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黃厚銘/Pokémon GO的遊戲機制與文化──一個思考新興科技風險的起點

報載《Pokémon GO》玩家群聚北投公園、溫泉路一帶「抓寶」,導致交通阻塞,造成當地居民出入不便、怨聲載道。筆者過去三年以來,身為《Pokémon GO》的前身,同為Niantic Labs 所推出的遊戲《Ingress》之玩家與研究者,希望就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 AR)遊戲的特質,以及藉由《Pokémon GO》與Ingress的比較,幫助社會大眾初步了解此一現象的成因。

AR遊戲有別於過去線上遊戲的最主要特色在於,AR遊戲是藉由適地性服務(Location-Based Service)在真實世界之上對應疊加一個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 VR),因此,要進行AR遊戲中的動作,以便達成遊戲所設定的目的,就非得在真實世界中行走。隨之,真實世界中的地形、距離、天候、氣溫等等,都變成遊戲元素的一部分。既可以作為用以阻撓對手玩家的資源,也同時是玩家自身達成目的的限制與障礙。

基於此一特性,AR遊戲完全不同於過去讓玩家足不出戶(包括房間或網咖)的大多數線上遊戲。後者可以說是在真實世界之外,另外創造一個虛擬空間或虛擬實境供玩家在其中遊戲。也基於前述AR遊戲的特性,使用所謂「虛擬GPS」偽造GPS定位來參與AR遊戲,無異迴避了真實世界中那些成為遊戲元素的部份,也就構成違反遊戲規則的作弊行為。這是推出《Ingress》與《Pokémon GO》這兩個AR遊戲的Niantic Labs會開始取締,以避免遊戲瓦解崩潰的原因。

AR遊戲此一有別於過去線上遊戲的特色,也打破了過去把遊戲玩家當做足不出戶、廢寢忘食、不修邊幅的宅男之成見。這使得家長們即便不解,也難以理直氣壯地禁止「神奇寶貝」世代的子女出門玩遊戲兼溜狗、聚會或運動。甚至,不少家長自己也從一開始的好奇,因為遊戲中可愛的動物與動畫效果,變成遊戲玩家的一份子。

《Pokémon GO》現在可以說是從6歲到60歲的民眾都樂在其中的全民遊戲,在長期被柴米油鹽壓得喘不過氣來的例行化日常生活中,添加了與陌生群眾一同情緒共感的節慶氣氛。也確實在熟識的朋友或父母子女等家庭成員間,創造出共通的話題與共享的時空,一洗網路造成人際關係疏離,或沉迷於虛擬、無視真實的疑慮。

進一步來說,由於AR遊戲是結合了VR與真實世界,如果把VR與真實世界當做連續的光譜,AR即是介於兩者之間。相對於《Ingress》,《Pokémon GO》的遊戲機制,則又比較偏向VR,反倒沒有因為運用了手機的相機鏡頭而更接近AR。以致已有部分玩家意識到,自己也只不過是把玩遊戲的場所從房間移到公園、學校等地而已。

在這些pokestop較密集之處的極小範圍內,只要每個人都花一點小錢貢獻一個吸引神奇寶貝前來的Lure Module(編按:誘餌道具,玩家口語中的「灑花」),就可以看到源源不絕的神奇寶貝出現。特別是在抓取最多神奇寶貝以求快速升級的現階段,《Pokémon GO》玩家往往只是群聚、駐足於櫻吹雪集中地以求最大的「抓寶」效率。而不像Ingress玩家或AR遊戲在設計上的初衷,在真實世界中不斷行走。這是《Pokémon GO》遊戲機制的設計問題。

以及由於遊戲中稀有或功能強大的寶貝一旦出現,每個玩家在一定時間內都會有機會抓取,因此只要傳來某處稀有寶貝出沒的消息,就會引來玩家蜂湧而至與瘋狂追逐,而這也是在玩家們群聚並吆喝報訊時會有最多人一同分享。加以,遊戲中的寶貝有諸如水、電、毒等等的屬性,Niantic Labs在設計上會因為地點的不同,而有不同屬性寶貝出現機率的設定。例如河邊比較可能有鯉魚王、可達鴨等神奇寶貝出現。以致不只是北投公園一帶,實際上全台都傳來某些地方是某些寶貝的巢穴,而成為玩家群聚朝聖的地方。這部份則比較是pokestop設置與稀有寶貝出沒地點的設定問題。

但既然前述的節慶是例行化日常生活中的例外,總非每日、時時都在進行,當然也就像廟會那樣只是一時造成交通上的不便而已。相對於此,在目前《Pokémon GO》遊戲才引入台灣兩週的熱潮下,只要Niantic Labs在遊戲設定與遊戲機制的設計上沒有更動,玩家從早到晚整日群聚、吆喝追逐的現象恐怕短期內不會退潮。若以過去《Ingress》兩軍對抗的遊戲格局帶來扭曲玩家人性的負面效果來看,似乎Niantic Labs團隊無意、甚至一時也未必有能力解決這些問題。pokestop與道館的設置或可取消、寶貝出沒地點的設定也還可能調整,但一同「灑花」、群聚「抓寶」的遊戲機制就很難改變。

事實上,所有的科技都有其用處與風險,一味排斥而不求了解,或拼命辯護而無視問題,皆無助於問題的解決。《Pokémon GO》的風行與引發的疑慮,恰好讓我們認識到科技的兩面性。而人們對科技風險的認識與因應,總是落後於科技的發明,這也適用於新興的AR遊戲。不論是要因勢利導或處罰禁止,都需要對《Pokémon GO》等AR遊戲的機制有細緻且切實的了解才可能有足夠的說服力,也才可能奏效。否則很可能又會鬧出教育部找來一堆假專家開會研商對策,或義大皇家酒店獎勵違反遊戲規則的作弊行為等笑話。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