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綁債.黑工.留學陷阱

Collines轉校遭中州「追殺」,教育部:停止玩弄對方!

來自烏干達的Collines,在經歷中州科大的風波後成功申請轉校到靜宜大學繼續學業。(攝影/楊子磊)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前往專題

​​21歲、來自烏干達的外籍生Collines在2019年11月,與其他15位同胞一起來到台灣的中州科技大學讀書。學校在烏干達招生時,誇下海口的多項承諾,在他們抵台之後全變了調。

學校用中文授課讓他們無法聽懂課程,獎學金落空也讓他們必須長時間勞力密集超時工作,才勉強能支付部分學費和生活開銷。年紀輕、沒有太多社會經驗、不理解台灣法規的外籍生們,在陌生環境裡默默承受,不敢反抗。2年前剛來台灣時,滿腔的盼望與熱情,早已冷卻。

但在恐懼中的Collines試著扭轉這困境。

2021年4月,我們初次跟Collines見面時,緊張與慌恐的心情寫在他的臉上。因為擔心身分曝光後被學校整肅,Collines原本希望化名、不願意露臉拍照。但以他對台灣社會的認識,包括人情味的台灣、法治的台灣,他認為中州科大的行事不但違法也不合理,於是透過Collines的介紹,在過去4個月,我們得以與一位又一位的烏干達學生,以及同樣來自非洲的史瓦帝尼學生深度訪談,也跟著他們進到工廠、教室,了解他們生活和工作的日常,透過他們與各方簽訂的合約、薪資單、勞保紀錄等資料,我們得以更進一步調查學生遭到剝削的現況與事實。

在背債與無效學習的輪迴裡,2021年的(109學年度)第二學期,Collines在來台第三年,決定奮力一搏。他成功申請到入學靜宜大學就讀一年級,雖然降轉,但獲得全額獎學金。

10月,Collines在靜大跟我們見面時,一改過往在中州科大的愁容跟低氣壓,他興奮地帶著我們參觀學校。他在靜宜的課堂全部都是英文教學,他說在遭逢兩年的剝削後,終於可以開始好好學習和感受台灣,開始真正的留學生涯。

但是,中州科大卻不樂見Collines的轉學。

三封要錢、攆人的「追殺信」

Fill 1
2021年底,Collines收到中州科大三封電子郵件,第一封的內容和附件是列舉他積欠學校的學費跟其他欠款,共約新台幣10萬元。(攝影/楊子磊)
2021年底,Collines收到中州科大三封電子郵件,第一封的內容和附件是列舉他積欠學校的學費跟其他欠款,共約新台幣10萬元。(攝影/楊子磊)

2021年底,Collines收到三封電子郵件:第一封是中州科大列舉他積欠學校的學費跟其他欠款,總共約新台幣10萬元;第二封是中州科大對他做出的退學處分;第三封是中州科大直接去函教育部的公文,表示Collines違反了《外國學生來台就學辦法》第四條,他應該要先結束中州科大的學籍才可以轉學/重新入學。按照該法,中州認為Collines要被靜大開除學籍並且遣返回國。

「我沒有跟中州科大說要離開的原因是因為他們不希望我們走,我要先保全我自己新的未來之後,我才敢跟中州開口要離開,」Collines解釋自己為何沒有先告知中州,而是先確保入籍靜大的原因。

被中州科大「追殺」的那幾天,Collines把學校寄出的文件轉給《報導者》,要我們為他解釋這些中文文件的意思。在我們翻譯後,Collines得知中州的作法可能會讓自己被遣返,吃不下飯也睡不著覺。從未將自己狀況清楚地告知在烏干達家人的他,這一次只好把過去兩年多在台的狀況跟家人說,因為他很有可能就要被迫離開台灣,背債返國。

但Collines思考多時,在2021年的11月寫了一封投訴信給教育部,把自己還有其他烏干達、史瓦帝尼學生在中州科大的遭遇全盤托出。

Collines以英文寫下這封信:

「我選擇離開(中州)的原因,只是想要完成我來台讀書的願望。中州科大沒有辦法完成我最初來台灣的目的。」

教育部:以「招生違失」懲處、追查仲介入校、停止撤銷Collines學籍

Fill 1
針對烏干達、史瓦帝尼學生事件,教育部次長劉孟奇認為,中州科大從招生初始、至學生到校後的教學和生活輔導都有違失,必須懲處。(攝影/楊子磊)
針對烏干達、史瓦帝尼學生事件,教育部次長劉孟奇認為,中州科大從招生初始、至學生到校後的教學和生活輔導都有違失,必須懲處。(攝影/楊子磊)

教育部次長劉孟奇在2021年12月28日接受《報導者》專訪時表示,在接到投訴後,他已了解中州科大的非洲外籍生處境,他認為有以下三點違規:

第一,學校在招生時沒有完整跟學生說明獎學金獲得辦法。

中州科大在烏干達招生時,並沒有詳細說明,誰有申請獎學金的資格,獎學金的金額是多少等細項與要件。

第二,學校沒有履行對學生的承諾。

中州科大承諾學生要以中、英文授課,但是到台灣之後是以中文教學;學校甚至在學生做出申訴後,提供老師用Google翻譯機上課。「這太可笑了,簡直是在玩弄對方,」劉孟奇說。

第三,學校給予學生不應該的承諾:中州科大未獲教育部允許開設「產學專班」資格。

產學專班允許學校協助學生到工廠實習,但是需要通過相對嚴格的審核與檢驗。但是中州科大在對外招生時,謊稱會是學校安排到企業的「實習」,讓學生誤以為來台灣可以依規定賺到學費跟生活費。

根據上述三點,教育部決定以學校「招生違失」進行懲處,將中州科大列為「專案輔導
根據《教育部輔導私立大專校院改善及停辦實施原則》,若學校的財政出現問題、學校師資50%以上不符合標準、學生受教權不符合標準,將會被列為預警學校;若狀況沒有改善,將被列為專案輔導學校。若學校被列入專案輔導學校名單,若學校在限期內沒有改善缺失,教育部得依《私立學校法》第55條規定,經徵詢私立學校諮詢會意見後,視情節輕重停止學校部分或全部之獎勵、補助,及部分或全部班級之招生。
」的學校,要求學校提出改善計畫。學校的改善計畫若沒有通過教育部的檢查,教育部可以依照《私立學校法》第55條規定,停止學校部分或全部之獎勵、補助,及部分或全部班級之招生。

劉孟奇指出,有證據顯示,學校曾讓人力仲介進入校園,跟學生收取借貸的金錢等活動。他強調,學校若辯稱自己一無所知,那教育部就會追究學校的輔導責任,以「輔導不周」懲處。若是有確切的證據顯示學校讓人力仲介進入校園,那就要送檢調查辦,教育部會協助調查。

另外,目前教育部已經請靜大停止撤銷Collines學籍的程序,Collines得以留在靜大校園,如一般留學生一樣就讀、受教育。Collines目前還欠中州科大10多萬的債務,他表示在自己的中文更流利後,會找一些合法的工作打工,慢慢還債。

然而,在其他院校的角落,仍有一群外籍生不如Collines幸運,持續在不諳中文的情況下接受教育、在工廠裡超時工作,只為了還清債務,找回一點未來的希望。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