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傳真〉
賴鐸洋/明日記憶2
生命總是無常也無法掌控,關於生、死,我就曾經歷了3次深刻的體驗。
在21歲那年,當時於金門當兵,除了我是美術科系畢業外,沒人能替營輔導長負責美工方面的差事,多次公差下來自然與長官的關係較親近。學長們覺得我把輔導長當作靠山,便開始用各種手段惡意刁難,隨便抓個小到不行的缺失(例如:鞋帶沒綁好)就用禁假3週來懲處我,其實我也只是按照輔導長的指派做事而已⋯⋯。
除此,我時常從凌晨2點開始站10個小時的哨,也沒有吃早餐的機會,通知連上換哨也始終沒人理會;退伍後,當時的女友說了聲「抱歉,我想分手」,不久後就與一位台大畢業的博士生交往,最後步入禮堂。
那時自卑感油然而生,這期間累積成的負面情緒狂洩不止、撕扯著心靈!因此吞下了100多顆的安眠藥,企圖以自殺來逃離人生的不滿、失敗。
第二次經歷生死是在某年端午節,也是個風雨交加的颱風夜;幾位好友相約在朋友家烤肉,大夥也喝了不少酒,十幾年前不像現今重視酒駕問題,聚會結束後與友人共乘駕車返家,沿路走的都是昏暗、施工中的山路,當經過一處90度的直角下坡路段,路面嚴重積水,加上車速過快,因此車輪失去抓地力而衝出車道,朝著基隆河飛去⋯⋯。
所幸河畔邊的雜草叢至少都有一米高,做為緩衝讓車輛在懸崖邊停住,只差50公尺就墜入基隆河內⋯⋯過了許久,與同車友人痴呆地搖下車窗點起菸,默默看著窗外的暴雨,醉意也因此清醒。
第三次則發生在工作時洽公搭乘電梯,電梯門開啟的當下,因爲電梯和實際樓層路面至少下降了一指的高低差,因為急著從客戶那趕回公司,當下沒多想就進入電梯、下樓,但抵達一樓時電梯門怎樣也打不開。
當時箱內共7位乘客,被關在電梯內近25分鐘,才由消防人員打開電梯門。我們卡在一樓與B1的夾層處,因空間的關係,只能逐一將女性優先救出後才輪到男性乘客。
當輪到我要被拉起救出時,門忽然無預警的關上,接著電梯直衝頂樓15層處,伴隨著一聲撞擊巨響與急劇拉扯,我跟另一位男士懸吊在14與15層樓面間,那時內心想著:如果纜線斷了,我們就要從14樓處往下墜⋯⋯。
好在救援的消防隊員急奔14樓面,在更嚴重的意外發生前把我跟另一位男士順利救出,結束驚恐的一天。
在墜崖時以高速失控衝刺,短暫幾秒中卻能讓人回想起人生所經歷的過往種種與每個片刻,無論是歡笑或悲傷,總之那些烙印般的記憶確確實實進入眼簾也在腦中不斷快轉播放。
這些生死交關的經歷也在日後探討的攝影時,埋下了激活靈感的種子。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