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米果/作為Pokémon Go的旁觀者

《Pokémon Go》開放下載之後,我的親友圈子漸漸分裂成兩個區塊,一是恐懼排斥,一是瘋狂抓寶。

對於「寶可夢」的說法,還是覺得有點彆扭,畢竟「神奇寶貝」或「口袋怪獸」在台灣開始風行時,我雖是一個陪伴姪子姪女看卡通的「半熟大人」,但神奇寶貝突然變成寶可夢,多少有種遭到背叛的失落感。

我對神奇寶貝卡通關注的重點一直有點歪斜,小孩們熱衷於收服各種戰力等級的口袋怪獸,他們渴望有朝一日成為「小智」那樣厲害的訓練師,而我反倒覺得「反派」的「火箭隊」,也就是武藏、小次郎、喵喵三人組很有意思,猶如《海綿寶寶》那位一天到晚想要得到美味蟹堡秘方的反派角色皮老闆一樣,反派是人生的重要啟示。

那幾年帶小朋友逛夜市,當他們發現攤商推出各種口袋怪獸玩偶,以眼神對我發出皮卡丘一般的無辜眼神電波時,身為有收入的大人,只能掏錢買單了。

台灣長年以來的教育主張大都把動漫、電玩、小說視為禁物,如果成年之後還沈迷於此,那就是「幼稚」與「不成熟」。不少人認為,一旦陷溺在虛擬世界,就很難在真實世界存活。但我還是每晚看《櫻桃小丸子》,假日看《烏龍派出所》,有段時間還看《海綿寶寶》,也追過《名偵探柯南》。步入職場之後常去租漫畫,讀過「島耕作系列」,追過《聖堂教父》,喜歡《黃昏流星群》,很愛柴門文的作品,近期看過《白兔玩偶》、《重版出來》和《海街日記》,這麼說來,我也算同輩眼中「幼稚」與「不成熟」的大人。

至於電玩,我算是比較外圍的肉腳,小時候玩過任天堂的掌上型遊戲機,也玩過一小段時間的電視遊樂器,也就是俗稱的紅白機。Windows系統初登板就開始玩的接龍跟踩地雷,是抒解壓力或冷靜鬥智的投射,真的在現實生活遇到糟糕的鳥事,就要開彈珠台遊戲來轟炸一陣子,當作陽春版的情緒能量釋放。曾經玩過電子雞,因為要開會又怕小雞餓死或被大便噎死而交代主管幫忙照顧的事情也不是沒發生過。

然而大家都在玩開心農場和開心水族箱或憤怒鳥的時候,我沒有參與,現在回想也不曉得為什麼。開始玩Candy Crush卻很執著,反正死了五條命之後可以休息,絕對不花錢買什麼過關小幫手,純粹就是跟糖果拚了。

每個人都有沈迷遊戲的理由,也因為沈迷而懂得如何抽離,這大概是我這電玩小肉腳的感觸。不在遊戲之中的人可能無法想像虛擬世界的真實,但虛擬世界不過是複製了真實世界的人性與慣性罷了。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想去英雄聯盟的世界看看,或是部落衝突或是神魔,那可能是機緣到了,我這麼說,應該有很多人不以為然,但同時也會有不少人表示理解。

回到Pokémon Go的現象,對於許多反對者的憂心,我倒覺得還好,每種熱潮出現時,因為不理解,總會誇大其負面現象,但熱潮引起的追風原本就會慢慢退散,譬如甜甜圈和蛋塔的排隊熱潮,或者美式賣場開幕送早餐就會吸引一堆人早起去排隊,有人熱衷,就會有人嘲笑排隊的是瘋子一樣,但熱潮過後,真正留下來的,才是進入另個層次的戰鬥。

因為陪伴神奇寶貝世代的經驗,可以想像他們終於可以不用再去夜市買橡膠製小玩偶,也不只是買圖鑑來鑽研各寶貝的戰力等級,而是拿著手機上網,就可以在移動途中收服這些口袋怪獸。他們熟知各怪獸進化之後有什麼戰力,他們拿研究的精神來體現卡通世界曾經給他們的夢想,他們變成小智小霞小剛的伙伴,他們想要成為厲害的神奇寶貝訓練師……光是這些,就充滿野球兒打進夏季甲子園的熱血啊,我這不成熟的大人都覺得好感動。

如同我這年齡層是看科學小飛俠長大的世代,誰都想過要成為珍珍或鐵雄,我們長大之後忙著打敗人生與職場的惡魔黨時,誰不是想要跟伙伴駕著鳳凰號一起施展火鳥功嘛!

我承認,在長大變老之後,許多無奈無力的挫折發生時,大抵都要靠過去在卡通漫畫或一直以來的小說與電玩遊戲之中,找到可以度過難關的力量。譬如為了短時間內記住簡報內容而想像吞下多啦A夢從口袋掏出來的默書麵包;譬如被困境打爆時,會想起漫畫《好小子》林峰如何被打成腫脹的豬頭還不放棄苦思對手的破綻;譬如工作截止日逼近時,我會想起Candy Crush有幾關需要在幾分鐘或幾步之內清完透明果凍的速度逼迫感。我猜想那些昂貴的心靈成長課程或許也在教會大家這種觀念,只是門派不同,最後殊途同歸。

至於,沈迷電玩或漫畫的人必然成就不了大事這種想法,或許可以從本屆奧運男子體操團體與個人雙金的日本選手內村航平得到反駁,他是受到漫畫啟蒙才走上體操這條路,早就在世界體操錦標賽創下個人全能六連霸的紀錄,這次奧運前往巴西里約之後,還因為手機國際漫遊設定疏忽,熱衷抓Pokémon而出現日幣50萬的帳單,雖然向電信公司解釋之後,改為一般漫遊設定每日最高收費日幣3,000元,算是虛驚一場。但內村航平還是與隊友在團體項目獲得日本暌違12年的金牌,並且在個人全能項目二連霸。

在日本文壇以推理小說和時代小說雙刀流聞名的暢銷天后宮部美幸,是個眾所周知的電玩迷,而最初慫恿她接觸電玩,藉以抒解寫作造成的身心焦慮,竟是另一位知名作家綾辻行人。

另外,台灣出身,本名王震緒,以小說《流》獲選直木賞的東山彰良,還曾經是電影版《火影忍者》的編劇呢!

以Pokémon Go開放2週以來的觀察,就如同過去熱門電玩從封測到開放下載一樣,只是從定點的位置,升級到玩家必須出門,實體移動,才能收服或補給或展開道場決鬥,當然跟任何遊戲一樣,也會有花錢開外掛的情況,但最終還是會沈澱出各種玩家性格,有人持續直到成為厲害的記錄者,有人膩了就會離開。

而擔心孩子沈迷遊戲的父母,或因為討厭這種「喪屍」集體行為而氣憤的人,終究還是會在熱潮過了之後,繼續面對人生持續出現的厭惡現象。只是我們都要想辦法去接受不斷襲來的新科技,畢竟虛擬世界只是複製了真實世界的種種,而真實世界最終也要朝著虛擬世界不間斷的實驗修正更新的結果,取得各種可能的解決方案。

也許我們現在只看到這個電玩遊戲的雛形,畢竟在手機上網不普及或Google Map與GPS定位技術不成熟的年代裡,不可能發生Pokemon Go這些帶來的風潮。而我們同樣無法想像,這遊戲最終會不會改變現實世界的一些習慣或突破某些障礙,甚至產生新的問題,然而,這有什麼好擔心的,歷史的演進不就是一直接受新事物的挑戰,因為犯錯再反省改進,過去我們認為的天馬行空,多數也都成為普通的日常了啊!

也許未來的世界,要靠電玩與動漫才有辦法建立和平的新秩序,喔,對了,除了電玩與動漫,可能還有搖滾樂。我們曾經被大人教育著,要好好讀書,將來才能成為有用的人,當時我們應該很厭惡這種說法,但世界真的朝著許多未知的可能奔跑,千萬不要成為過去的自己所討厭的那種大人。或許如同一位名為ken的推友所言,「請家長加入小孩玩Pokémon Go的行列,把握小孩青春狂飆期大發作前最後一段還願意跟爸爸媽媽膩在一起的時光,順便顧一下小孩不要在馬路上玩。」

我覺得這想法真是帥。

而我的另一位網友說,這次是神奇寶貝世代的大噴發,說不定再過10年,就輪到妖怪手錶世代登場了。而這些跟著卡通或電玩成長的小孩,往後也會走向他們所執著的道路,去收服各種領域的寶貝,訓練成自我人生的本能,然後去攻下他們的道場,這些人都有機會成為實體世界的領導者,真讓人期待啊!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