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故事〉
曾原信/土公仔——死後的搬家師傅
攝影
清晨天剛亮,地上仍因露水而潮濕,土公仔(台語撿骨師之意)尤威仁先祭拜完家中供奉的無主骨骸,頂著清晨的露氣,驅車前往撿骨工作現場,「今天這門是兇葬,也就是土葬以後都還沒撿過的。」
尤威仁熟練地招呼主家,也就是要撿骨墓地骨骸的親人,告訴他們待會的流程以及該注意的事項,諸如破土時得背對墓地避免對沖等禁忌,但同時尤威仁也解釋,其實傳統撿骨遷葬算喜事,也能見到家族成員因為這一習俗而聚首,而在場觀禮的後代親人,常常也看著親人遺骨,討論著過去回憶。
已從事土公仔十幾年的尤威仁對於死後世界充滿理解及尊重,無論是幫家屬撿骨時,幫已在墓地沉睡數十年的逝者第一次「洗澡」,仔細地清洗遺骨,又或者將人骨各個部位細心安放於骨灰罈中,尤威仁總秉持著「這是對方家長輩」的心情,盡力做好撿骨工作的每個環節。
除了做撿骨,尤威仁在工作空閒時,也會巡巡那些無主墓,如遇到無主骨骸,行有餘力也會幫忙安葬。這些無主墓許多都是尤威仁以及朋友穩哥一同在工作之餘發現的,在許多公共墓區已禁止或限制土葬的今日,除了未撿骨的墓、墓碑已敲碎代表撿骨完成的墓外,就剩下寫著先人、萬善同歸或甚至沒有明顯墓碑的無主墓。
許多無主墓會依附在一些有主的墓園旁分點香火,或是如同萬善堂般,遺骨一同安放在一個定點,年代有近有遠,但共同特徵都是沒有姓名,也鮮少有人整理。尤威仁只要看到,皆會點炷香燒點紙錢,做簡單的打掃。
尤威仁說,隨著土葬漸漸式微,撿骨工作也面臨消失,這些手路也不見得會有年輕人肯接手學習,而這些無主墓也跟著更加沒人在意。他認為,就算是亡者也是長輩、先人,理當獲得更好的對待,而無主墓因沒有後代祭拜,更需要有人多加關心。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