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當恐龍成為標籤時⋯這群「喵法官」和「檢仔」有話要說
攝影
「喵法官法庭日常」Facebook粉絲專頁的部份小編們。
「喵法官法庭日常」Facebook粉絲專頁的部份小編們。
在網紅貓當道的今天,打開Facebook搜尋「喵法官法庭日常」粉絲專頁,也會看到大頭貼裡一隻喜馬拉雅貓在玩球,臉黑黑的、萌萌的樣子很惹人愛。但隨意點開一篇網誌,才發現這不是普通的貓專頁,而是由一群法官成立的社團。
法官也玩臉書,還在臉書上寫網誌?法官跟貓到底有什麼關係?

賞貓學法律,兩個願望一次滿足

「喵法庭日常」不是來跟大家說「法官很好,你們都誤會我們」之類的幹話,而是想傳達法官真實的一面。不管你當它是志業也好、職業也罷,從事這職務的人其實就跟一般人沒什麼兩樣……。
〈法官的社會經驗〉,鬼怪喵
原來,「喵法官法庭日常」是由33位法官共同成立的團隊,散布各地的他們幾乎全在40歲以下,是法官界的青壯年世代,因志同道合集結起來,在2017年3月18日創立粉絲專頁,平時抽出時間貼文、畫漫畫,分享生活與工作上的心得趣事,從中偷渡一點法律小知識或對政策的見解,希望能在司法聲望日益低落的今天,促進與民眾的溝通,消弭對立。
「貓」既是多位法官回家後膜拜的對象,也是用來拉近讀者距離的軟性元素。發文時,法官們幾乎都有自己專屬的貓代號,像是這次接受《報導者》專訪的「鬼怪喵」、「坂本喵馬」、「神聖貓使(Holy Cat)」、「喵Vouge」……。百喵齊放的搞怪名稱打破了法律菁英的高冷形象,而他們受訪時互相笑鬧、吐槽的樣子,也是極其普通卻少有機會被看見的一面。
「我們不是要幫司法擦脂抹粉,至少能做到名實相符就好……該承受的承受,能釐清的釐清。」
說這話的是台北地方法院法官「鬼怪喵」,他是這個團隊的創始人。鬼怪喵表示,法界有著「法官不語」的傳統,認為法官應默默承受輿論,留待歷史評斷,而不是即時回應外界批評,但有些事情如果都沒有人出來解釋,有時就會流傳錯誤的資訊,而民間與法界若缺少互信,司法改革之路很難繼續走下去。

千錯萬錯法官錯?跳到黃河洗不清

聽起來,在這個盛行批判「恐龍法官」的時代,法官們也有些委屈想被平反。
在雲林地方法院擔任法官的「神聖貓使」說,台灣最常見的誤會就是要不要羈押的問題,羈押在法律上是保全的手段,而不是在進行處罰,但民眾常常把羈押跟判刑給搞混,看到達官顯貴沒有被羈押,就覺得怎麼沒有處罰他?
神聖貓使也說,每次有法官根據嚴格證據法則對社會矚目案件下了無罪判決,就會引起軒然大波。此外,很多事情不是司法可以處理的,像食安問題,主要應由行政機關建置一個更好的系統,司法只能善後,可是人們對於司法可以實現的結果有無限的期待,「期待落空之後就森七七
網路鄉民用語,意即生氣。
」。
台北地方法院法官Eva也贊同地說,她遇過詐欺案件的被害人認為「我告他,他就應該要把我的東西全部買回去!」事實是,法官無法替他做到這些事情。
離開法院,生活也不乏有苦難言的時刻,在花蓮地方法院任職法官的「坂本喵馬」回憶說,他剛當上法官那年,一些親戚立刻拿著自己的訴訟案跑來問問題,但司法院的法官倫理規範禁止法官代行律師職務、針對個案提供法律諮詢,於是他一概拒絕。即使他解釋了原因,仍落得被討厭的下場,親戚都以為他很傲慢。
坂本喵馬更觀察到,台灣的法治教育雖普遍不足,其中更有城鄉差距,他在偏鄉常看見民眾甚至分不清檢察官跟法官,收到傳票來檢察署時,就以為見到法官,到了法院時則困惑「為什麼要被問兩次?」
也因此,「喵法官法庭日常」的成立初衷包含兩個,除了讓大家更了解法官在幹什麼,也想從事「法普」教育。網路上有許多「科普」文章,內容以淺顯易懂的方式傳播科學知識、科學精神,同樣的,法普正是以淺顯易懂的方式向大眾傳播法律知識、發揚法治精神。

包青天其實超亂來,害到現代法律人

例如,神聖貓使看完韓國電影《與神同行》之後,寫了一篇「陰間VS陽間刑事訴訟法的東西軍對決」,比較電影裡與台灣現實世界裡的刑事訴訟制度。另一位法官「月光下的貝加利亞」則以搞笑口吻開創《包青天在台灣》系列網誌,透過古籍中的相關記載以及1990年代爆紅的包青天電視劇,探討包青天辦案是否符合現代法律程序?
事實是,在〈牛舌案〉中,包青天以被告自白作為唯一證據,已經違反了現行《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規定,他釣出犯人的過程更涉及陷害教唆。至於〈烏盆記〉,包青天甚至以「觀落陰」的方式來取證,這在今天的台灣當然不適用,包青天也以詐欺方式取得嫌犯自白,按照現行法律,這樣的自白應該是沒有證據能力的。
雖然說戲劇只是戲劇,不會每一個細節都符合現實,但在電視劇及文學創作的強力渲染下,包青天儼然成為「鐵面無私」、「公平正義」的代名詞,深入人們內心。這不僅讓法官頭痛,也讓實際上在追緝犯罪的檢察官有點困擾。

不落人後,檢察官也踹共

你要意識到你「不理解」一件事情,其實是很困難的,人的偏執感很強,且華人世界對於法律的概念受傳統包青天的影響很深,實體正義永遠大於程序正義。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Madao
Madao(化名)是「法律快易通:檢仔聊天室」(以下簡稱檢仔聊天室)的一員,這是一個檢察官版的法普團隊,成員目前有14位檢察官,幾乎也都在40歲以下,不時透過Facebook粉絲專頁與大眾搏感情,或因應時事發表釋疑文章。
Fill 1
「法律快易通:檢仔聊天室」的Facebook粉絲專頁小編之一。
「法律快易通:檢仔聊天室」的Facebook粉絲專頁小編之一。
這個工作並不容易。Madao以新聞上常見的「通姦案」來說,很多人覺得兩人都已經脫光光躺在床上了,竟然還沒被起訴,檢察官真是恐龍。問題是,「姦」在《刑法》裡的定義不明確,實務上常見解釋是「男女性器交合」,也就是說,若沒有充分證據可以證明確實有「性器插入」的行為,很難達到起訴門檻。
然而,台灣的民情對通姦的容忍度很低,檢方就算做了這些解釋,有用嗎?
「這就是做法普教育的一個難處,想對一個議題發文章,但又沒什麼自信,怕交代不完全,或交代完全了,但議題本身有價值觀的爭議在,可能會淪為罵場,被說『你們是不是用這些象牙塔的理論,罔顧社會人性的真實一面?』」
無論如何,法普教育是勢在必行,否則將間接影響檢察官的工作品質——Madao以台北地檢署舉例說,平均每位檢察官每個月分到80、90件案子,今年2月甚至超過百件,但濫告的情況很多,最常見的就是「假性財產犯罪」。

先告再說檢察官=免錢會計師?

「真正的『財產犯罪』有詐欺、竊盜、背信、侵佔等,所謂的『假性財產犯罪』本身則算是民事糾紛,但當事人把它當成刑事犯罪來提告,所以才說是假性。例如借錢不還,這是很常見的假性財產犯罪,告的人說這是詐欺,說借錢的人跑不見了、詐欺我,但其實只是沒有履行一個民事契約。」
然而,檢察署不能不接案,如果是告錯,檢察官在釐清事實之後,還要替告訴人適用法律,等於是花很多心力處理一件本來不應該由檢察官處理的事情,壓縮到辦理真正刑案的時間。
Madao也指出,在一些大樓管委會的案子裡,有時候只是某住戶不想當主委、又不擅長做帳,交接後出現一些帳目不清的情形,大家就動輒提告侵佔,耗費很多資源,「他們只要簡單地提告說帳目不清、侵佔,我們就要花很大心力去幫他們對帳,調查全部的人金錢流向是怎麼樣。」
但儘管工作上有種種難處,檢察官也只能把意見寫在不起訴書,或一些艱澀的法律文書裡,缺乏和民眾妥善對話的平台。Madao說,「檢仔聊天室」正是希望往前踏一步,轉化法律語言,用非法律人能理解的方式做法普教育。他更強調,「檢仔聊天室」不提倡英雄主義,不希望民眾信賴特定的檢察官或法官,而是希望民眾有朝一日能信任從事這份工作的人。

逆襲!原來我們這麼近

點開「檢仔聊天室」的Facebook粉絲專頁,確實可以看見這十幾位檢察官的努力嘗試,他們口語化地、不慍不火地回應曾經遇到的質疑,像是跟「相驗解剖」有關的問題:「解剖給2,000元是封口費嗎?」
解剖屍體後,高檢署會發給家屬2,000元的補助金。此規定由來是在2001年6月間,法務部在「研商解剖案件相關屍體搬運費及冷藏費執行程序會議」中做成結論,補助的名義是「補助死者家屬在偵查死因期間處理屍體之相關費用」,補助費也從當時就定下了每具2,000元的標準,2001年7月起全國通用。
「家屬不同意解剖,檢察官就不能解剖?」
雖然台灣目前有上千名法官和檢察官,「喵法官法庭日常」與「法律快易通:檢仔聊天室」只是很小的一撮人,但在法界與民間日益對立的氛圍中,這種作法多少打開一條溝通管道——比起網路新聞底下沸騰的輿論,兩個粉絲專頁上都不曾出現謾罵,倒是有許多留言就事論事地發問與討論。
回顧兩個專頁這一年來的成立與發展,很難說這樣的法普社團在未來會不會成為趨勢,也不能說過去幾十年沒有這樣的東西就叫陳腐,畢竟除了體制內的文化變遷,他們的出現也跟科技發達有直接關係。
但可以確定的是,不管社會大眾過去對法律界「封閉」、「保守」、「象牙塔」等評價有幾分是真實、有幾分是誤解,「喵法官」與「檢仔」們選擇從現在開始逆襲,從千里之外走進離你一根手指頭的距離。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