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野島剛/作為命運之鑰的戶籍——川島芳子、李香蘭以及蓮舫
攝影
因為台灣電影《太陽的孩子》的上映活動,我近日受邀到訪了日本的長野縣松本市(信州地方)。松本市位在標高600公尺的地方,照理說應該比東京還要涼爽,可是我到訪當日的氣溫超過35度,在這種揮汗如雨的天氣下,我來到松本市郊外的川島芳子記念館。
川島芳子(1907-1948年)是中日近代史裡的一位女豪傑,偶爾穿著軍服的帥氣模樣,也有「男裝麗人」的別稱,她為了滿州國建國而四處奔走,也被譽為「東洋的貞德」。二戰結束後,遭到國民政府逮捕,在1948年以漢奸罪的罪名被處以死刑。
川島芳子並沒有日本人的血統,她的本名是愛新覺羅顯玗,漢名是金璧輝。1907年在北京出生,是清朝皇族第10代和碩肅親王善耆的第14個女兒。6歳時,送給與肅清王有深厚交情的日本大陸浪人
「大陸浪人」是指日本明治初期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期間,以中國大陸、歐亞大陸、西伯利亞、東南亞為中心地域在此居住遊歷及進行整治活動的一群日本人。
川島浪速(1866-1949年)做養女,隨後與養父母前往日本接受完整教育,也進入松本高等女子學校就讀,因此在松本市除了紀念館以外,也有川島芳子的墓碑和故居等的史跡。
這個紀念館裡面,展示著川島芳子的照片和書籍,以及關於芳子的各種紀錄。其中,有封信件是在牢裡等待死刑處決的川島芳子,拼命懇請養父川島浪速寄送日本的戶籍謄本,這幾行字吸引了我的目光。
松本市除了紀念館以外,也有川島芳子的墓碑和故居等的史跡。(攝影/野島剛)
松本市除了紀念館以外,也有川島芳子的墓碑和故居等的史跡。(攝影/野島剛)
為什麼川島芳子會要求戶籍謄本呢?這是因為漢奸罪罪名成立的前提條件是「中國人」,而川島芳子是中國人卻背叛了中國,協助日本人的侵略行動,所以符合漢奸罪的構成要件。
如果川島芳子是日本人的話,就有無罪釋放的可能性。因此川島芳子請求法院重審,戶籍謄本成為她逃脫死刑的一線希望。
我想起了由梅艷芳和劉德華主演的電影《川島芳子》(1990年),一開頭是法庭審問的畫面,對於法官厲聲叱斥是否認罪時,川島芳子直截了當地說:「我是日本人,不是中國人」。實際上,川島芳子擁有過人的語學才能, 中、日文口才俱佳,時為日本人,時為中國人,在動盪不安的時代相當活躍,或許她本身也沒有清楚認知到自己該是哪一國人,可是在法庭上的戰略,當然是盡可能地強調自己是日本人,而最能夠證明的就是戶籍謄本。
在川島芳子的信紙上,是如此寫道:「父親大人,近來可否安好?身體健康是最重要的。這次我需要用到戶籍抄本,如果證明我是日本籍,就會無罪,拜託您了。現在被殺的話,還太早了,懇請您盡快寄過來。」
然而,事實上川島芳子並沒有日本的戶籍,因為依照當時日本和中國的緊張關係,中國人要取得日本國籍相當不容易。所以, 取而代之的是養父川島浪速請松本的有力人士寫信證明川島芳子確實是自己的養女,並在松本生活過的內容,之後寄送過去。雖然無法寄送戶籍謄本,至少也可窺知她的養父也極力想要救川島芳子一命。
但是,再審請求卻不被受理,1948年川島芳子被處刑,川島浪速也在一旁守到最後,在她被執行槍斃的隔年1949年過世,享年85歲。
另一方面,與川島芳子形成對照的是山口淑子(1920-2014年),又名為李香蘭,她則是因為有日本戶籍才得以逃過一劫,被無罪釋放。
川島芳子和李香蘭在中日戰爭爆發前就認識了,兩人的名字發音都是「Yoko」,所以互相稱彼此為「Yoko-chan」。在中國民間經常有結拜兄弟或認乾爹、乾媽的習俗,川島芳子是日本人的養女,而相反地山口淑子被中國人收養為乾女兒,所以才取名為李香蘭。
二戰結束後,人在上海的李香蘭被逮捕並遭到軟禁,等候軍事法庭的審判。她的罪名與川島芳子一樣是漢奸罪,在上海市內的佈告欄上貼有公告,如果有人可以證明李香蘭是中國人,請通報相關單位。因為李香蘭曾經從事過為日本勞軍等活動,所以被認為是漢奸。報紙上也大肆報導她與川島芳子同列為「文化漢奸」。
提到李香蘭的雙親,父親是九州的佐賀縣人,母親是福岡縣人,祖籍是在佐賀縣杵島郡北方村(現為佐賀縣武雄市北方町)。但是,遲遲無法和能夠為李香蘭取得戶籍謄本來證明祖籍的人聯絡上。
在軟禁狀態的某日,從小認識的俄羅斯好友格里涅茨到牢裡探視李香蘭。因為蘇聯是戰勝國,所以能夠在中國自由移動,於是李香蘭拜託她向在北京的母親傳達希望能夠取得戶籍謄本一事,而幾天後她收到母親寄來的日本玩偶,裡面藏著戶籍謄本。
因為這份戶籍謄本,所以李香蘭的漢奸罪無法成立,之後她僅是為了演出日本的宣傳電影而謝罪,就被無罪釋放,1946年2月回到日本。之後,在日本擔任過國會議員等,直到3年前結束了她波瀾萬丈的一生。
山口淑子在接受媒體的訪問時,她回顧道:「戶籍謄本救了我一命,當初川島芳子想盡辦法想要拿到的心情,我真的能夠體會。人的宿命,就靠那一張紙了。我如果沒有再度遇到她(俄羅斯好友),就無法拿到戶籍謄本,我也可能在隔週或是某日的下午3點,在國際賽馬場被槍斃處決,就如同新聞報導所寫的那樣」。
當時日本報紙報導川島芳子新聞。(攝影/野島剛)
當時日本報紙報導川島芳子新聞。(攝影/野島剛)
因為戶籍的有無,讓川島芳子與李香蘭走向截然不同的命運。
世界上,只有日本和台灣存在把家族和姓氏結合起來的戶籍,並作為一個單位來管理的特殊制度。在韓國也曾經有過戶籍制度,可是2008年就改為個人戶籍制度。日本在明治時代導入戶籍制度,接著在受日本統治的台灣和韓國等地也全面實施,以夫妻和未婚的兒女作為家的單位,記錄家族成員的名字、出生日期、親屬關係等的資訊以及變更情形,作為公證用的正式文件,並且在所屬戶籍地的市區鄉鎮公所內被保管著。還有,戶籍可以用來證明身為日本國民的日本國籍,如果沒有戶籍,就沒辦法辦理結婚登記,也沒有辦法申請護照。
最近,身為日本政治人物,因為有台灣血統,也被稱「台灣女兒」的蓮舫卻身陷戶籍風波。她表明辭去日本民進黨的黨魁一職,從上任到現在才短短10個月的光景,卻遭遇到了空前的挫折。其中,最大原因之一就是從上任開始,就被質疑擁有台灣與日本的雙重國籍,而飽受爭議。
可能是她本人的疏忽,沒有注意到仍保有台灣國籍一事,對於作為將來可能成為首相候選人的黨魁來說,她的「忠誠心」也被放大檢視,造成政壇不小的騷動。面對這樣的批評聲浪,蓮舫無法做出恰當的處理,而且沒有查明事實關係,始終停留在流於表面的藉口,連帶地作為政治家的能力也遭到質疑。無庸置疑地,雙重國籍問題嚴重損及了支持者對她的信任,原本期待蓮舫將來能夠當上「日本第一位女首相」,目前卻在誠信問題上發生動搖,成了她從政的「絆腳石」。
於是,眾所矚目的焦點都集中在蓮舫的戶籍上。蓮舫的對外說明是去年9月就放棄了台灣籍,但是批評者認為空說無憑所以無法信任,要求公開戶籍謄本作為證明。
可是,蓮舫一直拒絕公開戶籍,就在日前民進黨在東京都議員選舉大敗,蓮舫受到黨內的抨擊,於是7月18日公開戶籍。雖然有部分的人權組織認為,過去發生的「部落民」歧視,也就是境內的少數族群被歧視,因為戶籍的調查暴露了身分,因此反對公開戶籍,可是蓮舫以「身為民進黨的黨魁,必須負起重大的說明責任」而決定公開。
戶籍上記載是在2016年10月7日宣布選擇日本國籍,明確顯示雙重國籍狀態已不存在。然而,身為黨魁的蓮舫可能已經身心俱疲了吧,在召開記者會後的10天內宣布辭職。原因在於作為蓮舫後盾的日本前首相「野田佳彥」,已經辭去民進黨幹事長一職為都議選的失利負責,而根據她的判斷,認為無法以現狀繼續營運下去,所以才毅然地投下這枚震撼彈吧!
因為沒有戶籍,所以無法證明自己擁有日本國籍,導致日本人的川島芳子最後以中國人的身分金璧輝(漢名)背負漢奸的罪名,在刑場上被處死。
因為有戶籍,所以中國人的李香蘭可以恢復為日本人的身分山口淑子,逃過漢奸罪,在戰後的日本社會也相當活躍,與川島芳子的悲劇形成明顯的對照。
還有,公開戶籍向日本社會證明自己是日本人的蓮舫,作為政治家,卻無法保住民進黨黨魁的地位。
戶籍的有無,可能成為某些人的生命轉捩點,卻也可能是人生的終點。不管是被戶籍拯救的人或者是沒被拯救到的人,因為戶籍這個極為特殊的制度,使得糾結在日本、台灣、中國的川島芳子、李香蘭、蓮舫這三位女性的命運也大不相同,也許可以說是歷史的一大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