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現場 X 詩生活】
陸穎魚/生活無可避免是政治詩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民陣)於6月9日發起「反送中大遊行」,要求特區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自當日下午2時半在銅鑼灣維園草坪出發,及後白衣人潮不斷湧現,最後民陣公布參加遊行人士多達103萬人,香港警方公布數字則為24萬人。
如果生活是詩,那麼詩勢必包含政治。回看過去,西方世界有波蘭詩人辛波絲卡( Wislawa Szymborska)寫過〈火車站〉、〈發現〉、〈越車〉、〈恐怖份子,他在看〉等政治詩;智利詩人聶魯達(Pablo Neruda)更是一位政治運動家,做過外交官,也曾在1945年加入智利共產黨擔任議員,而他的人生只有兩個重要主題,就是政治和愛情。就算在當下,聞名世界詩壇的敘利亞詩人阿多尼斯(Adunis) 、日本國民詩人谷川俊太郎、曾經流亡海外20多年的中國詩人北島,這些活著的詩人無不用詩句來表達政治立場。

反送中遊行,是首行動政治詩

詩,並不只是印刷品,並不只是文學讀物。詩可以做的事情,更不止是拯救孤獨的靈魂,詩是可以改變世界的。
身為香港人,即使我已經移民台北,但我常常跟一些渴望移民的朋友說:「如果你深愛香港,這個事實就是無論你住到天涯海角,你都會被香港的人事物都牽動情緒。」我是如此深信的,你在香港沒有解決的憂鬱,那種憂鬱便是如影隨形的東西。當你為一個深愛的人去寫詩,那過程其實不是放下,而是重新拾起。拾起的表面是記得,內裡是不想忘記。詩隱約地告訴你,那人於你心裡無比珍貴,即是那人是你痛苦的深淵;同樣地,當你對一個地方有了感情,那個地方也可以成為你的醉生夢死。
記得我最初開始寫詩,是因為心中有話想說,慢慢發現那些話,是不得不說、是必須要說、是痛苦也要說、是接近死亡也要說。這次香港人勇敢挺身而起參加遊行,其實就是在寫一首必須說出口的行動政治詩,當中充滿了愛與激情,充滿了憂鬱氣味與實體影像,這些真實情感都增強了詩的力量,而且這首詩作將會被寫入歷史,被後世持續地讀下去。原來詩除了閱讀,也可以聆聽,也可以行動,因為詩最大的迷人之處就是無所不在,其介入形式無所不包。
面對政治,我不得不說,香港詩人以詩介入政治的作品並不稀少。詩人熒惑在雨傘運動期間便寫下一系列作品紀錄實況,及後出版《香港夜雪》;中生代詩人代表則有鍾國強廖偉棠分別推出《開在馬路上的雨傘》及《傘托邦》;另外聲韻詩刊更加策劃及出版雨傘運動詩集合集《黃詩帶》,收錄多位詩人的作品,雖然印刷量不多,但這種默默耕耘更是令人可敬。當然,據我所知,還有不少香港詩人默默地為政治寫詩,這些詩可能只是在網上發表,沒有輯印成書,但詩的力量神祕而龐大,自會找到地方生長、延伸、開拓。
Fill 1
詩人鍾國強的詩集《開在馬路上的雨傘》。(攝影/陸穎魚)
詩人鍾國強的詩集《開在馬路上的雨傘》。(攝影/陸穎魚)

致我們深愛的香港

重新回憶2014年的雨傘運動,香港人展現出無比強大的勇氣和堅毅,即使結局不如人意,不過香港人始終未有忘記那句「We will be back」,而6月9日的反送中大遊行便可以見到香港人重新回來了。為了準備6月12日的全港罷工罷課,不少香港人早就在6月11日入夜後集會,而香港警察亦開始在金鐘、灣仔等地鐵站盤查市民,面對警方的嚴陣以待,香港人依然保持和平表達意見,更有集會人士不停以現場唱聖詩來化解清場,這都是詩意啊,又令我想起廖偉棠的詩〈香港夜曲〉,讀起來傷感又迷人,致我們深愛的小香港,我們願意為你守護更多的晚安。
晚安,香港,小香港 隨便那機場是新是舊 隨便它人來人往 夜色如饕餮獸,會否 在你唇邊呼吸前止步 晚安,香港,小香港 睡吧,香港,小香港 萬戶燈火不過蚤滿裘 撒在輪迴路上 我們自己就是星光酒 青馬如露水帶走了橋 睡吧,香港,小香港 夢嗎?香港,小香港 把夢打包送進一二三 四五六七八號 貨櫃碼頭。工人罷工 大海拒絕這場伶仃夢 夢嗎?香港,小香港 漂走,香港,小香港 在維多利亞港的腰際 遭逢那如盲人 摸象般夜行的老渡輪 告別哀悼乳房的皇后 漂走,香港,小香港 再會,香港,小香港 在半山他們早已掘好 你鑲鑽綴金的 小墳墓。你從此安眠 還是要醒來一起戰鬥? 晚安,香港,小香港 2014.6.29 ——廖偉棠〈香港夜曲〉
Fill 1
詩人廖偉棠的詩集《傘托邦》。(攝影/陸穎魚)
詩人廖偉棠的詩集《傘托邦》。(攝影/陸穎魚)
是時候要醒來繼續奮戰了,在這小小的香港地,我們已經沒有任何理由繼續做裝睡的人。即使在這場正義的抗爭裡,已經有無辜的人受傷,他們被警棍、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這些武器傷害了真誠的軀體,但是我們還是會繼續相信這個世界會變好的!因為我們相信生命裡的大小動盪都有其意義,如同我們相信每一首詩都是充滿著美麗與痛苦,如同中國詩人海子的詩〈明天醒來我會在哪一隻鞋子裡〉:
我想我已經夠小心翼翼的/我的腳趾正好十個/我的手指正好十個/我生下來時哭幾聲/我死去時別人又哭/我不聲不響的/帶來自己這個包袱/儘管我不喜愛自己/但我還是悄悄打開」。
是的,生活與生命的包袱都已經悄悄被打開了,那我們可以這樣想像,打開就是自由,自由去做你認為正確的事吧。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