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逸驊/泰緬邊境──河川對岸的KNU

2016年7月。

隔了約10年,再度前往泰緬邊境美索鎮,美索位於泰國達府省(TAK)。

鎮上進步了,大賣場進駐,夜店聚集成了一條街,往緬甸的關口,貨櫃車排隊等著出關。

離開繁華的鎮上,距離鎮上車程一小時不到,有一間緬甸社區的移工小學。

移工學校比較像是社區小學,在某一個社區由家長共同發起,蓋了簡單的校舍,讓孩子有書唸。

記得有年泰國朋友帶我渡河,前往對岸克倫邦的克倫國家聯盟(Karen National Union, KNU)的控制領地,並參訪當地移工學校,這間學校主要是由國際非政府組織(INGO)資源協助成立。

隨後與一位克倫國家聯盟老將軍用簡單的英文交談,記得他問我「從哪裡來?」「台灣」。之後,他談起克倫族與國民黨軍隊合作打共產黨。因為語言不通,很難問下去。這問題一直停在心裡。

克倫國家聯盟成立於1947年,是克倫邦的政府組織,有自己武裝部隊KNLA(Karen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有國歌、國旗,他們堅定認為自己是一個國家。早在英國佔領緬甸期間,克倫國家聯盟尚未成立時,克倫族曾到英國主張獨立。

1948年緬甸脫離英國獨立。1950年左右,在雲南的國民黨軍退守緬甸撣邦,緬甸軍將國民黨軍驅離到泰緬邊境的猛撒(Mong Hsat,今日瓦邦)。國民黨在猛撒建軍,軍隊據說有萬人以上,並與克倫國家聯盟合作打共產黨。緬甸懷疑國民黨提供武器給克倫國家聯盟,但當時的緬甸軍力無法與國民黨軍隊抗衡,只好訴諸國際壓力讓國民黨退出緬甸。

這段歷史其實是著名的泰北異域歷史故事,只是當我讀到國民黨與克倫國家聯盟曾合作段落,終於解開多年疑惑。

今年又渡河來到克倫國家聯盟在對岸的的總部KNDO(The Karen National Defense Organization)參加活動。一位泰國克倫人是位高權重的仕紳,與我們同桌吃飯,他知道我來自台灣,他以英文跟我說,「請國民黨幫幫我們,我們實在很窮。」我跟他說,我們已經換黨了,現在是民進黨。他有點驚訝,問我來這裡的目的,我說是台灣網路媒體,我會盡可能把克倫族故事告訴台灣人。他握著我的手,感激表情,說我會幫你祈禱。活動開始後,他坐在前面與將領們一同排。KNDO將軍開頭以英語說:「我們克倫族國家(Karen country)⋯⋯。」

我能理解, 四、五十年來克倫族爭取獨立過程,消耗了太多資源,克倫人逃離戰火來到邊境,或在境內躲避(IPDs)。今日緬甸政治改變,百廢待舉的克倫邦下一步如何走下去,克倫國家聯盟正在十字路口上。

約下午四點,我乘著機動船回到泰國美索,繁華的邊境之城。

Fill 1
吳逸驊、泰緬邊境、KNU、克倫族、攝影頻道
Fill 1
吳逸驊、泰緬邊境、KNU、克倫族、攝影頻道
Fill 1
吳逸驊、泰緬邊境、KNU、克倫族、攝影頻道
Fill 1
吳逸驊、泰緬邊境、KNU、克倫族、攝影頻道
Fill 1
吳逸驊、泰緬邊境、KNU、克倫族、攝影頻道
Fill 1
吳逸驊、泰緬邊境、KNU、克倫族、攝影頻道
Fill 1
吳逸驊、泰緬邊境、KNU、克倫族、攝影頻道
Fill 1
吳逸驊、泰緬邊境、KNU、克倫族、攝影頻道
Fill 1
吳逸驊、泰緬邊境、KNU、克倫族、攝影頻道
Fill 1
吳逸驊、泰緬邊境、KNU、克倫族、攝影頻道
Fill 1
吳逸驊、泰緬邊境、KNU、克倫族、攝影頻道
Fill 1
吳逸驊、泰緬邊境、KNU、克倫族、攝影頻道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