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現場】

嘉樂頓珠/圖博奮鬥故事──中印戰爭與台印情報合作

首次訪印全家難得的合照,右3是達賴喇嘛,左4為嘉樂頓珠。(台灣圖博之友會提供)
首次訪印全家難得的合照,右3是達賴喇嘛,左4為嘉樂頓珠。(台灣圖博之友會提供)

【編按】

中印邊界衝突引發國際矚目,日前出版的《噶倫堡的製麵師:達賴喇嘛二哥回憶錄》一書中,達賴喇嘛的二哥嘉樂頓珠(Gyalo Thondup)從圖博政府的角度,回憶1962年中印戰爭及其秘訪台灣、台印情報合作等少為人知的過程。

嘉樂頓珠少年時由圖博政府派赴中國念書,蔣介石擔任其監護人,旨在平衡圖博和印度、中國的關係。隨著國民黨政權挫敗,中國共產黨進攻圖博,嘉樂頓珠穿梭印度、美國、歐洲,爭取國際社會對圖博的支持,安排達賴喇嘛流亡接受印度的政治庇護。隨後又成為鄧小平主政的中國和達賴喇嘛間的溝通橋樑。晚年,他住在印度葛倫堡經營他太太創辦的製麵廠。

《噶倫堡的製麵師:達賴喇嘛二哥回憶錄》一書詳述嘉樂頓珠代表達賴喇嘛與美國、中國、印度談判的故事,分析各方勢力的不同盤算,亦被關心圖博人權人士稱為「一部圖博亡國史」。本文摘自此書第23章「中印戰爭」,並獲出版者台灣圖博之友會授權刊登。

1962年秋天,在冬天即將來臨前,10年來我們一直警告印度政府的危機終於發生了。在阿克賽欽與印度東北邊境特區(NEFA,在1972年改制為阿魯納恰爾邦),沿著中印爭議國界的山區,中國軍隊攻擊了印度軍隊。戰鬥沒有持續很久。印度軍隊很快就全面潰敗,慘遭羞辱。人民解放軍也很快鳴金收兵。印度國防部長克里希那・梅農(Krishna Menon)被迫辭職,印度國軍開始進行全面重組。尼赫魯多年來認真地安撫中國人,竭力討好他們,完全沒有成果。中印簽定的《和平共處五原則》成為一紙具文。而「中印兄弟情深」也就此畫下休止符。尼赫魯對中國的美好看法,證明是幻想。他的不結盟政策失敗了。
美國激起兩國發生衝突的策略,發揮了功效。
印度戰敗改變了尼赫魯對圖博的看法,給予圖博自由奮鬥一個新的機會。中印戰爭的火藥未乾,塵埃未落定,負責東北邊境特區的印度外交部官員梅塔(K. L. Mehta)旋即邀請我到新德里辦公室跟他見面。1959年以來,我一直鼓勵印度的情報局長穆里克、陸軍參謀長等人,不妨為圖博抵抗鬥士們設立一個訓練中心。曾經在圖博起義反抗、現在逃到印度的自由鬥士們,會成為最英勇的新兵。但我的建議,通常只得到聳肩、揮手的回應,沒有人認真看待。現在梅塔想知道,印度若成立一個訓練圖博傘兵的最高機密營隊,我可以幫忙找到多少人參加?假如印度再跟中國開戰,傘兵可以空降到圖博境內偵察、收集情報,也可以對圖博爭取自由的戰役提供協助。
我對梅塔的提案很感興趣,但1959年逃離圖博的反抗者,都已經分散到印度各邦做工、蓋馬路,包括西姆拉、喜馬偕爾邦、錫金、大吉嶺等地。他們都已經安頓下來,要找到人可能不容易。但我說我可以發函給大家,詢問眾人的意願。我還表示我們大概可以找到5,000位願意接受訓練的志願者。CIA也贊成這個計畫,並且希望印度的情報局,而非印度軍隊,負責訓練圖博新兵。
印度的募兵令,讓沒辦法加入木斯塘游擊隊的年輕人獲得另一個機會。短短1個月內,挺身報名的,就有6,000名圖博年輕人,絕大多數是圖博軍隊的退伍士兵、達賴喇嘛的護衛隊、反抗鬥士們。他們都願意接受軍事訓練,也很想打仗。他們的隊伍被取名為「二二單位」以及「前線特種部隊」,屬於印度軍隊的最高機密部門,一直到今天。就像早期的圖博抵抗軍,二二單位的新兵們都是真正的愛國志士,願意犠牲自己保家衛國。
也就在此時,大約是1964年冬天,印度情報局、CIA以及圖博流亡者建立了一個聯合情報辦公室,稱之為聯合任務中心。這個機構接管了尼泊爾的木斯塘基地,當時木斯塘的圖博游擊隊仍然不斷攔截中國卡車,並且竊聽電話、監督電報與廣播上的消息。木斯塘游擊隊所收集的材料,轉交新德里與尼泊爾的辦公室,由數十位情報人員進行翻譯與分析。如此得到的情報由圖博、印度、CIA共享。
大約也是在這個時期,印度情報局局長穆里克請我穿針引線,介紹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代表給他認識。於是透過台灣朋友的幫忙,我超級秘密地訪問了台灣:國民黨的官員在台北機場的停機坪就把我接走了,沒有經過移民與海關的正式管道,以致我的到訪完全沒有留下官方紀錄。趁此機會我也拜見了多年不見的蔣介石與其夫人,他們很高興見到我,對於印度主動接觸,他們表示歡迎。蔣介石當時已經七十多歲,仍然擔任總統,而他的兒子蔣經國正慢慢承擔起較多政治責任,除了主持特務情報工作之外,也很快就要接掌國防部部長一職。
我向蔣經國以及台灣外交部副部長說明了印度情報單位的請求,他們於是為我引介了國家安全局的王副局長。沒多久,王德美副局長就前來新德里,並在我的介紹下,跟穆里克先生見面,如此建立了印度與台灣情報局的密切關係。至此,我做為中間人的角色告一段落,但台灣與印度的情報合作關係一直延續到今天,縱使兩國並無正式外交關係。
我也利用我訪問台灣的機會,促請國民黨政府發表一份公開聲明,支持達賴喇嘛領導的圖博獨立、爭取自由的奮鬥。做為回報,達賴喇嘛願意派遣一位個人代表,在台灣設立一個真正的圖博辦公室。我和蔣經國、外交部次長沈錡見面談這件事,我以為他們同意了我的請求,會在兩週內發表這樣一份聲明。但我等了又等,一直等不到他們發表的正式聲明。蔣介石顯然改變了心意。因此我們沒有在台灣設立圖博辦公室。
之後30年,我沒有再造訪台灣。到了1993年,我終於以噶廈首席部長的身份,前往睽違多年的台灣,拜會剛剛當選的李登輝總統。此時,蔣介石與蔣經國父子都已經過世。
我一直很欣賞李登輝,尤其是他推動台灣農業改革及民主化的成果,但這是我跟他第1次見面。許多人認為李總統是台灣獨立的支持者,而且他上台後,國民黨就停止宣傳反攻大陸。我們並沒有直接談到他對圖博獨立的看法,但我的感覺是他支持圖博獨立。
李總統對我表示,他同情圖博,也為圖博感到難過。他說,中華民國政府很慚愧,跟圖博難民可觀的成就比起來,中華民國政府完全瞠乎其後。達賴喇嘛幾乎是空手抵達印度——沒有軍隊、沒有錢、沒有土地——李總統說,然而他卻這麼有成就,不但在國際上樹立起自己的形象,還成為印度與世界的領袖之一。他說,國民黨政府雖然有土地、有財力、有官員,但成就卻有限。他也為中華民國一直沒有幫助圖博感到慚愧。他請我代為邀請達賴喇嘛訪問台灣。
達賴喇嘛於是在1997年首度造訪台灣,待了一週,拜訪各地的佛教廟宇,會見宗教領袖、高階政府官員,包括李登輝總統在內。這次訪問是一大成功。達賴喇嘛所到之處,都被台灣民眾團團包圍。台灣的報紙形容達賴喇嘛訪台是撼動台灣的大地震。在訪問的最後,李登輝總統也慷慨捐款給達賴喇嘛與他的秘書處,數目遠遠超過其他國家元首的捐輸。
我對李登輝的欣賞之情愈益增加。國民黨的領導人如蔣介石,拒絕支持達賴喇嘛與圖博的復國理想,李氏卻有智慧與勇氣這麼做。我們跟台灣的關係,特別是跟宗教領袖以及民主進步黨的關係,一直維持得不錯。達賴喇嘛最近又到台灣作了第3次訪問,這次是受到民進黨執政縣市長聯名邀請。今日,民主進步黨公開支持台灣與圖博兩國的獨立。
《噶倫堡的製麵師》。(攝影/吳逸驊)
《噶倫堡的製麵師》。(攝影/吳逸驊)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