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原信/他們,在興航停業之後

2016年11月22日,復興航空無預警停止所有航線營運,繼2014年旗下子公司威航停止營運後,復興航空也走入歷史。

走入歷史的是公司、航班,卻不是人。

2016年10月,早在公司解散前,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協助興航員工成立企業工會,與他們口中「跑路」的資方作長期抗戰,經過8次強制協商會議,以及無數的抗爭,最終工會的抗爭成果,僅有每個員工法定資遣費,外加4萬1,000元,與原本希望的加發1.5個月薪資與工會會員每人10萬元,相去甚遠。

進入2017年,興航工會的力道隨著抗爭接近尾聲慢慢消逝,但前興航員工的生活,仍得持續走下去。

總是在抗爭第一線的工會理事吳崇華,曾經擔任興航地勤,抗爭結束後暫時在補教業擔任行政,也曾經到學校,分享自己身為興航地勤的工作心得。

雖然在螢光幕前是工會抗爭的骨幹,但吳崇華坦言,不能期望每個人都在抗爭,畢竟誰也無法給會員承諾,抗爭之後爭取到的生活比較好,有些會員也會想著,「只要再拿一筆錢就好」,沒有信心成為抗爭後期的基調,吳崇華說,工會幹部能給予的,只有不斷的支持。

領完最後一筆失業救濟金,走出服務站,正下著大雨,吳崇華接下來將短暫在補教業工作,未來再找尋其他工作。

在一家國內航空公司空服員面試的會場,前興航空服員傅婷引來許多媒體拍攝,過去在媒體版面上,常被稱為「復興桂綸鎂」的傅婷,也在興航宣布解散時,加入工會抗爭。

「公司倒閉當下,以為是假的」,停飛前一天仍在機場待命的傅婷,見到董事長林明昇宣布解散時,才確定自己失業了。

傅婷的年資並不長,這是她第一個空服員工作,卻因公司倒閉失業。傅婷加入了工會,也參與大小抗爭,「家人說,抗爭交給大人處理就好」。也有學姊質疑工會收取會費是斂財,但傅婷仍透過在文宣組,想粉專文案,試著盡自己一份力,爭取自己權益。

目前已在其他航空公司受訓的傅婷,回想自己在重回天空的過程也吃了不少閉門羹,而且參加工會的背景,讓她特別受到「關照」,「有人面試時提到抗爭經驗,就被刷掉了」,但如果再遇到一樣的事情,傅婷的回答很乾脆「當然會再出來抗議啦」。

當時一齊投入抗爭的不只有傅婷,還有傅婷的好友顏余真和Doris,都是一開始就投入抗爭的年輕空服員。

Doris提到,因為大家都想重回空服員,抗爭初期也有聽說有國內的航空公司可以免面試,就直接讓前興航空服員上線,但Doris埋首工會的抗爭中,只能選擇放棄。目前她在服飾店工作,未來考慮先到貿易公司上班,再等待有無機會重回航空業。

顏余真曾經在大學參與異議性社團,對於抗爭的理解,除了是爭取自己的權益,同時也為了他人,「年輕人其實相對有退路,但許多年資超過10年的前輩,那筆錢要不回來差很多,所以才要抗爭」,但隨著抗爭能量逐漸消散,她也開始在餐飲業短暫工作,相對於機上工作,顏余真坦言現在壓力更大,做對事情不會有稱讚,一犯錯便會被針對。未來在結束餐飲業的服務生工作後,顏余真打算前往日本唸書,「如果有機會,再考空服員吧」。

Fill 1
興航
傅婷。(攝影/曾原信)
Fill 1
興航
傅婷。(攝影/曾原信)
Fill 1
興航
吳崇華。(攝影/曾原信)
Fill 1
興航
吳崇華。(攝影/曾原信)
Fill 1
興航
復興航空工會於國產實業大樓下方紮營抗議,要求董事長林明昇不要只顧跑車不顧員工。(攝影/曾原信)
Fill 1
興航
顏余真。(攝影/曾原信)
Fill 1
興航
顏余真。(攝影/曾原信)
Fill 1
興航
Doris。(攝影/曾原信)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報導後續影響,可參考《報導者》影響力報告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