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投書】回應〈線上博弈員工變洗錢工具〉:低薪悲歌讓台灣走向詐欺的金三角

打著投資或賭博招牌的詐欺手段,在台灣已經產業化。圖為今年被查獲洗錢大規模洗錢奕智博數位娛樂開發公司,其汐止總部辦公室內部。(攝影/蘇威銘)

《報導者》9月7日刊登的〈演戲開戶當人頭、貢獻信用擔風險,線上博弈員工變「洗錢工具」〉一文從博弈產業觀察洗錢犯罪現象,但「博弈」產業只是洗錢犯罪的一部分,目前台灣的地下市場更多的不是「奕智博」這樣樹大招風的博弈產業,而是以賭博網站、投資網站綜合包裝的詐騙網站,過去靠傳統的電話詐騙犯罪生存或靠聚眾鬥毆、暴力討債賺錢生存的團體,開始改作免洗網址一換再換、檢警稱之為「賭博詐欺」的投資詐騙,並發展出完整產業鏈,吸引一般大眾「應徵」。

投資詐欺,名校會計系畢業生也參與

「賭博詐欺」的投資詐騙,是透過私人傳送LINE訊息拉客人,告訴客人公司有厲害的老師可以操盤投資,獲利快速又高額的詐騙手法,表面上公司說是賭博或者虛擬幣、外匯、股票等投資,但事實上公司的設定就是客人不可能拿回任何投資款項。

在網路的世界裡,過去的黑色社會開始當起小老闆做「代理」,傳統的組織方式不夠用,小黑道也開始向外找客人、找員工,開始以招募會計、助理的名義向外徵才;來應徵的人多半是失業或想兼職的中年男女,但漸漸地,竟也赫然看見名單上出現了知名大學畢業生,甚至是會計系畢業生,而學生說,自己也是同學介紹來做的。對黑道來說,賭博詐欺比過往的暴力討債好賺也較不容易被抓。

這種投資詐騙手法稱不上新穎,近來卻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上新聞的少數案例大多只是現場查獲龐大現金、嫌犯中有媒體喜愛報導的「正妹」,或是隱身豪宅的機房,但事實上這種詐欺之多、打了一個又生一打,且因藏匿在網路世界,帳戶層層分化,再加入中國、東南亞國家的實體帳戶、虛擬帳戶攪局,警察的偵辦速度和精準度完全無法追趕,更不是應嚴格遵守《刑事訴訟法》蒐證手段、證據認定的司法制度可以根治。

詐欺產業專業化:建立物流、人流、金流,各「公司」彼此競合

單單一個賭博詐欺的投資方案,可以撐起多廣泛的產業鏈呢?《報導者》一文中所說的「小車」、「中車」、「大車」,就是社會上常聽到的「人頭帳戶」,數十個至數百個、國內或國外帳戶都有,提供帳戶之人若不是員工,就是一次性拿取一筆提供帳戶的報酬。而光是處理人頭帳戶的工作,就包括第一線找人賣帳戶的員工,去超商取存摺、提款卡的「收簿手」,取得後再交給上游的「收簿手頭」。

再來是詐欺網站第一線的話務人員,就是用LINE去拉客人來投資的「話務手」。通常話務手會告訴客人,有問題可以幫客人轉給「老師」,所以假裝很會投資的「老師」又是另一群員工。而負責將客人的款項層層轉匯、分化、記帳的區塊,稱之為「水房」,裡面會有數名所謂會計、財務的人員,統計好款項的總額後再交由「收水」處理。如果需要領出現金,則再派出大家較為熟知的角色「車手」,到提款機或銀行領出款項交給主管「車手頭」。

在台灣,「詐欺」已發展為一個擁有完整物流(人頭帳戶)、人流(話務拉客)及金流(水房洗錢、車手提款)的專業產業,甚至一間水房可以同時處理好幾個不同投資網站的帳款,而同一個投資網站也可能有各自做一線的小老闆(稱之為「代理」),前線員工蒐集來的人頭帳戶也可讓各個水房、各個投資網站分著用,話務人員更是多視窗模式全開,左與客人談心,右教客人投資,水房、機房、網站成為互通有無或相互競爭拉客的小企業。過去這些人只存在「詐欺集團」的世界,現在透過鋪天蓋地的徵才廣告、隨機簡訊,則是人人都有機會可以參與的「詐欺產業」。

抓不盡的詐欺犯罪背後,看見社會底層低薪悲歌

過去,毒品、鬥毆、暴力討債,是一般人不可能參與其中的傳統犯罪,但現在白色的世界和黑色的社會不再涇渭分明,透過詐欺產業化,家庭主婦、貨運司機、超商店員、沙龍美髮師或者大學畢業生,都有可能受輕鬆賺錢的徵才吸引加入犯罪。

面對如此現況只有滿心的無力感,因為深知這絕對不是司法可以解決的社會問題,司法制度處理的只是一個機房、一個水房、一個網站,光是查獲一個機房、水房、網站,可能就花上警察半年至一年的時間,交到檢察官手上後逐一比對證據、金錢流向與被害人的連結,大概又再過了半年,而自起訴到定罪所需時日又更遙遙無期,然而歷經一兩年後被判決有罪定讞的,往往也只是一小群獲利不多、生活艱難的小人物。

在與被告、被害人的問答之中常發現,詐欺產業能夠肆無忌憚的擴張,多半都可歸咎到同一個原因:高工時、低薪水。

從被害人的角度來看,因為辛苦只能糊口,只好相信虛無飄渺的「老師」給予高投報的希望;從被告的角度來看,日子辛苦但仍一無所有,寧可孤注一擲投身詐欺產業,至少過幾天、幾個月不必再被工時壓垮,可以直接領走一疊現金的時光。看著他們愁苦的身影來來回回在偵查庭之間,但或許在他們心中,這樣的來來回回,跟加入詐欺產業前躊躇於微薄的薪水、追不盡的債務之間相比,也沒有更辛苦多少吧。

其實在基層檢警眼中,不只如《報導者》一文所寫的「線上博弈產業為台灣帶來的風險,已是政府和社會不得不正視的問題」,透過網路賭博、詐欺進而洗錢的犯罪早已完整產業化,不僅是「線上博弈業的進逼」,也不只是社會底層年輕人的陷阱,而是入侵你我身邊,人人都有可能甘冒風險的一場賭注。台灣正走向成為詐欺產業的金三角,而被無聲掏空的則是未來正當產業發展的競爭力。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俄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