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非自住房屋稅?為什麼新竹縣議員要為它請辭?

5月4日,新竹縣議員高偉凱、周江杰因「非自住房屋稅」遭下修而請辭,媒體紛紛以「震撼彈」形容兩人的離去。儘管有選民發動連署希望慰留兩人,但兩人形容這是場「92% vs. 8%」的戰爭,希望選民能將連署重心放在支持「新竹縣92%聯盟」,要求議會將非自住房屋稅調高至2%。

到底「非自住房屋稅」的重要性是什麼?跟92%和8%的戰爭有什麼關係?為什麼兩位小黨議員願意為此賠上自己的政治生命?

「92%的人民不能再沉默了!」請辭事件過後的一個禮拜,新竹縣議會前的草皮拉起了白布條,布條上這麼寫著,「92%」還特地用紅色簽字筆再描一遍外框,顯得特別突出。

那天路上少見行人,但議會前卻坐了近十名中年男女,他們頭戴斗笠、手著袖套,不畏烈日地靜坐著。問起為什麼會來,參與者劉太太說在網路上看到議員辭職的消息覺得可惜,不希望認真做事的議員白白被糟蹋,所以站出來,談起非自住房屋稅遭調降,劉太太說她的理解就是降富人稅,「我就覺得不平等啦!台灣現在已經很不平等了,就不希望整個國家變成這樣子。」

身為92%的一員,劉太太「不平等」的感受可能來自過高的房價。

新竹縣的「房價所得比」(註)
房價所得比=住宅總價 中位數 /家戶年可支配所得中位數。 通常被用來比喻為「不吃不喝幾年能買得起房」。
高達8.72,為全國第四高,僅次於雙北及台中,意味著竹縣縣民必須不吃不喝8.72年才能買得起房,儘管竹科提供了許多高薪就業機會,但對於不在竹科工作的縣民來說,想擁有一棟自己的房子卻是越來越困難。
Fill 1
新竹高房價抗議
「92%的人民不能再沉默了!」請辭事件過後的一個禮拜,新竹縣議會前的民眾自發性在草皮拉起了白布條。(攝影/吳宜靜)

然而,買房困難並不代表房屋供應量少。一出新竹高鐵站便能看到一幢幢排列整齊的大樓,不過據當地計程車司機描述,夜裡行車經過,這些大樓少有燈火,顯然多為沒有住人的空屋。

空屋多代表什麼意思?地政學者章定煊曾為文指出台灣空屋的三大怪現象,包括新屋空屋率比舊屋高、新開發重劃區空屋率比舊市區高,以及高樓豪宅空屋率比一般建築空屋率高,越新越好的房子反而越容易「空」出來,意味著台灣許多房屋只是有錢人及投資客的炒作標的,當房子脫離了居住的本質成為商品時,空屋自然多。

「竹北的空屋率很多,投資客也不少,有許多沒有在使用的房子,我們希望透過囤房稅這件事情,拉開自住跟非自住稅率,讓房市可以活絡,如果他(投資客)不願意擔負那麼高的稅金,可能願意降價出售。」周江杰解釋為什麼他和高偉凱那麼在意非自住的房屋稅,他們都認為要減少投機炒作行為,讓房子回歸居住的本質,應從「囤房稅」下手。

一場囤房稅風暴

而這個「囤房稅」便是此次請辭風暴的主因,也是「92% vs. 8%」戰役的開端。

所謂「囤房稅」是指囤積房屋所需付出的成本,屬於房屋稅的一環,就像買車後必須每年繳納牌照稅一樣,持有房地產也必須每年繳納房屋稅、地價稅,而在交易房地產後則必須繳納所得稅,如房地合一稅及土地增值稅。

四種稅之中,除了房地合一稅是由中央政府徵收的國稅以外,其餘三項皆是地方稅,由地方政府徵收並應用。

不論是交易所得稅或持有稅,只要設計得好,都能作為遏止投機炒作的工具,好比對短期買賣課以較重的交易所得稅,能鼓勵屋主長期持有房屋,減少短期炒作;而拉高持有稅,則能鼓勵建商及屋主釋出手上空屋,或許能達到打房的效果。

不過由於持有稅與所有手上有房產的民眾都相關,因此若提高持有稅,會增加一般市井小民生活的負擔,所以在區分上就必須細分為「自住」以及「非自住」,給自住者較低稅率,並拉高非自住者稅率以避免囤房。

而關於自住及非自住的故事,則必須從2年前開始說起。

2014年5月,為了回應社會對於房屋租稅正義的要求,立法院三讀通過《房屋稅條例》修正案,將「非自住」房屋稅率往上調整為1.5%至3.6%,並給予各地方政府自治空間,可依非自住房屋持有棟數不同而訂立不同的稅率。

2015年年底,高偉凱及周江杰遵照中央立法的旨意,聯手催生了新竹縣第一個由縣議員自己提出的法規修正案──《新竹縣房屋稅徵收率自治條例》,規定自住住宅
根據財政部的定義,自住房屋必須同時符合下3要件:
  1. 房屋無出租使用
  2. 供本人、配偶或直系親屬實際居住使用
  3. 本人、配偶及未成年子女全國合計3戶以內
稅率維持在1.2%;非自住之住宅在2戶以下者
即持有4、5戶住宅者 。
,每戶為2%;若持有3戶以上非自住住宅者
即持有6戶住宅者以上者。
,則每戶以2.5%稅率課徵。

不料,這套新法才實施不到1年,就因國民黨籍議員提出修正草案,而被改為非自住家用房屋不分持有戶數一律課1.6%,等同於將原先2%及2.5%都降低為1.6%,高偉凱及周江杰大感不服,提出稅捐局數據強調,真正會被課到非自住稅率的人(即擁有4戶住宅以上者)僅佔整體縣民的8%,質疑縣議會是跟這有權有勢的8%站在一起,而罔顧92%民眾的利益,因此表達要和自己提出的法案同進退而請辭。

隨後,議會國民黨團發出聲明,指出對兩位議員的離職「表達遺憾」,但強調下修稅率是基於降低縣民稅負、提升竹縣投資環境等理由,且下修過後的1.6%仍高於財政部訂立的1.5%,完全符合租稅正義。

為什麼當初議會提出自治條例時,國民黨未強烈反對,甚至得到某些國民黨議員連署支持,但法案實施之後卻又開始受到阻撓呢?

高偉凱認為,當時有些議員基於理念、有些念在彼此交情而幫忙連署,不過當時縣政府還沒有調高房屋標準單價跟地段率
又稱路段率,是房屋稅用以反映房屋坐落地區之經濟活力、交通便利及商業繁華程度致房屋使用價值不同,使能合理課徵房屋稅之機制。簡言之,區域越繁華,地段率越高 。
,許多人或許認為稅率調高一點也沒關係,但隨著稅基
即課稅的依據,如所得稅的稅基是薪資所得、房地合一稅的稅基為房產交易所得。
拉高,才開始感受到影響。

這個國民黨團的髮夾彎暴露出台灣房產稅制的另一個問題──長期依賴過低的課稅基準課稅,不僅降低透過租稅健全房市的效果,也導致稅損。

就房屋稅而言,由於它並不是按房屋造價或市價計算,而是以房屋課稅現值乘以適用稅率計算得來,因此當「房屋核定單價」及「地段率」被低估時,應納房屋稅也相對較低,也失去拉高持有成本的用途。

房屋稅計算方式

應納房屋稅=

房屋核定單價 × 面積 × (1-折舊率 × 折舊年數)× 地段率× 適用稅率

「房屋核定單價」及「地段率」調升與否並非議會管轄的範圍,而是由縣府評議委員會進行調整,僅能透過縣府行政手段達成,高偉凱在任的7年內,曾多次要求縣府調高卻總是得不到回應,而在竹北地區地段率及公告現值沒有隨著發展調整時,就可能出現繁華的竹北核心地區地段率低於北埔鄉間的奇異狀況,這也更加深了高、周兩人要提高非自住住宅稅率的決心。

儘管不少地政專家如台北市前副市長張金鶚、房產名人Sway都發文力挺高、周兩人,但仍有不少聲音質疑提高房屋稅是否真能落實居住正義?還是可能使成本轉嫁到一些租屋族或首購族身上,反而傷害到所謂的92%人?

Fill 1
新竹議員高偉凱
新竹縣議員勞動黨的高偉凱認為,這關係到勞動黨的核心關懷。(攝影/吳宜靜)

對此,隸屬於勞動黨的高偉凱認為,這關係到勞動黨的核心關懷,是「很重要的貧富問題」,他認為基於公平及遏止炒房的原則,有錢人還是應該多繳一點,其實從之前廢除證所稅時,勞動黨就希望能有個大動作來抗議幫富商減稅的事情,雖然不敢說喚醒民眾的階級意識,但光是目前受到的關注大過當初證所稅遭廢除時,「我們損失這一年半任期就還好」。

周江杰則認為,他在意自用房屋稅稅率問題並不只是為了居住正義,他認為更重要的是,作為地方主要稅收來源的房屋稅可以用來回饋鄉間,他提到原先提案可望增加8千萬的稅收,如果按財政收支劃分法的比例,新竹縣各鄉鎮公所可望分到3,200萬元左右,而竹東一年所有鋪路經費也才700萬,對於周江杰來說,房屋稅用於地方、回饋鄉鎮也是一種公平正義,「我認為真正的公平正義其實是在這裡,也是我針對這個法案最在意的事情」。

這兩位議員的辭職明志能不能換來法案的翻轉,仍待觀察。但在此事件中被喚醒的92%,勢必會有更多人投入這場「92%與8%的戰役」。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