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線上博弈帝國

追蹤報導(上)

博弈代工轉向洗錢代工,奕智博如何一週洗白50億?

2019年,《報導者》到奕智博數位娛樂開發公司汐止總部採訪,進門所見即是金碧輝煌的大廳,如今已不復存在。(攝影/蘇威銘)

2019年7月《報導者》推出《中國金主、菲國總部、台灣代工──看不見的線上博弈帝國》調查報導,揭露跨國營運的線上博弈公司,如何在菲律賓取得合法牌照落地經營,又同步聘雇近3萬名台灣年輕工程師與客服人員提供服務,最後從中國數億賭客身上賺取賭金,建構成一個龐大的線上博弈帝國。當時的調查揭露這些公司不僅提供技術服務,更親自招攬賭客、營運賭博網站,甚至檯面下利用各種方法將賭金「洗白」,遠遠超越合法營運的界限。

專題刊出後引發檢警單位關注,曾在報導中受訪並高喊推動線上博弈產業合法化的奕智博,則被查獲大規模洗錢──根據警方調查,光是「奕智博數位娛樂開發公司」一週的洗錢金額就超過新台幣50億元;以年度來推估,數字更是高達2,600億元,是台灣一年沒收毒品犯罪所得的10倍以上。

但洗錢的不只奕智博一家公司。過去幾年,北中南遍地開花的線上博弈公司,讓中國金主利用台灣洗錢,再把錢搬回中國。政府該如何正視這個因博弈而日益龐大的洗錢地下社會?

今年7月,刑事局宣布了一個令人咋舌的發現。號稱要將台灣打造成「博弈代工之島」、專門提供客服與軟體服務代工的奕智博數位娛樂開發公司
奕智博集團包含3種架構,分別是設在境外的「薩摩亞商奕智博數位娛樂開發股份有限公司」,代表境外公司在台據點的「薩摩亞商奕智博在台辦事處」,以及專門承接客服、軟體服務的「奕智博數位娛樂開發股份有限公司」。本篇報導以「奕智博」通稱整個奕智博集團下屬公司。
(簡稱奕智博),實際上卻經營賭博網站、跨境找賭客下注,更涉入大規模洗錢,光是一個星期的洗錢金額就超過新台幣50億元。由於違反《洗錢防制法》、觸犯《刑法》的賭博罪,該公司多位成員因此遭到法辦。

就在一年前左右,奕智博代理執行長潘玉玲還曾衣著光鮮地接受《報導者》訪問,當時她大力宣示要推動線上博弈在台合法化。但短時間內,奕智博總部天花板上昂貴的水晶燈、壁上的古典雕花、璃龍紋木椅的華麗光景已不復在,潘玉玲也遭台南地方法院裁定收押禁見,恐面臨數年徒刑和百萬罰金。

合法博弈代工?實地採訪奕智博疑點多

Fill 1
奕智博、洗錢。(攝影/蘇威銘)
奕智博稱只提供客服、博弈推廣與網站維護服務,然而公司內部卻設有線上賭博用的全新賭桌。(攝影/蘇威銘)

由極盛到衰亡,我們見證線上博弈帝國一角的殞落。那不僅是因為奕智博跨越了代工的界線,親自操盤賭博事業,更是因為他們成為洗錢犯罪的幫兇,促成了一場又一場的「黑錢之旅」。

早在2018年左右,「奕智博」就接受不少商業財經雜誌的訪問,公司大動作地在各地廣告宣傳,甚至進入校園招募人才。過去兩年,台灣各大人力銀行在網站上最頻繁出現的工作機會,幾乎都來自博弈公司的徵人廣告。這也是《報導者》在2018年底到2019年初開始進行研究與調查的起因。

為了一探線上博弈業的真實面貌,2019年春天,我們試圖接觸奕智博在內的線上博弈公司。身為國內龍頭的奕智博,從2017年成立至今,就陸續進駐到台南、新竹、台北、新北4處據點,擁有數百名員工,擴張速度極快。

採訪當天,我們來到其汐止總部,那是個佔據5個樓層、2萬平方公尺的辦公室,每一層樓都有數個隱密的隔間,隔間裡的員工相當年輕,不少是剛入社會的畢業生。當時潘玉玲告訴我們,奕智博是合法的博弈產業代工服務公司,隔間裡皆是來自不同國家的團隊,包括27家中國、香港、菲律賓等地的營運商,奕智博只有為他們提供文字客服、博弈推廣與網站維護的業務。

「對政府來說,奕智博是專門接單博弈服務的平台;對威尼斯人等博弈營運商來說,奕智博就是他們的『保護傘』,為他們開拓市場、招攬賭客承擔所有法律問題,並要『監管』營運商的線上業務不得經營台灣市場(鎖台灣IP)、不得有金流、不得洗錢、不得詐欺,」潘玉玲當時信誓旦旦地回答。

她並拿出一紙裱了框的,上頭有著經濟部工業局許可的「外國公司指派代表人報備表」作為佐證,聲稱這就是他們拿到的「博弈代工經營許可」。

然而訪談過後,當《報導者》再度進入辦公區域時,卻發現施工中的房間架設了數張供視訊賭博使用的嶄新賭桌,那是奕智博為將來引進線上荷官服務所做的準備。而他們的客服人員,不僅涉入賭金的兌換,也正拉攏中國賭客上線搏殺。當時我們拍下照片,客服人員的電腦螢幕上,就以簡體字顯示著下注者居住城市和個人資訊。這些跡象都與潘玉玲一席不經手國外金流、不攬客、不經營台灣賭客的說法有著天壤之別。

就在檢警進一步針對奕智博調查後,進一步證實了我們對線上博弈產業的疑問。

收購大量人頭帳戶,層層轉化賭金洗錢

Fill 1
博弈、洗錢、奕智博。(攝影/蘇威銘)
《報導者》2019年進入奕智博採訪時,發現線上客服人員正在替中國客戶儲值賭金、下注,電腦螢幕清楚顯示下注者的居住地與個人資訊。(攝影/蘇威銘)

(奕智博)他們講得很好聽,說自己只做客服、做代工,但基本上不是,而是幫上游博弈廠商操控後面的金流,他們也經營自己的博弈網站,」花費數個月追蹤奕智博犯罪行為的刑事局偵七隊指出。這個單位,就是偵辦經濟犯罪案件的專責部門。

表面上奕智博以軟體、資訊公司為名,強調只提供設計、軟體和客服來賺取服務費,有如博弈業的代工廠,既不牽涉賭客也不觸碰金流,是合法的新創公司。然而檯面下,他們經營3家博弈網站,從中國賭客的輸贏中牟利;此外更經手洗錢業務,替上游的國際博弈集團洗白賭金,再從中抽取利潤。偵七隊的調查顯示,光一家奕智博的洗錢規模,一天就超過新台幣5億元。若以年度來推估,奕智博一年的洗錢規模更是高達新台幣2,600億元。

讓鉅額黑錢快速流動,打造洗錢的地下社會,奕智博靠的是「層層轉化」的洗錢手法:他們將賭客輸贏的賭金,透過旗下開設的大量人民幣帳戶匯進匯出,之後經過不同帳戶的集結與轉匯,再送入金沙、新葡京等國際博弈集團手上。(奕智博如何吸收基層員工成為人頭?請看〈演戲開戶當人頭、貢獻信用擔風險,線上博弈員工變「洗錢工具」〉)

這樣的模式,幾乎一步不差地遵循著國際防治洗錢金融行動工作組織(The 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FATF)針對洗錢步驟的定義:分別是處置(Placement Stage)、多層化(Layering Stage)以及整合(Integration Stage)。

黑錢如何洗白?
  • 處置階段,洗錢者會將犯罪所得切分成多筆的小額交易,藉由各種金融機構將錢轉到第三方(可能是人頭帳戶或是空殼公司)。像是利用活期存款、定期存款、旅行支票、共同基金、外幣存款、黃金存摺,或兌換多種外幣等,分多日、多次,到多家銀行,用多個帳戶交易,以規避監控系統偵測。
  • 第二步多層化階段,是當不法所得滲入金融體系後,洗錢者會儘量讓金流複雜化。例如利用不同國家的帳戶,多次進行電匯來達成繁瑣的資金國內外移轉,或買賣其他國家的金融商品,距離資金原始面貌愈來愈遠。
  • 最後的整合階段,洗錢者會試圖將透過漂白、看似合法的資金整合在一起,重新進入正規的經濟體系中,像是使用這些漂白過後的錢來投資房地產、購買奢侈品、投資生意或是償還貸款,使執法單位難以追查。

洗錢代工暴利,一週洗50億、利潤逾5千萬

他們以購買或取巧取得大量的「人頭帳戶」,交叉運用來處理龐大的賭金,好混淆銀行與執法單位的注意力。

以奕智博為例,檢警在今年初針對奕智博內湖辦公室據點的突襲行動中,查扣了部分帳冊。這些帳冊中清楚記載了該公司一共擁有323個來自中國的大量帳戶和網路電子識別憑證──U盾
U盾又名USB key,最早是中國的中國工商銀行所推出的網路電子識別憑證,外型與隨身碟類似,無法複製,與台灣的自然人憑證相近,但不需讀卡機即可使用,被中國用戶稱為最方便的轉帳匯款系統。持有U盾的客戶,單日內可以轉帳、匯款大額度款項。以工商銀行為例,單筆可轉100萬人民幣,單日累計可處理500萬人民幣。
。光是U盾這樣方便的網路憑證,在中國國內單日轉帳額度可高達500萬人民幣,成為犯罪集團常用的洗錢工具。

警方進一步追查後,發現奕智博的洗錢規模超乎想像。

「以奕智博整個帳冊規模來看,他們一天洗超過一億多元的人民幣。一個禮拜就洗12億多人民幣(約新台幣50億元),」親自查帳的刑警蔡豐全在回顧這段紀錄時,仍難掩驚訝。

而根據帳冊記載,奕智博從洗錢代工服務中,以1%~1.6%的比例抽成;這代表著短短一週,該公司就可以從新台幣50億元的「洗錢代工」服務中,賺取新台幣5,000萬元至8,000萬元的利潤。

Fill 1
博弈、奕智博。(照片/警方提供)
警方查扣奕智博的帳本,發現洗錢規模驚人,一週約可洗白新台幣50億元,線上博弈公司可從中獲利超過5千萬元。(照片提供/警方)

這樣的金額有多驚人?

根據洗錢防制辦公室所推估,台灣一年約有6,000億至8,000億元新台幣的黑錢四處流動;這樣的錢若是進入常規金融體制內,光是以上繳稅金計算,相當於興建一條高鐵的費用,或是讓180萬名國中小學童吃上50年的免費營養午餐。然而過去,政府並沒有注意到線上博弈產業的蓬勃,光是奕智博一家公司,一年就可能洗白2,000多億元的不法所得,遠超過執法單位的估算。

八大犯罪之外,台灣政府長期輕忽線上博弈業的衝擊

這凸顯了一項事實:以往評估洗錢風險,台灣僅聚焦在毒品販運、詐欺、組織犯罪、貪汙等八大犯罪
包含毒品販運、詐欺、組織犯罪、貪汙、賄賂、走私證券犯罪、第三方洗錢、稅務犯罪等類型。
上,線上博弈產業的洗錢並不在其關注內。此次奕智博的案件,揭露了線上博弈產業天文數字的洗錢規模,正好應對到政府對這個產業長期以來的輕忽。

事實上,大量賭客所在的中國,在過去一段時間,已警覺到線上博弈產業的危害。2019年8月,時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現任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副代表)就呼籲菲律賓政府應該全面取締博弈產業,才能為地區和平穩定營造良好環境。隨後,中國駐菲大使館也在網站上強調,線上博弈誘使中國公民投入非法賭博,導致每年中國有數億人民幣的大量資金非法外流,當中涉及大量跨境洗錢犯罪,對中國金融監管和安全造成負面影響。

在過去幾年間,台灣已化身為亞洲線上博弈帝國的支柱之一。1萬多名軟體工程師接連投身博弈產業,若再加上文字客服,整體從業人數至少有2萬到3萬人,但政府卻鮮少通盤討論線上博弈產業所帶來的衝擊。

去年《報導者》進行調查時,已點出此產業可能已觸犯《刑法》與《洗錢防制法》,並讓年輕人前仆後繼誤觸法網。但我們得到的多半是互踢皮球的回應。當中,負責公司登記的經濟部認為交通部是主管機關,不便發表意見;交通部則是拒訪,認為目前台灣只有《離島建設條例》有賭場休閒觀光計畫的規劃,但不包含台灣本島,建議我們向法務部提出詢問。各個政府單位都認為線上博弈產業「並非涉己事務」。

可觀的洗錢犯罪正侵蝕台灣金融秩序的穩定,但監管力道不足,使得目前人力銀行的徵才廣告上仍有大量來自線上博弈公司的需求,當中有多少違反法令,我們不得而知。

對台灣洗錢防制的威脅迫在眉睫

Fill 1
博弈、奕智博、洗錢防制、蔡佩玲。(攝影/蘇威銘)
光是奕智博一家公司洗錢的規模,就遠遠超過台灣毒品販運一年的犯罪所得。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執行祕書蔡佩玲表示,對於線上博弈業的進逼感到擔心。(攝影/蘇威銘)
2019年,在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統合各部會的努力下,台灣洗刷3年前恥辱,在「亞太防制洗錢組織(Asia-Pacific Group on Money Laundering, APG)」所進行的第三輪相互評鑑中,獲得「一般追蹤
依據APG第三輪相互評鑑程序,評鑑結果分成「一般追蹤」、「加強追蹤」、「加速加強追蹤」及「不合作名單」,目前在APG的41會員國中,僅澳門、印尼、香港及庫克群島達到與我國相同的「一般追蹤」成績。
」的佳績,成為亞洲國家中的模範生。
優異的成績,凸顯台灣在應對洗錢及資助恐怖行動上的能力受到國際肯定,也代表政府有能力讓八大犯罪的地下金流透明化。只是不到一年時間內,靠著黑錢之旅大筆洗錢的線上博弈業,如野火般竄起,光是奕智博一家公司洗錢的規模,就遠遠超過台灣毒品販運一年的犯罪所得新台幣180億元
洗防辦依據每年查獲各級毒品數量的大盤商市價與查扣金額進行估算,一年毒品販運流動的黑錢金額為180億元。
。種種證據都顯示線上博弈產業,對於台灣洗錢防制的威脅已經迫在眉睫。
作為台灣洗錢防制政策規劃者的洗防辦執行祕書蔡佩玲接受《報導者》專訪時表示,她對於線上博弈業的進逼感到擔心。「說實在,我不知道博弈業規模這麼大,是看到報導和最近愈來愈大的洗錢案子發生,我才注意到它的規模。這給我一個思考,未來台灣的國家風險評估
所謂的「國家風險評估」,是參考犯罪者能力、洗錢規模和估算不法所得等指標所做出的風險分級制度,去評估這些犯罪對台灣政治和經濟層面的影響。在台灣首次進行的風險評估中,就挑出了毒品、詐欺、走私、內線交易、貪污等八大犯罪。
,線上博弈考量會納入未來的評估項目,」她說。

由線上博弈產業所帶動的黑錢之旅,讓台灣社會支付的代價,不僅僅是犯罪擾動了社會秩序;鉅額金錢的流動,讓位處底層的年輕人們賠上信用和希望,拿人生玩一場財務槓桿,換來短暫優渥的財務條件。

就如國際社會對漂白黑錢的認知,洗錢並不只是單純的違法而已,犯罪面上,洗錢可協助犯罪分子提高收益,若一個國家成為洗錢活動的溫床,將促進更多犯罪的衍生。而對於經濟面的扭曲,則體現在對金融機構商譽及穩定性的嚴重傷害上,甚至讓國家進一步淪為國際制裁的對象。

蔡佩玲就強調,線上博弈洗錢這件事,可以用單純犯罪來看,也可以用更高的維度解讀,因為藉著線上博弈來處理錢的流動,不一定完全都與賭博相關,官員貪瀆及企業舞弊都可利用這種管道洗錢,這對台灣社會絕不是好事。

原本被政府單位視為「並非涉己事務」的線上博弈產業,如今已肆無忌憚的成長,也讓台灣走向被國際強烈關注的境地。它的下一步會怎麼發展?台灣社會是否願意正視此產業的存在,提出討論並立法規範,已是政府再也無法規避的「房間裡的大象」。

(線上博弈帝國追蹤報導下篇:〈演戲開戶當人頭、貢獻信用擔風險,線上博弈員工變「洗錢工具」〉)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