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兵役良心犯的兩難:坐牢還是當兵

四面黑色的牆壁,簡陋的裝置和幾把椅子,小劇場的燈光暗了下來。穿著軍服的李尚(이상)圍著亞麻色的圍巾,後面2位身穿黑衣的演員慢慢將圍巾拉緊,象徵著李尚受不了心中的煎熬,選擇懸樑輕生。這是一個獨立劇場的場景,演出的劇名是《蓋》(덮),內容是在講述一位韓國的「兵役良心犯」在社會的壓力下,勉強進入軍隊,但最後因為自己良心的譴責,踏上了不歸路。

兵役良心犯是指在徵兵制的國家中,因為宗教信仰或是對和平渴望的意識形態,反對接受國家徵召的國民。

在冷戰時期,台灣跟韓國都是亞洲反共堡壘的前哨站。兩國當時都是威權獨裁政府,教育百姓上戰場「殺共匪」是國民應盡的義務。不過,國共內戰及韓戰結束至今已經70年,對於一生中有一段時間必須到軍中學習戰爭技巧,以便未來上戰場獻身報國,社會風氣和民眾想法開始有了轉變。

此外,還有不少兵役良心犯是因為宗教信仰的驅使,拒絕學習殺人技巧;有的人是同志的身份,對於軍中性別歧視的文化感到格格不入,拒絕服兵役;甚至也有純粹反對將軍隊文化中的惡習帶入社會,拒絕成為霸凌文化的傳承者。

韓國跟台灣一樣屬於徵兵制國家。但在韓國,若因為前述的原因,不願意服役學習相關技術,就必須面對平均18個月、最高可達3年的刑期。根據韓國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的報告統計,一年最多有約600位18歲到30歲的國民因此入監服刑。而從韓國1948年建國至今,已經有將近1萬9千人因此坐牢,而他們出獄後,還必須面對社會上各種強大的歧視與壓力。

現年26歲的洪禎焄(혼전훈)長期在韓國的市民組織工作,2016年底才決定拒絕服兵役;他受訪時雖帶著靦腆笑容,但常常停下皺眉深思,透露出他心中的不安。

「其實我不會擔心去坐牢,我怕的是在未來出獄後,民眾會認為我沒有完成國家的義務,覺得我沒有資格在社運組織工作,沒有資格帶領群眾運動。我最怕的是社會給我的標籤。」

就像洪禎焄所說的,兵役良心犯除了要面對牢獄之災,出獄5年內還不能參加國家考試、不能在政府擔任公職;而像是「三星」或是「現代」這種大企業,也因為社會觀感,不會僱用「拒絕國家義務」的員工。

另一個選項的可能性:替代役

洪禎焄抓了抓自己的頭,表情認真地說:「我很羨慕台灣!你們有替代役可選。我是一位和平主義者,我希望以其他的方式來服務國家,我不想要當軍人,學我不想學習的事務。」在《報導者》於首爾探訪良心犯時,每一位受訪者都表示,若可以用另一種方式服務國家,他們願意完成國家賦予的義務。

洪禎焄提到台灣的替代役制度,其實最早是來自歐洲國家的社會役或國民役的概念。而台灣在經過長時間討論之後,在2000年1月完成了《替代役實施條例》的立法還有《兵役法》的修正。在同年12月,時任台灣總統的陳水扁甚至簽署了一份特赦令,特赦歸類於兵役良心犯的21名犯人。台灣因為宗教而拒絕服役的國民,就此有了替代役的選項,讓「兵役良心犯」這5個字,正式走入台灣歷史。

既然如此,那目前韓國的兵役種類裡沒有替代役這個選項嗎?答案是有的,但通常必須是大學讀科學相關或是工程專業,而且必須是名校學生,才有機會。若是因宗教或其他理由拒絕服役,那必須「剛好」符合上述的條件,才可能申請成功;但若資格不符,因為韓國沒有相關法律將良心犯除罪化,所以到目前為止,只有坐牢一途。

在2016年5月,韓國國防部更表示,因為社會少子化的關係,決定在2020年或2022年,取消所有替代役的選項,補充日漸減少的兵員。這讓韓國兵役良心犯除去污名的路,越來越長。

左右派總統不同調

其實韓國歷任總統對於良心犯,出現過不同的想法。

一般被認為是左派的前總統盧武鉉,在2007年9月時曾表示,計劃在2009年推出兵役良心犯的相關配套措施:在經過宗教證明或相關測驗,確定良心犯拒服兵役的原因後,可以選擇服替代役。但保守右派李明博總統上台後,便於2008年12月宣布,由於良心犯可服替代役的方案沒有受到大眾支持,不會執行。所以直到現在,韓國的兵役良心犯仍繼續入監服役。

2011年到2012年被關在監獄中的良心犯姜義錫(강의석),接受《報導者》專訪時表示,一般良心犯都跟其他強暴犯或殺人犯關在一起,沒有區別。「但我一年半的時間都待在單人房裡,只有守衛送飯來的時後,我才有機會見到其他人。我的牢房大概只有兩坪的大小,狀況很不好。」姜義錫在大學生時期常參加社會運動,因此小有名氣,獄方害怕他在服刑時會煽動人犯暴動,讓他一年半的時間都關在單人房,受到「特別」對待。

「但我現在出獄之後,常常會受到輿論攻擊。甚至還有人會打電話給我罵一連串髒話,說我是瘋子,或是不愛國什麼的。」姜義錫笑了笑,無奈地道出他受到社會輿論壓力的處境。而除了像姜義錫跟洪禎焄這樣,因為對和平的信仰選擇坐牢的人,還有一群相似的「耶和華見證人」(Jehovah’s Witnesses)信徒。

皈依「耶和華見證人教會」後,必須信守教條,拒絕軍事訓練、拒絕持用武器,因此成為兵役良心犯。在2016年5月,韓國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導中,一位名為宋因鎬(송인호)的耶和華見證人信徒就指出,因為從小進入教會,學校班上的同學知道他未來會去坐牢,讓他被貼上標籤,一生都活在這個印記之下,無法逃離。

Fill 1
韓國、兵役良心犯、楊智強
在韓國探討兵役良心犯兩難的舞台劇。(攝影/楊智強)
其實除了坐牢跟當兵兩個選項之外,還有一條更為艱難的路,就是申請成為國際難民
通常申請為難民都是以《難民地位公約〉中的第二項第一款:「具有正當理由而畏懼會因為種族、宗教、國籍、特定社會團體的成員身分或政治見解的原因,受到迫害,因而居留在其本國之外,並且不能或由於其畏懼,不願接受其本國保護的任何人。」
。2006年,韓國男子金京煥因為自己同志的身份,害怕在軍中受到歧視或虐待,前往加拿大並向加拿大移民暨難民管理局申請庇護;而加拿大也在2009年接受並讓他以難民的身份待在加拿大。

雖然這是第三條路,但是申請國際難民身份曠日費時,每個國家給予庇護的標準也不太相同,再加上成功獲得難民身份後,很難再踏上韓國土地,等同於必須遠離家鄉,離開家人,因此選擇這條路的韓國公民,總數不到5位。

很多徵兵制國家都會面臨類似問題,而國際上也已經有相關公約保障兵役良心犯的權利。其中以俗稱「兩公約」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以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最常被引用在兵役良心犯的案例,讓曾有或現有徵兵制的國家,相繼承認兵役良心犯的存在。

不少歐美國家現在都以兩公約或是其他的標準,承認了兵役良心犯的合法性,並給予保護。例如英國早在1916年1月推出的兵役法(Military Act),保障良心犯可以選擇其他國民義務制度;至今仍是全民皆兵的瑞士也在1996年修改公民服務法(Civilian Service Act),讓兵役良心犯的狀況得以解除。

還有其他地方有兵役良心犯嗎?

目前除了韓國之外,同樣位於亞洲的新加坡也有相同兵役良心犯的狀況。新加坡在1965年獨立建國之後,規定全國人民無論宗教種族必須服2年的兵役,並且在結束兵役之後10年內必須回役。

在新加坡的法律及社會中,對良心犯的態度比韓國來得嚴格。若達兵役年齡,但沒有按照規定前往相關單位報到服兵役,將會被判處12到15個月的軍事監禁。良心犯服刑期滿出獄後,會面臨二次徵召,若第2次再拒絕服役,軍事法庭會再將其監禁2年,總共服刑時間超過3年。新加坡兵役良心犯的刑期比兵役的2年還要更長,還要被監禁在比一般監獄更嚴格的軍事監獄中,較於韓國,情況是過之而無不及。

新加坡、韓國等國家,對兵役良心犯會一直保持這麼嚴厲的「懲罰」,原因不外乎其國人對兵役的重視。大部分的韓國民眾仍認為國民應該盡義務服兵役,或認為「是個男人就該去當兵」。

韓國社會對於「刻意逃避」兵役的看法,可從一個著名案例得知。有位在1990年代末期一砲而紅的韓裔明星劉承俊(유승준),2002年面臨兵役在即,他先向韓國兵役廳提交保證書,得到出國演出的許可後前往日本,再輾轉進入美國,並在美國辦理入籍。這樣的舉動惹火了全韓國人民,除了一致強烈譴責之外,韓國政府及演藝圈也發出封殺令,禁止他再踏上韓國的土地。

劉承俊2015年5月在中國的電視節目中下跪,隔空向韓國民眾及政府喊話,表達對自己的過錯懺悔,希望可以得到諒解返鄉回國。但韓國政府的回應相當堅決:「沒有考慮劉承俊入境禁止解除,或是恢復國籍」。

由此可知,韓國人民對於男人該為國家服兵役的觀念根深蒂固。但根據韓國蓋洛普的民調顯示,若將民調的問題從國民該不該服兵役,改成「支不支持為兵役良心犯設置替代役」,2013年11月有68%的民眾贊成,在2016年4月的調查甚至提高到70%,顯示出民眾雖然傾向國民兵役制的必要,但也同情不是刻意逃避兵役的良心犯。

在這次採訪的過程中,幾位受訪的良心犯都說出了自己選擇不服從,並且甘願去坐牢的原因。

「我認為韓國社會的文化,有很大部分是受到軍隊內部傳統的影響。所以我想要從自身做起,反對這樣強勢的暴力文化。」理個小平頭的舞台劇演員李尚其實已在幾年前服完兵役,他在離開軍隊並且接觸到表演藝術後,開始產生反對軍事文化的想法,決定拒絕軍隊徵召他回役。

韓國兵役制度跟台灣一樣,服過兵役的男子,在8年之內,必須回役滿160個小時。若拒絕回役,8年內的罰金會從第一年的20萬韓圜(約新台幣6,300元),每年提高到第8年變成4千萬韓圜(約新台幣120萬元)。對於剛出社會的上班族來說,並不是一筆小錢。

李尚跟我說:「在當兵的時候,有時候會被前輩暴力對待。而這樣的『傳統』也一直傳承下去,讓軍中一直有前輩可以暴力欺負後輩的習慣。甚至出來到社會之後,大家都把這些習性帶到公司同事之間,或是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日常生活。」他摸了摸自己的小平頭後繼續說:「因為這件事我也思考了很久。但是在選擇付罰金跟強迫自己去服役,我選擇前者。」

李尚除了拒絕回役之外,也跟幾位朋友一起創作,演出以兵役良心犯為主題的舞台劇,希望藉此將他的想法傳給社會。「其實有很多人都問我,這8年裡,回役的時間其實都很短,忍一下就過了,為什麼要這樣給自己找麻煩呢?」李尚說:「我想跟社會說:『我不同意!』我不想成為造成韓國社會階級不公或是崇尚暴力的其中一人。」

韓國法律攻防戰

許多國家的憲法都保障國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以及思想自由,韓國也不例外。但在韓國的兵役法裡,又規定成年男子有進入軍隊服兵役的義務,成為韓國兵役制度跟憲法精神的衝突。

韓國市民團體從2004年就開始將兵役良心犯的案件提交憲法法院,希望提出牴觸憲法,以去除良心犯的污名。不過,憲法法院一直以各種方式排除審理良心犯(案例多達12次),並且也分別在2004年跟2011年做出裁決,表示關押良心犯並沒有違憲。

但市民團體也沒有放棄,繼續上訴。終於在2016年10月,韓國光州地方法院的上訴庭做出歷史性的裁決,認為良心犯並沒有犯罪,不應服刑;並且希望憲法法庭釋憲,解釋兵役法跟憲法的歧異之處。而釜山地方法院也在2016年12月27日,對地方個案作出無罪的判決,讓韓國長期關注兵役良心犯的市民團體再度受到鼓勵。

韓國憲法法院的大法官朴桓哲(박한철)則在2016年12月20日對外表示,他會在2017年1月30日任期結束之前,做出針對兵役良心犯釋憲的判決。

來自紐西蘭的湯姆長期在韓國國際特赦組織服務,他認為雖然大法官對外宣稱會盡快處理兵役良心犯的問題,但他們無從得知確切的判決時間,預計可能在2017年上半年出爐。另外,憲法法庭的裁判中,總數14位法官至少要有7位出席,並且要有6票以上支持,釋憲案才會通過。他認為這個門檻幾乎不可能完成,但人權團體仍會繼續努力。

韓國長期關注兵役良心犯的團體常拿台灣為例,向社會展示替代役以及國民兵役可以並行;而韓國憲法法院2017年釋憲的結果,將會對兵役良心犯的未來有很大的影響。這個決定也考驗著韓國社會,要不要繼續讓良心犯面對兵役或牢獄的兩難。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