人情就會欠著。為了讓別人知道我們沒有拿錢,所以決定自己出來選,把票投給自己。第二任的時候,我就跟周江杰搭檔競選,這樣大家就會知道我們沒有拿錢。
周:雖然有想過這樣的動作可以稍微改變議會內的氣氛,但主要是要證明自己跟這樣的傳言沒有關係。
Q4.地方議會有些潛規則,像是不表決、不刪預算、不轉播會議過程等等,你如何適應這樣的文化?
高:聽說新竹縣議會上次表決是范振宗縣長在發老人年金的時候,各位出生了嗎?(
范振宗為1989年至1997年的新竹縣長。
他們希望維持議員間的和諧,團結一致監督縣府。如果要表決,就會撕裂議員間的關係;不表決的話,就不需要明白的立場,這使得很多人得以在事後模糊自己的立場,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不表決在現代民主政治看似奇怪,它確實有許多壞處,但有一個好處,就是像我們這種話多的人,可以講很久的話。會議規範有一個條叫做「停止討論動議,立刻進行表決」。這個規範的優先性很大,一提出來馬上就必須表決了。
但像是新竹縣議會長期以來都不表決,就不會動用到這條規範。雖然我也沒有辦法真的反對什麼,但總可以多講些話讓他們難過。因為我7年來都享受到這個好處,導致於沒辦法在離開前夕推翻這個規則,要求議會用表決的方式決定房屋稅率修正。
我剛進去不到半年時,不知道這個潛規則。那時候有人提新竹瓦斯公司要民營化。我說我反對,他們覺得莫名其妙。我說,我反對有什麼關係,反正表決的話我也會輸。這下他們更莫名其妙,覺得怎麼可以表決?
議會裡的另外一個潛規則就是「不刪預算」! 聽議會前輩說上次刪預算是……(停頓許久,計算中)我這屆是第十八屆,聽說上次刪預算是十六屆,刪了一筆拆違建的預算,因為議員不給拆違建。
會造成議會不刪預算的文化,是因為議會一方面擔負著監督縣府的職責,一方面又需要與行政權配合。地方上的民眾會在乎路燈沒亮,但不會重視議會刪了多少預算,平均幫我省了多少錢。讓民眾有感的,其實是行政權的落實。大部分議員的工作重點,也會擺在為民眾爭取權益。也因為要為民眾爭取權益,必須與行政權好好配合,於是議員就自我限縮部分法定職權。
周江杰。(攝影/吳宜靜)
周江杰。(攝影/吳宜靜)
在議會裡,很多事情希望盧到不用表決,也不用刪預算。後來我對不認可的提案,就會請假5分鐘,等他們通過預算再進來。身為少數意見,我們本來就會輸。我不需要什麼事情都跟其他人作對,某些事情我配合你們,但某些事情我必須堅持。
周:新竹縣議會沒有直播。當我質詢或是發表意見,知道的人又有多少?直播有好處,也有壞處。如果有直播,我們可能花更多時間開會,可能會有花車效應,但也會有更多人了解事情,並看到議員們的表現。雖然議場沒有直播,但還是有替代方法,像我今天早上的質詢就用臉書直播,臉書下就有很多民眾反映希望質詢可以轉播。
Q5.高議員是第二任的議員,周議員則是第一次。議員的工作跟想像的有落差嗎?
高:選前我們關心的主軸是勞資對抗,但地方議會很少處理到勞資對抗的議題,反而都是這裡要農路、那邊要駁坎。進入議會後,處理的問題變多,只有少數跟勞工有關,但我也有真的接到電話說:「議員我前女友不理我,我加他臉書也不理我。你能不能幫我找他?」我問:「分手多久了?好女孩很多啦!你先把工作做穩……」像這些根本不是議員該處理的事情。
周:人民陳情的事千奇百怪,能做得到的就盡力幫忙。像是紅白帖的部分,我會盡量到那人家裡問候,不論是慰問或是恭賀,我都有一套說法。我認為在議員這個位子上,就應該去做這樣子的事。
Q6過去兩年,你對自己的問政表現滿意嗎?新竹縣議會讓您最失望的地方是什麼?
周:過去兩年,我盡力了。的確是做得很辛苦。新竹縣一直有很多的案子,像是外僑學校遠東BOT案……其實是很無力的。議員只能質詢、抗議,但還是很難做出一點點的改變。
雖然說,照顧弱勢或是環境保護的面向,我們還是能做一些,但最核心的問題是財團與政府的緊密關係,我們很難撼動。這次事件,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Q7.綠黨全國「唯二」議員是周江杰和桃園市王浩宇。周議員辭職後只剩下一席,王浩宇則已表態支持市長鄭文燦、加入民進黨團運作,請問周議員會擔心綠黨的政治實力因此減弱嗎?你如何看待王浩宇向民進黨靠攏?
:我辭職後,被黨內罵死了!因為我沒有事先跟黨內溝通,也可能會影響接下來投入選舉的人。可能有選民會認為,綠黨候選人選上後可能會不負責任。
至於王浩宇向民進黨靠攏,我能理解他的處境。小黨缺乏組織支援,很多時候必須靠網路、靠個人力量做事,這件事情非常不容易,我可以理解他會這樣子移動。小黨確實很孤單,要維持議員這樣的職務其實很困難。

新竹縣辭職議員

高偉凱,45歲,勞動黨,新竹縣第17、18屆縣議員。台灣大學哲學碩士,華隆工會顧問,反對派遣制度。

周江杰,36歲,綠黨,新竹縣第18屆縣議員。政治大學新聞所博士,主張環境優先、教育至上。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