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童話篇

洗澡熊說「法」/青蛙王子:不上床,要怎麼破解魔法?

「很久很久以前,在那個夢想還能夠成真的年代,有個小公主⋯⋯碰到一隻青蛙⋯⋯。」

動物新郎是童話故事與文學、藝術創作的不朽題材,儘管作品汗牛充棟,但除了〈美女與野獸〉(La Belle et la Bête)之外,最老少咸宜的「動物新郎童話」(Tierbräutigammärchen),大概就是〈青蛙王子〉了!

1812年初版的《格林童話》,把它放在第一則當卷首故事(編號:KHM 1),原篇名全稱是〈青蛙國王或箍鐵的海利希〉(Der Froschkönig oder der eiserne Heinrich)
原文中的König是國王,但因仍未婚,後來常被說成是王子;另,海利希(Heinrich)是國王的忠僕,後來坊間版本常刪除這部分。
初版第2冊《格林童話》曾收錄另一篇Der Froschprinz(直譯就是「青蛙王子」),但非後世廣為流傳的〈青蛙王子〉版本,參下文說明。
,出版後果然叫好又叫座,歷經200年仍不減魅力。

〈青蛙王子〉從卷首破題到結尾收場,一氣呵成,編織出「夢想終能成真、不放棄願望就可以實現」的故事主軸,通俗又勵志!迪士尼也來參一腳,融入當代時空情境,改編成一部結合「追求美國夢」(有色人種在美國買地產開餐廳)和「麻雀變鳳凰」(凡女嫁王子)的卡通電影,即2009年底首映的《公主與青蛙》(The Princess and the Frog)

剖析初版故事:撿金球換上床的許諾?

但,夢想究竟是怎麼成真的?或者說,癩蝦蟆是怎麼吃到天鵝肉的呢?在後來修飾淨化的〈青蛙王子〉版本中,較為隱諱,但追本溯源看初版原文,說穿了,男主角的人生轉捩點,是靠一句大膽直白話做到的:

「我(青蛙)可以幫妳(小公主)撿回金球,但妳要承諾和我上床!」

上床解魔咒?聽起來像是現代愛搞「男女同修」的騙色神棍手法,怎會和童話扯上關係?就先從〈青蛙王子〉的故事本紀和版本演進說起。

猶如《格林童話》裡面許多膾炙人口的故事(〈睡美人〉〈長髮姑娘〉、〈小紅帽〉、〈灰姑娘〉等),格林兄弟收錄的〈青蛙王子〉,並非憑空杜撰。這則應該是格林兄弟在黑森邦的維爾特家族(Familie Wild)聽到的口傳故事,在歐洲當時已有類似的傳說,拉丁文也有「曾為青蛙、現在是國王」(Qui fuit rana nunc rex est; „Der ein Frosch war, ist jetzt König“)的諺語。

〈青蛙王子〉各種變體的版本眾多,單單在德語區就流傳38個版本。但後世最熟悉的仍是《格林童話》版本,先來看看1812年初版的〈青蛙王子〉
中譯本參格林兄弟著,許家祥、劉子倩譯,《初版格林童話─精華篇》,2000年,旗品文化出版,頁17-22。
情節 。故事本紀,摘要如下:
從前有個小公主,帶著愛不釋手的金球到森林中的水池(井)旁把玩,一不小心球掉進了深池裡。池井深不可測,她驚嚇大哭,只要誰能幫她撿回金球,她什麼珍珠寶石都可以給。
這時有隻醜青蛙探頭出來說可以幫忙,但牠不希罕什麼珍珠寶石,只要公主答應牠一個條件:「我想要成為妳的玩伴朋友,與妳同桌共食同飲,還要讓我睡妳的床上!」
情急無助的小公主隨口答應,但一拿到金球就反悔奔回王宮,根本就沒當真。青蛙鍥而不捨依約定到王宮外敲門,國王知情後告誡她一諾千金,命令她不可食言。父命難違,小公主勉強與青蛙同飲一杯和同食一盤後,心不甘情不願用兩根手指拎起青蛙帶回房內,當這隻黏稠醜陋的青蛙開口要她履約上床時,又氣又嚇的她使盡全身力氣,把牠扔往牆壁。
沒想到神奇的事發生了,青蛙不但沒摔死,落下來時還變成了一個英俊年輕的王子。小公主立刻態度丕變、熱情款待後遵守約定,當晚兩個人就「開開心心地上床共眠」!
隔天,王子的忠僕海利希搭豪華馬車來王宮外接他們,在王子被施咒變成青蛙後,海利希就因悲傷過度在胸前打了三圈鐵箍,防止心臟不堪負荷而悲傷碎裂。回王國途中,海利希因主人終於從魔法中得救而內心太興奮,三圈鐵箍一一爆裂⋯⋯故事就在此結尾。

「兒童不宜」遭淨化,上床變親吻

以上是〈青蛙王子〉的初版本紀。但自第二版起,格林兄弟就不斷修飾,尤其是淡化同床共寢情節,增修成一個偏向浪漫色彩的童話故事。例如,不符當時倫常主流價值的「未婚上床」部分,猶如其他「婚外性」或「婚前性」(如〈長髮姑娘〉 )的版本淨化,後來就改寫成在青蛙變回王子時,國王立刻讓他們結婚(先結婚,才上床)。

此外,原先格林兄弟在1815年初版第二冊的註評(Anmerkung),還收錄另一個「三公主版」的青蛙王子故事(Der Froschprinz;編號:KHM 99a):

三位公主大熱天到井邊喝水,但井水渾濁,一隻青蛙跳上來唱說,誰答應當牠情人就可以喝到清澈的水。大、二公主不屑一顧,只有最小的三公主好心答應牠,所以喝到清涼可口的井水。
青蛙當晚就去找她上床,天亮前就離開;第二晚也是。第三晚小公主對牠說這是最後一次了,以後別再來,但她與牠同床共寢後醒來時,發現牠變回英俊王子,兩人成婚,讓大、二公主嫉妒得要死。
這則故事中,最小、最隨和又守信諾的那位小公主終獲良緣,但善有善報的觸媒是「答應上床且說到做到」。由於「同床共寢才破解魔法」的因果關係太過明顯,而時間順序上也很清楚是「先上床才結婚」,也難怪格林兄弟認為兒童不宜
參林愛華,〈童話裏的情色──性、懷孕、亂倫〉,《情慾與禁忌》(吳錫德主編),2002年,頁58-59,麥田出版。
,後來乾脆就把這則故事給剔除了 !

另一條淨化的線索是「鐵箍」。後來坊間說給兒童聽的〈青蛙王子〉,並沒有鐵箍和海利希這段有點天外飛來一筆的結尾,而且省略這段其實也無損故事情節和本旨。事實上,格林兄弟當初接觸的口傳故事中,還有另一個版本的〈青蛙王子〉,點出鐵箍的真正作用:

王子與公主同床共寢後就回到自己王國,公主歷經千辛萬苦去找王子,腹部就套著三圈鐵箍──遮掩她已懷孕的事實!
這聽起來比較合情合理,道出鐵箍的真正作用,但格林兄弟最後捨「未婚懷孕版」而採「僕人效忠版」
參林愛華,〈童話裏的情色──性、懷孕、亂倫〉,《情慾與禁忌》(吳錫德主編),2002年,頁58,麥田出版。
附帶一提:這個版本中,王子射後不理就回到自己王國的情節,類似巴席勒版的〈睡美人〉,參本系列:〈洗澡熊說「法」/睡美人:被頌揚千古的性犯罪?〉
,附加忠孝節義的道德訓誡,無寧說是他們一貫的風格使然,卻徒留格格不入的鐵箍 。

不過,「淨化」可不是格林兄弟的專利。《格林童話》初版後,歐洲各地傳誦的〈青蛙王子〉諸多版本,都可見淨化斧鑿的痕跡,例如19世紀末葉以後,「同床共寢」逐漸被改成「公主親吻」後,魔法就破解,及至現代坊間說給兒童聽的〈青蛙王子〉,也常是這個「親吻破解版」。親吻淡化性意涵,披上浪漫愛情的外衣,自是比較容易被說床邊故事的親子雙方所接受。另一種淨化及淡化則是將要求上床改成求婚,以免牴觸婚外/前性的禁忌,如〈美女與野獸〉的大眾版即是。

一諾千金的道德教誨

格林兄弟把寓教於樂當成神聖使命,每則故事都可解讀出諄諄善誘的教誨意義,放到全書卷首又費心改寫的〈青蛙王子〉,當然也不例外。小公主原本打算毀約背信,不履行青蛙趁人之危的需索,但父命難違,父王念茲在茲不是女兒對濕黏醜陋青蛙形象的厭惡與恐懼,而是「人無信而不立」的道德誡命,就算答應的條件是有點荒誕的同床共寢,也是「說到就要做到」。

一諾千金!這也是自羅馬法時代以來,支撐西方價值的「契約精神」。知名童話〈吹笛捕鼠人〉,彰顯的正是履行約定承諾的神聖性和不可悔改性。若〈吹笛捕鼠人〉訴說的是「毀約的惡果」(鎮上小孩死光光,參本系列後續文章說明),〈青蛙王子〉昭告的便是「履約的獎賞」,王子因此破解巫婆魔法,小公主最後也快樂嫁給英俊王子,一切都太幸福完美,剛好套上Happy Ending的童話公式。

類此,《格林童話》另一則王子被下咒的〈鐵爐〉(Eisenofen;編號KHM 127)
〈鐵爐〉和〈青蛙王子〉有特殊淵源。現在定版《格林童話》的卷首語,即第一則故事〈青蛙王子〉的破題:「很久很久以前,在那個願望還有用的年代(In den alten Zeiten, wo das Wünschen noch geholfen hat)」,原本不見於初版的〈青蛙王子〉,而是自第三版起,才從〈鐵爐〉故事借用過來,於是,夢想還能成真的年代,遂成為全書的開頭語,被廣為傳誦至今。
參考資料:Vgl. Wolfgang Mieder(Hrsg.), Das Sprichwort in den Kinder- und Hausmärchen der Brüder Grimm, 1988, S. 27 f., Verlag: Peter Lang; Bern / New York.
,故事也是迷途公主不得不答應王子要求許配給他的條件,後來她猶豫是否信守承諾的掙扎。

賞善(守信)、罰惡(毀約),聽床邊故事的小朋友,在潛移默化中吸收了一諾千金的契約至上精神。順便一提,或許讓床邊爸媽愛講〈青蛙王子〉的原因之一,也在於父命難違那橋段的寓意:父母的教誨不管多麼不中聽,聽進去最後總是會受用的!但子女的主體性是否被忽略,父權色彩是否太濃厚,則是後話了。

解咒男女有別:不上床,救贖不了男人?

〈青蛙王子〉從一個女人(小公主)的「兩難處境」出發,處理了諸多哲學上的二元論。除了上面提到的「承諾 vs. 遵守」(Versprechen/Einhaltung)、「拒卻 vs. 委身」(Verweigerung/Hingabe)的人性掙扎之外,德國學者盧茨.羅里希(Lutz Röhrich)曾指出,〈青蛙王子〉還寓意了「詛咒 vs. 救贖」(Verwünschung/Erlösung)、「蠱惑 vs. 解脫」(Fesselung/Befreiung)、「缺陷 vs. 療癒」(Mangel/Behebung)
所有動物新郎的故事主軸,幾乎都因某種詛咒/蠱惑/缺陷而變成某種動物,也都因救贖/治療/解脫而變回英俊挺拔的人形,〈美女與野獸〉亦然。
「離家 vs. 回家」(Hinausgehen/Heimkehr)
「離家 vs. 回家」是指青蛙王子,也是常見的童話軸線。另如〈白雪公主〉、〈長髮姑娘〉的王子、〈森林裡的糖果屋〉的兩兄妹、小紅帽等亦然。
的豐富辯證。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其他都好說,棘手問題只在於「上床或不上床」!這正是小公主從頭到尾「兩難處境」的來源,也是青蛙王子處心積慮的企圖;她從一不小心弄丟金球後就被節節進逼──剛開始答不答應青蛙撿金球換上床、到後來聽不聽父命守信,及至最後關頭拎青蛙進房時該不該和他上床,道盡女人難為。而青蛙王子自始至終企求的,無非也是上床──她若不上床,詛咒就無解、救贖就無望!

「詛咒 vs. 救贖」是歐洲常見的民間故事及童話題材。有趣的對照是,童話故事中,如果被施魔法或陷險遇難的是女人,通常要經過漫長或艱辛的曲折歷程之後,或介入英雄救美,才能獲得救贖;如被施咒的〈睡美人〉,整整沉睡了100年才靠男人得救;再如〈白雪公主〉,一生救過她命的全是男人(獵人、七矮人、王子)。反之,若被施咒或落難的是男人,多半是靠實現慾望才能得救,也就是經過某個「具有性意涵」的洩慾行為而獲得救贖。尤其是動物新郎故事,通常是靠異性的親密行為才能破解魔法枷鎖,讓主角變回男人本色的人形,〈青蛙王子〉就是其中的典範。

另一則知名動物新郎童話〈美女與野獸〉,雖然依廣為流傳的大眾口味版,野獸每晚都會問美女貝兒:「妳願意嫁給我嗎?」但另一個原始版則是問:「妳願意和我睡嗎?」──也是上床破解魔法、不睡就沒救贖。

原始版不全是空穴來風,因為〈美女與野獸〉最早傳述始於希臘羅馬的古典神話──丘比特與賽姬(Psyche)的愛情故事:

賽姬因貌美被陷害當成祭品獻給了怪獸情人,後來又和她不知道是誰的非人夜夜同床共眠,意外認出是丘比特後,愛上了他。

希臘羅馬神話從不避諱男女性事,也不熱中於淨化。附帶一提,賽姬是女人,她的救贖故事也是非常冗長而曲折。

少女的性啟蒙:在男人的進逼中,告別童年、叛逆、反擊

「救贖方法,男女有別」
德國作家雅諾什(Janosch)在《Janosch erzählt Grimms Märchen》一書中,就捉住這點刻板印象,大加發揮,把〈青蛙王子〉改寫成一個角色正好相反的顛覆童話,極盡嘲諷能事:性別倒置(男的弄丟球、女的開條件)、動物與人類交換(青蛙玩丟球、人類撿到球)……。
中譯本參:雅諾什著,蔡佩宜譯,《黑森林的夢想家──獻給大人的格林童話》,1999年,頁68-73,晨星出版。
要怎麼解釋這種童話寓意呢?這究竟是來自於對人性的犀利洞察?抑或僅是反應當時刻板的性/性別價值觀呢 ?此外,從王子角度來看是「男人靠性獲救贖」,那從公主角度來看呢?
關此,詮釋者眾,性象徵論的信徒,尤其大鳴大放:濕黏青蛙被解讀為象徵男性生殖器官,一開始令沒有性經驗的少女作噁、排斥,最後在諄諄善誘、半推半就之下,化身為人生美好伴侶。亦即,用童話當作少女的性教誨教材,安撫她們對性與異性的恐懼。但這種佛洛依德式的過度解讀
進一步分析,參林愛華,〈Kritische Betrachtung zur psychoanalytischen Ansätzen in der Märchenforschung〉,《東吳外語學報》,12期,1997.03,頁1-23。
,存乎一心,恐怕無從檢證,自己說了算數 。
另一種比較合理的心理分析說法是,從小公主出發,〈青蛙王子〉也是一個關於「少女性啟蒙」的故事。性啟蒙是一個「歷程」,開始於小公主玩丟金球,終結於和王子上床、結婚。金球的象徵意義,或許不是桐生操
請參考:桐生操著,許嘉祥譯,《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1999年,頁87-106,旗品文化出版社。
牽強附會指稱的男性性器官 ,而是「少女的孩提世界」,當她走入未知森林弄丟金球的那一刻,正是預告她將從此告別金黃童年世界的開端。

金球墜入深不可測的池底,那是她不曾理解或經歷過的深邃世界,此後她被兩個成年男人節節進逼,性意識浮上檯面,她必須做出選擇。但要特別指出的是,她的性啟蒙歷程,不全是被動的、服從的,畢竟,當她拎著青蛙進房但堅拒上床時,她服膺的不是嚴厲父命或青蛙承諾,不是男人要她做什麼,而是自己能夠容忍的「委身底限」。把她從兩難中解救出來的轉折,反而是她的「叛逆」:從被動忍受到主動反擊,不顧後果奮力摔蛙撞牆──最後她和這個變回年輕英俊的白馬王子上床、成婚。

終結於上床與結婚的性啟蒙歷程,當然就告別了無性也無憂的金球童年,女孩變成女人,這一切劇情都還在夢想成真的範圍內。如果只看到性器官卻沒讀出性啟蒙,那就太過低估〈青蛙王子〉的意涵了。

刑法爭點:交換條件下的性行為,能算「合意」嗎?

再來,法普一下〈青蛙王子〉。如前所述,貫穿整部故事的「一諾千金」,彰顯西方契約神聖的價值觀,但從今日觀點而言,撿金球換上床的雙方約定,恐怕牴觸《民法》第72條的帝王條款:「法律行為,有背於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者,無效。」

較難解的是《刑法》,因為踩到性自主決定權的雷區,撇開「性同意年齡」的時代觀念差異
依我國《刑法》第227條,性同意年齡是16歲。不過,這一來不符合我國當代實況;二來當然更不是歐洲當時的標準──幾乎是初經過後的女性,就被認知為性成熟且可生育的女性,當時少女的性同意年齡不是問題,婚前性、婚外性才是問題。
不談,系爭性行為是不是違反小公主的意願呢?若是,不但王子所為已經構成強制性交或強制猥褻罪名
《刑法》第221條(強制性交罪):「(第1項)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第2項)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224條(強制猥褻罪):「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猥褻之行為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
了 ,而且父王至少構成共犯(幫助犯)
《刑法》第30條:「(第1項)幫助他人實行犯罪行為者,為幫助犯。雖他人不知幫助之情者,亦同。」

性侵害犯罪的規範,歷經多年的觀念演進,簡單說,從早期的「沒有說不就是要」(Only no means no!)或「沒有抗拒就是同意」,到「沒有說要就是不」(Only yes means yes!)或「沒有明白同意就是違反意願」。但〈青蛙王子〉其實主要涉及的,倒不是這個觀念變遷或辯證,而是她的性同意有無瑕疵的問題。白話版,如果王子從公主得到的是一個有瑕疵、無效力的性同意,例如使用脅迫、恐嚇等違反意願他人的手段,就可能構成強制性交(上床)或強制猥褻(親吻)罪名。

但王子真的有做什麼不法勾當嗎?前半段故事,小公主弄丟的玩具,法律上不過是個財產而已,青蛙給她一個撿回玩具的要約,她可以自主決定要不要同意這種條件,而她同意了;如果承認個人的性自主決定權,也必須承認,他(她)有權自主決定在什麼情況、跟誰發生什麼性關係──包含用上床換金球!王子或許趁人之危,但其情節恐難以該當脅迫、恐嚇等加害手段。

性同意,當然可以反悔

後半段故事才關鍵,因為性同意可以反悔,任何人都可以撤回答應過的性同意,且應被尊重。故事是他進去她寢室後要求履約,但她悍然拒絕了,他也沒有進一步違反她意願的舉止,反而被她重摔到牆上。在摔落變回年輕王子人形的那一刻之後,公主態度丕變,一見鍾情,答應讓他上床共寢,這部分出於雙方自願的性行為,《刑法》上當然也就難以挑剔了。

此外,動物新郎中,王子/男人都是被施以巫術,巫婆其實也是人,果真有施巫事,把好好一個人變成怪獸或青蛙,巫婆可能因為侵害他人「身體之完整性」而該當傷害罪名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另,王子為了救助自己身體扭曲成蛙形的現在性危難,或許還可以討論緊急避難的阻卻違法事由
《刑法》第24條(緊急避難):「(第1項)因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體、自由、財產之緊急危難而出於不得已之行為,不罰。但避難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但以發生性關係來作為避難手段,真的不是市面上刑法教科書想得到的例子。

附帶一提,永不放棄希望的動物新郎故事,多以人體缺陷終獲治癒(獸身變回人形)作為結尾,這為身障或恐懼身障的孩童及其家人,帶來撫慰身心、陪伴成長的正向能量;童話魅力,真是無所不在!

小結:有夢想,才能成真

童話的賣點是神奇的想像力,巫術曾是人類想像力的集體創作 。包含〈青蛙王子〉在內的「動物新郎童話」,男主人翁多是被施以巫術魔法而變成動物或怪獸,貫通故事的主軸就是他如何變回人形的魔法破解歷程。即使在不熱中於獵巫的年代,我們也無法抵抗魔法想像的魅力,這也是〈青蛙王子〉通向人類心靈的深邃密碼。

但可別忘了,原版〈青蛙王子〉不只是一個「詛咒 vs. 救贖」的動物新郎故事,它還複誦了「男人要靠上床才能破解魔法」的性別老梗,強化了「救贖方式男女有別」的刻板印象。後來版本的淨化重點,也僅在掩飾婚前性行為或未婚懷孕的不雅隱喻,以免牴觸當時主流的倫常價值。

此外,格林兄弟淨化過的〈青蛙王子〉故事,另有「一諾千金」的教誨意義:做不到的事別答應、答應的事就要做到!這大概才是避談性事的格林兄弟,想要藉由故事主角來潛移默化讀者的重點吧?!但用一隻癩蝦蟆想吃天鵝肉的約定,來側寫並彰顯西方堅定不移的契約神聖精神,堪稱人類想像力的登峰造極之作。

人生命中最大的悲劇不是死亡,而是不再相信希望。《格林童話》叫好叫座,除了馳騁奔放的想像力之外,還有「夢想成真」的鼓舞,在在激勵人們即便陷於絕境也不要放棄希望。畢竟,連癩蝦蟆都可以吃到天鵝肉,連井底醜青蛙最後都可以上到美人公主的床,破解巫術魔法,世上哪還有什麼不可能實現的願望呢?

藉由「有夢最美,希望成真」的Happy Ending,《格林童話》帶給我們──無論是兒童或成人──源源不絕的正向能量,既夢幻又勵志。迄今,即使人生歷經數不盡的夢想與幻滅,一想起《格林童話》,我腦中還是會浮現整本書即第一篇〈青蛙王子〉的卷首語,作為激勵與撫慰:

很久很久以前,在那個夢想還能夠成真的年代⋯⋯」 (In den alten Zeiten, wo das Wünschen noch geholfen hat......)
索引
剖析初版故事:撿金球換上床的許諾?
刑法爭點:交換條件下的性行為,能算「合意」嗎?
小結:有夢想,才能成真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