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窮活 評論

巫彥德/不只是飢餓而已——體驗貧窮者的流浪

翻攝自城市狹縫旅行團活動頁。
翻攝自城市狹縫旅行團活動頁。
我們是「向貧窮學習行動聯盟」,簡稱「窮學盟」,是一個由台灣數個關注「貧窮」議題的公民團體所形成的聯盟。
城市狹縫旅行團」是今年世界拒絕赤貧日,由我們所舉辦的「貧窮人的台北」中看見貧窮、聆聽貧窮、體驗貧窮、團結貧窮一系列包含展覽、講座等活動中的「體驗貧窮」活動。
而體驗的目的,是為了行動。
台灣即便只是一個島國,在這小小島國上的樣貌從部落、都市、農村,都有不同的人生活在匱乏與困境之中,這些困境的成因緊緊嵌合在台灣的政治、經濟、歷史與社會文化之中,無論如何,我們都難以掌握貧窮問題的全貌,因此我們唯一的策略便是行動,即便微小,但是具體,在我們視野所及的範圍內,盡可能的解決我們有能力解決的問題,並透過不斷的學習與反思,拓展視野與領域,行動的範圍才有可能從個人延伸到社會結構,影響政府、市場體制終至整體社會文化。
一如台灣社會早期許多深具遠見的前輩一般,大處著眼,小處著手,即便理解問題巨大,仍是從最基礎的行動開始,募集食物、物資,解決當下面臨到的問題,40年前台灣所面臨的貧窮問題,已經與20年前不一樣了,而20年前的貧窮問題在今日已經減緩許多,但直到如今貧窮問題也未曾真正消失,社會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台灣無家者人數不斷增加,這是因為社會工作消滅貧窮的速度遠遠的趕不上這個時代製造貧窮的速度,問題的惡化從來就不是起因於立意良善的行動,一如在街頭發便當並不會吸引人去流浪。
台灣社會從不乏對於公益行動的支持,捐款向來就是最直接具體的行動,但是這樣的社會資源大多數用在食物與衣物之上,台北車站附近,平常一日吃不到一餐,常穿著不合身衣物的無家者,在寒流來時一天可以吃到6餐、拿到好幾件的厚外套,但相較於食物與衣物,協助人脫離流浪最關鍵的資源「短期住宿」,卻遠遠不足需要的數量,整個台北有1,000多名無家者,而整個雙北政府與公益團體的夜宿只有大約250床,遇到最大的問題便是沒有房東願意出租與公益團體資金不足以負擔房屋租金與維運的人力。
這樣的分配不均是因為,社會大眾相較於「流浪」,更能理解何為「飢餓」、何為「寒冷」,無法了解四處漂泊無處可歸的稀微、無法了解失去朋友與家人認同的絕望,更無法理解酒精可能是緩解這些痛苦的唯一選擇,一種沒有選擇的選擇。 社會工作隨著反思與觀察不斷的改變,從基本需要的食物、物資、醫療的提供,開始反思到了「給人魚吃不如給人釣竿」,進行職業訓練、媒合、心理諮商、短期住宿,一直到現今許多人思考「有了釣竿之後呢?池塘魚夠嗎?這個人適合釣竿嗎?」等更細緻的問題,因此發展出地方產業重建、社會經濟的實驗等更全面的服務方案,每一個階段的反思都讓社會工作者更能從貧窮者的眼裡,看見被壓迫的世界,從而修正行動的方向,而如何能讓社會反思貧窮者眼裡的世界,語言、文字都不足以表達,只能「體驗」。
因此體驗貧窮,便是我們此時此刻,在實務工作上回應當前問題的方式,我們這個社會因為不理解身處於貧窮狀態的人的生活,所以歧視貶低貧窮者的存在,因為自覺無能為力回應身處於貧窮狀態的困境,所以冷漠假裝看不見貧窮的存在,而「貧窮人的台北」這樣的城市狹縫旅行,便是希望參與者可以感受、可以理解,而最後,改變行為,這是不是一種消費貧窮的行為,我們沒有答案,我們只能努力確保每一個微小的行動,都能具體的解決一些問題,改善一些情況,並且盡可能的降低對最弱勢者的傷害。
感謝卞中佩先生提出的觀點,我們確實不知道貧窮旅遊已經成為一種產業,而這樣可能會讓一個立意良善的行動觀光化、淺碟化,造成對身處於貧窮狀態者的傷害,這無疑是需要時時警惕的地方, 如何在貧窮的旅遊中,藉由真實的相遇與對話,不只是呈現正向積極的部份,也能呈現黑暗負面的困境,讓參與者能同理,能理解「是我們這個社會不夠好,無法讓一個人活出人的樣子」,而不會加深刻板印象,這便是我們的課題。 我們需要更多討論及實踐,以求找到可行的作法,也歡迎大家一起加入,感謝。
窮活在都市邊緣的人們

都市窮活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