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傳真

張秀如/記得當下拍攝的美好

對於我而言,我認同約翰.伯格在《觀看的方式》書中描述:「我們用言語解釋這個世界,但言語永遠無法還原這個事實:世界包圍著我們。我們看到的世界與我們知道的世界,兩者間的關係從未確定。」
這似乎就應證了我拍攝的方式。我看見我所專注的事物,然而注視就是一種「選擇的行為。」我所拍攝的場景,就是台灣各地,生活日常而已,我喜歡花時間注視這些日常卻又動人的小地方,而所謂的動人,並非大景或技巧拍攝,我愛觀察日常有趣事物,這些對我來說就是大景。古人曰:「大隱隱於市」,又曰:「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大景必然也可以是你我的日常又或者無處不在的任何事物,並且將欲取之,必先與之,如果不和你的周遭、你的日常做對話,亦將一無所獲,也許攝影者也必須帶有一絲絲的魔性,從前的煉金術士有著和自然對話的本事,而拿著相機的吾等不是也該具備此等能力嗎?!
並且超越你的理性吧,偉大的藝術不通常都是在缺乏理性的情況下產生的嗎?
我喜歡影像具有敘事感,能讓觀者進入且思考產生共鳴,如荒木所言攝影是攝者和被攝者和相機之間的3P,那麼我則認為把觀看者代入的4P更符合我的思維,無非亦是讓觀者有一種「選擇行為」,自我的自由意志來認識我的影像。
關於台灣街拍這件事情,直接了當的說⋯⋯台灣怎麼拍?台灣如何拍?台灣街景雜亂無章?台灣已經喪失過去的美好?要有所謂好的影像就得出國尋找?我真的沒有想過那麼多,繁瑣的事物並不在我心中,或許我不是特別有主見,但是我認為這也是一種對於純粹的理想追求,我想將純粹的情感體現在影像上,所以我所認識的台灣其實是有趣並且美好的。
很常被問到,我如何拍?怎麼敢去拍?去哪裡拍?我總是回答得蠻糾結,其實,這好比就像是一對戀人,對方老是問你,你愛我什麼?其實愛就是愛,就是說不上來,說得出的愛也不算真愛,沒有理由的就是沒有理由,純粹即是美好。從身邊最熟悉的地方開始吧!老生常談,往往我們最容易忽略的就是周遭的人事物,不是嗎?當然我也不會停擺在此,我也想要做更多的嘗試,影像的實驗,學習前輩們,用自己視野去為某些議題而拍攝,需努力且嘗試的路還很長。我的敘述不專業也不煽情,屬於我的純粹,但,總歸一句,初心不忘本,記得當下拍攝的美好就是最好的。

張秀如

Teresa Chang,小小秘書,無來歷。不以攝影維生,但以攝影為樂,喜歡街拍,且樂此不疲。IG:teresayayaya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