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投書】當實習生工時長達14小時,他們的權益誰來管?
上月底,有2名高餐旅大三生出面指控遭實習單位「永采烘培坊」不合理勞動壓榨,包括每天工時長達14小時,以及離職後分別遭到永采索賠59萬元。消息曝光後,永采在各界撻伐下已暫停營業。但是,技職體系裡的實習制度長期有許多不合理現象,若不解決,未來類似永采事件仍會再度發生。
在技職體系實習與建教合作制度被社會關注後,許多人提議將勞動法令納入教學,這當然是必要之舉。然而,除了培養學生的勞權意識外,應該要看見更根本的結構問題:學生權力的低落。
高職非建教合作的普通班,在餐飲業宴會旺季時,常被派遣到飯店及外燴實習,而這樣呼之即來的「一次性人力」,衍伸出許多問題。
首先從合約開始,以我自身在高職的經驗,這樣的派遣式實習,鮮少看過白紙黑字的合約。雖然學校會先公佈工時及報酬計算,但現場偶爾會出現落差,尤其是中間的休息時間;也因為沒有合約,學生對工作範圍、時間、薪資等都缺乏有依據的資訊,即便對實習內容有所疑義,也無從比對。
此外,派遣式的實習相當缺乏評鑑制度,學生因此無法有效的向校方傳遞實習單位優缺,給予建議或汰除不適任的廠商。若學生發現哪裡不對勁然後向上呈報,卻常被校方四兩撥千斤的含糊帶過,久而久之,特定廠商變成學生聞之走避的黑名單,老師們又只好搬出校規與畢業門檻來抓學生去填缺。
這次永采事件爆發,也凸顯了學校在實習課程中的失能。以我在高職的派遣實習經驗為例,大部分都有老師帶隊,然而帶隊老師有很大比例不是餐旅相關背景出身,所以他們在實習現場既分不清楚學生的工作範圍,也無從提供專業的協助。
我遇過老師在現場協助發放工資,有名學生因一時恍神而在點名時未答應,他就將該名學生的薪水袋丟擲在地,以羞辱的方式對待一名好不容易下班的學生,不但沒有支持到學生,反而造成現場不必要的衝突與混亂。
對於學生安全上的保障,也有很大的不足。以台北的外燴實習為例,沒辦法辦在飯店廳內的大型尾牙,多選在展覽館與體育館舉辦,各式的線材就被蓋在地毯之下以膠布固定,但仍有明顯的隆起,在節奏迅速的餐飲服務現場,其實非常容易絆倒,而尾牙的應援充氣棒散落在擁擠桌椅之下不易看見,更增添了不少危險。
可是現場第一線服務人員因為跌倒,乃至於食材損耗、顧客受傷及物品毀損等風險,都是由他們自己承擔,而當中比例最高的就是實習的學生,一旦出了意外,後果不堪設想。
總結以上,派遣式實習沒有質化與量化的評鑑,產業、校方和學生三方也沒有對等的溝通平台,學生的勞動條件低落、校內缺乏有效的請願管道,而且如果真的訴諸政府主管機關,申訴過程又曠日費時,合作廠商甚至能以學生態度不佳為由,要求學校記過施壓。
我認為,校方對於實習首先應該成立建教合作委員會,且納入足額比例的學生代表,公開決策內容,將實習合約透明化。再來,建立完全匿名的實習評鑑機制以及保密的申訴系統,並落實公正第三方審核。另外,訓練帶隊老師使其可評估實習現場工作內容、風險是否合乎標準。而政府主管機關的申訴程序也必須更加精簡,並加強對實習課程的檢查以及對私校獎懲制度的約束。
勞動權益的改善,是改善技職教育的重要一環,讓學生在良好的實習環境下成長,對產業有更多元寬廣的認識,也才能成為產業永續發展的生力軍。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