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代工之島?台灣業者創「薩摩亞模式」,踩在合法化鋼索上
集團分身術與跨境操作解密
攝影
設計

在台灣尚未允許線上博弈行為合法前,博弈業者試圖以無數分身活著,更有意透過跨境的操作,為生存撐開一塊灰色空間。《報導者》第一手訪問到這塊灰色空間的操盤手,只是,政府各部門間仍互踢皮球。

2018年11月7日上午10點,在霧面玻璃外杵了半天的刑警們,隨著麥當勞外送員的腳步,一下湧入辦公室內。
「不要動!」警方大喊。用來格式化電腦資料的按鈕沒來得及啟動,一本本教導員工如何應對賭客的手冊也還四處散落一桌。20多名員工瞠目結舌地定在原地,現場一片寂靜,只剩下手銬碰撞的清脆聲響。
戒護下,年輕人列隊走出辦公大樓。這是他們出社會後的第一份工作,工作地點在內湖科學園區,從事的是「文字客服」。未滿30歲的他們,大概沒想過自己會因為「意圖營利,供給賭博場所」而可能觸犯《刑法》的圖利賭博罪
第268條圖利賭博罪,不只規範實體場所,也適用於虛擬空間
。更沒想到每一條回答中國賭客、或儲匯的文字訊息,都將成為法庭內的證供。
這一廂的電腦設備與人被帶走,但背後出資的老闆沒有太緊張,因為在另外兩處,兩個規模相仿、功能一樣的文字客服團隊還持續運轉;檢警抄到了集團的某個「分身」,但其他的分身仍在各自角落服務中國賭客。
在台灣,尚未合法的線上博弈產業日益擴大,仰仗的就是像上述一套類似「金蟬脫殼」的方法。
以文字客服公司為例,表面上集團會在台灣登記數家不同公司,客服A公司、客服B公司和客服C公司位在不同的區域,負責人不同、名字也不同,實際上卻隸屬同集團、同老闆、並提供相同服務,其分散被取締風險的手法,有如博弈業的「三窟之計」。

切割有道:分身小而美,高階主管也難摸清全貌

過去兩年,104人力銀行獵才顧問處常面對博弈業老闆抱著現金,來到104位在台北南京東路的辦公室,希望為熱騰騰登記的公司徵才,只是裡頭每一間公司模式都極度相似。他同樣觀察到,在台灣新設的博弈公司,多半以「資訊軟體服務業」、「資料處理服務業」、「電子資訊供應服務業」等名目向經濟部登記,每一家的人數規模多半控制在25到40人。
為何要如此大費周章?一位負責博弈公司營運的高階主管透露,這樣做就是為了讓服務分散,畢竟網站營運絕對不能停止。「因為你(檢察官)要是拿搜索令來,我的員工大概會跑掉一半,沒有人再敢回來上班。我的設備被帶走,我的網站停擺,這怎麼得了?光一時半刻不賺錢,對投資人的傷害都很大啊,」她強調。
除了把同一項服務分拆外,線上博弈集團的另一項特色,是極為精細的職能分工。
在產業內待了10年以上的高階主管小葉(化名),目前服務於亞洲前四大的運動博彩公司,他的集團裡有上千名員工、20間以上的公司數,分散在不同國家。即便負責營運,連他都難以知道集團的全貌。
小葉進一步解釋,老闆的目標就是要讓公司之間彼此切割:「光是一個遠在台灣的基層客服人員,根本不可能了解整個博弈集團如何運作,自己代表什麼角色,薪水是誰發的,或甚至錢從何而來?」
複雜綿密的組織,是線上博弈產業為了可預期的危機做的準備。小葉說,好處在於檢調一旦上門,集團底下的任何一員只要強調「對賭博業務一無所知」,就能火速做出切割,更不至於影響整體營運。
曾任高雄地院法官的執業律師陳業鑫,更以法律觀點指出奧妙之處。他認為博弈業的做法,背後一定有高人指點。「被檢警查獲時,基層可以坦承不知道(集團)其他部分在幹嘛,做軟體的單純做軟體,做客服的單純做客服,沒有認知到是賭博(全貌)就好,」他解釋,「這樣做的話,上法庭抗辯通常會比較有效,所以切得愈細、各部門間離得愈遠愈好。」
陳業鑫也指出,一般來說,正常公司數目愈多,人事、行政成本就愈繁雜,但博弈產業卻反其道而行,將旗下組織編列成大量「小而美的分身」,目的就在於「分散風險」。畢竟員工數只要不超過30人,就不用按照《勞基法》第70條申報工作規則;二來,資本額低的公司,可能因整體虧損或未達到營所稅起徵點而免稅。
線上博弈公司的每一步踏得謹慎,就是為了減少被勞動與稅務機關盯上的機會。

紅中帶灰:低調華麗,規劃博弈後勤服務

在台灣尚未允許線上博弈行為合法前,博弈業者試圖以無數分身活著,更有意透過跨境的操作,為生存撐開一塊灰色空間。
2017年開始,掛著薩摩亞這個島國之名的境外博弈公司數量激增。其中一位獵才顧問在調閱104資料庫時發現,登記在薩摩亞的境外博弈公司保守估計就有300家;若加上登記在緬甸、泰國、柬埔寨者,應有600家以上。
Fill 1
其中,最早打著全台首家「外資博弈境外服務公司」、進駐新竹,宣稱要在3年內投資一億元、創造一萬個工作機會的「蕯摩亞商奕智博數位娛樂開發公司(統稱奕智博數位)」,不只高調宣示要成為台灣博弈產業的領頭羊,更要引進博弈代工服務,專做客服、軟體與推廣等外包工作,目標是把台灣打造成為國際博弈代工的龍頭。
但報導過後,奕智博數位卻變得低調,鮮少對外曝光。《報導者》在今年(2019)上半年接觸許久,有機會進入奕智博的辦公場域,稍微揭開博弈業的神祕面紗。
我們的訪談不在新竹進行,而是來到北端的汐止,那裡是奕智博為了擴展業務所設立的新基地。進駐短短半年,奕智博已經在新台五路的遠雄U-TOWN拿下21,000平方公尺,空間分散在不同棟共5個樓層,包括有絢爛夜景相伴的37樓。
一腳踏入汐止總部,以黃藍灰三色打底的WISBET招牌,低調地掛在霧面玻璃上方;轉身進入大廳,赭紅、烈紅、豔紅,各種色相的紅朝我們迎面襲來。水晶燈、古典雕花和螭龍紋木椅交叉錯落,背後則是一幅錦鯉悠遊掛畫做妝點,雍容的中式特色伴隨著無所不在的紅,迅速濃縮其中。
見我們目不轉睛,招呼我們的奕智博數位代理執行長Sharon Pan淡定但帶點無奈地笑說:「裡面簡直是習近平會見外國大使的人民大會堂吧!」
Fill 1
奕智博數位代理執行長Sharon Pan,她積極去除產業汙名,希望政府理解博弈產業存在的必要和價值。(攝影/蘇威銘)
奕智博數位代理執行長Sharon Pan,她積極去除產業汙名,希望政府理解博弈產業存在的必要和價值。(攝影/蘇威銘)
作為東道主,她沒有遞出名片,要我們稱她Sharon。40歲,保養得宜的Sharon說話直率,一旁有男助理伺候著茶水,訪問開頭便馬上單刀直入。她說:「過去兩年,『博弈』這兩字是敏感的字眼,光是讓大家理解我們存在就很困難,就認為你是做賭的。但市場推廣、風控、客服等,都是非博弈活動,我們做的是技術後勤。」她也是在我們丟出眾多受訪邀約裡,少數不避諱談論博弈的台灣人。
奕智博數位的母公司就在菲律賓經營線上博弈網站,他們現正計畫將台灣打造成博弈後勤服務的代工之島,提供背後金主,也就是中國運營商在台灣需要的人才招聘、辦公空間租賃、法規避險諮詢等服務。
Sharon待在線上博弈產業已經超過10年,她所屬的集團在菲律賓有超過600名員工,工作主力是中國人,公司為員工提供24小時的食堂、宿舍和接送服務。「我們不希望員工出去外面晃,他們一天上班12小時,治安和人身安全我們都要負責,所以我們非常不喜歡員工出外租房子,」她說。
2016年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就職,帶著菲律賓經濟起飛,馬尼拉的生活成本也開始超越台灣。Sharon所屬的集團因此興起了進駐台灣的念頭。
她說,2015年開始就嗅到菲國物價在漲,而杜特蒂就職後,更加速中國老闆們想慢慢進駐台灣的想法,但剛來台時徵才過程極不順利。
「那時104不讓我們刊登徵才廣告,覺得有博弈色彩,給再多錢也不登,」Sharon回憶。好不容易成功招募到新血,對方媽媽卻擔心台灣業務不合法,打電話給公司百般阻撓,甚至威脅要斷絕關係,阻止女兒來此上班。Sharon說,最後是她自己出面溝通,舉澳門的高薪為例來說服家長。
這個過程,讓Sharon和她背後的香港投資人見識到台灣民間對「賭」的強烈反彈,也進一步強化了業者們推動博奕代工合法的動機。
「經過兩年的時間,我們透過各界的努力,包括學界、律師,甚至立委等有力人士的幫忙,終於讓台灣政府理解博弈產業的存在,」她說。

出示護身符:境外公司的經營許可

Fill 1
由經濟部核發給奕智博數位的商標註冊證。(攝影/蘇威銘)
由經濟部核發給奕智博數位的商標註冊證。(攝影/蘇威銘)
話還沒完,Sharon慎重地從座位後方拿出一張裱了框的「經營許可」,內容是一紙《外國公司指派代表人報備表》,由經濟部中部辦公室所核發,上頭一項一項載明「薩摩亞商奕智博數位娛樂開發股份有限公司」的營業項目,內容包含:
  • 國際博弈事業行銷推廣
  • 網際網路博弈娛樂遊戲客戶服務博弈娛樂互動視訊(百家樂、麻雀、骰寶、輪盤、彩票輪盤)
  • 博弈娛樂遊戲軟體開發
  • 博弈娛樂遊戲資訊技術服務
  • 網際網路真人博弈遊戲傳送服務
這紙「博弈代工經營許可」,讓奕智博數位宣稱自己是「台灣取得首家外資博弈境外辦事公司」,得以合法進行博弈產業代工的服務。
這些服務包括文字客服、博弈推廣、網站維護等業務。位於奕智博數位底下的27家中國營運商,將需求全數外包給他們,由奕智博數位負責對外招聘員工並給薪,徵才數字在今年年初有近500名,目前還在持續增加。
對於這樣的模式,Sharon也進一步解釋:對政府來說,奕智博數位就是專門接單博弈服務的平台;對底下營運商來說,奕智博數位就是「保護傘」,承擔所有法律問題並肩負責任,並要「監管」底下營運商的線上業務不得經營台灣市場(鎖台灣IP)、不得有金流、不得洗錢、不得詐欺。
回到這一紙「經營許可」上,上頭載明的「外國公司指派代表人報備表」,到底蘊含什麼祕密?為何能成為博弈業者的護身符?

Key Man現身:「薩摩亞模式,我設計出來的」

Fill 1
眾勤法律事務所所長,也是奕智博數位法律顧問楊明勳,認為台灣應該爭取成為亞洲的「博弈代工之島」。(攝影/蘇威銘)
眾勤法律事務所所長,也是奕智博數位法律顧問楊明勳,認為台灣應該爭取成為亞洲的「博弈代工之島」。(攝影/蘇威銘)
為解構紙上的一方天地,我們找到了這套「博弈境外服務」架構的設計者,前新竹律師公會理事長、眾勤法律事務所所長,同時也身兼奕智博法律顧問的楊明勳。
他沒有掩藏、大方地分享:「我們幫客戶申請境外公司,目的就是為了區分博弈服務的合法跟非法,照我的模式做,都會是合法的。這個模式是我第一個設計出來的,理由就是台灣現有的法令跟不上新的商業模式。」
楊明勳口中的模式,即是近幾年「薩摩亞」(Samoa)這個位於南太平洋、面積2,842平方公里,人口不到20萬的島國開始為博弈公司所用的原因。
「選擇薩摩亞,是因為比較簡單。要在薩摩亞設立公司,只要30萬台幣就可以整套辦到好,當地代辦公司早就申請一堆空殼公司等著,只要客戶付錢,負責人和股東的名字改掉就好,非常方便,」楊明勳解釋。
具體做法上,他會先協助客戶到薩摩亞設立「境外公司」,向經濟部商業司申請報備後,再指派代表人在台灣設立「辦事處」
依《公司法》以及《公司登記管理辦法》的規定,由經濟部中部辦公室核准設立辦事處。
,辦事處只是總公司的延伸機構,不具備法人地位,表示不能從事營業行為,也不能開立發票,主要作用在於替在境外的總公司進行簽約、報價議價、投標、採購等支援服務。
既然不能營利,設立辦事處有何意義?
楊明勳解釋,在他規劃下,辦事處會將服務或技術需求「委外」給台灣的「客服公司」、「資訊公司」或「行銷公司」來承包,這就是一般坊間在徵才的博弈公司(編按:包括弈智博也另外在台灣以「資訊服務業」成立了「奕智博數位娛樂開發股份有限公司」)。辦事處一旦與這些公司彼此簽訂「委外服務契約」後,境外公司與台灣相關博弈公司的連結就得以建立;法律上,整體合作模式也會有一套完整的流程可以追尋。
「像我們事業群的架構,就是向楊律師諮詢後規劃的,包含薩摩亞商奕智博數位娛樂、薩摩亞商奕智博在台辦事處,以及屬於本國公司的台灣奕智博數位娛樂開發股份有限公司,」身為首個利用境外模式設立的企業,Sharon強調,其作用就是試圖衝破法律的屏障,讓線上博弈不再處於灰色地帶。
會如此設計,楊明勳說,是因為經濟部商業司所規範的「公司營業項目登記」中,並沒有任何「博弈產業」的相關項目;為了避免博弈公司經營時得遮遮掩掩,被檢警突襲搜索,他們才想出這個辦法。
但過去兩年,不乏博弈公司遭檢調「突襲」的例子。

兩種解讀:紙上合法,操作上「不排除會有違法」

我們曾連番追問幾位從業者,究竟「境外博弈經營許可」的實質法律效力為何?其中一位受訪者坦言,「這比較是一個意義上的突破。理由無他,主要是這兩年博弈業被檢警突擊的次數相當多,但有些公司卻從來沒有中鏢。為什麼?因為當一個檢察官要啟動搜索令之前,他會做功課的。」
「其實應該這樣講,有這張牌照(意指許可),沒事的時候大家的待遇都一樣;出事的時候,我可以告訴他們說,你現在不能動我的所有設備,我可以跟你回去說明,但是你沒辦法把我設備帶走。光是這一點就已經比別人多一份保障了。」
為了應對檢警搜索,這些有著經營許可的公司也已經訂出一套SOP(標準作業流程),包括要求一線員工遇到狀況,先以這紙執照和相關文件跟警方說明,員工再火速商請主管和律師到場。
面對自己劃設的境外模式被當作「博弈經營許可」使用,楊明勳解釋,「這樣的做法,是為了在法律上盡快把它釐清出一個正確定位,同時也可向警方清楚說明產業的商業模式跟法律架構。」在巧妙的安排下,楊明勳已經替近百名博弈客戶辦理薩摩亞境外公司。
標榜程序合法的經營許可證,讓楊明勳信心滿滿。但實際執行上卻仍得面對不少變數。他表示,「(業者)表面上都照我這個模式,但背後怎麼做我不知道;實際操作不排除會有違法的地方,但法律是講求證據。」
對照楊的說法,在我們實際走訪幾家運營商的過程中,的確發現有客服人員和推廣人員涉入賭客賭金的兌換,並積極叩客邀請中國人上線搏殺。《報導者》拍到他們電腦螢幕上,以不同顏色和簡體字註記了下注者居住的城市和個人資訊。
雖然相關利益團體積極推動合法,但在一線員警和檢調眼中,卻有截然不同的解讀。
曾偵辦多起線上博弈案件、專責電腦犯罪的台北市刑大九隊大隊長林建隆受訪時指出,「不管你服務的對象是不是台灣人,客服本身就知道它是賭博,也就是協助賭客解決問題,那就是有參與整個賭博的進行。」
實際走訪現場的刑大九隊承辦人也透露,「這些博弈公司通常都會給底下員工一個說法,就是說服基層他們只是客服、不會違法;但你坐在這邊回答問題,你就知道你是在進行博弈,客服明顯屬於博弈的一環。再說,檢察官也同樣有這個認知,認為應該有違法,不然搜索票才不會過。」
面對分身眾多、部門極致切割、採取跨境合作,正如細胞分裂般不斷複製再生的線上博弈公司,過去兩年,檢警策動了多次突襲,多方打擊眾多潛伏地下的微型博弈企業。《報導者》進一步盤點從去年到今年年中,就至少有6起與線上博弈相關的判決出爐。被判刑的不只是負責人,還包括客服人員、網頁美工和接觸金流的員工。

遊說團體:「成為亞洲的博弈代工之島,將帶來雙贏」

Fill 1
在遊說團體的運作下,台灣似乎正朝博弈合法化緩步前進。(攝影/蘇威銘)
在遊說團體的運作下,台灣似乎正朝博弈合法化緩步前進。(攝影/蘇威銘)
為了讓這個超過3萬從業人口、年產值上千億
楊明勳表示,就現有的線上博弈外包服務來粗估,一年代工產值就至少超過新台幣1,000億元。
的龐大產業在台開枝散葉,台灣的線上博弈業者們仍努力推動合法。
2018年3月,由楊明勳和奕智博數位領軍成立的「台灣國際博弈用品暨服務協會」,就設立了兩項重要任務,分別是「協助政府制定有關發展國內博弈服務產業政策與法規」,以及「建立企業與政府溝通管道與平台」。目前協會會員超過200個,他們蒐集了歐洲、北美洲、大洋洲、亞洲等開放線上博弈經營的國家或小島,認為台灣應該也要把握機會爭取成為亞洲的「博弈代工之島」。
Sharon Pan和楊明勳都認為,博弈業其實和一般公司沒有差別,但現在除了上繳為數不多的營所稅收入外,政府幾乎沒有課到其餘稅收。與其忽視不管,不如訂定《數位娛樂條例》作為規範,或甚至設立一個數位娛樂專區,以摒除台灣市場經營為前提(編按:意思不開放台灣人賭博),用健康正面的態度鼓勵年輕人投入,才會是雙贏局面。
發展博弈「代工」的好處,兩人強調,「台灣人不涉及經營、也不能下場賭博,只做軟件開發、客服、推廣、網站維護等服務,它不再像賭博是一種原罪。」
他們認為博弈產業帶來的好處很多,最常被他們提及的,就是可以給學經歷沒那麼出色的年輕人機會。楊明勳說:「私校畢業生,如果一個月可以領4萬塊,還不必離鄉背井赴海外工作,這何嘗不是一個好的機會呢?」
而Sharon想的是產業所帶進的龐大消費能力。「假設一個運營商的業務需求要100個員工,100家就需要10,000人,整個環境因為這些人的進駐和不斷提升的薪資水平,還能創造更龐大的消費動能。像我的員工以前都騎摩托車來,薪水提升後,開車不是問題呀!」她驕傲地說。
一股龐大的動能正推著這個產業浮上檯面,不少業者私下表示他們已獲得部分立委和地方首長的支持,但業者拒絕透露細節,因為政策討論的條件尚未成熟,貿然提出會產生「不必要的爭議」。

互踢皮球:政府如何看待蟄伏地下的博弈帝國?

強大的法規遊說,讓博弈帝國朝合法化緩步前進;除了社會普遍對賭的反感外,也有人也對合法化持反對意見,前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專職金融及電腦犯罪偵查,目前是執業律師的林冠佑就強調,現在台灣注重新創產業的發展,就是要讓人才投入更有潛能的創新事業;但博弈因薪資條件贏在起跑點,但對社會創新與人才潛力的激發能量卻有限,年輕人該如何選擇?而政府對博弈產業是否合法化,是否要大力推動,都牽動許多年輕人的生計和未來。
這一邊,博弈帝國不斷長大,另一邊,檢警則持續登門查緝。究竟這產業在台灣要如何發展?
現階段除了修法多年的《離島建設條例》裡設有博弈條款外,關於台灣本島及線上博弈的發展,相關部會則還未有任何討論。那麼政府的角色何在?
《報導者》首先向經濟部提出詢問。在屢次謝絕面對面的採訪後,經濟部以一紙書面作出回應。經濟部表示,現行法規內尚無所謂「線上博弈產業」的營業項目代碼,且《刑法》第266條對於「博弈(賭博)」行為仍設有刑事處罰。經濟部認為交通部才是主管機關,不便發表意見。
的確,早在2012年由行政院召開的跨部會會議中,就已決定由交通部擔任博弈業主管機關;由《離島建設條例》作為開端,交通部負責從觀光、賭場監理、投資合作等面向來主導離島開發休閒觀光計畫,但其地點並不包含台灣本島。
只是博弈產業蓬勃發展的地方,並非法律已可開放的離島,而是迅速在台北、台中、嘉義和高雄等本島城市遍地開花。面對詢問,交通部則指稱,「離島博弈」是部內權責,但交通部和「線上博弈」沒有相關,建議可向法務部提出詢問。
在線上博弈產業的合法化仍有疑慮之際,政府(經濟部)卻發出了讓業者視為護身符的「博弈代工經營許可」(外國公司指派代表人報備表),讓業者有了灰色模糊的方式存在。究竟這個產業所帶來的新現象,該如何思考和面對?經濟部、交通部或法務部,目前沒有部會提出解方。
皮球踢來踢去之際,這個在台灣有至少3萬線上博弈大軍的產業,仍持續擴張版圖。不管你喜不喜歡,我們都無法忽視這個隱藏在房間裡的大象。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