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特別年金——「政治紅包」兌現率高的背後
一年三節,金門人都可以得到獨有全台的「慰助金」。只要是55歲到64歲,曾經歷經戰亂的年長金門居民,都將領取新台幣1萬2千元到2萬元不等的「慰助金」,這是其他縣市都沒有的福利。

以曾是戰地為名 發放特別年金

進入金門縣政府官方網站首頁上,就可以看到這麼一行醒目的文字,「55-64歲三節慰助金」,點入查看即可知道金門慰助金的發放背景跟資格:金門縣歷經戰地政務時期55歲至64歲三節慰助金自104年7月16起開始受理申請!
而符合請領資格者是,年滿55歲、未滿65歲,設籍於金門縣,但須在戰地政務終止前(民國81年11月7日前,年滿16歲)設籍本縣「累積滿10年」。經審核後符合發放資格者,慰助金每月核給新台幣3千元,每年於春節、端午節、中秋節三節核發,每節核給1萬2千元,每年核給金額總數3萬6千元。
住在金門當地居民都知道,慰助金的產生是現任縣長陳福海在2008年立法委員選舉時開的政治支票,當時他承諾,要讓金門人跟原住民一樣,55歲就可以領取老人年金。
金門居民陳先生說,「那一年立委選舉陳福海以74票些微差距擊敗尋求連任的吳成典當選立委,可是到了立法院,像這種花錢討好選民政見,到中央去根本就無法兌現,加上地方上執政的是和他不同陣營的李家人,完全不會配合陳福海去兌見他的政見,以致他遲延了6年時間,到2014年當選了縣長之後,才有機會親自兌現這張政治支票。」
縣府官員表示,陳福海當選縣長之後,立即要求縣府擬訂「金門縣歷經戰地政務時期55歲至64歲三節慰助金發放自治條例」,並送金門縣議會審議,順利在2015年年底審議通過並開始實施,開放合乎資格的縣民申請及發放。
民政處處長陳永明表示,根據統計,這項政策受惠的鄉親大概有1萬3千餘人,而年齡訂在64歲為限,可以讓領取這筆慰助金的鄉親,在進入到法定老人年金領取年齡時,可以直接接軌領取晚年安養年金,又不會有重覆享受福利的疑慮和譏評。
金門利用「三節慰問」變相發放的年金還不只這一宗。
另外在前縣長李沃士任上,修擬「金門縣八二三戰役參戰自衛隊員三節慰助金發放自治條例」,針對曾於民國47年以前參加國防部核任重大戰役之自衛隊員,並於民國81年11月6日戰地政務終止前曾設籍金門縣,而目前亦設籍於金縣,且累積滿10年以上者,領有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核發之榮譽國民證的人,每人每年春節、端午節、中秋節各核給慰助金新台幣2萬元,一年各6萬元,平均每個月5千元。
不過請領人資格仍有除外,即「已獲得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安置就養,或領取院外就養金及政府公費補助機構就養者」、「已領取軍人退休俸(終生補助生活補助費)政務人員、公教人員、公營事業退休(職)人員支(兼)領月退休金或一次退休金超過新台幣5百萬元者」之一者,不得申請這項慰助金。
金門縣政府官員表示,當時會有這項措施,係中央退輔會對於曾經參與八二三砲戰具榮民身份的人員給予每個月1萬3千餘元的「就養金」,但是要請領這筆就養金的人員身份審查嚴格,並沒有辦法讓金門內部許多自認曾「參戰」的鄉親得到這項福利。
官員指出,另一方面,在過去20年內,每逢選舉就有政治人物對於「八二三砲戰就養金」發放的議題提出政見,甚至爭取擴大到連同被徵調到金門參戰的台籍退伍兵都要享此福利,但退輔會指若這樣擴大認定,就會成為一個「錢坑」,以致對於「八二三參戰」的身份認定不敢過度開放。
曾經參與李沃士縣長選舉的輔選人員表示,李沃士任金門縣議員期間,其地方服務事項之中,有一項是協助地方的老人辦理「榮民就養」申請,8年的議員任期中,為其累積了許多基層的選票,故其深知八二三參戰就養金的爭取,有利於選票累積。他便在2009年競選縣長時開出「八二三榮民就養每月5千元」的競選支票。
縣府官員表示,李沃士當選縣長之後,立即要求縣府擬訂「金門縣八二三戰役參戰自衛隊員三節慰助金發放自治條例」,並在上任第1年2010年年底通過縣議會審議,於2011年即可開始發放。
對於由金門縣政府的地方財源發放年金,中央退輔會並沒有特別的意見。但條例通過之後的2011年1月22日,退輔會時任退輔會主委曾金陵赴金拜訪李沃士時表示,他個人對於金門訂定這樣的條例樂觀其成,但他認為盡量不要用「八二三戰役」名義立法,因為這牽涉到該會的法規,以及「參戰人員」的定義涵蓋太廣,故其議法案名稱改名。
金門縣政府對於退輔會的意見亦從善如流,將法案名稱更名為「金門縣民國47年以前參戰自衛隊員三節慰助金發放自治條例」。於並於2011年2月底的議會臨時會審議通過。慰助金也從是年端午節開始發放。
延續這項法案的金額和發放精神,現任縣長陳福海於2016年將發放對象擴大到民國49年「六一九砲戰」的參戰人員,擬訂了「金門縣民國49年以前參戰自衛隊員三節慰助金發放自治條例」,法案審議程序於2016年年底完成,就從今年端午節開始發放。
民政處長陳永明表示,根據統計符合這項規定受惠的鄉親大概有730餘人,連同「八二三」的人數,總計有6千3百餘人,在這次的端午節可以領到2萬元的端節慰助金。

長期固定發老人年金 金門成全國首例

有關「老人年金」這個辭,發此濫觴者是1994年當選台北市長的陳水扁。但是阿扁這項福利政策,在台北市因朝小野大最終因預算爭取不到,只發了幾次就短命告終。
金門縣資深官員表示,當時的金門縣長陳水在是解除戰地政務後第一任民選縣長,他在民選第一任前期,仿陳水扁發放老人年金,便於1996年訂定「金門縣歷經戰地軍管時期老人慰助金自治條例」,固定發放金門65歲以上老人每月3千元年金。後來在他競選第2任時更開出支票,將老人年金金額加倍,果真其於1997年連任當選,並於1998年將年金條例修正為「金門縣敬老福利津貼實施辦法」,每人每月發給敬老福利津貼新台幣6千元。
官員說,雖說台北市陳水扁是老人年金發放是全國首創,但後來就沒有再發下去;金門縣陳水在卻是發放之後再也沒有停過,讓金門成為固定發放老人年金的「首例」。
居住在金城的李姓耆老笑稱,在陳水在執政的年代,金門地方上有一句俗諺,「
閩南語,指「養」。
一個水在啊,卡贏飼三個後生
閩南語,指「兒子」。
」;意思是,當時陳水在任內實施的菸酒牌、家戶配酒以及各項年金、津貼措施,讓金門老人「人在家中坐,就有錢可領」。
只是,這項年金的發放標準實施10年左右,到了李炷烽任縣長第2任中期,由於請領人員設籍規定寬鬆,導致金門的老人數量成長快速,故金門縣政府開始檢討法令內容。
縣府官員表示,金門原實施的敬老福利津貼實施辦法施行以後,福利較其他縣市優渥,且設籍門檻僅3年,不乏有許多老年人口遷入設籍,致老年人口逐年成長,截至2007年3月份,老年人口成長至9,870人,敬老津貼核發金額由90年的3億2,542萬元,至2006年底成長至4億3,872萬元,造成縣府財政沈重負擔。
他說,李炷烽為能抑止預算的成長,便於2007年修訂「金門縣歷經戰地軍管時期老人慰助金自治條例」取代原實施的「金門縣敬老福利津貼實施辦法」。而其中發放的金額有了更改,其內容為「凡是年滿65歲以上符合規定的縣民,可月領新台幣3千元慰助金,90歲以上月領4千元,100歲以上月領6千元」。亦即若要領到原有6千元每月的水準得活到100歲。

紅包政治支票 金門選舉競選主政見

退休回金門照顧父親10年的翁先生表示,剛回來時看到金門的選舉真是嘆為觀止,所有選舉都在開福利紅包支票,最初聽到的政見就是「老人年金加到5千元」,深究其因,才知道原來金門的老人金更早前是6千元,金門的政治人物競相為金門人加紅包。
他說,回金門歷經了數次的縣長和立委選舉,縣長選舉一定會在老人年金的題目上打轉,後來還因金門戰地之故,用「自衛隊」的名目幫金門65歲以下的居民搞不勞而獲的「年金」。競選行政首長開紅包支票還無可厚非,只是竟看到連立委選舉、沒有預算權的民意代表選舉也在開紅包支票,讓他感覺金門的選舉操作風氣已經有些走火入魔了。
一位已卸任的資深民代分析,金門的這種現象顯見整體社會的淺薄,歷任縣長在選舉時都會有建設和福利兩個主軸的政見,選舉期都會洋洋灑灑的端出「建設白皮書」作為宣傳。可是金門自從1992年開放至今,整個地區的風貌較之軍管時期變化不大,換言之,這些政治人物的建設承諾兌現率很低,當面臨連任的選票壓力時,就用最快且最容易兌現的福利支票因應。
這位資深民代指出,就他個人的觀察發現,這些政治人物為著自己的政治前途,用公家資源大開紅包政見,且兌現率之高,短期內看似與選民之間達成雙贏局面,但就長期而言,他認為這是對金門發展的一帖「白虎湯」。
他說,政治人物直接用撒錢換選票得逞後,對於無法立竿見影的建設工作便怠於執行,或是龜速慢行,造成金門的發展效率遲緩,住民的工作機會持續減少,社會發展機制呈現緩成長、零成長甚至負成長的惡性循環之中,以致地區生產力低落,大部份人都被「養」在這些紅包小確幸之中,最終城市競爭力勢必喪失。
縣府官員表示,傳統的政策買票的選舉思維在金門早已是行之有年,可是並沒有真切的研究證實,當選人的當選核心緣由是因為開了紅包支票或是兌現了紅包支票;但從歷來觀察中,這絕對是當選要素,以致候選人迷信於這樣的選舉招式,樂此不疲。
他說,金門能夠有外人稱羡的優渥福利,其基礎係源自於地方上有金酒公司創造豐盈的利潤繳庫,十餘年來為金門縣縣庫累積了極為充裕的財源基礎,好讓金門的政治人物當選之後可以放手去兌現其紅包政見。因此金酒經營績效好壞,深深地影響到金門這些福利能否維持的重要關鍵。

金酒經營績效 影響福利兌現

一位不具名的現任縣議員表示,金酒的營銷情況近兩年來受到市場飽和及大陸市場未有進展、庫存過多等各種不利因素影響,致金酒業績呈現未成長甚至負成長,這表示挹注縣庫的盈餘也會逐年縮水,進一步說就是支應福利支票的財源日漸萎縮。
她說,金酒經營績效受到市場因素限制的現象,短期並不會改善,如果金門縣政府無法再開創更多的稅捐財源,金酒盈餘短少的財源缺口就會繼續擴大。另一方面,金門執政者的施政思考,常常不是「地區發展思維」而是「連任選舉思維」,用各種名目將錢花在選舉「綁椿」、「綁票」上,致使縣庫日益消損。
這個現象就如日前縣議員陳玉珍在縣總質詢時指出,金門縣政府現有的「約用人員」,到106年5月為止,現有的約用人員中,有290名是歷任的陳水在、李炷烽、李沃士(20年5任)任內所進用,但從陳福海縣長上任迄今,短短2年多時間,已進用534名約用人員,未來還準備進用147名,共計近700人(以上還不計約聘僱人員),2年用了過去20年的2到3倍員額,每年增加縣庫3到5億的花費。陳玉珍還諷刺明年就要競選連任的陳福海縣長,「照這樣下去,是否除了「家戶配酒」,乾脆「家戶配公職」好了,這樣也才公平⋯⋯」。
該位議員表示,面臨財源緊縮、福利支票依然兌現,已造成金門縣庫進少出多的情況,金門人真該在爽領各種名目的特別年金、享受這些政治人物給予的短線利益的同時,也該認真盯著這些政治人物的施政手段,否則將造成金門長期發展的損害而不自知,讓現在到手的「特別年金」成了短命的「政治紅包」。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