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搖滾芭比專題】
成為身份裡的每一種例外──安溥談電影《搖滾芭比》

《搖滾芭比》(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 )是一部以東德變性人為主角的故事,一個被分裂的人,來自被分裂為二的地方,許多人在Hedwig的故事裡找到力量,如同電影裡所唱的:「假如你感到別無選擇,你可以跟隨我的歌聲,穿過暗巷、越過煩囂,在這邪惡的小鎮。」

電影《搖滾芭比》上映那年,安溥20歲,這部電影自此影響了她。在2016年7月1日「安溥Anpu Skin」演唱會上,她翻唱了電影中的歌曲〈邪惡小鎮〉(Wicked Little Town)。趁著今年酷兒影展將電影重返大螢幕之際,節錄安溥於演唱會上的談話內容,並經本人同意後授權予《報導者》刊登。
以下內容節錄自安溥談話:
這首歌叫〈Wicked Little Town〉,是我想要送給大家的歌。它來自一部電影叫《搖滾芭比》,英文叫《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它講一個變性人的故事,這個導演(John Cameron Mitchell)非常厲害,他是舞台劇出身,他在這部電影裡面擔任了導演、編劇、製作人跟主角,裡面的歌也是他自己唱的。
〈Wicked Little Town〉的意思是「邪惡的小鎮」,一些美國的電影很愛用這個題材,因為美國那麼大,有一些很偏遠的小鎮,尤其是美國早期南方的一些州,都非常的保守,也是白人至上的村落,任何一點點不一樣的人,在自己所謂的Hometown常是被排擠的。
這首歌名影響我很大,後來我長大過程裡,我覺得整個地球就是一個邪惡的小鎮,邪惡的小鎮裡面有一個居心不良的我,大概就是這個意思,這首歌還有這部電影,教會我非常非常多事情,一路也讓我後來變成現在這樣的人。
我覺得這個世界左邊右邊競爭越來越激烈了,每個人都開始想要有秩序,人與人相處的經驗或者是道理,好像都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不管是這5年的台灣社會,這10幾年的世界潮流,大家都非常急迫的想要知道,我們喜歡或不喜歡的事情,有沒有新的出路跟解決辦法?
很多人都與我提到了自己的憂慮,很多人其實都沒有發現,我們的憂慮裡面有多少是希望這個世界變好?還是擔心在一個不夠好的世界裡面,我們也將沉淪?我們對於這個世界的憂傷,或是焦慮,到底它是一個帶你去思考,帶你去看更多面向,還是只是讓你變得越來越恐懼的事情?這是這兩年常常在思考的事情。
而台灣社會開始願意接納更多不同的議題以後,我們就進入到一種知道每個人的立場也是人身權利,就開始不斷的發聲的年代,這跟前十年真的差很多,跟我一樣35歲的人應該很有感覺,但這不見得是一件好事,就好像以前的沈默,也不ㄧ定就是好事,每一個年代都有自己的時代現象。
我這兩年體會與反省最深的,其實不是我想要當一個更好、更清白、或是更⋯⋯善良,我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所謂更邪惡或是更善良的人,是我們在人生之中選擇了在不同階段,展現了不得不接受自己的哪一個面向而已⋯⋯,是因為我很確定我以後想當的人,絕對不是大家以為的那個愛國善良的人,我也許善良,但那不代表我符合社會既定印象的善良,我覺得人與人之間發生的善良,不會發生在你的品格裡面,只會發生在你與每個人相處經驗與你所做的選擇裡面。
我想跟所有的年輕人說:你們會比我們更好。但要更好,最大一件事情是,我希望你們能變成自己身份裡的每一種例外:一個例外的上班族、一個例外的藝術家⋯⋯。而不要覺得在這個世界上,作為某一種身份的選擇,就可以完成自己對善惡對錯的選邊站,這很容易打垮我們,因為在不同的文化跟年代裡面,所有的行為其實都會重新洗牌一次。
就好像20年前,如果你身邊有一位愛滋病的朋友,你即使多體諒他,當你的家人或是這個社會基本上不接納他的時候,你幾乎也會覺得那是他得承受的悲劇,是吧?而我們這個年代,雖然性別平權更廣泛了一點,但基本上那還是有一種「我把你丟在可愛動物區,我永遠的尊重你」,但一旦到了法律,一旦到了這社會更大眾多元的時候,少數依然要尊重多數,是吧?我覺得這些東西都是值得我們去思考的。
我很希望我們這些人在台上,每一個階段可以留給你們東西,是我們要重新檢視我們對這個世界的心願,如果是來自道德與善意,這裡面要有慈悲心,沒有慈悲的道德其實也是一種暴力。我覺得最大的差別是,拿著道德批判別人,非常容易不自覺以為我們在完成一件光榮的使命,我覺得這是我這兩年在網路上感覺到最嚴重的現象。
每個人都表達了立場,彷彿我們之間只有「我告訴你我是什麼、我喜歡我不喜歡什麼,但是你喜歡不喜歡什麼彷彿跟我無關」。我們全部都丟了我們想說的東西之後,我們有多少時間去一次一次體驗不同人背後的不同故事?或者是我們只是選擇了某一種相對的身份而已?這是我們永恆要思考的問題。
我希望我們在自己的社會體制裡面,永遠不要放棄去了解一個看似不合群的人,重新去了解每一個行為或是故事背後,你要怎麼去看待每一個故事,大過於每一種行為。
〈Wicked Little Town〉 (vocalist: John Cameron Mitchell; songwriter: Stephen Trask)
You know, the sun is in your eyes and hurricanes and rains and black and cloudy skies. You're running up and down that hill. You turn it on and off at will. There's nothing here to thrill or bring you down. And if you've got no other choice You know you can follow my voice through the dark turns and noise of this wicked little town.
Oh Lady, luck has led you here and they're so twisted up they'll twist you up. I fear. The pious, hateful and devout, you're turning tricks til you're turned out, the wind so cold it burns, you're burning out and blowing round. And if you've got no other choice you know you can follow my voice through the dark turns and noise of this wicked little town.
The fates are vicious and they're cruel. You learn too late you've used two wishes like a fool. And then you're someone you are not, and Junction City ain't the spot, remember Mrs. Lot and when she turned around. And if you've got no other choice You know you can follow my voice through the dark turns and noise of this wicked little town.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