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資訊圖表】用命換房?做工的人這樣走在死亡鋼索上
你知道,台灣有一項數據高於世界各大先進國家嗎?
你第一個想到的,可能是驚人的「房價所得比」,即不吃不喝幾年可以買得起房子。但你知道,台灣的「營造業職災千人死亡率」也高於各先進國家嗎?
那些高價的房子,是許多營造業工人「賣命」建成的。
超日超美的營造業職災千人死亡率
(資料來源/職安署、OECD、各國勞動部官網,為2016年數據;資料整理/簡永達)
營造業工人有多「賣命」?
儘管營造業的勞工只佔整體勞工的6%,但一旦發生職災往往非死即重傷。以去(2017)年為例,314位重大職災死亡者中即有142位來自營造業,佔45%,將近半數。
賣命的營造業重大職災死亡案件近半
(資料來源/主計總處「薪資與生產力統計月報」、106年勞動檢查年報)
「工地是活的」,是一句流傳於營造業的話。
由於營造業工地隨時在變動,且勞工流動性高,比起其他產業更容易發生職災。回顧近9年的數據,營造業職災死亡人數皆佔全體死亡人數的近半數,足見營造業職災風險有多高。
營造業重大職災受害者是誰?為什麼他們會遭遇重大職災?
職災死亡案件中營造業人數居高不下
(資料來源/106年勞動檢查年報)
營造業重大職災案件中,以「其他工種」及「臨時工」為最大宗。臨時工指的是日領1,100元的點工,其他工種則是清潔及無法歸納者,都是工地較為臨時的勞動力。
臨時勞動力的工作時間及地點不定,若沒經過完整的職安訓練及危害告知,可能因不熟悉工地環境而成為職災的高風險族群。
臨時勞動力成職災最大受害者
(資料來源/勞動部勞動及職業安全衛生研究所「營造業重大職災知識平台」)
營造業工程往往經過好幾手轉包,由大營造廠包下來,再轉包給小包商。
某些承攬最底層、規模小的小包商由於資本低,罹災後可能因付不出賠款而解散,加上工人流動性高,成為職災的高風險族群。
目前59%的重大職災罹災者來自員工人數未滿10人的小公司,其中更有超過一半的公司經過2次以上的轉包,意味著一旦發生重大職災,職災勞工及家屬很可能求助無門。
越底層的小公司職災風險越高
(資料來源/勞動部勞動及職業安全衛生研究所「營造業重大職災知識平台」)
重大職災案件中,營造業受災者中未保勞保的比例高達56%,遠超過製造業及整體平均,讓營造業勞工暴露在高風險、低保障的工作環境中。
如勞工未保勞保,發生職災不能得到勞保相關補償,即便身亡也只能依《職業災害勞工保護法》相關規定申請死亡補助,最高約90多萬元。
近6成營造業勞工未保勞保
(資料來源/勞動部勞動及職業安全衛生研究所)
在營造業重大職災案件中,「墜落、滾落」佔了6成,為營造業最主要的釀災原因。
為防止墜落意外發生,高架開口須加設護欄,勞工須配戴安全帽或安全帶,但在營造業重大職災案件中,有一半釀災原因為「不安全作業環境」,即工地未提供安全的護欄等,其次則為「雇主未使勞工使用個人防護具」,可見雇主提供的防護不足,使勞工置身險境。
不安全作業環境成職災溫床
(資料來源/勞動部勞動及職業安全衛生研究所「營造業重大職災知識平台」)
除了「不安全作業環境」外,「不安全行為」也是釀災主因,包括勞工未正確使用個人防護用具、未使用保險措施等。
儘管不安全行為看似是勞工個人行為,但勞工如果事先受過職安教育及告知危害,較能避免不當行為。不過目前重大職災案中有超過6成罹災者未經危害告知,而每項不安全行為都有過半罹災者未經危害告知,可見職安教育仍有極大改善空間。
缺乏危害告知容易導致不安全行為
(資料來源/勞動部勞動及職業安全衛生研究所「營造業重大職災知識平台」)
根據採訪所得,工地工人死亡,若是台籍,撫卹行情約為300萬至500萬元間,但若是更弱勢的工人,如未保勞保的原住民或者移工,只能依《職業災害勞工保護法》相關規定申請死亡補助,最高約90多萬元。
職安顧問公司主管指出,儘管未保勞保已違法,但若加上最高罰鍰30萬,總共也才120萬,對許多雇主來說「還是划算」。
最貴的房子卻是由最便宜的人命疊成的。
唯有從營造廠到層層包商都負起相對應的雇主責任,提供安全的作業環境及職安教育,才可能改善營造業重大職災頻傳的狀況。
營造業底座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