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楊子霈/雙胞胎媽媽的托育處境—為什麼我們需要公托?

我的雙胞胎女兒分別在兩個月、三個月大時,進入剛成立的「鳳山公共托嬰中心」(後簡稱鳳托),我們戲稱為「零歲出社會」。
一開始也很不捨,覺得那麼小就讓孩子過集體生活,好像太狠心。然而養育雙胞胎因為無歲差,「一對多」會讓照顧者難以負荷,容易因為太疲累而產生風險,我雖然是公教身分,但老公適用的勞保制度又是以「單胞胎」思維來設計(註1
如果勞保可以開放為「雙(多)胞胎家庭,配偶不上班,本人請育嬰假也能領育嬰津貼」,就可以解決掉雙胞胎家庭照顧人力與財力不足的問題。
),規定另一半一定要上班才能領育嬰津貼,所以想要兩人同時請育嬰假來照顧,也沒辦法同時都領到育嬰津貼,儘管是同時在養兩個嬰兒。加上母親過世,公婆在外縣市,七十多歲也難以幫忙,礙於照顧人力不足,於是去登記排隊鳳山附近的公共托嬰中心。
這就是雙(多)胞胎家庭的照顧困境,小孩同時出生,難以找到充足的照顧人力來輪流照顧,托育及嬰兒用品花費也是一般家庭的兩倍以上。所以在勞保及公托優先入園等各種制度上,很需要扶助。
以高雄市為例,雙(多)胞幼兒列為公共托嬰中心一般家庭優先就托序位。收托名額為中心收托人數的10%,超過則抽籤決定,但因公托覆蓋率極低,對多數多胞胎家庭來說,還是杯水車薪。而公幼部分,則完全沒有優先入園順位,政策並不連貫。雙(多)胞胎家庭一舉突破全國生育率,照顧艱辛,政策上卻並沒有得到更多扶助。
鳳托是高雄市政府社會局委由「正修科技大學幼保系」承辦的公辦民營托嬰中心,也是高雄地區第二所公立托嬰中心。分為嬰兒班(6個月以下)、爬行班(6到12個月)和學步班(1到2歲)三個班別,一共收托40個小孩,嚴守托育比1比5的政府法規,所以聘任8個領有保母執照的老師來帶領,另外還配置行政人員、護理師及廚工。如果是雙薪家庭,會補助3千元,而一個月只收6千塊的托育費,以鼓勵就業; 若父母有其中一人未上班,則收9千塊錢,平價優質,受薪階級家庭能負擔得起,因此總是大排長龍,每一個班別平均都候補30幾名。
台灣托嬰中心覆蓋率2014年只有1.2%的情況下,我非常非常幸運地抽到公托。

公托與居家托育的差別

公托不像居家照顧模式,照顧者偶爾需分神做家事,而且居家環境若沒有做好防護,對幼兒也比較危險,孤絕封閉的居家情境較容易讓照顧者心情低落、缺少互相討論的對象;公共托嬰中心則場地寬敞,地上都鋪著軟墊圍著柵欄或牆,也採購許多大型玩具讓小孩們隨時可以玩,老師們彼此有伴,遇到各種狀況比較有人可以商量。老師們每天都設計有趣的活動,連嬰兒班都有用吸管吹氣、拿手浸涼水等小活動,提供嬰兒們充分的剌激。老師們偶爾也會帶小朋友出來散步,牽一條長繩子,繩子上有許多可讓小朋友抓的小圈圈,於是老師就像拎著肉粽串一般,牽著一串小可愛繞著婦幼青少年館走一圈,那景象很是有趣。
雙胞胎女兒的發展因此很快,6個月就會爬、11個月會走,一歲多一點就會說很多詞彙,完全不因早產1個月而落後。
托嬰中心還會給小朋友量體重、請外面的醫療團隊來定期塗氟以及早療篩檢,讓家長充分掌握小孩的發展。老師說雙胞胎女兒很喜歡塗氟,因為都做成水果口味很好吃,看到牙醫叔叔氣定神閒幫數十隻好動小獸塗氟的照片,覺得真是藝高人膽大,很令人佩服。總之,團體生活資源豐富,是單打獨鬥育嬰時,所難以想像的。
團體生活最好的一點,是作息和飲食。我們每天9點以前把女兒們喚醒送去,托嬰中心的午睡時間大約在12點到3點左右,沒有小孩可以耍賴不睡。白天托嬰中心人多活動也多,消耗掉嬰幼兒不少心神,所以晚上9點左右就可以沉沉入睡,規律的作息讓小孩身體成長得很快,身體底子也比較好。
此外,托嬰中心的餐點都有經過營養師的規劃,由廚工現煮,天然好吃,可以避免讓小孩吃到太多加工食品,營養也比較均衡。
聽過許多受居家照顧的幼兒,因為照顧者太忙或太寵溺,於是作息不正常、飲食混亂,甚至有些3歲以前只喝奶,不太愛吃副食品。雙胞胎女兒們往往在家就挑三揀四,這不吃那不吃,我們也很傷腦筋,但想到她們至少週一到週五的白天,是在托嬰中心營養均衡地吃了兩餐加點心,也就稍減焦慮。
唯一的缺點就是集體生活容易生病。雙胞胎女兒在4個半月時第一次感冒,然後像傳遞「生病接力棒」似地,平均一個月會有一人生病,一般感冒、腸胃感冒、腸病毒、結膜炎……等各種小病都生過一次,每次生病也就很麻煩,小病還可以隔離在護理站由護理師照料,如果是腸病毒或結膜炎等高傳染性疾病,必須在家休養5天才能送來。所幸我們是在地人,長輩都住南部,阿公阿嬤能支援臨托,方能度過每一個清早起來小孩發燒的日子。她們在托嬰中心的同學們,也大多有長輩能支援臨托,比如有次某個小男生腸病毒,就是「內外公嬤」及爸媽都用上,大家輪流請假,才安然度過。
一般沒有後援的外地雙薪小夫妻,遇到這種情況就會很無助,而若選擇交給保母居家托育,生病也可以送去,保母也能照料,這是居家保母比較強的地方。我們因為是雙胞胎,難以找到可以同時帶兩個同齡小孩的保母,必須送來托嬰中心這樣「多對多」照顧方式的地方,姊妹倆才能共同生活。如果是單胞胎小孩,以生病頻繁這樣的角度來考量,對雙薪家庭來說還是居家保母比較有彈性,父母假日偶爾有事,也可和保母協商臨托一下,而機構式的托育缺乏臨托彈性,較不適合沒有親友可幫忙的雙薪家庭。
職場上,也希望能給予家有嬰幼兒的父母更多彈性請假,但台灣目前無論公、勞受僱者,都只有7天家庭照顧假 ,併入事病假計算,天數實在太少。因為嬰兒時期孩子的免疫力較差,發燒生病的情況實在太多,家有兩個以上小孩,連續互相感染的情況很常見,需要居家照顧的天數更長,如果職場上沒有任何彈性,其實是會影響父母的工作意願的。

收托比1比5,多對多的帶養環境

鳳山公共托嬰中心的老師熱情專業,也很有童心,很佩服她們在1人對付5個小毛頭之餘,還能保持幽默感去欣賞小毛頭、和毛頭小鬼們玩在一起。雙胞胎嬰兒班時期的兩位老師,都在30歲上下,一位活潑熱情,另一位則細心穩重,性格上剛好互補平衡,所以搭配起來把整個嬰兒班帶得非常好。她們都是正修科大幼保系畢業、有保母執照的專業保母,給予我們許多育兒的建議,讓我們在育兒上比較安心。
升上「學步班」,是4位老師照顧20位一到兩歲的小孩,4位老師各有不同的特質,剛好形成互補,可以互相討論、打氣,也比單獨在家中獨對小獸,更有支援系統,也可彼此監督。雖然新聞報導偶有托嬰中心老師虐待小孩的事件,但在鳳山公托,我從未聽聞老師們產生這種惡行,或許這跟「多對多」的帶養環境較有支援系統有關。
又或許,因為這是非營利導向的公共托嬰中心,之前和裡面行政人員聊過,該所托嬰中心的薪資略高於一般托嬰中心,還供午餐,並嚴守收托比1比5的規定,場地設備都經過檢驗,出問題的情形自然比較少。
所以托育工作這種類型的事物,還是不應該被商品化、市場化比較好,非營利導向,才能不追求利潤而不苛扣工作人員薪資、嚴守收托比、不壓縮餐點品質。我相信很多家長希望把小孩送公托,所考慮的不只是費用平價而已,還考慮到其非營利導向且有政府把關,托育品質有保障。
普及、平價、公共化的托育服務,真是雙薪家庭非常非常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