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振祥/回首《菊花夜行軍》15年
15年前,應「大大樹音樂圖像」之邀,為他們所發行的交工樂隊《菊花夜行軍》專輯拍攝封面。
收到大大樹寄來的試聽帶後,決定走一趟美濃,看看是哪些人參與製作與交工?哪一條是縣道184?是誰「統領菊花6萬6千枝」?哪一個家庭迫於傳宗接代的壓力遠赴南洋,娶回印尼新娘阿芬……然後在美濃認識了許多命運相仿的姊妹。
「外籍新娘識字班」開辦,阿芬如何與姊妹們一字一句唱著:「日久他鄉是故鄉」,還有鐵牛
耕耘用農機,農民俗稱鐵牛。
車聲與震撼人心的「嗷!」,這些畫面與聲響完全反映當時農村的現況。
15年後,「生祥樂隊」決定「重返縣道184,把自己種回來。」為這次演唱會,我再度拜訪美濃鄉親,看到生祥為人父的喜悅,看到南洋姊妹的兒女已長大成人、外出就學,看到小鐵牛變成大鐵牛……。
15年物換星移,美濃菸田凋零,然而,農村人依然維持單純的生活,昔日的外籍新娘們懷著幽幽鄉愁,認分地成為道地的客家媳婦。
Fill 1
2001年,線道184。(攝影/劉振祥)
2001年,線道184。(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01年,林生祥於菸樓。(攝影/劉振祥)
2001年,林生祥於菸樓。(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01年,菊花田。(攝影/劉振祥)
2001年,菊花田。(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16年,生祥樂隊。(攝影/劉振祥)
2016年,生祥樂隊。(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01年,林生祥媽媽。(攝影/劉振祥)
2001年,林生祥媽媽。(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16年,林生祥媽媽與女兒。(攝影/劉振祥)
2016年,林生祥媽媽與女兒。(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01年,阿芬擐人。(攝影/劉振祥)
2001年,阿芬擐人。(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16年,阿芬擐人。(攝影/劉振祥)
2016年,阿芬擐人。(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01年,鐵牛車。(攝影/劉振祥)
2001年,鐵牛車。(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16年,鐵牛車駕駛。(攝影/劉振祥)
2016年,鐵牛車駕駛。(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16年,鐵牛車也長大了。(攝影/劉振祥)
2016年,鐵牛車也長大了。(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01年,日久他鄉是故鄉。(攝影/劉振祥)
2001年,日久他鄉是故鄉。(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16年,日久他鄉是故鄉。(攝影/劉振祥)
2016年,日久他鄉是故鄉。(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01年,阿成。(攝影/劉振祥)
2001年,阿成。(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17年,風神。(攝影/劉振祥)
2017年,風神。(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16年,縣道184。(攝影/劉振祥)
2016年,縣道184。(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01年,交工合照。(攝影/劉振祥)
2001年,交工合照。(攝影/劉振祥)
Fill 1
2016年,交工合照。(攝影/劉振祥)
2016年,交工合照。(攝影/劉振祥)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