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港警眼中,專訪流亡政治人物可能也涉「煽動」

17小時《立場新聞》之死:以國安為名,香港清算浪潮不止

香港警務處國家安全處於12月29日清早拘捕《立場新聞》代理總編輯林紹桐後,帶回辦公室蒐證。(攝影/AFP/Daniel SUEN)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12月29日,香港非營利網路媒體《立場新聞》在17小時內乍然退場。繼6月24日香港《蘋果日報》停刊後,半年之內,香港警務處國家安全處把兩間媒體送入文字獄。

2021年12月30日下午,香港西九龍裁判法院三樓站滿了旁聽市民和大量記者,人們三三兩兩圍在一起,關心彼此情況,其中有前來報導的,特意來旁聽的,還有昨日剛剛失業的數十名《立場新聞》編採人員──他們的前上司馬上要接受提訊,爭取在未開審之前,獲得保釋,儘管港版《國安法》落地之後,相關嫌疑人保釋的機會,已變得非常渺茫。

反送中後的清算浪潮,席捲香港民主派媒體。繼《蘋果日報》下屬公司和高層遭起訴違反《國安法》後,12月29日,香港警方國安處再發起大搜捕。已營運6年的非營利網路媒體《立場新聞》(簡稱《立場》)辦公室遭搜查,包括大律師吳靄儀、歌手何韻詩、資深社福工作者方敏生、前《立場》科學編輯周達智在內的4名前董事,以及前總編輯鍾沛權、《立場》關停前的代理總編輯林紹桐自清晨6時起陸續被拘捕,6,100萬港幣(約新台幣2億1,680萬元)資金隨後被凍結。下午4點,《立場》發布公告指決定停止營運。至昨夜11點,該媒體的網站、社交媒體上的內容全部消失。

Fill 1
12月29日晚間,《立場新聞》網站所有內容移除,只留下停止運作公告的頁面。(取自www.thestandnews.com)
12月29日晚間,《立場新聞》網站所有內容移除,只留下停止運作公告的頁面。(取自www.thestandnews.com)

四位前董事暫獲保釋,兩任總編輯被控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立即還押

大搜捕後,檢方今日以香港刑事條例中的「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正式起訴三被告,包括《立場》母公司Best Pencil (Hong Kong) Limited、鍾沛權和林紹桐。因身體患病,林紹桐被捕後一直留院,今日未能出庭。而Best Pencil目前唯一董事蔡東豪身在澳洲,公司沒有代表應訊。

經歷整整4小時的提訊後,裁判法官最終宣布,因為「不能信納被告不會再危害國家安全」,拒絕讓鍾沛權和林紹桐獲得保釋。同時,檢方表示,因為要處理昨日在《立場》辦公室搜羅的大量證據,包括60多部電腦、27件電子設備、6箱文件以及要看兩名被告的手機信息,因此申請將案件延後8週,至2月25日再開審,法官表示同意。檢方稱,審視新證據後,不排除有其他人繼續被起訴。

這意味著,鍾沛權和林紹桐立即還押,這個春節將在收押所中度過。鍾沛權妻子陳沛敏為《蘋果日報》前副社長,早因《蘋果》國安案還押多時,昨日她在獄中同樣被告知,她也以「在《立場》上發布煽動刊物」為由,而「再次被捕」。

走出《法庭》後,不少記者哭了,悲傷氣氛瀰漫,一些旁聽人士和《立場》前同事留下,等待載有鍾沛權的囚車從法院大樓開出,一路奔跑送車,大喊「阿權加油啊,保重啊,保重啊」,但很快遭警察嚴厲驅趕。

另一邊,吳靄儀、何韻詩、方敏生、周達智暫時獲得保釋。步出警署之後,吳靄儀只道,希望大家「互相關心」;何韻詩則雙手合十表示感謝,並無發言。

Fill 1
《立場新聞》前董事、歌手何韻詩於12月30日傍晚獲得保釋後步出警署。(攝影/AFP/Bertha WANG)
《立場新聞》前董事、歌手何韻詩於12月30日傍晚獲得保釋後步出警署。(攝影/AFP/Bertha WANG)

被捕後,何韻詩Facebook專頁曾發出消息指,「我心情OK,請各位關心我嘅(的)朋友不用擔心。」何韻詩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後接受《報導者》的專訪,當時她從香港到瑞士日內瓦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進行90秒的英文短講,她說:「我叫何韻詩,來自香港的歌手、運動者。《維也納宣言》是保護人權和民主的,但這些權利如今在香港受到嚴重的攻擊⋯⋯」。2019年9月29日,她來台參加全球65個城市發起的「反極權大遊行」,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當時她遭親中人士潑紅漆的畫面,讓不少支持她的台灣朋友十分不捨。先前接受《報導者》專訪時她說,「有些事情逼到身邊,由不得你不去發聲。」

6年前從《主場》轉《立場》,反送中期間以報導獲得港人信賴

《立場》前身為2012年創辦的《主場新聞》。2014年7月,雨傘運動前夕,創辦人蔡東豪突然結束營運《主場新聞》,指香港瀰漫「白色恐怖氛圍」。至2014年12月,《立場新聞》登場,蔡東豪退出管理層,改任董事,同時何韻詩、吳靄儀、練乙錚等人加入成為董事,公司改為非營利方式運作,確保編採獨立。

《立場》以群眾募資和訂閱等獲得資金來源,除即時新聞、轉載評論、部落格(bloggers)以外,也製作專題報導、調查報導、數據報導等,立場支持民主自由。

在持續大半年的反送中運動中,《立場》以快速的即時報導、大量現場直播和視覺訊息明確的設計圖而廣受讀者歡迎,同時大力追查警察濫用武力的情況。其中,特約記者何桂藍在直播「721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中被白衣人襲擊,但仍一直堅持直播不中斷,震撼大量市民;何桂藍後來轉而從政,因參與民主派初選而被起訴違反港版《國安法》,至今還押獄中。

過去兩年,《立場》獲得愈來愈多讀者支持,收入增加之餘,也不斷擴充編採團隊,2021年2月在英國成立新聞分社,表示將報導在英港人故事,同時利用時差、支援香港總部的深宵新聞工作。2021年10月初,國際調查記者同盟公布揭秘多國領導人、政治人物和名人隱瞞資產、逃避稅務的「潘朵拉文件」,在《蘋果》消失之後的香港,《立場》是唯一參與潘朵拉文件調查工作的香港媒體。

然而,另一邊,自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中國官媒和香港親建制媒體不斷攻擊香港民主派報紙、網路媒體,指這些媒體「反中亂港」、「煽動暴力」,同時點名抨擊曾為立法會議員的吳靄儀,以及經濟學家、作家練乙錚等《立場》董事。練乙錚目前已移居日本。

曾多次被港警和官媒點名抨擊,「文字獄」預言成真

《立場》轉載的文章最常受到官媒追擊,例如今年5月4日《立場》轉載一篇名為〈從北愛爾蘭抗爭經驗看香港抗爭運動的未來〉,官媒和不少中國微信自媒體均指稱,這篇文章以北愛爾蘭經驗比喻香港,是境外勢力試圖將香港「北愛爾蘭化」。

今年6月24日,香港《國安法》落地近一年後,《蘋果日報》、《壹週刊》在遭警方拘捕管理高層、搜查報館、凍結資金之後,宣布正式停刊。清算陰霾籠罩香港媒體。4天之後,6月28日夜晚,《立場》發布公告,表明5點新安排。

該公告指,「由於文字獄已降臨香港,為了保障各位支持者、作者及編採人員,減低各方風險」,《立場》決定將2021年5月以及之前刊出的所有部落格、轉載文章和讀者投稿等評論全部撤回,同時暫停接受包括讀者月付等贊助;在今年5月已終止入職半年以上員工的僱傭合約,結算遣散費並重新聘用;最後,《立場》宣布母公司的6名董事辭職,包括余家輝、周達智、吳靄儀、何韻詩、方敏生及練乙錚,而蔡東豪、鍾沛權繼續留任。

不過,此舉未能免除風險。此後香港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多次點名抨擊《立場》抹黑警方。例如,今年12月初,鄧炳強批評《立場》對於香港「第一代智慧監獄」大潭峽懲教所的報導是「偏頗、抹黑」,「妖魔化好事」。

過去半年,人們多有預感,《立場》不知道還能營運多久。只是許多人大概沒想到,有6年歷史、曾經製作無數報導的《立場》,一天之內就徹底消失,過往的所有報導,目前已經無跡可尋。

什麼是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國安處、中聯辦帶頭「釋法」

Fill 1
12月29日早上,港警國安處人員進入立場新聞辦公室搜查,並取走數箱「證物」。(攝影/AFP/Daniel SUEN)
12月29日早上,港警國安處人員進入立場新聞辦公室搜查,並取走數箱「證物」。(攝影/AFP/Daniel SUEN)

值得留意的是,此次《立場》的搜捕行動,是由港警國安處進行,但並非直接以《國安法》起訴,而是引用香港殖民時期留存的《刑事罪行條例》中的「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大搜捕前一天,12月28日,《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和6名前高層再次出庭應訊,同樣被檢方加了這一條控罪──「發布煽動刊物罪」。

另外,今年7月,港警國安處同樣以「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逮捕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的5名成員,指他們出版的《羊村十二勇士》等繪本,是「煽動刊物」。

根據上述條例,任何人發表煽動文字或刊印、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第一次定罪可處第2級罰款(即5,000港幣,約新台幣1.7萬元)及監禁2年,其後定罪可處監禁3年,而涉案煽動刊物則由官方沒收。

而「煽動刊物」是指以下6種情況:(a)引起憎恨或藐視中央或香港特區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b)激起香港居民企圖不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其他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c)引起對香港司法的憎恨、藐視或激起對其離叛;(d)引起香港市民間的不滿及離叛;(e)煽惑他人使用暴力;(f)慫使他人不守法或不服從合法命令。

由於上述定義寬廣,讓香港媒體從業人員擔憂,入罪的邊界在哪裡,是否任何批評政府的報導,都可能被歸納為「煽動」。

12月29日,大搜捕之後的下午,警務處國家安全處高級警司李桂華召開記者會時表示,警方認為《立場》涉及「煽動」的文章包括新聞報導和評論,但拒絕提供準確的文章數字。據了解,相關文章包括一系列流亡海外政治人物的專訪、中大校園衝突兩週年報導以及評論文章。

李桂華稱,如果記者在報導中引用受訪者的一些直接引語,而受訪者言語涉及「煽動意圖」或「危害國家安全」,而記者「同情他、贊同他」,那也是符合煽動刊物的性質。李桂華又提及,《立場》對於中大校園衝突兩週年的報導,提及警察「開槍掃射」示威者,又有警察稱「​​燒晒佢喇(燒光它啦」」,但在法庭審訊中沒有相關畫面和證據,這就是既是「煽動」又是「假新聞」的「好例子」。

儘管這只是警方觀點,《立場》案仍未正式開審、嫌疑人應從無罪推定的原則,但今天中聯辦發言人已經發表聲明指,「立場新聞披著傳媒機構外衣,實質是徹頭徹尾的政治組織⋯⋯在香港國安法頒布實施後仍固執反中亂港立場,不斷刊發煽動他人使用暴力、甚至分裂國家的文章⋯⋯。」

法律學者王莉雅、黎恩灝等在《報導者》評論中指出,香港國安體系是一個「三位一體的巨獸」,集《國安法》、前殖民舊法和《基本法》23條為一體 。香港政務司政務司司長李家超不久前指出,香港《國安法》填補了「國家安全漏洞」、「築成保護城牆」,同時香港政府已開始就《基本法》第23條進行立法,並會盡早完成,他說:「這個保護城牆將更穩固。」

除了「煽動」罪名以外,香港警方也指出,正調查6,100萬港幣的資金來源,以及《立場》設立英國分社是為什麼。李桂華在記者會上指,他不明白以報導香港新聞為主的《立場》,為什麼需要英國分社,更強調6,100萬港幣資金是國安處目前偵破案件中的最多款項。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